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6-12 10:14 /
    田边圣子短篇小说《Jose与虎与鱼们》曾在2003年被改编为由妻夫木聪、池胁千鹤主演的同名真人电影。而由田村耕太郎(《野良神》)担任监督,飯塚晴子担任人物设定与总作画监督,Evan Call担任剧伴音乐,骨头社负责制作的同名动画电影也于2020年12月25日在日本公映。该片已于2021年6月11日在中国大陆网络配信平台上线。
Tags: 动画
#1 - 2021-6-12 10:14
一向以动作片和sf题材见长的骨头社突然拿出这么一部品相清新细腻的爱情片说实话还是有些令人惊诧的。田村耕太郎监督在webnewtype的访谈中指出,动画版并非是实写版的重制,而是以原作小说为切入口的全新故事。同样都是基于原作的改编作品,但观众对二者的评价却大相径庭。这两种改编方式,究竟区别在哪里?以及在这样一个日本动画大量进入国际市场的“后君名”时代,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故事消费?

    最初得知婴儿车被替换为轮椅时,已经可以预见到一个与实写版有较大分歧的剧情走向。为何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门散步。动画版祖母解释是“这样比较安全,不会被别人看见,这世上到处都是可怕的野兽”。而实写版的则稍许残酷和无奈,“有这么个孙女,实在是很丢人,我不想招人耳目”。

    为什么是婴儿车?婴儿车完全束缚着乘坐者的自由,也在向外界传达着弱小无助的讯号。但轮椅使得它的乘坐者具备最低限度的自主能动性。两种代步工具,也正是两种人物塑造的方向。在动画版中,我们的女主人公jose被双腿的残疾限制了自由,憧憬大海,对外界的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甚至打算冒险穿过禁止通行的铁道口。在刻画jose反抗心理的同时,也需要赋予她一定的自主能力。而实写版中,jose需要用菜刀反击他人的恶意,甚至希望购买手枪来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她与祖母相依为命,在勉强生存下来的余裕里渴求小小的幸福。

   该片另一个被观众广泛提及或称赞的便是3d环绕镜头的大量使用。最初与jose相遇时,恒夫第一次前往jose的家,以及jose与二之宫舞隔着门进行对话等场景,利用3d guide(用3d软件构建人物与场景的位置关系,输出layout后让原画师进行作画)模拟出了近乎真实的摄影机运动,通过立体空间运动来营造独属于动画的奇观。

    动画的媒介特性,即利用图层相对运动来伪造纵深的特性,决定了这类需要耗费大量劳力的“电影性”镜头从设计之初,便必须承载雕琢充满戏剧性与崇高性瞬间的使命。这也提示着本片的特征之一,即对戏剧性转折的过度强调,将剧本进行高度提纯精炼,诸如加入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这种俗套的符号化处理来引入影片的高潮部分,以最终促成jose与恒夫的和解。在开头和结尾分别安排恒夫与jose的相遇,来完成结构上的呼应与终局的展开。

    双腿残疾的人,该如何承受他人同情、可怜、或鄙夷的视线,如何在这个社会上自力更生,或者说该如何追求自己的幸福?我认为这是影片最需要向观众做出的解答。

    原作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乔瑟一瞬间察觉某人的气息,随即,轮椅突然加速。事后回想才知道,「某人的气息」是「恶意的气息」。后来恒夫说「八成是喝醉酒的人恶作剧」,但乔瑟不这么认为。因为住在父亲家及疗养院的期间,乔瑟已经习惯对「恶意」很敏感。──是路过的男人突然不声不响用力推乔瑟的轮椅,往坡下一推便一溜烟逃走。轮椅笔直向下滑。祖母尖叫著追来,但乔瑟自己当时已经吓坏了,什么也不记得。只知道,不知是哪个男人受到凶暴的冲动驱使,突然把轮椅往下推,她察觉到那种杀意,吓得惊声尖叫。”

    jose与祖母居住在大阪的贫民窟,在社会的角落里挣扎着生存,时刻提防着周遭的恶意,在祖母去世后连扔垃圾都需要依靠邻居的帮助。如祖母所言,jose是一个废品,像恒夫这样的人是无法与她相处的。而由川元利浩担当主要画面设计,动画的精致美术和虚焦摄影为观众精心搭建了一个尽量去除了恶意,抽离掉复杂的社会关系和生存困境的,光鲜亮丽的人工造景:jose被祖母溺爱着,祖母去世后顺利的甚至有些不自然地得到了稳定的工作。追求成为插画师的梦想,与女二争风吃醋的片段更像是中产阶级的奢侈烦恼。情节设计几乎都在为jose与恒夫的关系发展作铺陈,正所谓“被糖衣消解了现实的残酷”。

    动画和实写都可以看作是《人鱼公主》的现代改编。动画藉由jose所画的绘本提前告知了结局,排除了观众的焦虑,最终恒夫在春假时回到日本与jose重逢,二人幸终。即大众普遍印象中的happy end。实写版的结局则更加贴近安徒生原作那种美与残酷的氛围,也是相对于动画版更加消极,或者说比较有现实性意义的处理方式。在观众正以为故事即将以he告终,差点忘记这个故事的悲剧内核时突然将我们拽回了残酷的现实。恒夫最终选择了逃避,离开jose回到了前女友的身边——王子抛弃了人鱼,爱上了邻国的公主。面对恒夫的痛哭,我们甚至无法指责他的懦弱。我们知道恒夫并不是什么高尚的圣贤,他也有自己的生活,只是一个努力在社会上活下去的普通人。

     该片在圣诞节上映,将其打造成一枚精致的甜品本无可厚非。但如果它希望唤起人们对于社会边缘群体的同理心,关注他们同样拥有的追求幸福的权利,那么它实际表现出来的却是对核心问题的回避,对焦虑的排除,实在难以使人产生多少共鸣。外表有多么光鲜内里就有多么虚无,我看到的不过是一场小资爱情的浮华表演。
#2 - 2021-6-12 10:45
(为了不被生态圈淘汰,努力向杂食性二刺螈进化中 ... ... ...)
动画甚至动用了更加粗暴的与残障人士“共情”的方法——把你的腿也折了
#2-1 - 2021-6-12 11:00
六出绯花
笑嘻了
#2-2 - 2021-6-12 15:22
hikki-
当场爆笑
#3 - 2021-6-12 11:12
(你将遇到的不幸,是你所蹉跎时间的报应 ...)
“被糖衣消解” ,标题起得真是恰当啊。
#3-1 - 2021-6-12 11:44
六出绯花
谢谢!
#4 - 2021-6-13 14:08
(贴贴拯救世界)
和vivy一样,观众被误导到了一个错误的定位上——以为vivy是硬科幻,没想到是晨间剧;以为joze是文艺片,没想到是甜鸡汤。其实用后者的眼光看两部作品都不差,但他们偏偏要用不搭调的ip当噱头……何苦呢
#5 - 2021-8-21 23:35
(Anime is trash and so am I.)
写的真好,真人电影还没看,看来应该比这部动画版好得多
#6 - 2021-8-26 00:35
(Sakamoto Ryuma)
真人电影 结尾好像并不突兀哎 反而很正常 结婚什么的 因为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连奢望都算不上吧? 只是 至少 那度过的时间 记忆能遗留到生命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