控妹,控姐,控loli爱神女,奇幻童话。

无论载体,作品跟作者可分成四个等级类别,

1.三四流——写自己的故事的人。
从这些作者的作品中,首先可以轻易读出工具人的设定,推进大爆炸或者大崩坏的情节都是并不在逻辑上的工具人,起手注定一个主题,然后再多个看透了结果,角色依旧按照中心思想发展的故事,整篇故事或许设定庞大,但注重点极端偏向,明明可以发展的外设却细想也完全没有必要;最重要的是,大多数角色最终展露的感情相当的无辜——是无意识的恶意,因为我惨所以我哭希望你们也杆动的莫名其妙的泣系自白标签。
这样的作品,大多在将故事当做自己私货的发挥的不负责作者上面,偶尔触动到还好,后面假若与自己或善性相悖,一股过度恶心的反应就会在观众心中爆炸,当然根本性的私货工具充填也导致了故事主题的放飞模糊。
这种作品令人厌恶是因为观众自身感情才触动,而故事本身角色完全却感不到作者的心。
不是相互理解,只是想教训你们。

2.二三流——描述物语的人。
对于霓虹作家来说,纯粹地编织故事算是一种地域特色,或许是物哀,又或许是孤独性的个人经历的最好的解决方法。这样的叙述大多篇幅不大,或者纵然世界观较为大型,该着眼的现象剧情都是大致相同的。也就是说世界的设定就是这样回事,重要的是卖角色的剧情就开始了,从片冈的水仙,到如今抑或跟风抑或被出名的八音盒跟塑料记忆,甚至到更过分的观察者系的配角跟有空拯救世界,都是作为抒情抑或催泪目的的最优解。
当然,有趣的世界冒险物语系列也是可以让人在记忆中开辟出一个新空间。
如果要说这跟三四流有什么区别的话。
就是几乎除了注定式的先决条件外,并没有像某些上面三四流的过度的反感性。甚至有种让读者非常无奈又不能靠现有条件翻盘的无力感——事实上翻盘的除了绝症之外就是作者的刀片笔。
对作者笔下的人物由衷的救赎感,也是二三流的出色特征。
  • Bangumi 2013-6-7 加入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论刘式人类理论)

2019-2-14 22:36 (+3)
情人节去花一个半小时去看这个,电影院中间只有两队基佬一队闺蜜还有一个独孤求败的勇士(我朋友,他不知道我就在他后面)(bgm38) 是那城市里面的人都看过了还是不受吸引? 跟姐姐逛街喝奶茶搞个西餐..... ... (more)

我,谢伊,只为自己带盐,没有理解。

2018-12-17 18:37 (+0)
下文所有个人理解建立在大bug教团状况以前数代刺客理解上(没有完全解读官方小说),所有非肯定推断(或者我没剧情上确切的证据)都将加上? 对于谢伊这个人,从直到了杀死导师(当然阿基里德是废了)并毁灭北 ... (more)

雪国仍是我心归乡

2018-12-7 18:39 (+5)
时隔......不,大概也有起码有8年了(bgm38) 从日语无能到可以跑日本装巫女的口语N3,也终于在攻略一半的时候见到了个人汉化的此作,该说得益于糟糕的剧情锁么?完全重温了一直念念不忘的这作。 基础概 ... (more)

懦夫作成:EX+ 以善美毒炼翔,给你的佳肴

2018-12-4 01:17 (+20)
2018年——不,直至到现在我记忆中看过最恶心的电影,多谢冈妈这一发。 妖尔夫最毒男儿的变质恶心了整个后半的剧情。 电影开场不够8分钟,flag个立了3个,本来还想着以为是什么入侵啊什么,结果就是等于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