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看这里是吗?那么来:https://bgm.tv/group/topic/370138


这边我只留一个同步脚本,你们自己在坑里玩吧。

围观群众又要发问了:哎呀,他怎么破防了呀?

你班现在的环境,默认开贴 = 整活,回帖 = 对线,要么就是钓鱼,你说不是,别人默认你是。不仅自己低级趣味,还要把别人跟你拉到一个水平。回帖的人不是玩梗就是复读,要么就是开局赌狗吹爆“XXX真的适合X分以下吗”这种帖子。https://p.sda1.dev/6/5101a322aad98590ddf040a0c2030fcf/典中典.png 评论区不是 “寄了” 就是 “拉了”,满嘴喷粪毫无营养,看谁都是乐子,一群跳梁小丑。好像大型动物园一样,不是我看你表演就是你看我表演。发帖内容可以是无病呻吟、可以是拉屎撒尿,但唯独不能有正常严肃讨论。但凡严肃讨论出现,他们就会发扬刻在 DNA 里那种质疑一切的造反心理,总之就是,我不知道的我也不许别人知道,我不理解的我也不认为别人能理解,我不相信的我也不认为别人相信,不承认客观也不承认理性,自以为是到极点,动不动就抛不可知论或者天下乌鸦一般黑,任何观点都要强行二分法一下,到处鼓吹主观大于一切的玩世不恭,一个个像任性的巨婴一样,到处充斥泛娱乐式的狂欢。


回复的目的不在于沟通而在于对线和装逼,不是诉诸情绪就是诉诸立场站队。乐子人最喜欢搬弄是非、左右逢源、见风使舵、哗众取宠、断章取义、阴阳怪气,玩小圈子抱团那一套。背后在那偷偷建个群,我一出现就组团刷楼当我不知道?又是挂人又是开盒又是小号树洞,这手法跟粉红完全一样。为了搞鄙视链还把种姓制度挪用过来,饭圈拉踩的套路层出不穷。一些 “婆罗门” 也受这种歪风邪气影响,开始学自媒体一样在那堆砌专有词汇、报菜单,把这当成收割信徒的菜场。说你们爱搞饭圈和卖弄术语还死不承认。还有那个颇具中国特色的+1-1,一旦出现一个下面就跟着一串,反正都是围观,都是看客,靠组队给自己的壮胆,跟墙头草一样跟风复读。你班很多人既不是粉红也不是饭圈,但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事逻辑却是一模一样的。我无法理解这种互相猎巫的肤浅乐趣。整个社区的氛围就是【认真你就输了】哇,你看你看,他急了他急了!他破防了!他认真了他输了。蛆开始弹冠相庆,你觉得我是破防那就是。给你们提供有价值的内容根本就是侮辱自己,你们只配在真空中讨论萌豚和叫惨,简直是脑残儿童乐趣多。其中一些人,你们有什么资格去给作品打分评价?先给你自己打打分!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这种舆论生态和政治环境其实有很大关系,因为中国的公共舆论中根本就不允许任何来自民间的严肃讨论,所以时间久了人们就习惯用各种段子、梗、反话、恶搞来自我嘲解;后来又开发出斗图、拼音缩写、甚至连一个emoji都能内涵出骂人来,再到饭圈用的祖安文化... 整个简中的语言腐败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只要将严肃话题娱乐化,他就会获得一种规避审查的安全感。但这种集体无意识的迷因传播最后只能让整个舆论生态变得如同粪坑。


从来没有任何一代中国人像今天这样自以为是、不知所谓、无可救药,价值观极度混乱。在反复的意识形态统战之中,年青人的认知就像后真相时代的舆论一样掉入塔西佗陷阱,反转反转再反转,昨天的认知今天就推倒,这一秒支持下一秒就反对,甚至自相矛盾。最后尽显疲态的年青人一头扎进消费主义狂潮,把所有的价值观化作虚无和娱乐。所以网民的记忆只有七秒,前脚还在猎巫转眼自己就变成猎物,之前还在落井下石,转眼自己跪地维权。面对深刻的作品就像李安那句名言一样,就算他看不懂,他也要装模做样地评论两句,无论是“寄了”还是“拉了”,只要我参与了!我就到此一游了!它们无论对文化还是知识都没有丝毫敬畏,毫无谦逊亦缺乏自省,聒噪地将一切消解为娱乐,亦如50年前那样,像一群充满自信的文盲,唯一不同的是网络与技术充当了他们的扩音器和字典集,令他们更快地聚集、发臭。评分网站是具有民主属性的,但是从未享受过民主权利的人一旦拥有了权利,他做的第一件事一定是滥用。因为他不知道权利和义务的对称性,他只管尽情排泄自己。每个人都不把自己当作人,所以才会变成动物园。蛆们还在为此沾沾自喜,抱团将这种屎尿屁一样的东西美化成所谓互联网文化。要让自己保持正常确实只能回到个人原子化的状态。你觉得粪坑好,尽管待在这与蛆共舞等着被同化,我也丝毫不觉得这些人的评分能有任何价值,我不奉陪。



盯着我简介的个别人士可以先自测一下自己是否正常,以及这是我自己的测试【“参考”】结果,前提是你明白什么叫参考(如果你不满意可以提前拉黑我):
https://cnvalues.github.io/results.html#govt=75&haidao=78&scty=80&econ=71&shequn=58&envo=57&sheda=0&tese=0&jiasu=34&ruguan=0&onegod=0&yinmou=100&rujia=34&gongye=0&dengta=67&mao=0&han=0&minguo=100&difang=34&nimin=0&jieti=67&suijing=0&nvquan=34

要是实在闲的无聊还可以自己去找瑞文测试60题或者门萨的題目玩。


BGM 耻辱柱!要解码是你的问题,不是我公开。SAI 你双标不双标随你,反正最终解释权归你,社区是否发臭也不关我事,你自己看着办。你有空盯着我的主页的功夫倒不如多管管社区里那些小丑。

内容因违反「社区指导原则」已被删除




你站一些不透明的规矩很多,声明几点个人原则:

【1】我从不拉黑任何人,拉黑等于自欺欺人,并不是你不看它就不存在。(除非太烦)
【2】我不主张封任何人,一个是违规成本低,其次是有规则就必然有人利用规则;
【3】我从不用树洞,我本身就厌恶一切审查行为;
【4】有规则就有最终解释权,即独裁,就像钢炼里面说“一即是全,全即是一”,可 AI 审判的时代还没到。我不介意无规则格斗,只是尊重你们这的话事人而已;


--------------------------------------------------------------------------------------------



总有一些人天天在那叫:啊二次元网站不要键政啊!我笑到肚子疼。你爱看的日本冻鳗突然全网消失了,大胸好女人突然没有奶子了,蓝条胖次被P成口罩了,流出来的血变成绿色了,圣光暗牧突然覆盖全屏了,连冻鳗解说的UP也神秘地人间蒸发了,然后呢?他还在岁月静好!啊能不能不要在二刺螈网站键政?!hahahahaha
你可以不关心政治,可政治一定会来关心你。我本人并不喜欢键政,如果有人全身发痒我不介意把你揍到生活不能自理。你不看不代表它不存在,不要自欺欺人了,我希望诸位二刺螈多关注外界环境的变化。噢,社区规则不让建政,那怎么不把 ACG 条目里所有参杂政治类型的片全部刨除掉?把什么巨人啊、攻壳啊、是、大臣这些全部删掉好了... 你自己条目里那么多18禁内容,哪一条不涉嫌传播淫秽色情?禁黄也是政治对个人领域的干预,你不是害怕赵弹吗?怎么不把这些条目删光呢?如果不害怕你又不明确立场,抄豆瓣又抄不到精髓,引来的全是粉红蛆就是这个结果。

B站这个蛆窝自从成为年轻人的CCTV之后,至少毒害了两代人(跨度2个10代)连BGM这种站点都充斥着B站飘来的不可回收垃圾。一边看着日本冻鳗,一边用着美帝发明的互联网,口里念念有词什么一点都不能少,什么虽远必诛,你不精分吗?你在别处发表什么我不管,在我面前嗡嗡叫我就一定会收拾你。

“不談政治本身就是一種去政治化,看起來清高脫俗、不慕名利,但是,‘去政治化’更可能是威權意識型態的‘政治化’效果,而讓冷漠在每個人心中駐足,滿意地順從主流,一直到被生存的自利心所占據而洋洋自得。”
——沈清楷《高中哲學教育的視野》

---------------------------------所谓评分标准-----------------------------

对于评分标准,我反对任何评分,因为评分正在变得像人气投票。程序员思维的毛病就在于喜欢量化,觉得数据是可以不断优化的,左一个科学排名,右一个历史排名。可他不知道的是,你一旦量化,别人也会来伪造量化的结果。请问意见和观点要怎么量化?情感和意义要怎么量化?最后的结果就是评分变成人气投票,然后刷分。可惜舆论环境并不是按照他的一厢情愿来演变的。在当下互联网环境饭圈化扩大的趋势下,用户只会一代不如一代。人纷繁复杂的主观看法也根本不可能被量化成什么点赞、转发、投票、分值这些数值。有人跳出来批评把个人喜好当作客观评价的歪风邪气,倒成了制造矛盾?OK,那么你烂是你的事,我个人的选择就是日志和影评,也鼓励别人这样做,我拒绝被量化。当然站点不是我的,你开心就好。

当然,我很尊敬那些十年如一日认真评分的人,不过我觉得他很难抵抗时代趋势,所以我选择用更具体的影评来对抗。
---------------------------------------------------------------------------------



數字難民

其實我早就知道 bangumi,只是豆瓣的影音書實在沒有替代品,長年纍月下來要遷移也沒什麽合適工具,bangumi 的賬號早就注冊了,我啓用 BGM 完全是因爲豆瓣賬號無法登錄。bangumi 查詢裏番還是挺好用的,特別是製作班底。表裏兩個世界其實都是相輔相成的,九十年代的黃金時代有不少作品是游走於兩者之間,沒有明確界限反而更容易放開手脚。製作班底過於齊全也造成個問題,很多漫評人戾氣很重,喜歡用熟知 STAFF 或職能分配來製造交流壁壘。事實上,你作爲觀衆去寫評論完全沒有必要去從作畫啊、分鏡啊之類的角度出發,抓主旨、核心、劇本就可以了,因爲你不是創作者你是觀衆,你拿那些不系統的知識碎片去評論表現技法,只不過是拾人牙慧,真正的業内人士還是屈指可數的。我一直認爲電影工業是動畫的榜樣,也應該有專業的影評人。現在豆瓣被討論組的極端分子衝擊控評大量刷分后原核心用戶大量流失,加上各種上面施壓下來的審查機制,連條目都凑不齊了,用戶也只剩下些雜魚。

解釋一下我的評分(我純粹是不希望有人誤解):由於作品的類別多樣,放在同一體系下注定是沒法直接比較的。我一般分三类:藝術品、消費品、毒瘤垃圾。對於像劍風傳奇、攻殼機動隊之類的正劇(正經番劇),創作者拿出十足的誠意和精力來製作,那我也會提高相應的標準以藝術範疇來衡量。而對於一般消費類的作品,比如每季燒經費的異世界穿越番啦,龍傲天啊、運動番、校園番、機戰番這種,則按照消費品的標準去評論。所以有時候你看到我給兩部作品相同的分數不代表說我覺得這兩部就是同一個水平,只是在它自己的那個類別内達到了某水平。類別之間固然有交叉的可能,題材和表現形式也有新穎和陳舊之分,但我最看重的還是劇本和主題,其次是表現手法如何為劇本服務或如何突出主题。而我最反感的垃圾番劇基本是兩種,第一種是主題散亂不知所謂的,第二種是故弄玄虛故作深沉的。(比如老虛)

很多人分不清什麽叫個人的喜好,什麽叫作品的優劣。就像挑食的任性小孩。這也是爲什麽 ACG 作品大多飯圈化的原因。總結起來一句話:藝術沒有高低,但是有深淺。


放在攝影領域,糖水片和藝術人文片各有受衆,可是藝術表達就是有深淺之分。
放在音樂領域,流行歌曲和古典音樂各有受衆,可古典歷經時間考驗就是經典。
放在小説領域,網文小説和四大名著各有受衆,可四大名著文學造詣明顯更高。
放在動畫領域也是一樣。


如果你想知道我对一部片什么看法,不用去看我打多少分,去看我写的影评。因为分数反应不出观点。

为什么评价作品最终会变成评价观众
  • Bangumi 2018-2-2 加入

一点个人看法

2022-6-27 06:34 (+2)
这部片在当年肯定是被人喷得很惨,比如选角啊、叙事都有很多问题,然后剧情看起来也怪怪的,很多人也不太理解为什么床上那点事能令人如此纠结。稍微说点个人看法,欢迎讨论。(原作我早就忘光了,所以单就影 ... (more)

高校教师 成熟 短评溢出

2022-6-25 04:58 (+2)
日本八十年代粉红映画系列,男主是中田让治,你们敬爱的麻婆。赤坂丽身材确实顶,有翁虹的影子。恐婚压抑欲望的放荡女老师,恐婚厌女二股的男教师,已婚人夫还有精力过剩的中学生。还是制度压抑欲望那套,直 ... (more)

泡泡 —— 东亚青年离不开的精神自慰道具

2022-6-24 07:05 (+4)
⚠我已经准备好屠杀老虚... 开头生态描写和架空废土世界观,自足生态还有几分无政府影子,但聚焦群体只有青少年这点就显然是刻意迎合市场,还有能把胸放在桌子上的女研究员,跑酷决斗更是对流行元素 ... (more)

为什么评价作品最终会变成评价观众

2022-6-21 05:55 (+1)
最初还要从【是否存在作品对观众进行逆向筛选】这一问题说开去。 我们都知道人们对作品的评价会随时间发生变化,观者却会随着年龄阅历审美知识等增长改变看法,也会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而施加褒贬。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