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3 13:33 /
——关于游戏的设定,在《火焰之纹章 圣战之系谱》中我们可以看到亲人之间的残杀以及近亲之间的感情,这些“负”的要素在游戏中很多,这是为什么呢?

加贺昭三(以下简称加贺):本来我对西方的东西还是东方的东西,只要是史实、历史之类的,都很喜欢。比如谁和谁的一次会面,这也许是一件小事,但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件小事而改变了世界潮流的流向,如果专门去调查的话这种事情数不胜数——这种趣味性正是吸引我的东西。在我学习历史的过程中,我知道,历史上政治婚姻、亲人相残这样的事情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就现代人的观点来看,有很多人对这种事情是非常反感的,而我也不是因为我个人的兴趣加入了这些亲人相残和近亲之情的东西,而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历史,就是这样。所以说,如果要说我最想在《系谱》中表达什么的话,那就是“大和剧场”(在日本流行的时代剧,多是讲述历史事实,其中很有名的就有《武田信玄》)。我希望玩家明白,由于人类的错误,这个世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某个人由于无意中的做了一件事,但结果却是改变了整个世界。也就是说,哪怕是犯了一个小错,但这个世界也有可能会发生什么,这也是我想传达给各个玩家的信息。当玩家们玩到这个游戏的时候应干能感受到一点什么,所以,虽然做的是一个娱乐性的东西,但我认为只是带来快乐那是不够的,它应该还要触及到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的确,回顾历史,在历史的漩涡中这些负面要素的确存在。而将这些“现实”里的正、负合而为一到游戏中,就能形成显得很真实的故事吧?
加贺:是的。我不喜欢有意地去做什么,或是让故事很“完美”地结束。比如第四章玛妮娅的死以及第五章乔安的死,就游戏而言这是很犯忌的,但我这样做正是因为我有那样的想法。所以,不管玩家是否接受,游戏卖得好还是不好,我还是会这么做,可以说有些个人主义吧。而事实的结果,我的确有值得反省的地方。事实上《系谱》我原本打算是做3部,在塞利斯的故事之后还有第三部故事,我原本想在第三部将包含有亲人相残,近亲之情的问题一并解决,但是……最后由于时间的原因,那个部分不得不删去了。就我而言,那真的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但那个时候却毫无办法,当然,这并不是我在对自己辩解。

——刚才您谈了历史,那么在角色的名字中有很多名字出自于神话,看来加贺先生对神话世界也很感兴趣啊。
加贺:是啊,神话这东西,知道得越多,读的东西越多,越让人感到有趣。但是,只要深入的话,你就会发现在神话中有很多不合理的东西。比如同一个人,他有可能在同一个故事中以另一人物的姿态出现。而神话的内容上,一般都是讲述善恶的故事。而我敢兴趣的就是神话中的那些混沌,如梦一般的故事,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但是,在游戏中我也引用了神话中的一些人和物品的名字,但并不是说这个游戏是基于这些神话而制作的,仅仅是受到了一些神话的影响而已。所以说,实际神话中的角色和《系谱》中的角色,其若干设定都是不一样的,那并不是我故意弄成那个样子,而是以我自己心中的映象优先的结果。当我在考虑游戏设定的时候,并不是旁边放本关于神话方面的书,边读边写,而是用从神话中得到的这些映象来进行创作。当我在做《火焰之纹章》的时候,在最初,我的脑海里也是混沌一片,但随着世界的逐渐确立,就会受到很多要素——神话和史实的影响了。

——从史实的意思上讲,在《系谱》里曾讲述过过去拯救世界的十二圣战士的传说,就这些传说而言,请问您为什么要将这些作为“好人”的十二圣战士的后裔分成了敌我呢?
加贺:过去的战争,其善恶是非常分明的,但这次的战争却并不是那样。也就是说,虽然游戏故事是从辛格尔德、塞利斯的角度来写的,但并不能绝对地说他们就是善,而敌对的人就是恶。在战争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下,由于各自的立场和主张的不同,不得不成为敌人。这款游戏也并不是单纯的惩恶扬善,所以就演变成了十二圣战士的后裔为了各自的正义而成为敌我方进行战斗的形式。比如阿尔维斯为什么在暗中操纵对他国的进攻,如果从以统一大陆为目标的角度来看,在当时的社会是有一定社会背景的。他只是单纯地继承了罗普托之血,所以不能按照自己的意识活着,所以,当他达到地位的顶点时,他希望对这个充满歧视、迫害的世界做一点什么。从这一点来看,他并不是坏人,而同意他这个观点的人当然也不是坏人,我原本有一个故事剧本就是从阿尔维斯的角度来写的。
在描写战争这个东西的时候,不能单方面地将一方归为正义,一方归为邪恶,如果不这样的话,那是很不公平的。所以说,标题中的《圣战》如果是说辛格尔德他们的战斗的话,那么反过来说,对于敌对的人而言,这也是他们的“圣战”。“圣战”是个听上去很有气势的词,虽然听起来很酷,但实际上却是个很危险的词,而我能真正触及到它,而且做一款游戏,就我个人而言是件很高兴的事。

——《系谱》是一款很深奥的游戏,其背景以及隐藏在背景中的一些故事也经常让人遐想联翩,比如关于地枪格伯尔古的悲剧、霍林是索法拉领主之子,而雷文与塞利斯的对话让人想到了《文章之谜》里的琪琪和巴努特的对话……而事实上在故事主干中,这些东西是存在的么?
加贺:是存在的。作为游戏基础的世界,是在我脑子里成形的,只是在《系谱》里,只是将能够让游戏成立的部分拿了出来,而一些支线故事则被舍弃了。但不管怎么样,在写剧本的时候,我脑海里还是会忽然一下出现那些被删掉的部分,这并不是我自己的意识(笑)。关于这个问题,在游戏中到底以什么样的形式来表现,那就是以后的问题了。在《系谱》中,支线故事几乎没提,所以下次要做的话说不定就会以这些支线故事作为主线了,事实上新作就是以《系谱》中没描写过的一个支线故事为主线的。

——接下来我们想就游戏的具体内容提几个问题。首先是雷文,关于他,在故事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不管从担任的职务和系统上的设定上来讲都完全不一样(上半部分担任我方战斗人员,下半部担任我方军师,不能出战)。而雷文在前半部分应该已经死了,后来在游戏最后,塞利斯称雷文是异国的战士“风之霍尔塞缇”,给人感觉这个雷文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雷文了。加贺先生就此有什么要告诉玩家们的吗?
加贺:雷文本来的命运就是死亡,但在龙族——事实上在达那砦的奇迹中降临的神就是龙族——的帮助下,他又复活了。这就是某种“契约”,就像是凯尔特神话中与龙签订契约一样,这时雷文作为雷文活了下来。
所以说,后半部的雷文基本上和上半部的雷文是一个人,只是有一部分交给了霍尔塞缇,因此在游戏最后,事实上是霍尔塞缇离开了。由于“契约”的存在,雷文就不能作为雷文而活下去了,他也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也不能重返西连吉亚的王位了。这就是原本有着不能与人类有所关联的龙族,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拯救本应死去的人,而产生的一个矛盾。至少在某个阶段里,雷文是不能回到西连吉亚了。事实上,在上部分登场的角色中还有人是和雷文一样的,最后的巴哈拉之战并不是所有人都死去了,不过是因为下半部是子女一代活跃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必要登场了。
如果还要说的话还有在最终话登场的十二魔将,其中他们中的阿哈多、赛克斯、兹伊本都是继承了十二圣战士之血的人,基本上他们的存在形式和雷文是一样的。而且他们原来也是优秀的战士,还是圣职者,只是在设定上他们被取走了意识。所以说,虽然游戏中关于有些人并没有讲到,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故事。在下一部作品也许还会有这样的人出现,也许没有,反正在我的印象中各自都是有很充实的背景的。

——在刚才的内容中我们触及关于龙族的问题,在“达那砦的奇迹”降临的神就是龙族吧?
加贺:事实上正是如此。还要说的话,罗普托斯也是龙族,不过是与“达那砦的的奇迹”中降临的龙族处于另一个极端的立场而已。主要来说就是,比较和平的尤古多拉尔大陆由于罗普托斯的介入,一名名叫加雷的司教掌握了无人能敌的力量。那这时就有人会想,那秘密生活着的另一支龙族会怎么样呢?于是作为首领的龙族就提议,应该相信人类,于是决定介入人类的事,并赐予了最后剩下来的战士力量,这就是“达那砦的奇迹”。结果就是义勇军获得胜利,之后人类遵循着神(也就是龙族)的教义,就这样,和平持续了数十年。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类渐渐忘记了神的教诲。他们认为那些原来与帝国有关的人——通俗一点就是以前那些让人民处于痛苦的支配阶级——应该受到惩罚,于是加以迫害,不管是妇女还是小孩,都不例外。终于,大陆开始抓获魔女,以前曾是帝国的人也遭到杀害……看到这样的情况,那些曾经赐予十二圣战士力量的龙族开始后悔帮助了人类,最后决定再也不干涉人类的事情。
但是,在《系谱》的时代,一名心地善良的龙族青年打破了禁忌救了雷文,而这名龙族青年就是霍尔塞缇。但是,其结果有可能是再次造成一个悲剧……

——听起来相当深奥啊,居然与那么多事情有联系。另外还有一点很在意,跟雷文一样,在上部和下部中都登场的人物中其中一个是菲恩,而跟奥伊菲和雷文不同,他上下两部都是作为战斗单位,为什么只有他是这样设定的呢?
加贺:其实本来我是想做一个贯通上下两部,与本来的故事流程无关的人物,而他将从一个客观的角度来看待《系谱》中所讲述的20年间的历史。而菲恩作为出生在这个时代的人,他被寄托了捕捉历史潮流的任务。比如过了几十年后,他成为了一名老人,会对后人讲起以前的故事。因此从一名客观看待事物的人物这个意义出发,于是我就让菲恩在上下两部分登场了。

——与雷文的真正身分一样,在玩家之间还有一个争论激烈的话题,那就是希尔维娅到底是不是克劳德妹妹这件事。加贺先生在以前的访谈中曾否定了这件事,但看了两人的对话后,让人觉得希尔维娅应该是克劳德的妹妹。为什么加贺先生要将这些东西放在游戏中呢?
加贺:我认为《火焰之纹章》如果在玩的同时能成为给玩家带来好的影响的“道具”那就最好不过了。我经常上一些与《火焰之纹章》的相关网站,常看到玩家们会就某一个主题进行讨论,并且讨论得很深,如果能成为这种引起玩家讨论的“道具”那也不错。所以,关于克劳德和希尔维娅之间的关系,即时我已经有答案了,我也不会说的。
大家应该想象一下,无论是职业、人物性格以及思维方式,克劳德和希尔维娅这对恋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他们是分别的兄妹,那克劳德会怎么想呢?这种能引起人们去思考的事,不是很让人高兴么?也许希尔维娅会觉得没什么,但克劳德肯定不会那么想了(笑)。所以,请大家将那些能引起联想的对话和事件当成是我对玩家提出的问题,在进行自我判断的基础上,再发挥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去体会游戏的乐趣,希望大家不要受其他人意见的舒服,进行大胆的讨论。

——刚才的话题中出现了克劳德,他在布拉奇之塔前说了“埃吉尔(Aegir,源自北欧神话中的海神)”这个词,这个词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加贺:这是指人原本就有的命运。从设定上来说,用瓦尔基里之杖复活的人是当时不应死去的人,是应该被拯救的人,所以才能复活他们。就像是救人于生死一线之间,而这些人本来就有应该活下去的命运。而之前我们谈到的雷文,他应该是会死的人,也就是说是瓦尔基里之杖不能拯救的人。因此,对我而言,这个“埃吉尔”指的是人所持有的命运的力量,与生命力相比,更像人本来就应该拥有的力量,而这种力量足以影响整个世界。

如果玩家能从“圣战”这个标题中领悟到什么,从而来玩这款游戏的话,那我会感到很高兴的。
完全依靠想象的事件与对话,在自己进行判断的基础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去体会游戏的乐趣。

Tags: 游戏
#1 - 2019-2-3 20:13
(影山浩宣唱OP,高桥洋子唱ED,这是毕生梦想,也是永远的梦想 ...)
我怎么感觉在其他地方看过这个访谈?
#2 - 2019-2-6 16:49
我真觉得以阿尔维斯、多拉邦特、艾尔多尚这几个为主角的剧本有很多东西可挖,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