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8-18 01:45 /
今天匆匆读完了《宵山万华镜》,这是我手中最后一本森见登美彦的书了。读过不少他的书,也算是个资深书迷了吧,在这就回忆一下,权当纪念。
当初知道这位日本作家大概是因为偶然看到“有顶天家族”是改编自同名小说吧,亦或是因为看到一篇好书推荐的文章比较了一下森见和万城目学两位日本青年作家吧。总之,第一本入手的书应该是《四叠半神话大系》。
第一次接触森见的书,尤其还是有浓浓“森见风”的作品,《四叠半神话大戏》在让我感受有趣的日式风情和日式语言的同时,给我了一种‘难读“的感觉。所谓森见登美彦的写作风格,就是喜欢多线多角度描述同一事物,这在他的所有作品中均有体现。同时他还喜欢”玩弄“时间和空间,让他们交错在一起,并在行文中不经意留下提示和线索。这种交错还遵循强烈的逻辑感,让初读的我难以适应,”烧脑感“极强。对比他的其他作品,这本《四叠半神话大系》尤其如此,使得我读到整书过半以后,不得不频频回翻。也就是在这有些懊恼的阅读体验中,让我渐渐喜欢上了这种跟以往经验不一样的风格。
之后,我变借着这股热潮(以及当时对”买书就要买一套“的偏执),分几批购入了森见所有有中译本的书(然后拖了很长时间才全部读完)。顺便吐个槽,森见的书貌似在大陆的版权混乱,在大陆并非由同一家出版社出版(三家出版社),然而上海人民出版的却擅自主张在书上按原书的出版顺序编上了号...有碍收(观)藏(瞻)啊。
第二本看的是《太阳之塔》,讲的是围绕那个实际存在的、造型奇怪的同名建筑的故事。有一次看到电视里面介绍日本(还是介绍世博会)的时候提到了太阳之塔,我煞是兴奋的给别人介绍了半天。森见的书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很多书中的场景、人物、事件都有所穿插,具有相同的世界观,相同人物在不同的作品中出现,不同的故事在同一座城市、同样的地点发生,不同的主人公吃同一家馆子的拉面。让人在新的作品中也能感觉到熟悉的味道。
之后的顺序好像是《恋文的技术》、《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好囧的名字...)、《狐狸的故事》和《有顶天家族》(最早知道的作品居然留到了几乎最后才看)。这些作品都有浓郁的森见风格,但是每个作品都有非常显著的特点,可以看出他一直在做不同风格的尝试。《恋文的技术》是写情书的故事,整本书干脆就是以一封封书信的形式构成,仅通过不同人不同角度对同一事件的不同说法的信,投影出了一个个性格迥异的人和一件件生动的事件,结尾(我不剧透)十分暖心,小小感动。《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的突破是尝试了女性视角的主人公,少了一些逻辑的烧脑和分析,全身心投入到故事的剧情发展中,在有趣的对话中体味着校园、青春、迟钝与最后的察觉。这整个就是一个校园闹剧,然而现在回想起其中的一幕幕来,嘴角也不由得上翘露出微笑来。(嗯,就是这种酸酸甜甜的感觉...)括号中的话请无视。《狐狸的故事》现在回想起来,除了感到微冷,有些毛骨悚然外,其中那个”我“当家教辅导老师的故事还是颇有些悬疑推理的意味的。我记得当时读到结尾是真是感到有些突然——这一定是没有察觉到前面作者留下的线索,嗯,现在再去读一遍。
《有顶天家族》跟其他作品有些许不同,毕竟”我“不是人了,而是一只狸子(虽然可以变成人吧)。这本书让看过”平原狸合战“,对狸子设定有所了解的我看得津津有味。森见凭借丰富的想象力虚构了共存于人类的狸子、狐狸、天狗等组成的社会(也许真是存在呢)。读后回想整个故事,虽然是一贯的有趣的风格,确实有些悲伤和无奈呢。大家自己去感受吧。
最后,这本《宵山万华镜》算是收尾吧。整体讲了一个欢乐的故事和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之所以写这篇日志,就是因为读这本书的时候已经有些”腻歪“了。同一时间,同一事件背景,不同人的不同视角,主要事件都在同一时空内展开,多次出现的同一事物。以及穿插着”小型的”“时空循环”(平行世界他也常用)。这些熟悉的手法一个个地进入我的视线,“目不暇接”。哈哈,森见,你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了我最熟悉的作家了。
在这里还要提一下万城目学(先向森见君道个歉)。本着好奇心指引,我也看推荐买了一本万城目学的书,《鹿男》。先不说内容,在大陆出版的这本《鹿男》的整体设计就让人爱不释手。比一般书更为娇小的开本(接近文库本),鲜艳而又不花哨的封皮,舒服的触感,包装设计无懈可击(如果所有书都能这样认真的注意封面设计的话,真乃大陆出版业一大幸事)。文章风格也是在现实架构上增加些奇幻色彩的设定,故事也真是有趣。重点是,结尾真是小虐到我了(跟森见君你的结尾风格不同哦)。所以,主要是因为封面及外皮设计的问题,这类书中我总是会向别人推荐《鹿男》这本书,因为森见你的书除了狐狸的故事以外,其他的封皮我都不满意!
最后的最后,我要说的是,这篇日志并不是为了告别。当看到森见你出新书时,我还是会买回来,看看你有什么新的突破,亦或是挑战读你的原版书。但是事实上,校园文学总归是离我越来越远了,在现在这个点上最适合停下来向后看和向前看了。
Tags: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