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アニメ(ーター)見本市

ep.11 POWER PLANT No.33

时长:00:07:49 / 首播:2015-01-30
<スタッフ>
原案 監督 脚本 吉浦康裕
原案 怪獣&ロボデザイン        金子雄司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        斉藤健吾
アニメーション制作 スタジオ六花/TRIGGER
<あらすじ>
眠り続ける超巨大発電体33号――通称「エレキマグマ」に電力を依存している都市。
ある時、謎の超巨大ロボット「プロトタイタン」が天空より飛来し、結果的に都市を破壊!
行き場を失った電力の体内蓄積により、ついに覚醒するエレキマグマ!!
逃げまどう人々の頭上で、超巨大スケールの1ターンバトルが幕を開ける!!!
#1 - 2015-1-29 21:16
吉浦康裕呀。。貌似又是特摄情怀额。。
#2 - 2015-1-30 11:34
(Live for speed)
这质量感!这镜头!BIG DUMB THING的美学!
#3 - 2015-1-30 21:51
(あなたの傷は私の食べ物)
氛围有点像苍之茧,自然环境和人类发展什么的
#4 - 2015-1-31 10:46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痞子自己玩特摄不过瘾,连Trigger也拉下水了.
#5 - 2015-1-31 16:22
(茄子南瓜妖怪)
太美。
#6 - 2015-2-1 09:51
(19年小结→bgm.tv/blog/294448)
呜哇哇那鸟群实在是太美了
#6-1 - 2017-8-5 13:20
神之迷徒
出现太多了,而且盘绕在静物就算了,怪兽打架都还要围观。第一感觉想起攻壳无罪里面的那段
#6-2 - 2017-8-5 14:12
mizudiwood💿
神之迷徒 说: 出现太多了,而且盘绕在静物就算了,怪兽打架都还要围观。第一感觉想起攻壳无罪里面的那段
??
#7 - 2015-2-1 12:24
最后氛围好棒
#8 - 2015-2-1 21:14
妈妈 发电机跑了(bgm38)
#9 - 2015-2-5 21:02
这个好好看
#10 - 2015-2-8 03:21
(Meow)
这个设定好喜欢!!
#11 - 2015-2-28 22:00
(今天也是适合看动画的好天气)
各种美
但这故事什么鬼
#12 - 2015-3-22 17:23
第九话是特摄作品的动画衍生,这一话则试图在绘画的环境中实现类似特摄的作品风貌。
背景设定味道独特。一个柴油朋克的世界,主要能源是怪兽产出的电力,上世纪中后期样式的电器冒着电弧运转,而身着绝缘服的居民对这些产品有重度依赖(这点上移植自现下的感觉特别强,比如虽然手机还是砖头的身量,但几乎人手一部端着不放却是没跑的)。发电方式难免会让人朝核能上联想,不过看下来感觉主创并不见得真有意往这边说。他们主要强调的应该是开篇蜷在电器的包围之中和篇末将厚重压身的绝缘服甩掉这两种状态间的对比。讲述整体都很松闲(就像片中不屑避一避战事的飞鸟),冲突的爆发也是“犯规”的(竟然被一个无由来的、完全外部的东西点燃什么的OTL),所求或许无非吉浦先生所言那种特摄式的“无需理由的娱乐性”。
另外,不管怎么看都带点儿宫崎老爷的趣味呢,甲壳上扦着金属棒的王虫什么的,独臂的Laputa Robot什么的。
吉浦先生在短片里的演出控制力仍然出色。光效也做得非常纤细漂亮(镜头、尘埃甚至空气都“在场”),不愧是摄影狂人……中内女士的色彩设计,用灰绿和白来衬托锈红的部分让人想起多年前她的《大砲の街》,虽说这次总体轻盈得多。
音乐有模有样~
#12-1 - 2017-8-5 13:25
神之迷徒
看到后来就想到福岛核电站事件;怪兽就是核电站,天降巨人像是大地震等天灾人祸,绝缘服——防射服
#13 - 2015-3-28 22:44
(每個人的身上都背負著各種的罪,那些罪不會消失,但是有些 ...)
怪獸發電這個環保概念不錯,話説機器人掉下來找打是作死嗎?
#14 - 2015-4-21 16:36
(一部优秀的作品,需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
小短片。
#15 - 2015-9-25 20:08
(人生就是寻找有意义的事)
非主流美学
#16 - 2015-10-4 11:24
(吹黑自重)
萝卜与怪兽,人类与自然,科技与能源。人类自以为自己可以驯服自然,结果自负的萝卜被怪兽一拳击倒,失去能源后人类的科技树也大幅度倒退。最后女主脱去防护服,裸露的肌肤迎着晚霞,像是朝圣的信徒,也像是回归襁褓的婴儿。警惕科技、敬畏自然,大抵就是staff们想表达的主题不。
#17 - 2015-10-15 03:10
(分道扬镳)
地址
“Now I am become death, the destroyer of worlds.”
                                                              
                                                              —— J. Robert Oppenheimer(1904.4.22~1967.2.18)
                                                            

1945年,人类文明患上了一种新的病症,学名好像是叫做忧郁症(Melancholia)。从那以后,人们不约而同地变得沉默起来,或是更加歇斯底里;远古时代对于世界终焉的恐惧,如今得以具现化,悄悄驻进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那是人类种属的“末日应对机制”,通过将“绝望”这一化合物注入灵魂,提高在极端恶劣条件下的生存期望。一切的一切都始于这年初夏——人们只知道哥斯拉(Godzilla)从海中来。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想过去问为什么。人类只是看到了发光的鳞片以及那压倒性的存在,就本能地开始了“还击”;结果祂满不在乎地踩扁了三个装甲师,并且把伊势神宫融化成一滩怪异的胶状物,最后还在东京铁塔上蹭了蹭背脊。

这一年,越南君主保大帝宣布退位,朝鲜半岛被分裂,英国军队收复香港,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完成,长岛和广崎相继在医院出生、相差不过三天。据说当时帝国大半的零式战斗机编队一齐出动,发疯似的朝哥斯拉启动自杀式突袭。轰隆的炮火声中,这两家人守在医院,到处一片混乱,各自的老婆又在生孩子,忙得晕头转向。所以长岛和广崎从小就为彼此间谁是姐姐、或者谁是哥哥而争论不休、大打出手。

长岛生了一头卷发,总是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不过打理干净倒也算是标志的美人。她老是神情恍惚,一到上课就痴痴地发呆凝视窗外,老师不止一次心痛地问她:你这丫头成天到底在想些什么?后来学生们占领了学校,“哥斯拉进步主义”、“原子神教”等等激进运动、怪奇宗教如火如荼,她便一个人悄悄躲进图书馆,一边读书一边抽烟。每当这个时候,广崎就会心有灵犀地适时出现,装作偶然前来借阅的样子和她搭话。这就是她十七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小学时,长岛对哥斯拉一见钟情。那是发生在1953年夏天的事。当时读卖新闻社社长正力松太郎提出了设立“日本电视放送网”的构想,于是日本电视台在8月28号正式开播,第一个节目是《追踪哥斯拉》。电视机画面轮番播放迄今以来的各种影像资料,并且时不时佐以危言耸听、添油加醋的各种阴谋论和神秘主义猜想,然后是“哥斯拉对策组”的研究顾问芹泽博士的超长采访录像。全家人紧紧围在电视机旁边,一边大口嚼着鳗鱼饭,一边听着从电视机内部发出的既飘渺又遥远的声音:

…我们认为哥斯拉的体内和行星的内部有着类似的构造。地球的核心缓慢地进行着某种反应,产生出巨大的能量,推动海洋、夷平山峰、引发地震海啸;哥斯拉这样巨大的生物如果要维持活动,必须要依赖于这样的能量。所以,也可以说,哥斯拉就是一种以星球为食的生物,和一般人的见解相反,哥斯拉对于人类本身并无威胁,也不会将人类当作食物。…倒不如说,哥斯拉简直就像是在拒绝“文明”这个概念本身、仅仅是为了毁灭“文明”而诞生的存在。

祂的背脊我们认为是一种散热装置,其体内温度恐怕高达上万摄氏度。通过将大量空气吸入肺中,在高温、高压的环境下将其电离成白热化雾气,然后再一口气吐出,足以融化现代最坚固的主战坦克前装甲板。为了支持自身呈立方增长的体重,哥斯拉演化出了匪夷所思的结构强度,炸药或子弹根本就无法伤祂分毫…

长岛此时并没有留意芹泽博士的高深见解,她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里面的巨大影像,看得出神:烟幕将天空染成一片漆黑,其间混杂着各种霓虹灯反光色、竟至于天空好似滴血一般。哥斯拉耸立其间,不成比例的巨大、缺乏现实感、简直是胡说八道的上帝的玩笑。
——好…好帅!

如同少女怀春一般的台词。全家人一齐喷饭。



ROLLEIFLEX 120 双镜头反光照相机,当时仍属珍惜品。大概是前来拍摄哥斯拉的德国记者的遗物,自从长岛在后山的废墟捡到这台相机后,就萌生了要自己拍摄哥斯拉的念头。广崎为此老是取笑她。广崎此时参加了陆军的预备军官考试,将头发剃成平头,再加上本身就细细吊起的眼角,看起来相当有气势。由于人类完全没有获胜的希望,所以政府啊军队啊什么的都开始变得随意起来,社会上弥漫着一股绝望发酵过后的甜甜香味。放学后,广崎会参加野球部的活动,不过因为人数不够,所以老是玩得不尽兴,再加上时不时会传来数十公里外的哥斯拉的吼叫声,把大人们吓得乱拉防空警报。

哥斯拉与其说是一种生物,不如说是一种现象,不,应该说是一种现象级的事件。此前人类历史上的一切事件,都有着“商量”的余地。人们以为万事万物都一定有解决的办法,都可以“得过且过”、“顺势而为”、“因势利导”,就像神可以被说服,或者魔鬼可以被收买那样——但是人类对于哥斯拉却毫无办法。祂就如同字面意义上一样:“无敌”、“没有弱点”。不管用上什么武器,不管想出什么计谋,全都没有任何意义。所有的常识在一瞬间崩坏:经济系统几乎被摧毁,社会被拉扯成游牧状态(因为要躲避哥斯拉随心所欲的散步路线);政府信用破产,政党全部下野;军队失去了存在意义,青年军官相继自杀;不只是军队,整个社会都笼罩在一种集体自杀的氛围之中,哥斯拉的吼叫漂浮在东京上空,好像钢筋撕裂的声音。以前曾叫嚣革命和战争的人们,现在的座右铭变成了“不要给别人添麻烦”,让人大跌眼镜。

普通人赖以存在的“日常”,其根基乃是永不停歇的流水线作业,不间断地抽取存在的细节,将生活架空,于是形成了一个最庞大的集体幻想,其信徒远超任何宗教。人们被劝诱去相信自己银行卡里面那个毫无意义的印度数字,或者自己每天填满的表格将会产生什么重大作用。然而没有什么理所当然的事,也没有什么非存在不可的事。人们从事的艺术或科学,其实根本就不重要;人们的生活,则是更加的无关紧要,就算不存在也是可以的。这时哥斯拉从海中出现,带来了世界的终焉。以前看得到尽头的人生突然就变得看不到了,养老基金和保险都成了废纸,不,甚至能否活到那个时候都不知道,甚至连活着的意义都不知道。一切都会毁灭,建造也就失去意义——奇怪的是,事情从来就是这样,只不过哥斯拉的存在将这个降解的过程大幅度加快了而已。每个人都被迫去直视死神。舞台的背景就这样倒塌了,于是“精神安定”的大人们立刻就坐在舞台上泄了气,这就好像本来是要从舞台上方降下“机械神”来救场,结果却不小心搞错、反而降下了“怪力乱神”。



东京铁塔的重建大概是人们最后一个工程,开工于1957年6月29日,1958年10月14日竣工。三分之一用于建塔的钢铁,来自被融化的坦克废铁。那一年,郊区的孩子们成立了“少年制铁俱乐部”。不过其中也有一位少女。领头的野村勉强同意长岛也加入进来,不过条件是她必须要剪短发。可惜全民炼铁的热潮很快就过去了,陆军的最后三个师全军覆没,少年们(以及少女)只好无所事事。此时正值忧郁症肆虐猖獗,但不知为什么,“少年制铁俱乐部”的成员们却无一受到影响。为此广崎提出了一个猜想,但是少年们因忙于讨论数学老师底裤的颜色而未予重视,只有长岛专心致志地记了下来:广崎的理论摘要地讲,就是说他们都是带有某种“记号”的孩子,是天生就能够在末日的极端状态下保持精神稳定的特殊人群。事实上,如果是在正常的世界,他们才是患有“忧郁症”的病人。

长长的夏天一去不复返,“少年制铁俱乐部”的解散也是之后不久的事情。大两岁的野村早早地加入了空军,后来却因为不满自杀式的突击政策而被开除,最后成为了野球选手在各地旅行。如今俱乐部的成员天各一方,就只剩下长岛和广崎两人,正死命骑着脚踏车,在废弃的东京公路上飞驰。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三个小时前,天还没亮的时候。那时广崎看到长岛手拿相机偷偷溜出隔壁房门(没错,是青梅竹马的邻居),便知道她想要离家出走。此刻他的内心有着几种想法:1)这个白痴;2)走了也好,这种无情的家伙;3)反正我一个人也能生活得很好。随后他便背过身去,开始飞奔。
——喂,长岛,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刚开始也有过一段不怎么太平的日子。某些人的安全阀突然过载,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到处为非作歹,法律系统的瘫痪也纵容了这些暴力分子。但是不久之后,就连这样的人也渐渐消失了——因为没什么意思;被杀的人懒得反抗,被强奸的人也乐在其中。所以现在东京废都的治安好得可怕,可谓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任何乌托邦都要以消耗第三者为代价方能维持,在这里的状态下依赖的就是哥斯拉的压倒性的威慑力。

东京的建筑群被撕扯成锯齿状,天空积累了终年不散的烟尘。长岛和广崎坐在一颗废弃的哑弹上面稍事休息。广崎问道:你为什么会爱上哥斯拉?

…我喜欢祂的自由,还有那容不下任何解释的威力…。你不觉得人类实在太喜欢解释了吗,他们还以为所有事都能慢条斯理的被理解呢。原本是连成一体的这个大地,被老人们用国界线划分成一块块的。为什么我们不能自由地在我们脚下的大地上行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们凭什么把属于所有人的东西擅自处理?为什么不依赖于一些印在纸上的东西,我就无法存在?文明就是非自然,文明的本质就是虚伪,因此这个文明从一开始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敌人。但人类却不可能回归自然,否则我们就都得回到树上生活。这个文明因其虚伪的同时也保护着我们,用日常的幻景替代死亡的现实,于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 神在一瞬间彻底毁灭文明。



他们离哥斯拉越来越近,此时天空降下了铁雨——螺旋桨战斗机不断从空中落下,就好像旧约圣经里面由神降下的灾难似的。哥斯拉的尾巴和爪子在高楼与灰烬中时隐时现,却总是不让人看清全貌。他们两人拼死跑向高楼顶层,风大得好像要把人吹走。长岛透过相机看见了——哥斯拉浅黄色的瞳孔,然而她却因为看得出神而忘记了拍照。后来他们才发现,原来相机早就坏掉了。他们一直追到东京湾,其间残余的零式战斗机编队也像苍蝇一般如影随形。好像嫌麻烦似的——哥斯拉随手就将帝国的荣耀们拍烂了。此时烟幕缓缓褪去,长岛开始发疯似的奔跑,不管广崎在后面怎么大喊大叫也不予理会。

哥斯拉的身体已经有一半没入了东京湾,一副好像很困的样子,似乎下定决心要回海底睡上一觉。长岛从烟幕中冲了出来,终于亲眼目睹了神——好似镶嵌在文明内部的异物,吞食星球的核心,仅仅是存在就让一切人类造物显得可笑的神。
——喂!吃了我吧!我想就这样被你吃掉啊!

如此声嘶力竭的全力呼喊。于是祂转向长岛,伸出舌头舔了舔她,沉默片刻,像是在试图理解眼前这个渺小的存在,随后就如同失去兴趣般转身游向了大海。留下长岛一人,像被雨淋湿一样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据说哥斯拉的唾液几乎是由纯净水构成,由于祂并不进食有机物的缘故,所以也没有消化液。

广崎追了上来,见到长岛一个人在嚎啕大哭。两个人紧紧相拥。

这大概是我们的文明、我们的青春的衰落。
#17-1 - 2015-11-27 13:23
林卯
哦。
#17-2 - 2015-11-27 14:17
途寄
林卯 说: 哦。
有何见教?
#17-3 - 2016-8-26 02:20
鱼子酱
难道说,这是正文?
#17-4 - 2016-8-26 17:52
途寄
鱼子酱 说: 难道说,这是正文?
不相干的,因为内指有联系所以引一下
#17-5 - 2016-8-30 09:06
鱼子酱
途寄 说: 不相干的,因为内指有联系所以引一下
了解!
#18 - 2015-11-27 13:23
(✨️VIP 8✨️)
这集有趣~
#19 - 2016-8-20 01:31
(已注销。)
studio六花好像是吉浦康裕自己的工作室?
#20 - 2016-8-26 02:21
(徘徊~人间游荡)
最近连看了几部吉普康裕的片子
#21 - 2016-9-13 17:24
(noblesse oblige)
失去了电力的人类,究竟是一种退化,还是一种解脱
#22 - 2016-10-27 17:32
(孤独最强)
吉浦康裕的演出张力。
最喜欢巨大混凝土块倒塌那一段。
#23 - 2016-12-17 13:13
(不想上班)
这个设定感觉挺有趣的
#24 - 2017-1-1 18:23
(advaita)
人和人的差距真大,这篇的制作水准是剧场版级的,耳朵也很享受。短短几分钟,就把角色所生活的世界给刻画出来了,背景美术功不可没。以至于制作组专门留了时间放片尾制作名单233
#25 - 2017-3-8 00:18
相当有趣,就是这个暴龙兽太出戏了
#26 - 2017-6-5 15:39
(无法触及因而耀眼,贪得无厌而又毫不眷恋 ... ... ... ...)
这真是希望能像龙之牙医一样出大长篇

这bilibili的世界观贼魔性233

人们不会忘记被发电兽支配的恐惧(bgm38)
#27 - 2019-2-4 21:20
(偷税打分)
当它心情好的时候
脱衣服真的只是热吗(bgm38)
#28 - 2019-11-9 17:30
(远离冰冷的大自然,投入屏幕与房间爱的怀抱 ...)
瓦力大战哥斯拉
#29 - 2019-11-29 20:32
(因果报应)
机械人和怪兽的角色反转了
发电机居然用拳头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