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7-2 14:37 /
在这篇日志中,我爱日本卡通片!

刚开始看动画的时候,我在意的一般就只有剧情,认为剧情好就是动画,剧情不喜欢,这动画就没得看。但在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我的这种观点其实低估,甚至轻视了动画这个艺术形式的可能性。动画不是讲剧情或传播主题的工具,而剧情也绝不是所有动画的灵魂。我写这篇日志,是想能够更好的从多到泛滥的作品中识别出真正优秀的作品,并欣赏到它们的优秀之处。换句话说,这篇日志大概是我评价作品时的逻辑。

大多数时候,动画最吸引我的地方并不是屏幕上发生的‘是什么’,而是所发生的事是如何被表现出来的。我也知道,把‘作画’;‘导演’;‘分镜’这些词拿出来用的话大概会有两种结果:一是被人当成虚伪又自以为是的‘漫评专家’;二是明明根本不了解动画制作还乱用专业术语,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我还是要说,正是这些方面才让动画真正展现出它的创造力和美感。

动画作品一大部分是从漫画轻小说等原作基础上改编的,这其中的很多作品,尽管和原作剧情相同,却远比原作精彩的多。荒木哲郎和山田尚子是我非常喜欢的两位动画导演,他们两个人都非常擅长将原作升华成为动画神作,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知道如何利用动画的优势做到其他形式做不到的事。荒木哲郎导演的场景总是有着爆炸性的视觉冲击力,他会结合夸张的镜头角度,高速多变的的镜头移动将故事中的重要瞬间以最高强度的冲击力展现出来,牢牢抓住观众的注意力,再加上他非常擅长用时间和空间上的节奏的变化为这些重要瞬间营造气氛以及做铺垫,这就让《死亡笔记》或《进击的巨人》这种很依靠转折意外性或场景爆发力的作品完全提升了一个高度。山田尚子最吸引我的是她的画面总能用各种方式很到位的渲染气氛和传达出各种不同的情感,《轻音》的漫画真的是很平庸的四格漫画,而山田的《轻音》在人物动作的设计;表情的细微变化;甚至是对于樱丘高中的空间感的把握等等细节上的处理完全让一部普通的四格漫‘活’了过来,我到现在都不舍得把轻音看完。

演出作画这些东西不该被当成动画剧情的零配件。比如《日常》中的很多笑点正是由它的分镜或作画带来的,或者可以说分镜或作画本身就是它的笑点,比如美绪追佑子那一段的笑点正是它疯狂的画风变化,另外BGMer鲜奶饼干写过一篇分析《日常》搭纸牌的日志,其中对比了漫画和动画如何用镜头制造笑点,那是篇能作为bgm镇站之宝的日志。再比如《FLCL》或《海马》这样的作品,与其说目的是为讲故事,不如将它们的剧情看作是在为展示与众不同演出风格而服务不是更合适?《灵能》和《Red Line》中画面的表现力和通过作画展现的另类美感难道不就是它们的核心‘内容’?《KLK》和《天元》废然的标签背后,是今石洋之经过深思熟虑的各种视觉象征和演出选择,比起剧情,这些不才是让它们成为神作的真正闪光点?如果一部作品的剧情可以弥补它在制作上的缺陷,那么同样的,出色的演出和作画不是也能够将一部剧情较弱的作品提升为优秀作品吗?

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有个性的,有独特之处的。8,9十年代的很多OVA动画,就剧情来说都挺糟糕的,经常有一些想一出是一出没逻辑的奇葩展开,比如《金星战记》《骷髅13》之类的(还有好多我只看过片段,连名字都不知道),但这些作品却对我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我能在每一帧动画每一幅背景中都深刻感受到画师和制作人在作品中投入的热情。这些作品不仅仅有血,有肉,更重要的是有血有肉,表现力十足,画风和动画效果总是充满了创意和个性,有很多非常精良的作画,背景永远是细致清晰,一丝不苟。这就是为什么8,9十年代的OVA总是能将一个虚构的想象中的世界生动地呈现出来。

而我对于多数轻改的动画不感兴趣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在这些作品中感受不到任何这种热情,这种个性。像《No Game No Life》这样的作品,即便我并不是很喜欢,但至少我能在它的色彩和环境设计上看出制作人的用心,而且剧中也不乏一些导演得很精彩的场景,所以我还是非常欣赏它的优点。但有太多轻改都是毫无特点的背景,CG动画的背景人物,千篇一律的战斗动作设计,在演出中看不到任何有个性的想法或新的尝试。像《Re:从零开始》这样的作品,如果不能给原作带来任何改进或增添任何亮点,只是单纯将一部平庸的轻小说改成了平庸的动画版轻小说,那动画化还有什么意义?这种机械式量产的轻改作品和那些虽然故事有欠缺但却个性十足的8,9十年代OVA相比,到底哪个才是真正没有灵魂的作品?很多人都喷《甲铁城》,我倒觉得《甲铁城》很好的抓住了8,9十年代OVA的那种奇葩感觉,又用很‘现代’的风格把那种感觉演绎出来,而这大概就是作者的本意,也是一次不错的尝试,所以我宁可这种有想法的‘烂片’多一点,也比无脑轻改泛滥强。

最后关于剧情,在我理解中,剧情和故事并不完全一样,剧情只是单纯的概括故事主要内容,而如何将剧情叙述出来成为故事往往比剧情本身重要得多。比如《寒蝉鸣泣之时》和《永生之酒》之所以精彩,完全要归功于它们的叙述方式。‘时间轮回’这种设定的故事往往从一开始观众就是跟着主角的视角重复经历同一段时间,而《寒蝉》却在一大半时间里让观众作为旁观者目睹各种各样悲剧的结局,却不告诉我们这些其实是对于古手梨花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所以当故事揭露出这一点,观众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是从梨花的视角不断经历这些无法逃离命运时,梨花的遭遇就显得越发凄凉,我们也更容易对这遭遇感同身受。《永生之酒》的例子更为极端,这部动画的核心就是要展示这种‘群像剧’的叙述方式,它的剧情也更像是在为这种叙述方式服务,换句话说,作者并不是在为这个剧情选择叙述方式,而是为了使用这种叙述方式而找了个合适的剧情。这在一开篇的记者小女孩和她社长的对话中就体现的很明显了:故事是没有开始和结尾的;谁都可以成为主角;不同的视角会有不同的故事。这些都是在形容这部动画的叙述方式,而这才是这部动画的重点。

一不留神写出这么多废话,其实总结一下很简单:自从看过欧派躲子弹,我就已经是荒木哲郎的脑残粉了!我的天哪,我在胡说些什么实话,我要说的明明是K-ON天下第一!好像也不太对。。。那果然还是‘我讨厌日本卡通片’吧!

看到了吧,虽然我在日志的结尾说‘讨厌日本卡通片’,这对于日志的开头是个剧情上的反转,但由于我的叙述太差,以至于反转的效果完全没有达到,导致我不得不又加上现在正在写的这段话来缓解尴尬,可见叙述是很重要的!
Tags: 动画
#1 - 2019-7-2 19:41
(是妹妹就行)
BGM动漫鲁迅的写作大纲和写作指导精神(bgm38)
#1-1 - 2019-7-2 20:20
阿拉漫爱京阿尼
哈哈哈哈 谢谢你这么配合我的胡说八道
#2 - 2019-7-5 08:50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在视觉冲击为主的产品中把逻辑视为最重要的评价标准是一种本末倒置,看剧情的话不如去读文章。
#2-1 - 2019-7-5 12:26
阿拉漫爱京阿尼
是的,而且就算不是以视觉冲击力为主的作品,好的演出也能提升作品一个档次,毕竟动画可以允许作者从任何镜头角度用任何方式去拍摄,这种优势不利用起来很浪费
#3 - 2019-7-7 01:40
说的很好啊,剧情确实不过是动画众多表现形式的其中一种而已。顺便吹爆今石洋之(bgm38)
#4 - 2019-7-7 19:21
(为什么有超神作这一评价……)
喜欢欧派躲子弹,我们就是朋友了!!!
动画毕竟是一门综合的技术,不单单是剧情,更是画面声音的结合,单纯的想要优秀完美的剧情完全可以去看经典小说,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以资本追求回报的业界情况,可能未来就会被逼入绝境了吧。。(虽然现在也是)
#5 - 2019-7-16 02:37
形式才是艺术的灵魂。艺术最重要的不是表达什么,而是如何表达,否则就和哲学重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