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2-1 12:17 /
       路过图床真是慢,为防止过于卡顿我会在gif旁标识在原片中出现的时间,如果有图片挂了烦请告知我
        
        前不久的某一天心血来潮,回想了一下自己浅薄的阅历中有哪些可以称之为神回的单集。当翻到冰菓的时候,我下意识想到了冰菓的学园祭部分。这时距我第一次看完冰菓已经过去了六年之久,除了这一部分的浓烈青春感和樱花绽放下的唯美结局,我对余下的部分已几乎没了印象。
        恰逢近来空闲,于是便拿起了原作逐句地与动画玩起了找不同,不找不要紧,一找发现了许多令人心动的细节。就记录下来权作我个人的读书笔记,若有观众指摘一二当然是最好。


         
        12~14话的学园祭内容,对应了古典部系列第三卷《库特利亚芙卡的排序》的前半部分。与以往折木的第一人称视角不同,本卷通篇使用的是主角四人团的多视点叙事。
        (此部分疑为简中魔改,待考证)切换的方式也很有意思,以扑克牌的花色来作为象征,黑桃♠代表折木,红桃♥代表千反田,梅花♣代表福部,方片♦代表摩耶花。关于扑克牌四种花色的含义,米泽穗信在答读者问的时候给出了如下解释:

       黑桃的话肯定是王牌吧,普通来说也是花色最强的牌,也只有它的ace的图案是特别的。梅花图案起源于棍棒,是就算突锐度不够也能有各种不同用途,具有通用性的感觉。红心图案容易让人联想到神职人员,比起现实更加理想化,与其说妥协不如说更加有祈祷的感觉。方块则容易让人想起世间痛苦之事,丑陋之事,生的喜悦也包含在其中。

        米泽老师似乎很喜欢用这些意象来代表角色们,包括上一章中福部提出的塔罗牌与大家的对应关系也很有这种味道。

        14话的主体是古典部其余三人外加留守儿童折木参加 “野火”(本话标题)料理大赛的故事,通篇一气呵成,分镜和演出是我等京蜜至高无上的山田尚子姐姐大人。虽不一定是情节中的高潮部分,但一定是京都最用力的一部分,你可以在这话中找到许多京都式的创造力——即在不违背原有角色个性和故事背景下,合理地注入具有“萌”与“宅”属性的活力元素,我称之为轻音化(雾)
        进入正题,开始找茬。

Scene 1 漫研社的Cosplay溯源



        开幕便是这种具有浓烈摄像感的镜头,玻璃外强烈的反光,与晨时尚未完全明亮的教室形成强烈对比,眼前是低头向学姐致歉并随时做好土下座准备的摩耶花,对峙的压抑感就在这种光感的差异下自然地凸显出来。
        从左到右看一下几位部员的扮相。



        围绕在中间的河内学姐周围的是V家的4位开朝老臣,初音、镜音双子和巡音,非常敬业的扮相,连胳膊上的号码都做到了完美的还原。学园祭在小说中的时间约在2000年的10月份,而动画把这个时间线向后推了12年,也就是动画播出的当年,此时巡音也已诞生了三年,时间上并未有差错。小说中仅提及了这几个人是给学姐帮腔的社团内的河内党,并未作详细描写,这时便可展现动画的魅力了,整体古朴的氛围下唐突点缀了几个京都脸的虚拟偶像,总让人忍俊不禁。

        河内学姐则cos了拳皇中的king姐,也是十分忠实于原人设的扮相。



        与其它龙套不同,小说对其形象作了明确描写。

      ♦我虽然很早就出门了,不过河内学姐比我还要先到。她今天穿着一身笔挺的晚礼服。那大概是穿着男装的泰拳手吧。

        完全吻合,看来米泽老师也是个机厅男孩。

       与左面的河内党相比,摩耶花的cos就显得不太上心了。





        原型是赤冢不二夫发表于1962年的漫画《甜蜜小天使》中的女主角加贺美厚子,藉由镜子可以随心所欲的变身,理论上算是最早的魔法少女。曾于69年,88年,98年推出过三版动画。虽然国内曾有极个别电视台放映过,但由于年代久远加之过于冷门,并未找到完整的动画资源,仅能从部分片段了解她的形象。



        这是69版的动画形象,可以看出摩耶花发饰的cos是比较还原的,但衣服的颜色则选择了比较清淡的绿色而非红色,至少我没有找到加贺美的绿衣形象,可能这只是摩耶花随手拉了一件相似的衣服出来穿。前文有通过福部的视角说明摩耶花对于cos的抗拒态度。

      ♣就算她说出了答案,我还是不太能看出来。不过,这正是摩耶花所希望的吧。由于不得不遵照社团的方针进行COSPLAY,害羞的摩耶花自然会选择乍看之下不那么像COSPLAY的服装的。

       而在原作中,摩耶花的cos也是魔法少女,但是变成了这位。



        出自人尽皆知的哆啦A梦的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漫画《超能力魔美》,于1977年-1983年连载,并在1987年-1989年推出了119集动画。仰赖于哆啦A梦的知名度,这部在国内也更有人气一些,并且这部作品本身的素质我认为也是很扎实,属于非子供向,具有一定深度的非标准意义的魔法少女题材,强烈推荐有怀旧意愿的朋友观看。
        书归正传,来看一下小说对于这一段cos的描写。

      ♦学姐看到我——准确来说是我胸口上的心型别针,就开口说道:
        “你又剑走偏锋,选了老作品啊。”
        我在女式衬衫上面披了一件开襟毛衣,长袜搭配喇叭裙,是随处可见的平常服装。只有那个别针和戴在头上的贝雷帽有那么一点COSPLAY的味道。
        “可以发射仁丹吗?”
        “不行,虚有其表罢了。“
        “既然要COS魔美,真希望你能在发型上也下点工夫啊。”
        开什么玩笑。那种违反重力的发型实在是丢脸死了。而且,头发的量也不够。


       个人并不是太理解将魔美替换为加贺美的原因,可能制作组认为既然要体现摩耶花的怀旧心,以及对漫画不分年代的忠实态度,那么不如干脆在不改变“魔法少女”这一形象的基础上,将其追溯至最古早的形象。如此想来倒是合情合理。
        顺带一提,87年的魔美动画,与12年的冰菓,其配乐都是由田中公平先生操刀,不愧是大师,时隔25年的两部作品的配乐都是那么多彩。

        这个场景能找的茬并没有太多特色可言,比起这些我认为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场景中浓烈的山田姐的镜头哲学,以及部分给人感觉仿佛是安在室内的监控摄像头拍出来的视角。但这点在这个场景还并非最为明显,后面还会提到。

Scene 2 千反田的小动作与山田的无限腿制

        本来我是打算分人物来写,不过发现这样太过松散,最后还是决定像这样由时间线向前推进。


04:18~04:24

        千反田来找女帝,拜托她能否帮忙在《万人的死角》放映会上帮忙贩售社刊《冰菓》。小说中这部分是以千反田的第一视角♥展开,也是难得能看到千反田的心理描写的部分。但与之相对的,就不会对主人公的肢体动作进行过于细致的描写,更不能进行面部描写,除非是从与另一个人的对话中得知,这是第一人称写作的基本法则,也是其局限所在。但这也就给予了动画自由发挥的空间。
        原作的千反田,虽然依然具有粗神经,做事考虑不周全,直来直去以及好奇心浓厚等基本特质,但仅从书中来看将其与呆萌联系在一起尚显牵强。在这卷你会发现她的所思所想很平常,既非思如泉涌也不是大脑空空,有时候如果不看花色你甚至看了半天都不知道这是千反田的思想。而且还保有了很现实的小女生自尊,比如这一段:

      ♥入须学姐身高和我差不多,不过比我要更苗条。为了慎重起见,我要声明一下,我并不是身材很丰满的人。

        像极了那些提体重一点就着的高中女同学。

        但动画采用第三视角叙述,可以忽略千反田的内心活动,尽情通过添加一举一动的小细节来把呆萌这一属性嵌上去,逐条对比一下。


04:38~04:49

      ♥“我们印刷了两百册……”
        “两百?”
        入须学姐的小眼睛一瞬间瞪得滚圆。
        “太多了吧。”
        “因为一些失误,导致印太多了。为了尽可能多卖一些,我、我……”
        糟糕。一想到入须学姐愿意帮助我们,我就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情况还没有交代完啊,我用力咬紧牙关,平复自己的情绪。
        “不好意思。入须学姐您是想知道价格吧。一册两百日元。“


        对话的内容基本一致,唯一的不同是慌了神的千反田,在小说中自己冷静了下来,而在动画中则是女帝的拍肩杀帮她平复了情绪。很明显,动画想更为凸显千反田娇弱的一面,换句话说,呆萌的一面。
        这种倾向其实在上一集中有一段情节表现得更为明显,即好奇宝宝千反田决定出门交涉《冰菓》的贩售事宜,但不仅无功而返,还在各个社团的劝诱下被花花世界迷住了双眼,最后手捧一堆“战果”回来交差。


05:50~05:57(第13话)

        小说中虽然千反田也表现出了对各类社团的浓厚兴趣,但是并没有这种如同不务正业般的桥段。不仅如此,折木还看着意志消沉的千反田做了如下的评价:

      ♠尽管千反田一旦发动了好奇心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抑制的,不过千反田也不是毫无限制地放纵自己的好奇心。比如说,她不会高举好奇心的大旗随随便便地闯入别人的内心。同样的,如果有其他必须要做的事情,那么她也不会以自己的好奇心为最优先事项。  

        灵动却不脱节,某种程度上这里可以说是动画魔改了千反田的角色形象,我视之为合理媚宅。这绝不是什么贬义词,事实上真正能让otaku们高潮的就是这些附加的细节。古典部系列严格来讲算是轻文学而非轻小说,它的宅属性不明显,而到了京都手中由其来挖掘角色中可以作为萌系标签的卖点,我认为合情合理,毕竟我自己也吃这一套。

        继续来看和女帝的对白。


04:59~05:09

      ♥入须学姐把插在腰上的右手伸向我。是要握手吗?这样想着,我伸出了手,但是她马上缩了回去
        “?”
        “我干嘛要和你握手啊?你应该有带试阅本过来吧。”


        平平无奇的描写,小说只是写伸出了手,使得交涉经验不足的千反田误认为握手也在情理之中,女帝也比较不留情面地直接把手缩了回去。而动画则适时地出现了欢快的配乐,并把女帝伸手的角度详细表现为掌心朝上,更有了索取某种东西的感觉,但千反田却把手自然地搭了上去,并没有被拒绝,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一幕。


05:10~05:21

        小说在这里对千反田的描写只有“忐忑不安”这一概述,而动画则让她自然地把手又放了上去,还出现了这种我只有和狗狗才会做的搭着爪子前后摇晃的动作。微妙的百合感渗透得很自然,女孩子之间真是好啊

        然而还没完,千反田在接下来发动了对折木用的好奇咒式以及独门瞳术。


05:22~05:36

        效果不一般,女帝全剧唯一一次乱了阵脚,所谓天然克腹黑。
        若无其事地把手搭在别人手上,还握住她步步紧逼,怎么看都是个脱线的孩子,看看小说是怎么写的。

      ♥下定决心之后,我向入须学姐提出了另一个请求。
        “入须学姐。”
        “什、什么事啊?”
        啊,我不自觉靠得太近了。折木同学也经常提醒我这个坏习惯。于是,我往后退了一步
        “入须学姐你很擅长拜托别人事情吧”。
        “……”
        “请传授我拜托别人的方法!”
        “啊?”
        入须学姐发出了不符合她行事风格的惊慌声音。


        可以看出,这时原作中的千反田,虽然本质上依然粗神经。但是待人行事都有一个度,至少比动画中要懂得压制自己的好奇心和直率行为。
       在冰菓这种整体偏现实的基调下,如何通过改编让千反田的行为适度出格,却又不会显得刻意卖萌,是一门深刻的学问。这时的京都对此完全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其技巧就是在这些近似“魔改”的点缀上,少则无趣,多则电波,动画无疑把这个度把控得非常到位。

        上图中还有一个明显的吐槽点,就是千反田的白丝腿向女帝的黑丝腿逼近的绝景。
        合格的京蜜一看就知道,这必是光拍腿能拍出一整集动画山田姐姐亲自动手的一卡了。这不是夸张,她是真的会用腿讲故事,后面还会有表现。
        或许改天我该统计一下利兹与青鸟中腿的镜头占的时长有多少(笑)。

Scene 3 懒猫折木奉太郎

        折木13年在世燃夺冠,比他老婆当萌王早了两年。
        在埋怨他们夫妻俩已经花式出圈,被各种不看冻鳗的人拿来当情头的今天,还是要明白人家受万千宠爱不是没原因的。
        动画不会放过折木的任何一个可以当作萌点的肢体动作,添油加醋更是不在话下。比如上一集折木靠在窗边听清唱部合唱:

      ♠我倚靠在窗边,一边与越来越难缠的睡魔战斗,一边想着就算这样睡着也没什么关系吧。还没等我得出结论,歌曲就结束了。热情的掌声从普通大楼和专用大楼倾注而下。我也清醒过来,拍了拍手


21:52~22:03(第12话)

        想出这个分镜的人可能真的趴到了窗户边亲身试验了一下。
        
        视角拉回这一集。

        第二天的折木依旧死守在门可罗雀的古典部大本营看摊,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



        这里有一个小细节,桌子有着堆积如山的《冰菓》,数量大概在百册出头。而小说中,在前一天结束时,折木做了一点工作:

      ♠由于实在是很闲,我就将大部分《冰菓》都装到纸板箱里面,藏了起来。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发现将大量库存暴露在外,会让客人产生疑虑,而且负责看摊的我也会觉得心情沉重。

        而到了今天早上:

      ♠总之,先把《冰菓》摆出来。摆个十本左右,应该就能充充门面了吧。
        
        没有还原这个细节的原因可以有很多,最主要的可能还是节约篇幅,别看这几集动画的节奏很轻松,实际上都是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剧情,多余心理活动并没有时间展开,那么就干脆不做,正好让他看起来更懒。

        紧接着,闯进来两个不速之客。



      ♠怎、怎么回事?南瓜头吗?这是模仿疯狂万圣节吗?她们对着困惑不已、不知该如何反应的我——
      “不给糖就捣乱!”
      “耶!”


        接下来折木的反应,动画中显得较为平淡。


07:30~07:40

        而小说中就要尖锐不少了。

      ♠我用冰冷的视线看着还在跳舞的南瓜,说道:
        “这里没有糖可以给你们,滚吧(点名批评这一句翻译,原文大概率是“出て行け”,Deteike,翻译为“滚”过于尖锐,译作“快点出去”更合理一些)。”
        顿时,其中一颗南瓜头大喊道:
        “哇,好冷淡!”
        “不过这里有文集可以卖给你们。”
        “哇,不需要!”
        “你们到底是谁啊?”
        瞬间,两颗南瓜头整齐地排好队伍。她们同时将手上的篮子递给我。估计是训练了很久吧,连声音都整齐划一。
        “我们是糕点研究会的推销员。要不要来点曲奇、饼干或者泡芙啊?”
        “如果我说不要呢?”
        “……不给糖就捣乱!”
        “耶!”


        在这样一番盘问后才开始了讨价还价环节。
        对这里的缩略,基本上的原因和上一处相同,都是在控制时间的情况下,尽可能让人物表现一种慵懒,对任何事都爱答不理的感觉,可谓一石二鸟。是个节能主义者真是便利的人设啊折木同学,若是阿良良木历那种究极话痨,可能删每句话都得斟酌斟酌。
        
        不过也不能只是删,动画增加了两处卖萌小镜头。

料理赛开赛前

11:20~11:26

比赛获胜后

23:02~23:11

        如果说有什么让他觉得很累的事,可能就是他靠在窗户边喊了两嗓子吧。


19:29~19:38

        小说中此处对福部的心理描写很有趣:

      ♣奉、奉太郎扯开嗓门,探出身子在为我们加油。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啊。我一直深信除非地球上的人全部死光了,否则奉太郎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前文摩耶花在漫研看摊时也有这样一段:

     ♦古籍研究社。阿福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会是谁在看摊呢?
        ……啊啊,看摊的人猜都不需要猜吧。
        那个懒鬼肯定会毛遂自荐。


        不过后文中有老婆在护短:

      ♥我认为福部同学和摩耶花同学都是非常出色的人,但是只有一点,我无法赞同他们。
        他们都把折木同学说得太糟糕了。
        什么懒惰鬼、偷懒狂、睡觉太郎、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浑水摸鱼——不,连条鱼也不肯摸。还有什么沉睡的狮子,如果真是狮子的话那睡着了还有救,他这个人本身就是对勤劳感谢日的亵渎,连水蛭都要比他好上一万倍,实在是说得太难听了。


        乖乖,记得这么清楚,心眼真小啊(bgm38)

        最后看看赛间折木的一些小细节。


18:15~18:23

        出现了,腿部刻画。


18:32~18:38

        随着时间流逝,不安的抖动从腿部扩散至全身。

        原文的描写则有些傲娇。

      ♠我轻声地嘟囔道:
        “那么,要怎么办呢?”
        这个“要怎么办呢”并不是“伊原打算怎么做呢”的意思,而是在询问我自己,是否愿意不惜丢人现眼也要解救伊原脱离困境、弥补千反田的失误、帮助里志进行宣传呢。
        答案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NO
        ……反正终究只是一场游戏罢了。我从窗边回到原来的座位上,把玩着无趣到令人看不下去的平装书


        口嫌体正直,下一秒就跑到窗边喊去了。后文有一处千反田对折木的评价,准确地点明了折木此处的行事动机:

      ♥折木同学不仅头脑聪明,而且与他自己平时的主张相反,尽管会嫌麻烦,但他对于弃他人不顾有着强烈的反感,我觉得他本质上是非常善良的人。   

        千反田比折木自己还懂他,折木对千反田其实也一样。

        顺带提一嘴这本“无趣的平装书”,书中并未对这是本什么书有任何描写,仅有折木的牢骚:

      ♠带过来的平装书实在是太乏味了。
        由于是在新书旧书都有卖的书店花一百日元买来的书,所以在金钱上并没有什么损失,但是有一种被卖掉这本书的家伙硬塞了一张鬼牌的感觉。尽管我并不打算勉强自己继续看下去,却又无事可做,只有打打哈欠而已。我真应该多带一点书来作为预备啊。


        而在动画中就是这本了。



        小王子的作者,法国作家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发表于1931年的中篇小说。顾名思义,讲述的是一架邮政飞机执行夜航任务,但卷入风暴,尽管地面上的经理和空中的飞行员进行了奋力的挣扎,但还是于最后不幸坠毁的故事,可以说是小王子的精神前传。
        作者自己就曾于法国空军服役,并从事过邮航事业。这本书各种意义上都可以说极为贴近他的人生经历,包括他44岁就不幸在二战期间的地中海侦察任务中失踪这点也一样。
        在广播与歌声的嘈杂下,读这么一本书换成谁都是果断读不进去的,如果是当年高中生的我可能会选择买一本5块钱的漫画派对。这里选择这本书我没有想到什么特别的深层意义,可以当作制作组的私货,告诉愿意去调查这本书来历的观众,这是一本需要你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来读的书。

        折木的这一集的戏份基本就这这么多了,卖萌专场

Scene 4 福部の一站到底

        这一部分是福部参加猜谜研究会的抢答大赛的过程,很有趣的内容,实际上是第13话的内容。但14话的福部没什么特色戏份,就把这段补充上来。

        主要来说决赛的部分,四人对决,先得七分者获胜。

      ♣四人中有三人获得六分。分别是我、谷同学和那名女生。剩下的那个人也获得了五分,可以说是一场激战。观众也应该看得津津有味吧。对于猜谜研究会来说,这场活动算是大获成功了。
        不过,就让我来为这场比赛画下休止符吧,接下来的一分我拿定了!


        小说直接从6:6:5:6的局势开始,而动画向前推了一道题,6:6:5:5。



        从左到右是围棋社的谷惟之,头戴土星的福部(这套服装是动画原创),酱油君2年C班后藤直树,和唯一女选手3年E班清水纪子。

        接下来是一道便宜高中数学。


10:51~10:59(第13话)

        其他三个人完全没有动作,清水在问题没问完的情况下率先抢答:



        盲猜命中,比分和书中来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其实就算这道题不是这种大喘气式提问,尚在高一的福部恐怕也拿不到这一分,前文他是这么评价自己的:

      ♣当地问题我倒是很擅长的,但是学业方面就……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吧。碰到要解公式的问题,我的手连动都没法动,实在是丢脸啊。真受不了,我到底是怎样通过数学考试的啊?

        来到赛点,主持人提问。


11:57~12:06

        依然是大喘气式的提问,这次谁都没敢轻举妄动,福部也是踌躇不定。然而等到最后“请作答”的指令后,清水纪子再次抢先按下按钮。



        绝地反超,她拿下了优胜,想一较高下的福部和谷只能以平手收场。
        这里主要的槽点就是福部这个踌躇不定的动作,尽管前面已经有一道动画原创题的铺垫,但由于没有心理描写,弹幕里相当一部人的臆断成了——听到学生会,想起没有去帮千反田帮腔。实际上书中已经给出了明确答案:

      ♣“那么,下一个问题。神山高中的……”
        是当地问题。全神贯注……
        “学生会长的全名。”
        我知道答案,但稍等一下,说不定是陷阱。“……的全名叫某某,那么校长的全名是什么呢”——像这种是最常见的陷阱手法
        “请回答出来。”
        好,电光火石,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了下去!灯亮了。
        “好,清水同学请回答。”
        咦?不是我吗?


        乍一看有些过分慎重,但如果把动画和原作结合起来,就不难理解这里的动机了。
        这一处是既是福部主场,也是很有学园祭活力的一部分,还部分地反映出了福部有些多虑的性格。我想换作摩耶花和千反田应该都不会有这种犹豫,折木嘛……地球人死光了他才会站到上面去。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像自诩数据库的福部一样坚持到最后一轮就是了。

        上篇就到此为止吧,算是把四个人都提了一下,主要还是聚焦在了个人的行为上。剩下的部分就是料理大赛了,但能说的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多了,而且会更多关注镜头和其它一些琐碎的东西,还有兴趣的朋友让我们在不知哪天会憋出来的下篇见吧(bgm84)
Tags: 动画 书籍
#1 - 2021-2-1 20:49
(我为什么要造恒星际航行发动机?)
很有质量的评论,期待后续
#1-1 - 2021-2-1 21:28
A7M1
谢谢捧场,明早继续~
#2 - 2021-2-2 14:30
(一个纠结的面瘫伪宅)
图是不是挂了
#2-1 - 2021-2-2 14:36
A7M1
最后一张有点卡,重传一张
#3 - 2021-2-2 18:17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支持lz,不过lz的图几乎都挂了。
路过图床好像不允许上传acg图,我之前路过图床的ip和账号被封了。
#3-1 - 2021-2-2 18:47
A7M1
醉了,我这边看得清楚还以为没问题呢,又重传了一遍
#4 - 2021-2-3 22:00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特意翻了下手头的电子书,果然没有花色。
因此要么我的资源有问题,要么这个花色并非作者本人添加。
我当初读《库特莉亚夫卡的排序》的时候非常佩服的一点就是作者切换口吻驾轻就熟,读3行就能辨认出这是谁的视角。
话虽如此,能看出此时作者对其笔下四位主角的认识程度尚不一致,米泽在第三册时显然还没有做好深挖千反田的准备,故她的视角读起来多少有隔了一层之感。
#4-1 - 2021-2-3 22:45
A7M1
我看的是天闻角川的简中版,本来是想找日版第三卷扫图来确认一下的,但是没找到。如果这个花色真的是翻译多此一举的话那我真的要骂人了。
千反田这点我同意,不过想细分也有诀窍,她的心理活动里,“欸?”“啊”“啊呀”这种语气词是最多的,或许后面我该把这点写进去www
#4-2 - 2021-2-3 23:42
笙歌看水
A7M1 说: 我看的是天闻角川的简中版,本来是想找日版第三卷扫图来确认一下的,但是没找到。如果这个花色真的是翻译多此一举的话那我真的要骂人了。
千反田这点我同意,不过想细分也有诀窍,她的心理活动里,“欸?”“啊”“...
经你提示我翻了下日文的电子版,确实是有标识的。
◆伊原
▲折木
●福部
▼千反田
那这应该是作者标识好了的,电子书没翻译出来,至于原符号是不是扑克以及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咱就不纠结了。
#4-3 - 2021-2-3 23:52
A7M1
轻寒暮雪 说: 经你提示我翻了下日文的电子版,确实是有标识的。
◆伊原
▲折木
●福部
▼千反田
那这应该是作者标识好了的,电子书没翻译出来,至于原符号是不是扑克以及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咱就不纠结了。
可以可以,这种标识法比起让读者特地去分析还是挺直观的,不过变为扑克花色可能真就是简中自己魔改了
#4-4 - 2021-2-24 07:55
🌕LoneFireBlossom
原作应该是有花色的。可以参照这个访谈: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 ... 55736?_wb_client_=1
#4-5 - 2021-2-24 07:59
A7M1
LoneFireBlossom 说: 原作应该是有花色的。可以参照这个访谈: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 ... 55736?_wb_client_=1
棒,我把这段加上去
#4-6 - 2021-2-24 09:33
笙歌看水
LoneFireBlossom 说: 原作应该是有花色的。可以参照这个访谈: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 ... 55736?_wb_client_=1
感谢!
#5 - 2021-2-8 11:58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催更,lz可不能咕啊。
#5-1 - 2021-2-8 13:29
A7M1
不可能咕的,晚上就更(bgm38)
#6 - 2021-2-9 11:32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原文是“帰れ”,确实是比较粗鲁的说辞。
不过翻译成“滚吧”也太那啥了,我这边翻译的是“请回吧。”
#6-1 - 2021-2-9 15:35
A7M1
帰れ都能译成滚,真是有点想当然了
#7 - 2021-2-9 11:32
(——「哲学的意味がありますか?」)
感谢整理,期待后续(bgm38)
#7-1 - 2021-2-9 15:35
A7M1
还有好长呢(bgm38)
#8 - 2021-2-16 09:42
(秋深し 情けは人の ためならず)
cos问题可能是版权吧。我记得一直以来都这么说,也不知道真假。
#8-1 - 2021-2-16 14:45
A7M1
我也想过,但这种东西实在没法考证……
#9 - 2021-2-17 21:30
好活,催更(x
#9-1 - 2021-2-18 07:07
A7M1
今晚一定(bgm38)
#10 - 2021-4-27 15:44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