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14 23:03 /
御宅族已死。
                     --冈田斗司夫

真正的御宅族如今是否已经消亡了?我没有相关的数据情报,所以无法作出回答。然而,在我的臆测中,真正的御宅族还存在着,但不过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并且这部分人中并没有关联。
所以,在新世代宅的急速涌入下不断被稀释着。

我也自认为真正的御宅族,然而在我全通了CHAOS;CHILD后,发觉我也不过是“ChaosChild症候群”的一员罢了。

1.逃避性
无论是真正御宅族们,还是新世代的御宅族们,虽然是不同的个体,但是却进行着妄想同步。得益于网络的普及,御宅们把本我至于同一个巨大的名为御宅文化的妄想之中(网络未普及之前已经开始,不过那时候只是小型的妄想体,朋友、学校的讨论,电视活动之类)。
美好的妄想,它与严酷的现实有着天壤之别,为了生存不得不经历人世,但是,本我还有御宅文化这个桃花源,经过学习、工作的洗礼后,坐到电脑或是沙发前,打开动画亦或是游戏,全身心的投入。
大部分的人玩游戏的时候有个特点,对于外界置若罔闻,仿佛所有感官都集中在了游戏上,而这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是很少出现的,而且并不是可以人为控制的现象。
全身心的投入妄想之中,大脑分泌刺激性神经递质,所有其他事情烦恼都被抛在脑后,此时,仿佛就是游戏中的人物。
放松,就像是在逃避,而这并没有错,我们无时无刻不想着逃避,而超我却告诉我们不行,现在并不是共产主义社会。最后,我们只得在苦劳与逃避之间无限循环。

有的人为自己创造虚伪的现实妄想,沉溺其中,彻底的利己主义,而这你又得到了什么呢?也许你可能得到你想要的,而这个世界却更加崩坏。当然,利己主义者不会考虑这些,只会考虑自己能否享乐。

2.优越性
宅文化的一些特性加上事件误导,使得它天生作为一种非主流道德亚文化,被一般人所不适,因为历史原因在我国更是如此。
所以宅这个ChaosChild症候群群体,天生是活在一个被一般人所蔑视的妄想中,因主流文化使得宅文化变成了自卑性的妄想,而对此宅们当然要作出应激反应。
以前,所谓的真正御宅族,用各式各样,各个门类的创作证明着自身的能力性,并与社会相关联,这样,不仅在宅圈收获了虚荣并且证明给社会人自己比他们还要强。
如果是什么都不会且自控力低下不去学的人,通常情况类似宫代拓留,自诩为情报强者,在宅圈混迹获得大量情报,自以为看透了世界的真实,看不起周围的普通人,甚至包括父母,认为他们的情报量太少,包括我也是此类。

你们这些人天天就是看这些无脑电视剧,追星,看着无聊的花边新闻,全是萌二的B站,一遍遍刷着全是垃圾信息的微博,呵,这个人还在煞有其事地看知乎啊,知乎早就和微博没区别了,哈哈,你们这些情报弱者。
而我不同,我刚通了CHAOS;CHILD,你们这些人一辈子也接触不到这个神作吧,呵呵,通过这个游戏,我知道了……而你们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吧,我早已看穿一切。


而新世代宅更加常用的是自嘲的手法,死宅真恶心、肥宅快乐……在疯狂地传播下无形间降低这些词的伤害力,并成为一种调侃娱乐。
真是可笑的手法呢,本身含着自卑的群体夺取外部人的武器抢先自行使用,而造成外部人无枪可打,同时加深内部的归属感使原本那些刺耳的话也只成为了笑料……

我与宫代拓留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不健全的家庭环境,把自己放入妄想中,吸收大量情报,在学校,身为班级下层的我却看不起班级上层的学生,找的理由和宫代差不多,进入工作后依然是如此状态,在公司,交际能力极差导致也没有人愿意主动交谈,每天中午在食堂都是一个人吃午餐,而我,却觉得这样很轻松。
看着周围有说有笑的人们,情报强者这个武器还真是好用呢,每天使用它来填补自己的自尊心,回到家再次沉溺在妄想之中。

3.矛盾性
几个人的御宅妄想无法抵抗这个社会的压力与反对,而一大群人妄想就可以做到。作为这个妄想的每个终端,每个人把自己置于其中就可以感受到整体的包容,从而抵抗外部的侵犯。
回到家,打开电脑,进入一些网站或者社交软件,看着御宅相关的东西,购买周边,放置手办,感觉安心了,此刻,我作为子体感受到了母体的包容性。即使外面的人反对御宅文化本身,因为这个妄想内部人的数量足够庞大,个体也不会慌乱,因为我们人数众多。
矛盾的是,作为处于同一个妄想下的我们,也如One World Order实验一样,自个划分起阶级。我们共同构建起名为御宅文化的妄想,然后并不是同伴,我们只是都在汲取它而已。
具体表现之一,讽刺B站,看不惯B站小学生,认为B站已经变质,却还总是上B站。其原因在于只有B站能提供足够的妄想力。
其实所谓的真正御宅也在享受着新世代宅的恩惠,新世代宅的急流涌入增大着妄想圈,不过这样也伴随着大量的副作用。这些副作用改变了御宅妄想的形态,与真正御宅一直一来所容纳自己的妄想形态产生了变异,真正御宅因妄想的变异而发生不适,所以必须要嘲讽新世代来缓解。
并且,嘲讽新世代宅还能使用优越感这个武器填补自己的自尊心。
御宅妄想的变异越严重,对于真正御宅的压力就愈发高涨,这种压力会转变为各种行为,但这些行为基本脱离不了对于新世代御宅的嘲讽与虚荣,并且企图能有另外一些真正御宅,不,不管什么人,只要能回复支持自己就行了,这样妄想不同步产生的压力就能减轻。

而御宅文化妄想的变异是不可逆的,如今只有两种选择:
1.适应不断变化的妄想,仍然沉溺其中。
2.脱离妄想。
而这点不只是本人的抉择,而是和每个人的经历相关,有时候轮不到你自由选择,生活会主动帮你进行选择。
一般来说,第二种选择脱离妄想符合绝大部分人的现实情况,也符合社会主流文化的诉求,被社会所绑架的所有人也会觉得这是合理的,应该的,是一种必经阶段。
而我可能不会这样,如同沉迷游戏的孩子不是教训孩子而是需要从家庭与父母入手解决一样,我明白我作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我家庭的不健全所导致的,并没有、也无法像正常家庭的孩子一般,按流程走人生,所以我可能会一直停留在妄想之中。

哪个选项比较好?从社会来说,必然是第二种:
第一种选项意味着逃避、自卑、矛盾。而第二种意味着面对、自信、成长。
这是对于社会人来说,显而易见的答案。
我难道不明白吗?怎么可能?但是我为什么不选第二种,是因为懦弱?逃避?也许是这样吧。
但是我啊,总是有一种感觉,选了第二种答案就会失去一些什么……

你们会如何选择呢?
Tags: 游戏
#1 - 2018-9-16 12:15
无论是真正御宅族们,还是新世代的御宅族们,虽然是不同的个体,但是却进行着妄想同步。得益于网络的普及,御宅们把本我至于同一个巨大的名为御宅文化的妄想之中
巨大群体的妄想同步这个角度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作品的体验(或者说妄想)总是第一位的,而且正变得越来越重要,而“母体的包容性”、分享、认同只是这种美好体验之下的自然而然的产物,因而“同步”与否对我并没有那么重要。

另外,“全身心的投入”对韩剧、网络小说、非宅向游戏(手游)也适用,大概也存在对外优越、对内嘲讽的现象,不过有趣的是,抱团取暖的这种“圈子性”好像只在“御宅圈”有明显体现。当然这也可能是我的了解不足。不知道你有没有对比分析过?
#1-1 - 2018-9-17 09:16
银阁
因为御宅文化有着自卑性,虽然御宅族不会承认的可是潜意识还是自动地认同这一点,产生这样现象的具体原因很多,就不展开了,主要还是因为御宅文化与社会主流的价值诉求的冲突,而御宅本身也是人类社会中的一员,妄想比重小于现实,潜意识对御宅文化也有偏见,所以自卑。
而看电视剧小说等没有这样的自卑性,所以对于抱团取暖的需求就很低。
因为看电视小说可以说是主流文化,而御宅文化不仅是亚文化而且是有着诸多与主流价值观冲突的亚文化。
游戏要分开看,在以前游戏整体是亚文化,在“谁让天才变成了魔兽”的时代抱团的现象很严重,因为被社会打压。不过现在已经分化了很多圈子,可以说是天差地别,针对的用户也完全没有交集。有些游戏开始主流化所以对抱团的需求低。
而御宅文化因为自身原因很难主流化,并且会被歧视,所以需要抱团来抵抗。
#1-2 - 2018-9-17 20:38
Bantorra
银阁 说: 因为御宅文化有着自卑性,虽然御宅族不会承认的可是潜意识还是自动地认同这一点,产生这样现象的具体原因很多,就不展开了,主要还是因为御宅文化与社会主流的价值诉求的冲突,而御宅本身也是人类社会中的一员,妄想...
就不知道泛二次元化会不会让御宅文化也经历像游戏一样的变化......
#2 - 2018-11-9 11:37
(galgamer)
现阶段我也不想逃离妄想,现实太残酷了,不想面对现实,一直活在自己的妄想中就是我所期望的真实,我不想听什么面对现实的正论,我只想麻醉自己。
#2-1 - 2018-11-9 11:38
小号系列V
另外我也和答主类似的想法,脱离妄想总觉得会失去什么
#3 - 2018-11-12 00:05
然而事实是,因为是非观不够全导致判断容易出错,我觉得一般用利好和利坏来形容对错好坏,那些人堕落的原因正是因为三观不全面,遇上未知领域容易扯上别的,就算是计算机也是如此!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