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8-7 23:32 /
先引用片岡先生的原话,気分を害する恐れがあります
怕影响心情又容易受触动的同学请注意一下。

原文是片岡写在ラムネ(http://bgm.tv/subject/2358)的staffroom里面的,回忆了1980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一些事情。当时片岡13岁,里面出现的S美是水仙女主的原型。另外怕会影响理解这里说明一下,片岡的全名是Kataoka Tomo,文中S美对他的称呼从K到T是一种变得亲近的表现。3年前的渣翻,突然想起所以挖了出来,凑合看。





■1980

— I —

3月。和跟往常一样的朋友们在山顶游玩。

成员里有一个最近才认识的家伙。他的名字叫做I。

是个近乎暴走族、纯粹喜欢飞车的家伙。

某一天,熟人S偷来了一辆改装得很像赛车的RZ摩托。

比起对飞车没有任何兴趣的我们,I有着根本的不同。

第二天,I一再向S请求,把RZ借走了。

接着两天后,在我们平时一直游玩的山顶上,I遭遇了事故。死了。

葬礼只有我们的领头人N参加了。我们不知道要以什么表情来面对,所以没有前去,没能前去。

那一晚,大家来到了I遭遇事故的那个转角。

路面留着因后轮锁死造成的轮胎痕,路边的防护栏有所凹陷,方向指示灯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往常一直说着无聊话题的我们,在那一晚也只能默然。

即使出事的转角就在我们的眼前,但却没有人带着像花束之类的东西。

终于,最初把摩托车偷来的S,把吸了半截的香烟供奉在防护栏前。

其他人也同样效仿。

我和领头的N并不吸烟,于是放下喝过的宝特瓶作为替代。

空气非常寒冷,呼出的气息都成了纯白色的烟。夜空中,猎户座美丽异常。

就这样,I从我的故事之中消失了。

……国道延伸,沿线的柏青哥店不断地建了起来,校园暴力之类的词语开始流行……

1980年,少年时代的事情。

—S美—

5月,跟我有点交情的M拨通了我的电话。

据他说是被十分为难的事情困扰着。

那时他一星期都没有来学校,说不定我多少有点担心他。

M自己也不确定我能否回应他,总之就先试着找我商量一下。

「老爸还没有回来。」

一开口,M就说了这样的事情。

本来M的家里就没有母亲,依靠生活保障金度日。

所以M从最初就没有依靠父母。

我们经常一起打柏青哥,我也知道他还有做着其它的工作。

有人一定会认为我们是特殊的,其实不然。我的朋友中并没有依赖父母的家伙。小屁孩就要像小屁孩的样子开始独立地生活。

「……其实妹妹她……」

接下来的话便是在说M的妹妹小S美的事情。虽然低一个学年,但我还是挺熟悉她的,是个开朗可爱的孩子。

「小S美怎么了?」

「这次虽然要退院了……」

我之前并不知情,似乎是入院了的样子。

「是不是住院费不够了?」

M摇了摇头。

现在我也没详细了解到当时的情况,不过似乎不用担心医疗费用的事情。

据M所言,目前的难题是生活陷入了困境。

「嘛,老爸不在的确会感到为难吧……」

可是,当我嘟哝着发问时,M只是一味沉默。

到了现在我就明白了。一定是从那个时候开始,M便知道的。

3天后,退院日。

总之先找熟人安排好车辆,到稍远的医院里把小S美载了回来。

「K同学,谢谢你。」

很久不见,小S美看起来瘦了点。

但是,羞涩时的笑脸还是一如既往。

这时我想既然已经退了院,小S美就会很快地健康起来。

那一晚,M找我商量。总之当前的生活非常困窘。

对于从最初就不想找父母要钱的我们来说,M的话语显露出软弱的一面。

「不想就这样一直呆在家里。」

但是听了这句话之后,我也多少理解了M的想法。

说不想呆在家里,我想是因为需要看护妹妹的原因。才刚出院,这能充分地想像得到。

然后,一直呆在家里,就意味着M没办法去赚取生活费。

从来都是自力更生的M在这个问题上很有说服力。

第二天,我把自己的零钱收集起来,准备了7万日元。M十分高兴。

6月,小S美再次入院。我也坐上急救车跟了过去。

那时,M第一次给我详细说了小S美的病情。

其实小S美入住的并不是普通的病房,而是临终关怀医院。似乎是M的老爸还在的时候就这样子了。

因为胃癌,小S美的整个胃都被摘除掉,但最终癌细胞还是转移了,已被告知无法医治。

所以并不是普通的病房,而是临终关怀医院。

病情平稳时可以回家,当症状恶化时还得回到医院。

如此重复……并不是为了治病。

「不知道还可以再回几次家……」

M这样说道。

「小S美自己知道这事吗?」

这个问题M并没有回答。但后来他添上一句,说本人应该察觉到一点。

我去探病,小S美就像电视上见到的那样,正带着吸氧面具。

她微微睁开双眼,发现是我,便稍微有点害羞地笑了起来。

「……还好吗?」

没有新鲜感的问候。但那时的我,除了这些话之外什么都说不出来。

第二天。

我和M发誓要一起合作。

晚上我在工地填土,白天M就在附近的柏青哥店打工。

当然大家都对雇主隐瞒了年龄。

互相有空的时候,我们就会去医院,是一个尽量不让小S美孤身一人的作战。

但即使如此,我还会偶尔去去学校,而M则是完全没上过学。

不知道去了哪里的M的老爸,依然全无归家的样子。

于是,在空闲的时间里我和M交替地出现在病房。

每天每天,面对着白色的墙壁,坐着局促的折椅,和小S美聊着些有的没的。

普通的病房虽然有探病时间限制,但临终关怀医院却随时可以。

我喜欢的时间,是早晨体温检查结束之后的8点左右。

我喜欢6月清爽的阳光,还有像是高兴又像是害羞地、浅笑着的她。

两个星期后。

小S美……不对,这时开始应该称作S美——

第二次从临终关怀医院退院了。

入院的时候是乘坐救护车,但退院时却没这样的服务。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钱坐的士。

所以只能再次拜托朋友,借了一辆破烂的小四轮回家。

然后我和M小心地把她抱上位于住宅区4楼的家。

看起来也很瘦的S美非常轻。令人悲哀。

7月。

那一年也是酷暑。

虽然我们用风扇忍耐一下也足够了,但担心这会影响S美的身体。

「嗯……没关系的。」

像往常一样笑着回答的S美,在我们看来更加显得悲哀。

连空调都没有。还是小屁孩的我们为自身的无力感到悔恨,想能尽早地成为大人。

第二天,我用螺丝刀和扳手硬把自己房间的空调卸了下来。因为经常搬家见得多,所以就有样学样了。

之后和M两人一起把沉重的的室外机搬上4楼,总算给S美的房间装上了。虽然雪种漏了很多,制冷效果马马虎虎。

「哇,真凉快~」

然而,S美这样笑着说道。她非常开心。

那一晚,我们三个人就在这台不怎么好用的空调前庆祝七夕。

我和M拿着冷冻的罐装可乐,而S美则喝着橙汁。虽然没有竹枝,也没有许愿签,却是一个愉快的七夕。

8月。

第三次入院。这回也叫了急救车,当时我不在场。

在候诊室和M长谈了一回。

老爸不在,也没有别的亲戚,医生似乎只能把情况传达给M。总之医院方面像是没有使用强力抗癌药。

也许是因为肉亲里面并没有成年人,医生也很难判断该如何医治。

「大概这是最后一次了。」

M自言自语道。

他所说的“最后”,一定是指S美已经没有回家的机会了。

假如可以回家,那么也不会再次来到这家医院。

白色的墙壁,局促的折椅。高大的M佝偻着身体,就坐在那张折椅上。

带着往常那类似吸氧面具的东西,S美偶尔也会注意到我,眯起眼睛朝我笑。

2天后。

灼热的阳光和蝉声。

去往医院的道路,沥青上热浪摇曳着。

我坐在折椅上和S美说话。

「呐,K同学……」

S美突然露出寂寞的表情。

「我已经不行了。」

S美自己也一定很清楚的,这是一句我最不想听到的话。

但我不想接话,害怕不知道要怎样作答。

其实我想说“才没有这样的事”、“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全力否定S美的想法。但是,我没有如此坚强。

最终除了沉默着点头之外,我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从窗外泻进来的灼热光线使得纯白的病房更显刺眼。

S美漏出小小的哭声。大概,我自己同样想哭。

9月。

在余暑之中,S美第三次退院。

我们都很高兴。本来还在担心会不会就这样再也不给退院了。

但恐怕再也无法回到医院了。M这样说道。我也有着同样的预感。

依然是从熟人那借了辆小四轮回家,然后两人合力把S美抱上4楼,察觉到S美比上次又轻了一点,再次悲从中来。

在这段时间里,偶尔会有学校的老师、志愿者和来帮忙的人上门探病。这让我稍微觉得,好心的大人还是存在着的。

一天晚上,吹着不太好用的空调,我们三人定下了一个作战计划。

虽然花长时间聊了很多,但我们最终确定,要去S美想去的地方,要做S美想做的事情。

只是这样的一个“作战”。的确很像小屁孩的想法。

月末的晚上。

我再拜托上次的熟人,借来了车子。这回并没有司机,只有单单一辆破车。

很顺理成章地,我无证驾驶了。首先,我也没到可以考取驾照的年龄。

S美和M乘了进来。我操作着不太习惯的离合,深夜驾车出行。

目的地是不远处的N海滩。开车15分钟左右的距离。

然后我们就在无人的沙滩放起了焰火。

将堆成小山的火箭和喷花烟花当成篝火点着。

我们也玩了章鱼形状的滑梯。我和M互相用火箭烟花对射。双手都是火药的臭味,而S美开心地笑着。

最后我们三人坐在沙滩上喝起了饮料。我和M是罐装可乐,那天S美也是要了橙汁。

海浪的声音,潮湿的风。仰望夜空,夏天的星座在闪闪发光。

波浪边缘的白色泡沫,到处留下蜿蜒的痕迹。

一句交谈都没有,三人一直眺望着。

―星期二 午前2点―

那天也一起留在M的家里。

M在里面的房间躺着。他最近竭力照顾S美,并没有好好休息过,所以现在该轮到我醒着了。

想着S美应该口渴了,所以递了点冰给她。

然后,她一直在叫唤着我的名字。微微睁开双眼,用无力的声音叫唤着。

「T同学……」

再一次叫唤我的名字吧。就一会儿,真的就要那么一会儿……

她露出了那张一如往常的羞涩笑脸。

于是我用力地握住了S美的手。不知为何,就想紧紧地握着。只觉得绝对不能松开。

片刻。当我反应过来时,S美已经没有了呼吸。

然后我知道了S美已经死去的事实。

她叫唤了我的名字。她的手如此温暖。她喜欢喝橙汁。她最后也对我笑了。

就这样,S美消失了,却在我的故事里凿下了一笔。

……国道延伸,沿线的柏青哥店不断地建了起来,校园暴力之类的词语开始流行……

1980年,少年时代的事情。

无聊的、暧昧的、冷静的、无情的现实。

不会像电视剧和电影那样充满戏剧感,变化总是不被察觉,单调无趣的每一天。

明明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行程,却又数着手指盼着周末的每一天。

轻视无聊的日常,寻找假想的刺激;探求容身之地,建立自身的价值观,人人只会时常关心自己是否身处安全圈内的世界。

……但也是尚不能抛弃的世界。


Tags: 游戏
#1 - 2013-8-7 23:35
(我要重练!)
跪R大
#1-1 - 2013-8-7 23:46
Nanafumi_bot
你别每次都跪啊(bgm38)
#1-2 - 2013-8-7 23:59
ooad123
七文 说: 你别每次都跪啊
R大是我等小弟的指路明灯
#1-3 - 2013-8-8 00:04
Nanafumi_bot
ooad123 说: R大是我等小弟的指路明灯
别这样,我都快不敢说话了(´・ω・`)
#2 - 2013-8-7 23:40
(しんせいもてもておうこくにいきたい ...)
http://www.xiami.com/song/177102 ... 5.23309997.1.hiMAsd
于是来首斗病神曲。

行く手に何が  待とうとも
明日だけ見つめ  進め進め!
泣いても吐いても乗り越え
果てなき果ての  その先へ
いつか  どこかで  巡り会う
未来  夢見て  回れ回れ!
いつか  かならず  巡り会う
その日  目指して
Dreht und dreht sich!
#3 - 2013-8-7 23:42
(我要重练!)
好文
#4 - 2013-8-7 23:59
(ハロ/ハワユ)
流石RJJ……
#5 - 2013-8-8 10:50
(工作忙死了的大笨蛋)
( ;´Д`)明明是个很温情的故事嘛
#6 - 2013-8-10 20:15
(在茫茫的三次元和二次元中穿梭)
跪R大,是否可以转载呢?当然是在注明出处的前提下。

好想拉到板块里让同样喜欢水仙的朋友也都看看
#6-1 - 2013-8-10 23:01
Nanafumi_bot
可以的,自己把握好就行。
话说我第一次接触民间汉化的游戏就是水仙,真怀念。
#7 - 2013-8-10 23:13
(在茫茫的三次元和二次元中穿梭)
已转 多谢菊苣(拜)
#7-1 - 2013-8-10 23:17
Nanafumi_bot
别这样。能否留个链接?我有兴趣看看别人的感想
#8 - 2013-8-11 18:38
(在茫茫的三次元和二次元中穿梭)
http://kdays.cn/days/read.php?tid=34576

其实没啥人气嗯。。
#9 - 2013-8-16 05:04
(此世唯一神作 chaos child)
多谢翻译,感动万分。
#10 - 2013-8-22 18:14
(没干劲)
感人。
这样说又感觉不太对,到是再一次让我感受到人在命运前的无力.
面对突然消逝的生命,我们能做的也就是上柱香;面对将要消逝的生命,我们能做的也仅仅是让她在最后的日子感到幸福


S美最后是躺在亲爱的人的身边被病魔带走,而濑美津则先病魔一步在自己向往的地方自己结束了生命。片冈老师是不是觉得后者更为幸福?
#10-1 - 2013-8-24 03:10
Nanafumi_bot
大概是的。我觉得水仙是个happyend,在无法回避死亡的情况下濑美津依照自己的意志走完全程,不是挺棒的吗?
#10-2 - 2014-1-29 01:11
loveshield
幸福的代价就是失去时百倍的伤痛,反复进出院肯定对渴求这种感情无比讨厌了,所以还不如在自己最开心满足的时候自我结束这段故事,对大家都好。
看着眼前喜欢的人露出不甘的表情哭泣挣扎,真的自己也会想哭,估计片冈深有感受所以才选择了这种结局啊
#11 - 2013-8-23 21:10
(水仙有毒……)
问下可否转载到AcFun?
#11-1 - 2013-8-24 03:07
Nanafumi_bot
同6楼,自行把握就好。
#11-2 - 2013-8-24 08:03
三十张
七文 说: 同6楼,自行把握就好。
好的
#11-3 - 2013-8-24 13:04
三十张
七文 说: 同6楼,自行把握就好。
这是地址:http://www.acfun.tv/v/ac794250
#12 - 2014-3-23 01:34
同求,是否可转Sumisora.
#13 - 2014-3-23 01:42
唔,先斩后奏了,R大不快的话偶可以联系版主删掉
http://bbs.sumisora.org/read.php?tid=11058693
#13-1 - 2014-3-23 02:31
Nanafumi_bot
嗯没问题,以前我就是CK众。日文原文我记得好多年前就有人在猫社区发过。
#13-2 - 2014-3-23 02:41
luckyover
七文 说: 嗯没问题,以前我就是CK众。日文原文我记得好多年前就有人在猫社区发过。
那就是我(捂脸
#13-3 - 2014-3-23 02:49
Nanafumi_bot
luckyover 说: 那就是我(捂脸
奇遇,非常荣幸!在CK我就一架潜水艇,那会经常看你们在猫社区活跃
#14 - 2014-3-23 17:55
拜见LS的2位菊苣,在下也是CK小水鬼一只,没事逛逛TM和猫猫区。居然看到了原型故事,片冈老师的创作来源真实又深刻。
#14-1 - 2014-3-24 00:48
Nanafumi_bot
别别,都打个黄油而已。
片冈还写过一些别的后记,人生阅历很丰富。
#14-2 - 2014-8-3 00:53
Unlucky
七文 说: 别别,都打个黄油而已。
片冈还写过一些别的后记,人生阅历很丰富。
请容许我非常冒昧的请求,可以在您闲暇的时候把片冈老师写的其他后记也一并翻译过来吗?拜托了。
#14-3 - 2014-8-3 01:02
Nanafumi_bot
炎黄 说: 请容许我非常冒昧的请求,可以在您闲暇的时候把片冈老师写的其他后记也一并翻译过来吗?拜托了。
发现这文放出来快一年了……也行,有时间我试试,翻得不好别见怪w
#14-4 - 2014-8-3 01:57
Unlucky
七文 说: 发现这文放出来快一年了……也行,有时间我试试,翻得不好别见怪w
总之,十分感谢!!
#14-5 - 2014-8-9 15:30
Nanafumi_bot
炎黄 说: 总之,十分感谢!!
本来想翻水仙3后面的「1993」,不过刚发现很早之前水仙3已经出了汉化,那我就不重复劳动啦
#14-6 - 2014-8-13 20:38
Unlucky
七文 说: 本来想翻水仙3后面的「1993」,不过刚发现很早之前水仙3已经出了汉化,那我就不重复劳动啦
这样说的意思就是所有能读到的片冈老师写的文章总共就是这些了吗
#14-7 - 2014-8-13 21:50
Nanafumi_bot
炎黄 说: 这样说的意思就是所有能读到的片冈老师写的文章总共就是这些了吗
nekoneko的游戏基本每作都会有很多附加内容,不过像「1980」这类的我就记得「1993」了,另外别的游戏我现在手头没有。或者你有了解到哪些可以告诉我,我也有兴趣。
#14-8 - 2014-8-17 15:00
Unlucky
七文 说: nekoneko的游戏基本每作都会有很多附加内容,不过像「1980」这类的我就记得「1993」了,另外别的游戏我现在手头没有。或者你有了解到哪些可以告诉我,我也有兴趣。
好。谢谢你!
#15 - 2014-5-12 21:26
泪腺崩坏了QAQ
#16 - 2014-9-10 17:20
虽然narcissu吧里也有,但再次读至,还是觉得沉重,一如生命本便是沉重的吧。感谢楼主翻译。如若有兴趣不妨narcissu吧一走(^_^)。
#16-1 - 2014-9-10 21:34
Nanafumi_bot
原来那么早就被转出去了啊w
你们能看得下我的渣翻译,很高兴w
#16-2 - 2014-9-12 12:01
神户猪肉
七文 说: 原来那么早就被转出去了啊w
你们能看得下我的渣翻译,很高兴w
嗯,真的很感谢翻译。(^_^)很棒哦。若有幸能来narcissu吧转转,那真的很高兴呢(好吧,我是来拉人的,如果有打扰,抱歉了。)
#16-3 - 2014-9-12 19:14
Nanafumi_bot
云清远 说: 嗯,真的很感谢翻译。(^_^)很棒哦。若有幸能来narcissu吧转转,那真的很高兴呢(好吧,我是来拉人的,如果有打扰,抱歉了。)
谢谢。我不怎么打游戏了。有机会的话w
#16-4 - 2014-9-12 21:22
神户猪肉
七文 说: 云清远 说: 嗯,真的很感谢翻译。(^_^)很棒哦。若有幸能来narcissu吧转转,那真的很高兴呢(好吧,我是来拉人的,如果有打扰,抱歉了。)谢谢。我不怎么打游戏了。有机会的话w
嗯,游戏什么的虽然也讨论,但不是主体啦,讨论包括一些narcissu的周边啊,同人文,手办什么的。当然也有讨论关于后感以及对于人生价值讨论什么的,总之一个很自由的吧吧,水当然也有不过不似那么严重。我们因为narcissu而相识。。。(有点啰嗦了,还请不要介意(^_^))
#16-5 - 2014-9-13 18:06
Nanafumi_bot
云清远 说: 七文 说: 云清远 说: 嗯,真的很感谢翻译。(^_^)很棒哦。若有幸能来narcissu吧转转,那真的很高兴呢(好吧,我是来拉人的,如果有打扰,抱歉了。)谢谢。我不怎么打游戏了。有机会的话w嗯,游戏...
没事的,谢谢w
#17 - 2015-4-12 12:20
哭瞎
#18 - 2015-4-12 12:55
跪r大   挖坟求可否转空间
#18-1 - 2015-4-12 18:39
Nanafumi_bot
不限制,请自行拿捏(bgm38)
#19 - 2015-11-1 04:58
片岡13岁遭遇身边的人生离死别,感觉日本很多人小时候的经历带给他们的影响实在太大,真是一位有故事的人
#20 - 2015-12-22 23:11
(cometwater)
语言朴实,很优美的散文
#21 - 2017-7-14 17:30
(KANNADE)
我记得2007年10月时就有翻译过吧,在第一版的nar2汉化里
#22 - 2017-7-31 00:27
(あの~その~)
原来原型出自这里。再次拜读,内心还是多有触动。最后那几句话真是十分贴切。
#23 - 2017-8-7 13:30
(袖振り合うも多生の縁)
不是特别喜欢水仙游戏,但却意外很喜欢这篇故事....悲哀,却又美丽的令人心疼,感谢翻译TvT
#24 - 2017-9-6 10:51
#25 - 2017-12-17 20:51
感谢翻译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