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アニメ(ーター)見本市

ep.1 龍の歯医者

时长:00:08:52 / 首播:2014-11-07
原案・脚本・監督 舞城王太郎
アニメーション監督 鶴巻和哉
声ノ出演:山寺宏一 林原めぐみ
アニメーション制作 スタジオカラー


少女は、龍の歯医者になるためにそこにやってきた。他の新人志願者とともに集められたのだが、案内役の先輩からは何の説明もない。困惑したまま引き連れられて、暗く怪しい新人専用の通路を進んでいく他ない。今の自分の居場所も判らない。これから何をすべきなのかも知らないまま、少女は龍の秘密へと近づいていくが、そのことにも気付いていない。冒険は既に始まっているのに。
在线观看:[url]http://animatorexpo.com/thedragondentist/[/url]
#1 - 2014-11-10 01:51
(18年小结→bgm.tv/blog/286219)
女神女神女神女神女神

话说看不懂……
#2 - 2014-11-11 21:39
(bang.)
谁来讲解一下这集是什么意思..
#2-1 - 2015-3-14 19:11
林卯
要是作者故意让人看不懂就没办法了。
#3 - 2014-11-14 17:57
(‮)
没什么意思 亮点只有征集OP
#4 - 2014-11-15 18:49
(おのれ!これで勝ったと思うなよぉ!!! ...)
竟然是接受命运的人生还

牙医的部份完全没有
#5 - 2014-11-16 06:23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看到B站一堆刷二战的也是醉了
#6 - 2014-11-19 13:14
有点意思。。
#7 - 2014-11-22 06:56
呵呵
#8 - 2014-11-25 15:38
(趴在地上想一想)
说和二战没关系才有问题吧,刚开头一群人被领着走那里就感觉到了
#9 - 2014-11-25 16:42
(追番日益,补番日损)
二……二战?(bgm38)看出这个的已经不只是脑洞了吧?
#10 - 2015-3-14 19:13
(✨️VIP 8✨️)
前面的OP动画形式好久不见了。
#11 - 2015-3-31 13:28
(怠惰)
还真是彻底的 不明所以 连接受命运这点 都觉得 奇异
#12 - 2015-4-21 11:45
(一部优秀的作品,需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
莫名其妙,可以暂时理解为序章么?
#13 - 2015-5-6 22:10
(好懒)
没有看懂,是我理解力太差还是故作深奥(bgm38)
#14 - 2015-8-7 18:56
STAFF好多人的说
#15 - 2015-12-3 10:31
(兴趣是讲故事的人)
联想到什么是个人自由,然而并不代表作者想表达的一定是这个意思
#16 - 2016-5-30 03:30
(非—npc角色)
懵逼(bgm31)
#17 - 2016-8-27 03:10
长篇版要来了(bgm38)
#18 - 2016-10-26 13:21
(孤独最强)
妥协于命运的人活下来了
#19 - 2016-11-29 18:43
(物有不足)
过不了政审的工程师都去当炮灰?
#20 - 2016-12-15 22:45
(走出悲伤的本质其实是换成另一种悲伤 ... ... ... ...)
没懂。。。
#21 - 2016-12-28 23:11
(advaita)
本来还想看看你们的理解,都没说嘛,只能再去看几遍啰(bgm59)

龙的隐喻大概可以认为是种抽象的日本精神,龙牙的病变大概暗喻着日本精神的变质。一无所知的年轻人被送上战场去“修复变质了的日本精神”,企图反抗命令的人都死掉了,成为了正宗日本精神的一部分。唯有顺从它,活下来,并且打算从内部着手的人,才有机会真正改变它(龙的牙医)

我真正不理解的是,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完全是在给军国主义洗地啊。日本天皇是主和派?被人逼迫的?MD做动画也得懂得正确的国际史吧(bgm92)
零分(bgm52)
愚蠢(bgm52)
OVA大概率要喂(bgm116)
#21-1 - 2016-12-29 11:06
小耳兔
我没太关注,只知道有这么一茬
上次好像跟你提过。
#21-2 - 2016-12-29 11:13
aja
逆袭de字母君 说: 我没太关注,只知道有这么一茬
上次好像跟你提过。
头痛。
鶴巻和哉、庵野秀明、khara这一帮人做这样一个脚本。
能如此打击我心灵的也只有荒木哲郎、大河内一楼团队了。

日本老一辈动画人的政治素养那么高,但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听风就是雨了吗!
#21-3 - 2016-12-29 11:20
小耳兔
阿良良木翔 说: 头痛。
鶴巻和哉、庵野秀明、khara这一帮人做这样一个脚本。
能如此打击我心灵的也只有荒木哲郎、大河内一楼团队了。
我本来只是简单地阐发成了对命运的斗争,还觉得有些故事有些消极。
军国主义……这么想就更让人不舒服了。虽然我是看不出来。
唉……不懂政治,也不太乐意去搞懂这一块糟心的东西。总觉得会失去很多乐趣。
#21-4 - 2016-12-29 11:50
aja
逆袭de字母君 说: 我本来只是简单地阐发成了对命运的斗争,还觉得有些故事有些消极。
军国主义……这么想就更让人不舒服了。虽然我是看不出来。
唉……不懂政治,也不太乐意去搞懂这一块糟心的东西。总觉得会失去很多乐趣。
军舰、战机、你们什么也不需知道(神风特攻队)、经济崩溃、战争,结合日本发动战争的背景,你会发现很多暗喻都能读懂了。更进一步,你又会发现脚本的三观是歪的。
#21-5 - 2017-2-6 20:54
秘则为花
女主从龙牙里钻出来的场景,让我想到卡德摩斯斩杀毒龙后,从龙牙中生出的士兵…

麦克卢汉对龙牙兵的解释是新媒介(龙牙)总是从旧媒介(毒龙)中分化出来,并且为打败旧媒介的武力(卡德摩斯)保驾护航(成为士兵)。卡德摩斯的传说是在暗喻腓尼基字母对希腊口语传统的侵蚀。

不过,这片恰恰相反,应该和卡德摩斯的传说没有关系…

虽然这条龙蛮西方的,看起来像是美爹(bgm38)
#21-6 - 2017-2-6 21:11
aja
秘则为花 说: 女主从龙牙里钻出来的场景,让我想到卡德摩斯斩杀毒龙后,从龙牙中生出的士兵…

麦克卢汉对龙牙兵的解释是新媒介(龙牙)总是从旧媒介(毒龙)中分化出来,并且为打败旧媒介的武力(卡德摩斯)保驾护航(成为士兵...
麦克卢汉怎么一股弗洛伊德味...而且都是恕不提供论证,但偏要我相信的类型。
我对这类天马行空(某点对应某点)的联想方式很苦手。
我相信逻辑的力量。

这片毕竟不是欧洲小说,而且又是日本人做的。

不过,要是国人作家用汉语写作,小说人物象征基督教、希腊(罗马、北欧等等)神话里的角色,会很古怪吧。好像也没有见到哪位国人作家的小说里,有象征中国古代神话的部分呢。
#21-7 - 2017-2-6 21:24
秘则为花
阿良良木翔 说: 麦克卢汉怎么一股弗洛伊德味...而且都是恕不提供论证,但偏要我相信的类型。
我对这类天马行空(某点对应某点)的联想方式很苦手。
我相信逻辑的力量。

这片毕竟不是欧洲小说,而且又是日本人做的。

不过...
他是不提供论证,论证在伊尼斯的书里,他的方法是模式识别…

国人作家有许多啊,比如吴承恩、鲁迅、王小波…只不过是我们不熟悉罢了(bgm38)
#21-8 - 2017-2-6 21:57
aja
秘则为花 说: 他是不提供论证,论证在伊尼斯的书里,他的方法是模式识别…

国人作家有许多啊,比如吴承恩、鲁迅、王小波…只不过是我们不熟悉罢了
人肉版模式识别...好眼力!
求学术界开发出运用于文本分析的“机器学习”。

不然...我还是决定跟法国人混了(bgm38)
#21-9 - 2017-2-6 22:26
秘则为花
阿良良木翔 说: 人肉版模式识别...好眼力!
求学术界开发出运用于文本分析的“机器学习”。

不然...我还是决定跟法国人混了
我觉得麦氏的模式识别和你想象的模式识别大概不一样,麦氏头脑里的超文本和机器的超文本大概也不一样…

自然语言处理的机器学习一直有人在做,但是它大概也和你的想象不一样,你可以看下邱锡鹏的科普文…另外,我觉得文学创造和文学批判不是一回事,结构主义认为猴子可以在打字机上踩出莎翁的十四行诗,不代表猴子也能搞出结构主义方法论(bgm38)

法国人又是什么说法?
#21-10 - 2017-2-6 22:39
aja
秘则为花 说: 我觉得麦氏的模式识别和你想象的模式识别大概不一样,麦氏头脑里的超文本和机器的超文本大概也不一样…

自然语言处理的机器学习一直有人在做,但是它大概也和你的想象不一样,你可以看下邱锡鹏的科普文…另外,我...
跟着法国现代文学走,学习近代席卷法国的各种思潮。
抓住这条主线,省得迷失在了方法的海洋里。
英美德就随缘吧(bgm38)
#21-11 - 2017-2-6 22:49
秘则为花
阿良良木翔 说: 跟着法国现代文学走,学习近代席卷法国的各种思潮。
求详解(bgm38)

另外,麦克卢汉是新批评派的,在这个序列里吗
#21-12 - 2017-2-6 23:39
aja
秘则为花 说: 求详解

另外,麦克卢汉是新批评派的,在这个序列里吗
无法给出详解,只是一个思考的线索。
法国这片土地相当奇特,近代的一些重要运动都发生在这里,首都巴黎以前又是贵族的文化活动中心。
这里的人(特指当代)有很特别的习惯——他们热爱阅读,崇尚思考,而且他们的生活会被当地的思潮给影响,进一步给社会带来变化(这点是最奇特的!简直匪夷所思)
证据就是,法国的大作家,举手投足间,引领大众的阅读风潮啊!我还听说法国的报摊上长期摆满了各类最新出版的文学读物,证明这里的人确实有点不太一样。
(不过听说当代法国和日本是一条裤子(bgm38)

所以我打算在现代文学上,抓住法国这块地盘,作为线索去探寻理论知识(虽然是我主观臆测的啦......而德国太闷,英国和美国又是一条裤子)

麦克卢汉我查阅了一下wiki,发现他是美洲大陆的,然后媒介研究学科的主要讨论地点竟然是澳大利亚。

法国人不是在搞自己的文学理论吗?
感觉他们不命名XX主义就不舒服呢(bgm38)
欧洲其他地区则盛行XX学派(这是高傲的两种表现形式,比美国佬的XX方法,XX理论有格调多了(bgm38)

我对老欧洲还是很有信心的,文化底蕴太丰富多彩了,各种人种(不是肤色)各种语言各种思想相互碰撞,然后汇聚在巴黎,引领风潮。
#21-13 - 2017-2-7 17:36
秘则为花
阿良良木翔 说: 无法给出详解,只是一个思考的线索。
法国这片土地相当奇特,近代的一些重要运动都发生在这里,首都巴黎以前又是贵族的文化活动中心。
这里的人(特指当代)有很特别的习惯——他们热爱阅读,崇尚思考,而且他们的...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已经梳理了法国的现代文学运动或主要趋向(类似于舒尔茨对20世纪欧陆哲学的五大趋向的整理)。我对现代文学也是很好奇的,比如现代文学的起始点在哪儿?现代文学运动应当如何分类,是否存在一国之内的现代文学运动(传播学就是以学派分而不是国别分)?如果存在一国之内的现代文学运动,这种划分的合理性是什么,它是怎么被识别出来的,它又如何与外界互动?如果存在现代法国文学运动,它的历史分期、代表人物、主要趋向、纲领性文章、思想来源又是什么?我倒是比较希望在这些方面得到解答或者一些启发(bgm38)

(另外,我使用文学运动而非文学,是考虑到你提出了法国的种种思潮。当历史进入到现代,人类的交往活动大幅度增加,是否还存在传统文学中的国别分类,或者说这种国别分类应当怎么延续下来,我觉得应该有新的回答。比如波德莱尔,他是巴黎的城市诗人,他的诗学却又来自爱伦坡,应当如何在现代文学中锚定他?)

我觉得你给出的东西称不上是线索或者论证,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抓(bgm38)

这也是我想从你那里了解麦克卢汉的原因。传统上梳理麦克卢汉的思想谱系,大家都会强调他和芝加哥社会学派的关系,隐约暗示他在多伦多大学执教时与伊尼斯有师生之谊。然而,你也会觉得麦氏的模式识别方法压根不是来自社会学的,而是文学的。事实上,麦克卢汉有文学博士学位,出身自三一宫,视艾略特为精神导师,是新批评的一员。如今市面上流传的麦氏的思想谱系,很有可能是后辈学者伪造的,要强行把他归入多伦多学派,并且和纽约学派建立联系,坐实纽约学派的正统性。因此,我比较好奇新批评,以及新批评在现代文学运动中的位置,深深感觉这是麦氏研究被忽略的一环(bgm38)
#21-14 - 2017-2-7 20:16
aja
秘则为花 说: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已经梳理了法国的现代文学运动或主要趋向(类似于舒尔茨对20世纪欧陆哲学的四大趋向的整理)。我对现代文学也是很好奇的,比如现代文学的起始点在哪儿?现代文学运动应当如何分类,是否存在...
概括文学是不可能的。

因为,不管你怎么精细地考察,总会漏掉些“重要的“作家。更何况,每当有人试图概括文学时,总会冒出一两个聪明的家伙,用作品告诉他们,眼界太狭隘。

不过你的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因为这是绝大多数作家(近代欧洲文学)公认的——现代文学起源于《堂吉柯德》。
欧洲当代作家(米兰昆德拉)也好,美国文学教授(托马斯∙福斯特)也好,西班牙的作协(似乎是废话...)也好,大家都一致认为,现代文学源于塞万提斯的《堂吉柯德》。欧洲的作家们私下里聚会,都不会为这个问题而争论。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塞万提斯是第一个突破传统文学局限性的人,虽然当时的人(大约是17世纪初出版?)并不这么认为。但我们现在回头看,就能发现他的伟大之处(bgm40)

意识流的源头似乎也能找到,不过影响力的扩大就是后来一批人弄的了。

文学嘛...还是不要分类了吧。首先,作家群体就不喜欢这个。
而且在“文学已死”的宣言发出后,没过多久,《百年孤独》就出版了。这部作品引爆了拉美文学,使其风靡全球(俗称“拉丁美洲文学爆炸”),给文学又带来了新的希望。

欧洲文学也不要在欧洲内部做些划分。
这块土地奇特之处就是这里——一旦哪里搞出了新东西,这股风潮会迅速席卷整个大陆。

有几个角度十分值得注意!

现代德国的历史并不悠久。我们知道的许多“德国”历史名人,在历史上只是使用德语的人,所处地域并不是今天的德国。
还有法国巴黎,近代百年里成为欧洲名流的文化活动中心——这里不是所有有趣东西的发祥地,但许多有趣的东西都是在这里得到广泛流传,形成一股风潮,席卷整个欧洲的。
还有奥地利,我已经不知道在多少个领域看到它的踪影了,还往往举足轻重(bgm38)

你的问题,在我看来正是由“传播学”的思维模式造成。
“传播学”很像一种专业技术,就像医学里的牙科,专对某一类问题进行研究。

但一旦把它用于解释一切,问题就来了。

我把这当作一种线索,是因为许多欧洲作家都对文学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在他们眼里,文学是由一系列人组成。要把哪些人纳入他们的文学里,就看每个人的兴趣了。这听起来有点儿像数学家的口吻——“数学是上帝的一幅天书,每个伟大的数学家都有着不同的‘大图景’(术语,指的是某些大数学家对未知数学领域的天生预见能力),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把各地散落的残卷给拼凑完整”。每个作家也有一副自己的文学图景——他们喜欢的作家、他们喜欢的文学作品,他们的政治倾向等等。

我想指出的,就是这里,不是每个学科都能够被简单地概括的,尤其是那些由来已久的学科,光是它们的内容广度就足够复杂的了。

互联网,历史只有数十年,脉络还是较为清晰的。
经济学,几百年历史的学科,主要人物、学派也能被很划分得很清晰。

因此,对于文学的分类还是算了吧(bgm38)
你看,光是中国历史的到底有几千年,现在还没吵出个真相来(bgm38)

其实,“不知道如何去抓”就是正确的理解方式(bgm61)

我们可以研究法国历史、英国历史;法语写作的文学、捷克语写作的文学,但什么是法国文学,就很模糊了。我们只知道,在法国巴黎,无数文人雅士(包括学者)在这里留下过数不清的足迹(生活轶事、小说作品、科学理论等等),而这些事迹又影响了当地人,最终形成思潮(或是运动),席卷而来。

我所说的,就是要把握近代法国的一些线索,从而广泛地吸收知识(bgm105)
以免被知识的海洋淹没,不知所措。
正好这里广度深度都够足,就在这里下铲子吧(bgm24)
#21-15 - 2017-2-7 21:12
秘则为花
阿良良木翔 说: 概括文学是不可能的。

因为,不管你怎么精细地考察,总会漏掉些“重要的“作家。更何况,每当有人试图概括文学时,总会冒出一两个聪明的家伙,用作品告诉他们,眼界太狭隘。

不过你的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因为...
好吧,真人都是不露相的,反正文学是秘传,我自己慢慢去寻吧(bgm38)

你已经说出来了,每个作家眼中都有一幅关于文学已知部分和未知部分的图景,我就是想听你说说,你眼中的文学图景是什么样的,这幅文学图景是从哪些人处得来的?你参考的大师们,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这幅文学图景,又受到了哪些前辈的启发,又与哪些后辈分享过?这些东西梳理出来,就是知识谱系,是20世纪在法国这片土地上生发的运动与思潮。

毕竟,我们在谈论文学,而不是写作。文学总是要回答一些基本问题,当时针拨到20世纪,这些问题都有了哪些新解答?

不过,不想回答就罢了,毕竟是秘传(bgm38)
#21-16 - 2017-2-7 21:16
秘则为花
阿良良木翔 说: 概括文学是不可能的。

因为,不管你怎么精细地考察,总会漏掉些“重要的“作家。更何况,每当有人试图概括文学时,总会冒出一两个聪明的家伙,用作品告诉他们,眼界太狭隘。

不过你的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因为...
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只是知道,不是知识。零碎的片断只能充当思考的素材,不能成为思考的结果…
#21-17 - 2017-2-7 21:33
aja
秘则为花 说: 好吧,真人都是不露相的,反正文学是秘传,我自己慢慢去寻吧

你已经说出来了,每个作家眼中都有一幅关于文学已知部分和未知部分的图景,我就是想听你说说,你眼中的文学图景是什么样的,这幅文学图景是从哪些人处...
就阅读文学作品而言,我的确有一些偏好。但这还称不上是一幅清晰的“图景”,我仍在摸索。

我摸索出的一个线索就是,留意文学理论、文学批评,看看有哪些作品可能对我的胃口,再具体地读读作品。当你认识了一位作家,很快就会认识一群作家,而这些人共同的品位(喜欢的作品)就是(我想要的)文学的线索。

我知道的,米兰∙昆德拉,木心,都在自己的作品里(《小说的艺术》、《文学回忆录》),留下了文学的线索。这些作品不是文学史,但在我眼里,足以构成文学的图景。他们的见解足够私人化,容易招黑,经常会有人争论个不休。因此,随口说说就好。但要作为严谨的知识谱系,还是算了(bgm38)

而且文学的目的也有不同的见解。
有人认为文学必须要影响社会,有人认为文学提供了救赎(人文关怀),还有人认为文学指导青少年形成道德观。你看,光是文学的定义就众说纷纭,怎么去构建一套知识谱系呢(bgm38)

20世纪在法国这片土地上生发的运动与思潮?光是加缪和萨特就吵了个难解难分。
我打算进行(还未进行的方案)是,先广泛读读他们(典型的法国作家)的著作,弄清楚到底在吵些啥?然后按图索骥,弄清楚那时发生了什么。

尚存的是一种思维方法,而非图景,怎么能够清晰地说出口(bgm38)
#21-18 - 2017-2-7 21:37
aja
秘则为花 说: 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只是知道,不是知识。零碎的片断只能充当思考的素材,不能成为思考的结果…
所以我的答案是,谈论一个作家是清晰的,但当一个作家开始谈论文学时,就是模糊的。

一部现代文学作品,解读的角度(方法)就有数种,没有人能够抵达终极答案——这种朦胧模糊不清正是现代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分水岭,也是魅力所在。

因此,想要得出唯一答案的思路不可取——这是傲慢。
#21-19 - 2017-2-7 21:52
秘则为花
阿良良木翔 说: 所以我的答案是,谈论一个作家是清晰的,但当一个作家开始谈论文学时,就是模糊的。

一部现代文学作品,解读的角度(方法)就有数种,没有人能够抵达终极答案——这种朦胧模糊不清正是现代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分水岭...
没有谁想要得出唯一的答案,但是每个人都想得到答案。没有答案,那就是不可知…

还是那句话,法律文化害死人…
#21-20 - 2017-2-7 21:56
aja
秘则为花 说: 没有谁想要得出唯一的答案,但是每个人都想得到答案。没有答案,那就是不可知…

还是那句话,法律文化害死人…
得不出答案,不妨碍我们相信答案存在,即使它仍是未知的。

从细微之处着手,先做一些微小的工作...一上来就要搞大图景的野望还是先缓缓吧,我想要再多看看(bgm38)
#22 - 2017-6-5 14:19
(无法触及因而耀眼,贪得无厌而又毫不眷恋 ... ... ... ...)
从大TV重制版回头考古ing
#23 - 2018-2-24 22:09
(来自M79星云的浮云)
(bgm39)和长篇还是有点区别啊,虽然设定都一样
#24 - 2019-2-4 21:13
(偷税打分)
先看正片的,感觉比正片删减了很多东西(bgm38)
#25 - 2019-11-6 19:18
(远离冰冷的大自然,投入屏幕与房间爱的怀抱。 ...)
解释了什么叫不明觉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