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 21:07 /
我一直以来都持有一个观点,一部作品,能不能算8分以上的佳作,那就要看这番能不能在主观上,打动你,影响你。
《恶魔人》做到了,他让我从对着屏幕上的情色指指点点,挑着挑那,到稍有感觉,到最后对着屏幕上飞舞的乳房嚎啕大哭。那我觉得,这就足够给他8分。至于能不能评价9分神作,能不能忽略这番的很多逻辑问题……这还需要我再回去看几遍好好想想(但我真的不想再看一遍神之第九集了),这里暂不讨论。

在此我仅想与大家讨论一点。我们在座的每一位观众,能不能保证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会成为杀害美树并且狂欢胜利的正义斗士群众呢?
而你们又是如何看待这种行为的?
Tags: 动画
#1 - 2019-1-10 21:52
(能鸽善鹉)
What if问题没有意义。人心普遍经不起考量。
不立于危墙之下是最好的,真的没得选要怎么办呢?那就那个时候再考虑吧反正就是杀人和自杀选一个
逃避不可耻而且有用
#2 - 2019-1-10 22:01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大家立场这么明确,给我一个不杀她的理由才是难。
到了剧中那个地步,什么恶魔、人、不明生物、道德、法律、常识的,所有的价值标准都没有意义了。生命和生命之间只有一个关系,你跟我站在一边,还是不站在一边。
#2-1 - 2019-1-10 22:50
Rくん
在乱世继续行使太平盛世的道德标准,是道德要求与社会现实错位啊。(bgm38)
#3 - 2019-1-10 22:39
(押井守大洪水学研究者)
这问题问得也太刻奇了吧。。。“先别急着回答”下面几段话反复诱导、各种不完全归纳,不就是为了让大家得出和你一样的结论吗?这种为人类的脆弱感动着、为自己能够像人类一样脆弱而感动着、为自己通过自己的脆弱而确证自己人之为人的身份而感动着,通过过度赋义而实现自我充盈,不就是昆德拉所说的“刻奇”吗?

回到问题,我不觉得杀人是什么大恶,或者说人本身体现了什么绝对价值,不如说人之为人反而没有任何价值,人只有工具价值,就像新教认为的那样,“人是荣耀神的工具”。对于接受责任伦理的我来说,未来只是在“诸神之争”中选一位神,去行他的道罢了。
#3-1 - 2019-1-10 22:45
西木野刻刻帝
是我的错,我再想想怎么发起这个讨论……
#4 - 2019-1-10 23:51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已经在很多作品里都看见过这种正义斗士滥杀无辜的桥段了——我个人对这种桥段的感想是,基本等于放屁。
确实会存在有部分群体过于极端陷入癫狂的可能,但这部分群体被社会其他人视为正义之士是不可能的,比如你会觉得砸日系车的是真的爱国人士吗?只会觉得他们有病吧…
之前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网上多少人出于什么不能污染人类基因库的理由对实验体婴儿喊打喊杀,但要他们去真的杀一个试试?怕不是千夫所指…
所以说确实会有神经病杀人还觉得自己有道理,但是这种人毕竟不是多数。他们的行为也不可能得到认可
问这问题挺没有意思的,因为答案对大多数正常人来说都是绝无可能…
#4-1 - 2019-1-11 13:36
西木野刻刻帝
那我们该如何区别正义斗士与非伪正义斗士呢?比如当年斗地主,那不光是把地主的地给抢走,更要剥夺他们的生命权。这种行为算不算正义斗士?
#4-2 - 2019-1-11 14:18
消灭人类暴政
西木野刻刻帝 说: 那我们该如何区别正义斗士与非伪正义斗士呢?比如当年斗地主,那不光是把地主的地给抢走,更要剥夺他们的生命权。这种行为算不算正义斗士?
历史的事情不做评论,因为信息不足。感谢提醒,我才想起来我说的这个是有条件的——人们必须要拥有便捷的信息交流手段和交流自由。因为只有拥有自由,人们才能在一件具体的事上发表自己的评论,各种声音互相综合,最后总能趋向公平的评价。
小说里这种桥段很多,历史上确实发生过很多类似的事。这是因为历史上从没有一个时代能达到真正的交流自由,不是被媒体左右,就是被小道消息洗脑,比如二战时期的日本人民不可能从他们的报纸上了解到侵华日军的残暴行径。在消息闭塞的时代,人们有无数种方法美化残暴行径,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任何粉饰都是幻想。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