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9 09:24 /
第一次写影评,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本文的全部内容均属于个人主观臆测,不要当真,看一乐呵就好,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另外,由于我只看了一遍《天气之子》,剧情细节可能和原片有出入,还请多加指正。

剧透预警。

就在刚才,我在电影院看完了《天气之子》。这是我第二次为诚哥的电影贡献票房。然而看完之后,虽然影片的结局是光明的——帆高在化成一片汪洋的东京前,再一次和自己的爱人阳菜相遇,我却没有像三年前看完《你的名字》时那样,长叹一声靠在椅背上,有种“什么都无所谓了”的满足感。
正相反,我看完的第一反应是:扼腕叹息。因为,《天气之子》本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故事——或者说,原本是一个更好的故事

老实说,这次的新海诚还蛮出乎我意料的。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在自己的动画中,加入如此多的底层社会元素:离家出走、枪、工作、未成年保护等等。故事的结局也带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帆高为了拯救自己喜欢的阳菜,让东京连续下了三年的大雨,导致整个城市淹没。
然而,大部分认为此片不好的观众,给出的评价却大致如下:各方面都和《你的名字》十分相似,然而动画本身观感割裂,看不懂作者想要表达什么(或者更极端的,直接说剧情毁三观)。

为什么会这样呢?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还得从故事情节本身谈起:

1.利用“晴女”的能力赚钱
这是我个人认为,本作剧情中一个较大的漏洞。
在故事中,帆高开了一枪,“救出”被星探发掘的阳菜,并得知了她是“晴女”。于是,他们开始用晴女的能力使天空暂时放晴,这本身无可厚非,也极具想象力。然而,帆高作为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还因为携带枪而被警察追踪,就算是法律意识再怎么淡薄的小孩子也应该知道,自己是不能在公共场合露面的吧?而且,在威胁到整个东京的、反常的暴雨天气这样一种环境下,“晴女”这一能力,本身就可能成为社会——尤其是媒体关注的对象。这样的话,采用“在委托人面前使天气放晴”的方式则更为危险。
解决这一矛盾的办法也很简单——网络交易。避免和委托人见面(虽然这可能会出现委托人赖账的情况,然而考虑到帆高和阳菜的底层身份,就算当面赖账,他们也没有办法请求帮助,所以如果我是编剧,我同样会采用网络交易的手段)。
这么简单的解决方式,我认为诚哥是不可能想不到的。

2.星探
这是个比较小的问题,却同样值得关注。
帆高拯救阳菜的那段情节,先是给了我们一个镜头:阳菜被不明身份、且一脸猥琐的男人纠缠,这个人就是在之前提了帆高一脚的男人,而且,动画中也出现了类似的暗示,很容易给观众造成一种“这个男人是专门欺骗少女从事‘特服’的人”这一错觉。
然而之后,从他与警察交流的内容可以得知,这个男人只是普通的星探而已。
我们会发现,这段反转在剧情上似乎起不到什么作用,而且反倒减少了剧情的张力
它唯一的意义,可能就是为了保护某些观众的玻璃心,让人们认为“阳菜不是那种会主动从事那种工作的女孩”。
PS.看了下小说,“星探”这个情节里面没有提到,似乎是动画原创的。
那个黄毛大叔就是个皮条客,“星探”似乎是翻译问题。这也侧面说明我的想法和诚哥有相似之处。


3.枪支
在电影的开头,帆高捡到了一把枪,这是他之后被警察通缉的导火索,同时也是除离家出走之外唯一的理由
B站的up主“次郎JIRO”提到了一个观点:“枪”是他反抗/应对社会的“武器”,这一观点我基本认同,但如果这样理解,那么他反抗的社会必须存在“需要反抗的意义”,换言之就是需要“成人的黑暗面”
电影中,帆高一共开过两次枪:
第一次是帆高为了拯救阳菜,威慑那个上文提到的“星探”而开了一枪。
第二次是帆高为了夺回阳菜,而向试图保护他融入社会的圭介(就是那个雇他的大叔)开了一枪,这在剧情逻辑和暗喻上依旧存在问题:众所周知,持枪犯法。如果帆高捡到枪的一瞬间就把枪丢掉(这其实应该是大部分未成年人的正常反应),那么他就根本没有理由被警察通缉。他所反抗的,是正常的社会规律,而不是社会的黑暗面
换言之,帆高这个角色只是无法融入这个社会,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被整个社会完全抛弃,这就导致了影片高潮处,帆高拿枪指着圭介的一整段情节,有用力过猛的感觉。

这三段情节问题,究竟指向了一个什么结论呢?
1.“当面交易”是在明处,“网络交易”是在暗处。编剧选择了当面交易,从画面和剧情两方面考虑,可以使得“利用晴女的能力赚钱”那段情节染上明亮的色调,避免了这个故事可能具有的黑暗风格
2.同样,“无法融入社会”和“被社会抛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后者带来的黑暗风格会更为强烈。


综上所述,我认为,《天气之子》这部作品,可能原本讲述的是一个黑暗向的故事,然而为了受众考虑,以及结合前作《你的名字》的治愈风格,删改了本应该具有的一些剧情,使得动画的完成度、现实性、思想性和黑深残的程度大大降低。


那么,这个故事,原本可能是什么样子的呢?
结合“枪支”有关的情节,我们可以知道:帆高是一个未成年犯,他因为被父亲家暴而“无法融入社会”,又因为枪事件而“被社会抛弃”。然而持有枪、被警方通缉——或者中二一点:与世界为敌,是他自己的选择,成为未成年犯也是如此。
如果帆高从一开始就“被社会抛弃”,的话,这个故事的走向会如何呢?
在某个《天气之子》的访谈里(我并没有找到这个访谈,是在B站的评论区里得知的,如果有的话可以在评论区里告诉我,谢谢),提到了一段改动的剧情——帆高因为家暴,而杀了自己的父亲。也就是说在诚哥原本的想法中,帆高可能一开始就是被社会所抛弃的孩子
如果剧情是这样的,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帆高会拿起枪,并且为了拯救阳菜而对东京不屑一顾。因为这个社会从一开始就将他抛弃了,并非他自己选择导致。
同样的道理,我们来看看阳菜:那个盯上她的男人不是什么星探,而是真正的诱拐者,并且阳菜答应他完全是出于自愿(因为某些原因,而急需一笔钱),那么也就从“性与贞操”这一角度侧面点出:阳菜也是被社会抛弃的孩子
两个被社会抛弃的孩子,当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发动晴女能力,再结合我刚才提到的“网络支付”,剧情给人的现实感就会增强许多,且避免了一些逻辑漏洞。

这听起来有些荒谬是吧?然而,如果顺着我的思路走下去,你会发现,《天气之子》最为人诟病的两个缺点,就不复存在了。
这两个缺点是什么呢?1.观感割裂;2.看不懂作者想表达什么/核心思想毁三观。

1.观感割裂
有很大一部分的观众会产生这种想法,主要的情节问题在于使用晴女的能力赚钱那一段,因为那一段给人的感觉是“光明”的,而在此之前和之后的剧情,都是“黑暗”的,讲述的都是帆高和阳菜在社会底层挣扎的种种经历。
让我们来梳理一下原作的主线剧情:

帆高被家暴而离家出走,前往东京——帆高被人踢了一脚,捡到枪,并在圭介那里找到了工作——帆高用枪威胁“星探”,救回阳菜——帆高得知阳菜是晴女,二人正大光明地用晴女的能力赚钱——帆高被通缉,阳菜和凪也不得不离开家,于是三人一起逃走,以躲避警察的视线——帆高被发现,阳菜使用雷电造成车辆爆炸,趁乱带着帆高逃开——三人进入旅馆落脚——阳菜消失——帆高逃离,在废弃大楼上威胁警察和圭介——帆高救出阳菜,使得东京被淹——三年后,帆高和阳菜再遇

所有加粗的部分,都是剧情较为黑暗的部分。不难看出,在故事的前半,只有“使用晴女的能力赚钱”这一段的色调是光明的,与整段动画格格不入。
如果按照我上文说的,将那一段改成“网络交付”和“不当面使用能力”,剧情如下:帆高和阳菜找到了赚钱的方法,但又限于身份特殊,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于是约定网络交易,并且跑到当地祈祷天气放晴,再结合帆高杀父的情节和诱拐者,主线剧情就会如下所示:

帆高因家暴而杀了自己的父亲,被通缉而离家出走——帆高被人踢了一脚,捡到枪,并在圭介那里找到了工作——帆高用枪威胁诱拐者,救回阳菜——帆高得知阳菜是晴女,二人一边用晴女的能力赚钱,一边躲避社会的关注——帆高作为杀父嫌疑犯被发现,阳菜和凪也不得不离开家,于是三人一起逃走,以躲避警察的视线——帆高被发现,阳菜使用雷电造成车辆爆炸,趁乱带着帆高逃开——三人进入旅馆落脚——阳菜消失——帆高逃离,在废弃大楼上威胁警察和圭介——帆高救出阳菜,使得东京被淹——三年后(我不懂日本法,这里的剧情就不一定了,可能是铁窗泪吧(bgm38)

这样的话,整体色调会更为阴暗,不仅完美地避免了节奏问题,也使得动画的整体深度更上一层。
另外,这样处理在我本人看来也更具浪漫色彩(和喜欢的女孩子两个人一起挣扎在社会底层什么的太棒了(bgm50))。

2.作品的整体思想
按照动画给人的观感,帆高是一个这样的角色:
(注:由于动画对帆高遭到家暴的表现极为隐晦,一般人根本看不懂,于是问题会更加明显)

我是一个因为点破事就离家出走的未成年小屁孩。
我很穷,穷到躲在网吧里吃泡面,偶尔想要改良一下伙食,就连续三天吃巨无霸汉堡。
从垃圾桶里翻出一把枪,虽然好可怕不过应该是玩具吧就随身带着,甚至不知道携带枪支犯罪。
为了拯救一个被诱拐的女孩,我开了一枪,哦原来是真的啊!好炫酷!我要把它收藏起来!什么枪声啊摄像头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呢!
那女孩叫阳菜,好漂亮哦!我要恋爱了!而且居然还是十八岁的姐姐,GJ!
阳菜原来是晴女啊,好啊!我们要发财了!走吧!我们去赚钱!要大大方方地和那些大人们碰面,让记者帮我们多做点宣传,还要去拯救烟火大会!哦……多伟大啊!
我和阳菜要分开了?那怎么行呢!我要带上阳菜和前辈一起跑!
我们找个小旅馆吧!不贵,一晚上才三万元。我刚领了五万,不差钱,就算把冰箱里的食物全部包下来也还有剩余。
什么?阳菜消失了?那怎么行呢!东京和老婆选哪一个?当然选老婆啊!我喜欢她啊!你们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喜欢到就算是把整个东京淹了也无所谓!
谁TM都别来管我!我要去救老婆!再过来我开枪了!
老婆!

三年后——
哦,原来东京也是会淹的啊。


这TM已经不是三观正不正的问题了,这是智商的问题。反正我是不承认我十六岁时和男主有着一样的智商。
然而,要是按照上文较为黑暗的剧情思路,再做一些剧情上的改动,帆高这个角色的感情发展就会更为合理,也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

我是一个不幸的孩子,遭到家暴,还失手杀了父亲,整个社会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我只身一人来到东京,捡到了一把黑色的东西。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犯罪了,带着就带着吧。
我为了救那个女孩而开了一枪。该死!这也太引人注意了,快点带上她逃走吧。
那女孩叫阳菜,长得很漂亮。因为急需一笔钱(譬如说给弟弟治病)而去尝试卖身,和我是一样的人呢。
阳菜是晴女,这个说不定可以用来赚钱……当然,要利用网络支付。现在的我还不能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阳菜似乎也不想引人注目。
我和阳菜要分开了?不!绝对不行!是啊,我喜欢她。那又怎么样?难道被社会抛弃的孩子就不能有爱吗?
我们在小旅店里躲避警察的追捕,就这样经过了一段时间……啊,如果这样的生活,能够一直持续下去的话该有多好。
阳菜消失了?
东京和阳菜,我要选择哪个……这不是明摆着的嘛!
东京给了我什么?社会又给了我什么?傲慢、蔑视、以及一个接一个倾盆大雨的夜晚……你们从一开始就不给我容身之处,我凭什么要在护你们?
而阳菜呢?她给了我温暖、希望,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爱存在的。我喜欢她!难道这还不够吗?

在她面前,东京算得了什么?
就算是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一定要将她救回来!


三年后——
东京被淹了啊,嘛,无所谓了。
这个残酷的社会,能够消失掉就好了。


是不是就合理多了呢?
随着帆高的黑化,这个故事的主题也上升了一个档次,变为“身处于社会底层,没有容身之处的孩子们,面对社会与真爱的抉择”
而且,观众在知道了帆高的经历后,更容易感同身受,也更容易理解本作想要表达的思想。

总结:(以下纯属胡诌,和事实没有半毛钱关系)
新海诚有野心,也很有想法。我其实很愿意相信,我上文给出的思路就是他原本的构思,然而如果这么拍,资本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究其原因,一是《你的名字》大卖,二是诚哥本人的风格在观众眼中已经固化了。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诚哥还是当年那个喜欢拍小清新的诚哥,突然整出这么个风格的动画,想必会有很大一部分观众无法接受。
《天气之子》这部作品,本可能成为他的转型之作和最好的作品,可是……就这么砸了,被强行与“低年龄段”和“君名”绑在一起,导致呈现出来的效果支离破碎(顺带一提,本作中涉及到“神话传说”的部分我并没有看懂,不知是诚哥另有深意,还是只是为了和《你的名字》强行扯上关系,这一点也欢迎大家指点)。
然而,作为“半”转型之作,这部作品在商业层面上还是很成功的,诚哥想要转型,也势必有一个适应市场的过程,而《天气之子》恰好可以作为一个过渡。

作为一个诚哥的粉丝,我希望诚哥能够不受他人的影响,静下心来潜心创作;希望他的下一部作品,是一部和他之前的风格截然不同的,能够让观众们瞠目结舌的,真正的“转型之作”。
如果这一愿望实现了,那么属于“新海诚”的时代,迟早有一天会到来。

PS.一个脑洞:
《你的名字》的故事发生在东京,而《天气之子》直接淹掉了东京。这意味着什么呢……www
Tags: 动画
#1 - 2019-11-9 13:05
非常希望事实是你说的这个样子,要不然是真的没法对诚哥有什么过高的期待了
#2 - 2019-11-9 13:35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通篇的一厢情愿。这不是新海诚的野心,是你的野心。
#2-1 - 2019-11-9 14:02
Reunite
无所谓啦,那就把它当做这个故事的另一种可能性来看好了。
我觉得我这个思路可能更适合其他人来拍,而不适合新海诚吧(bgm38),至少我自己写的话肯定会这么写。
我之所以起这个标题,是因为我在文中提到的三个剧情上的问题其实挺明显的,我第一次看就已经注意到了,而且给出了改进的措施。我觉得作为创作者的诚哥应该不会注意不到而已。于是就有了这么个脑洞。
#3 - 2019-11-9 14:07
(答えはいつも私の胸に~)
楼主就是想看诚哥彻底黑化呗。(bgm38)
我觉得黑一点还是含蓄一点,对于整个片子的结构是没有重大改变的。

片子的死穴在于两个不同的世界缝合得太生硬,以至于产生“选东京还是选阳菜”的突兀设计。诚哥想要横跨“世界系”的故事和社会的故事。结果拉了胯。这不是通过黑深残就能掩饰掉的毛病。
#3-1 - 2019-11-9 14:12
Reunite
不是黑不黑的问题,是剧情逻辑的问题。
我觉得帆高这个角色没有彻底站在社会的对立面,所以一般的观众很难理解他最后的选择。
不过你若问我想不想看诚哥黑化……答案是肯定的(bgm65)
#3-2 - 2019-11-9 15:06
Rくん
Reunite 说: 不是黑不黑的问题,是剧情逻辑的问题。
我觉得帆高这个角色没有彻底站在社会的对立面,所以一般的观众很难理解他最后的选择。
不过你若问我想不想看诚哥黑化……答案是肯定的
社会没有办法去要求消灭帆高,是要求规训帆高。因为如果把他摆到“社会”的对立面上,我觉得倒是更俗套了。
#3-3 - 2019-11-9 15:18
Reunite
Rくん 说: 社会没有办法去要求消灭帆高,是要求规训帆高。因为如果把他摆到“社会”的对立面上,我觉得倒是更俗套了。
嗯,有道理。
如果诚哥的本意,是想让“像帆高一样的普通人”,也就是一般观众们,而不是“被社会抛弃的人”做出最后的选择,的确和我上文提出的思路大相径庭。
那剧情漏洞的问题只是单纯没有发现而已吗(bgm118)
#3-4 - 2019-11-9 15:23
Rくん
Reunite 说: 嗯,有道理。
如果诚哥的本意,是想让“像帆高一样的普通人”,也就是一般观众们,而不是“被社会抛弃的人”做出最后的选择,的确和我上文提出的思路大相径庭。
那剧情漏洞的问题只是单纯没有发现而已吗
我觉得只是因为诚哥救不回来(bgm38)
#4 - 2019-11-9 17:33
一通操作分析下来,可是这人并不是真正的星探啊。是风俗店的“星探”?
#4-1 - 2019-11-9 17:39
Reunite
是吗(bgm38)我还特地和一个看过两遍的朋友确认了一下,应该是真正的星探吧?第一次看,可能看得不是很细。
看了下小说,里面没有提到星探这件事,可能诚哥在原作里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
“星探”应该是翻译问题,具有一定的误导性。
原文已改动。
#4-2 - 2019-11-11 17:24
ShawnCAFU
Reunite 说: 是吗我还特地和一个看过两遍的朋友确认了一下,应该是真正的星探吧?第一次看,可能看得不是很细。
看了下小说,里面没有提到星探这件事,可能诚哥在原作里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
“星探”应该是翻译问题,具有一定...
那么明显的风俗店啊233
#5 - 2019-11-9 22:54
逻辑问题确实挺大,为了爽抛弃一点又何妨
#6 - 2019-11-10 14:05
我真的很喜欢你这个猜想。
也很愿意相信它是真的
#7 - 2019-11-10 14:05
同,像君名那样正能量的商业性得拍,还是是将黑深残的面再铺开一点,或许能够更好吧。天气之子的影片运行,真的有点奇怪,感觉不是过犹不及,反倒是正负没有到那个点吧……或者是没有张开,张力不足?
#8 - 2019-11-10 16:44
关于星探那点,诚哥肯定原来是有想法借此反映日本社会的问题的,当然最后美化了,诚哥访谈说自己受了电影《小偷家族》影响,《小偷家族》里面有很多直接对日本社会援交的描写。
#9 - 2019-11-10 17:01
关于两次鸣枪,我认为是第一次鸣枪是反抗社会的黑暗面比如援交这种日本社会问题,第二次鸣枪我觉得是想着重表现少年与大人成人世界割裂感,警察只是按照成人世界固有秩序办事,他们不理解帆高为什么要反抗;帆高只是想去找回阳菜,他不理解警察为什么要阻碍他,双方明明都没有什么错但是由于互相不理解的割裂感产生冲突。这块感觉和诚哥的主题也有关系,就是成人世界固有规则没有错,有错的是那份凌驾于一切否定其他一切的傲慢,包括前面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有段小孩对她妈妈说空中有鱼那段,还有大叔说人一旦变成成年人看待事物的轻重顺序就不会再发生变化。
#9-1 - 2019-11-10 17:22
Reunite
嗯,的确有道理。
我现在愈发觉得,诚哥并没有“将帆高放在社会的对立面”是有意而为之了。反社会的人格无论大人小孩,每个人都可能有;然而像帆高这样的孩子,他的想法和思维就不是进入社会的“大人”所具有的了。
所以最后水淹东京那一段,可能只是帆高为了救回阳菜不计后果、一时冲动所造成的代价而已。
我在影院里看到东京被水淹没那一段的时候,有一大批观众都特别惊讶,还有“哇——”地叫出来的。这或许也是诚哥独有的艺术表达方式?
看来我低估诚哥了(bgm38)
#10 - 2019-11-11 16:00
(现实这种垃圾就应该丢到垃圾桶里)
醒醒,你诚哥不可能黑化的
#11 - 2019-11-11 17:37
简要提几个小观点:
1.剧情的划分不应该粗暴地分为“光明向”“黑暗向”,坦白讲酒店里一起唱K不也挺快乐的么,一开始打工赚钱时住的事务所其实也是类似“小偷家族”的失败者聚集地
2.手枪相关:“那么他反抗的社会必须存在“需要反抗的意义”,换言之就是需要“成人的黑暗面””,反抗的理由其实很简单,自始至终就是“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见,为什么不理解我,要妨碍我”,并不是只有黑暗面才能驱动反抗
3.我个人的小理解下,新海诚其实并不想展露什么“深度”,无论是星之声、云之彼端、秒5、言叶之庭等一系列作品其实核心刻画的就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坦白说,这种感情真的并不“深刻”,而是刻画和渲染的十分细腻与美好。你的名字反而剧本过于商业化,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情绪的表达
4.也是个人理解,你的名字得益于“国家队”的加持下虽然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但其实过于商业化,新海诚本身的风格(不止是壁纸狂魔)反而没有很显眼。天气之子里其实新海诚是试图在商业化和个人风格之间取得平衡,客观上更倾向于过去作品的、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回归之作”。(尽可能删减的社会关系、拿手的意象、SF/神话背景能力对叙事推动的削弱…)
#11-1 - 2019-11-11 18:04
Reunite
1.这一点我表达得可能不是很清楚。
“利用天气的能力赚钱”和“旅店”这两段的确都很欢乐,然而考虑到剧情,至少我看这两段时的感觉是完全不一致的。
“赚钱”的那一段,本质上是帆高和阳菜正在和这个社会“打交道”,诚哥在处理这一段时刻意忽略了他们身份的特殊性,让他们生活在阳光之下,再配上那首特别欢乐的bgm,使得一般的观众很容易忘记他们原本的“社会地位”,导致观感前后不一。
而“旅店”的那一段,本质上是他们在逃避这个社会。在那个房间里,一切的美好都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的,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帆高和阳菜的命运究竟会如何。这也是他们所处的“社会地位”所致。
如果诚哥将“赚钱”的那段做得阴暗一些,突出他们原本的社会地位,我想这部作品的整体性会好上不少。
2没什么问题,3和4是见仁见智。
至于神话背景的问题……没太仔细看,只是我觉得最后圭介那句“东京原本就是一片大海”显得尤为突兀,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商业化的结果。
#12 - 2019-11-12 00:38
我的观点也是这部作品做了不少妥协,从一些伏笔暗线没有回收就可以看出来。例如占卜神婆说的雨女,突然出现的水块,天上的生态系统等。导致我在看的时候一度以为女主的能力是把雨水转移到别的时间地点,雨女是晴女的另一面,而脑补的剧情走向是男女主成了满足市民需求的工具人,结果所有转移的雨水都在同一时间出现导致东京被淹什么的b38 看到后面才发现我想象力过于丰富(
#13 - 2019-11-12 15:36
“我是一个因为点破事就离家出走的未成年小屁孩。
我很穷,穷到躲在网吧里吃泡面,偶尔想要改良一下伙食,就连续三天吃巨无霸汉堡。
从垃圾桶里翻出一把枪,虽然好可怕不过应该是玩具吧就随身带着,甚至不知道携带枪支犯罪。
为了拯救一个被诱拐的女孩,我开了一枪,哦原来是真的啊!好炫酷!我要把它收藏起来!什么枪声啊摄像头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呢!
那女孩叫阳菜,好漂亮哦!我要恋爱了!而且居然还是十八岁的姐姐,GJ!
阳菜原来是晴女啊,好啊!我们要发财了!走吧!我们去赚钱!要大大方方地和那些大人们碰面,让记者帮我们多做点宣传,还要去拯救烟火大会!哦……多伟大啊!
我和阳菜要分开了?那怎么行呢!我要带上阳菜和前辈一起跑!
我们找个小旅馆吧!不贵,一晚上才三万元。我刚领了五万,不差钱,就算把冰箱里的食物全部包下来也还有剩余。
什么?阳菜消失了?那怎么行呢!东京和老婆选哪一个?当然选老婆啊!我喜欢她啊!你们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喜欢到就算是把整个东京淹了也无所谓!
谁TM都别来管我!我要去救老婆!再过来我开枪了!
老婆!”
你这一段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曲解剧情,每一句的吐槽基本都有根本性的错误,为了吐槽而吐槽罢了。你提的剧情改动是一种更黑暗的剧情思路,但是原片本身也是完成度较高的作品了,三观不正也只是和你的三观不符合罢了。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