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5-24 00:15 /
這是在藝術量產時代中難得一見的好遊戲呢
繼承了惡魂以來一貫晦澀的敘事風格,把零散繁多的劇情碎片放置在遊戲世界的各處,讓喜愛探險與角色扮演的玩家欲罷不能呀;同時在系統、網絡、畫面方面做了許多優化,60幀基準的動作模組配合高清貼圖讓人覺得賞心悅目……稍許有遺憾的地方是動作略顯得浮誇,而且音樂充滿了趕工痕跡,完全不及1代中Sakuraba桑的功力;整體感覺良好,可調節難度的機制讓可玩性更上一層樓,絕對值得59刀的價格。
然後呢,很多人都覺得世界觀更為平淡,劇情更為扯淡
私以為不然,以下為個人向的劇情分析,希望可以幫助難以理解劇情的小夥伴們

首先要確認的是,2代發生的時間是1代羅德蘭時期后的千年、其次,多蘭古雷葛王國實際上就是羅德蘭時期的彼海姆(詳見龍戒指與龍學院)、乾巴巴王Vendrick或許是1代中被選中前往羅德蘭的眾多不死人中的一個(漂洋過海,討伐四個巨物),並且最後成為了黑暗之王(黑暗時代的來臨、大量火防女的力量消失,營火熄滅;而且Vendrick身體巨化的原因想必只能是巨人之力所致),熄滅了始源火爐(煤渣王葛溫守護的那個)之後,不死人的詛咒曾經一度消失(不死人即是營火,營火即是不死人;2代的異邦來客都是詛咒重新蔓延的受害者,繼而成為不死人)。
隨著Vendrick從葛溫手中奪來的神力(巨化水晶)的衰弱(Vendrick利用巨人之力創造了巨像、傀儡,得以建造了多蘭古雷葛王國,并討伐【實際上是巨人不滿Vendrick濫用神力讓人類進化為劣質巨人,或者其他原因【宰相靈魂說,不知做了什麽對不起的事情……】而先來討伐多蘭古雷葛,但是戰敗】了同樣擁有巨人之力的巨人國【而巨人應該就是葛溫的產物,葛溫、尼特他們則應該是屬於神……】)不死人的詛咒再次蔓延(也就是說,有了神力之後的Vendrick對於已經沒有不死人的世界來說幾乎是無敵的,所以能夠各種擴張,甚至殺巨人,或許讓羅德蘭時期輝煌無比的亞斯特拉、索爾隆德都為之臣服;而黑暗之王的神力衰弱,反映了火焰的重新燃起……而火焰的)……獨享不死詛咒的老王當然不想其他不死人威脅到他的地位,因此大肆獵殺不死人與火防女(獲得了殘暴的名聲……但是在士兵眼中,老王依然是愛民(軍人)如子的好領主(紀念了作死騎士扎因,又給龍騎士送盾牌,面面俱到呀),派遣了處刑者與狩獵森林獵殺各國流竄至此的不死人,還有推土塔毒妃手下的傀儡們……當然,最出名的不過于縛咒者;而被捕捉到的不死人,全數由海德所屬的密港送往了遺忘囚籠【之所以被遺忘,是因為古國海德的沉沒,密港的道路被隱藏於巨火塔遺蹟之下,不為人知】(或許正因為如此,巨人之力的源頭,眾神的居所羅德蘭成爲了多蘭古雷葛人民中的避諱)
當然,其中更多的是因為王妃(深淵之主馬努斯的碎片)在其中搞了許多小手段(以永恆的權利誘惑老王,背地裡詛咒了士兵另其成為不死人、竊取Vendrick的神力、或許還殺掉了宰相、架空了王的權力),企圖奪走Vendrick的王位……老王東征西討,弟弟安迪爾沉迷於科學實驗不理政事,從戰場上歸來的Vendrick深感事情不對頭,就建立了冬之廟(需要大量的靈魂才能開啟,而大量的靈魂可以通過殺四位古人【其中遺忘囚籠的罪4人想要在這黑暗時代創造火,違背了王的意志普遍認為是月亮鐘樓的公主】獲得【當然,可以不打直接刷出來,至少王妃刷不出來】)在內的各種封印建築,阻止了王妃黑暗力量的蔓延,又安排了王座守護者與監測者防止王妃碰火爐,并在少量忠誠與他的武士(如王盾維斯塔德)的保護下縮到了死者陵廟(目的1.去尋死,結果發現自己根本殺不死【因為已經沒有同等的神力解除他自身的詛咒,所以玩家也要大量的巨人之魂才能開啟隱藏BossVendrick】……他無法到最初火爐繼承火,也無法去渴望王座奪回自己的多蘭古雷葛,隨著時間的推移,崩潰了;目的2.阻止王妃得到王的指輪。通往死者陵廟要經過祭壇,祭壇有歌女守護著;歌女口中的小東西【姑且稱其為螢蟲】其實是用於抵禦黑暗的,而歌女的歌聲正是維持螢蟲活動的動力源【因為歌女被殺后,螢蟲會消失】)。
王妃自己也很鬱悶,拿不到王的戒指,姐開不了到渴望王座的封印,因為歌女的力量,又不能前往死者陵廟和老王戰個痛快,只能抓到一個歌女,放到王城封印住;更因為沒有獲得大量靈魂的機會,出不了冬之廟,只能每天坐在王城裡面等
直到有一天,其中一個獲得詛咒后妻離子散的不死人,被一位老婆婆騙來了多蘭古雷葛……並在潛伏著的古龍(或許,已經知道古龍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繼而擔當起輪迴引導人的角色)派來的人造人綠衣巡禮者的引導與哄騙之下,開啟了冬之廟,扒了老王的屍體,與古龍談笑風生,又砍翻了兩個王座守衛者,順手又解決了開開心心過來坐王座的王妃,並且被選擇了傳承火焰(畢竟,黑暗與火焰是相互輪迴的)……結束了Vendrick與王妃統治之下,經歷全盛至衰亡的多蘭古雷葛時代的黑暗……

當然,隨著周目的增加,可發掘的劇情信息也會增加……以上劇情猜想並非最終定論……不過還是希望能給諸位小夥伴帶來一定的參考作用
或許,以後可以嘗試更新一下諸位角色的故事……
例如封面騎士法漢大叔、一身好裝備卻十分窩囊的失心者索丹、相愛相殺的佩特與克雷頓、出現在鐘樓頂層的葛佛與堅韌程度堪比寇克的無名篡奪者、還有毒妃的愛情故事,諸如此類啦
嗯,不過呢,有沒有人看還是個問題呢
以上~❤
Tags: 游戏
#1 - 2014-5-24 18:45
(✨️VIP 8✨️)
世界观还可以,可以直接交流的npc的人物塑造可是差多了。一代蜘蛛女把我当成姐姐,洋葱骑士高喊着口号为了我冲下深渊,这些能牵动玩家感情的戏剧性设计太少了~❤
#1-1 - 2014-5-24 19:48
Veritas
2代的異邦來客相比1代的獲選者,更缺少改變他人的力量:吐槽男弗如里、法師學徒利古利斯、咒術求道者勞倫斯都是受到玩家不斷成長,突破各種困境所觸動,繼而改變自己的頹廢行徑,或追求更深奧的技藝……異邦來客對於如蜜的旅者,更像是一個過路的觀察者,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僅僅停留于十分淺薄的層面;
而NPC的設定中,2代相比1代更缺少信念的堅持:吸魂惡鬼寇克、太陽戰士索拉爾、卡塔利納洋蔥頭、金閃閃羅德雷克、上級騎士奧斯卡、索爾隆德聖女、伯尼斯黑鐵騎士等諸位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為所愛所珍惜所追求之物而奮鬥……2代中的眾人,除了輝石鎮公爵與王盾維斯塔德、王的叛逆者,似乎很少有體現到人對於心中信念的堅持,基本上都是塑造為被坑騙至多蘭古雷葛的漂泊者,委曲求全地混著日子;
2代玩家與NPC的交往至終末,缺少1代中的深切轉折……相信把自身代入到魂世界的玩家無法忘記手刃活尸化奧斯卡、勞倫斯、弗如里、利古利斯時的痛苦;而2代中NPC們的演出流程被平淡處理了,典型的meet talk end的機制,唯一有互動的就是坑爹的暗殺任務以及輝石鎮的相殺劇……製作組把絕望的元素融入了失憶的設定里,NPC們人性與記憶隨時間流逝而流逝繼而引起各種的誤會與悲劇,雖顯精緻,卻震撼不足
其實主要還是互動元素太少的原因造成的啦,1代中入侵你的角色各個都有自己的故事,2代則是純粹把入侵者當成了高級怪……或許是故事元素隱藏得太深吧……
#1-2 - 2014-5-24 20:11
若卡
Veritas 说: 2代的異邦來客相比1代的獲選者,更缺少改變他人的力量:吐槽男弗如里、法師學徒利古利斯、咒術求道者勞倫斯都是受到玩家不斷成長,突破各種困境所觸動,繼而改變自己的頹廢行徑,或追求更深奧的技藝……異邦來客對...
对,都被你说清楚了。不过我想应该不是隐藏太深,只是单纯的没时间搞吧wwww

嘛,欢迎来到Bangumi,有时间可以把其他玩过、看过的作品都标记一下。
#1-3 - 2014-5-24 20:46
Veritas
若卡 说: 对,都被你说清楚了。不过我想应该不是隐藏太深,只是单纯的没时间搞吧wwww

嘛,欢迎来到Bangumi,有时间可以把其他玩过、看过的作品都标记一下。
說實話,感興趣的內容還是比較少的……例如電子遊戲和老番……
#2 - 2015-1-29 17:22
(给我学狐狸叫,三回啊三回)
法汗大叔看漫画就行,多周目那个绝对是cosplay
索丹的装备不算多好吧,每一代的丧气男都这个吊样,看起来菜的要死,打起来还不弱,专门教手贱的新人做人
至于陪特和克雷顿……骗子和杀人狂互逗,陪特不太清楚,但是克雷顿是米勒的,卡牌大师和她哥的盾牌上都说了,那地方菜的就剩骑士团能看了。
无名篡夺者纯粹是为了钱,毕竟是连阳光治愈都敢偷的血牛。而且这代貌似没有1代那种入侵失败会损失人性的设定了,所以完全都是想干谁就干谁,休闲的要死。
至于毒妃……铁之古王爱的是dlc2的亚伦,蜡烛点起来2333333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