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11 02:30 /
防摘要剧透所以先说几句别的废话:其实人设还是挺对我胃口的,只是A1的制作实在不怎么样,有几集saki的脸都换了好几张让我有点难受。BD虽然修正了不少不过也很难在这种基础上逆天改命。虽然说这个番本来也就没抱着萌妹的期待就是了。

说回正题。
这番是以反乌托邦题材知名的,不过就我个人而言,前半部分对孩子们的剧情处理其实也算是比较契合这个主题;而后半部分自从和野狐斗上之后,剧情的安排上反而容易让人脱离这个主题而一直放在了他们怎么和野狐做对抗上来了。即使是到了最后一集扔了个大炸弹搞了个反转:核对过DNA后觉自言自语般地问saki:"牠們終究不是人類,你有辦法視牠們為同胞嗎?”从事实上来说这个答案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他们是人类你也应该有这种认知。然而前几集一直以很紧凑的方式推进和野狐的斗争以及基于“主角组被他弄得很惨”的这个事实,我也很难对他有什么同情,对于制作组抛出的这个问题,我一点都不想回答也不想承认。
前面对于人类和化鼠的斗争的内容着墨过多让人已经对其产生了非我族类的对抗心理,加上外表上确实相差过大,即使老早被剧透过这个结局的我,也实在没法对化鼠们做出认同,哪怕他们确实是和人类同源。即便是很多人称道的斯奎拉在法庭上怒吼出的那句“我们是人类”,对我来说看着也更像是一种没有事实根据的臆测(事实上他对自我的这个认知到底是出于事实论据还是仅仅作为一种反抗的口号,我们也不得而知。毕竟拟蓑白的数据库里也并没有这方面的记录)
按照一般的套路来说,正常的发展应该是是人类为了内部平衡而主动制造麻烦和化鼠们开战后主角们慢慢地摸出了“他们也是人类”这个事实,我也更乐于看到这种展开。而不是一直将斯奎拉作为反派boss来渲染,在观众们对他都积攒了不少火气对他的下场表示拍手称快的时候才冒出来说“他其实是你几百年前的同胞啊”然后草草结尾,虽然后者的反转足够大。
剧本上的这种安排削弱了作品本身对有咒力的人类的暴政和压迫的残酷性的表现,也让部分人比如我拒绝站到化鼠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可能本质上我还是比较感性吧。

我对斯奎拉最大的不满就是他害死了真理亚和守这点。按照原作的设定,斯奎拉是在两年后将两人杀害并上交了真实的遗骨,而不是一开始骗saki说的拼凑出来的假遗骨。我能够期待的也就只能是他确实是被逼无奈才杀害的两人而不是一开始就打着拿到孩子后直接杀掉父母的打算,至少从喊真理亚的孩子为“救世主”这点上来说,这个期待也不算过分。尽管我也并没有找到这两人必须死的理由,毕竟都已经躲了两年了。动画略过的两人遇害这部分,我希望是两个人在化鼠部落里一直平静地生活直到生下孩子后被斯奎拉下绊子阴杀;而不是一开始就是以被胁迫的状态度过了暗无天日的两年最后孩子过了哺乳期后被直接处分掉了。不然saki最后烧的那把火,我也只会觉得实在是太早了

最后贴张图纪念下飞翔的魔女maria

Tags: 动画
#1 - 2018-9-11 02:58
(BGM掉登陆次数:正正正一)
翻了下贴吧有提到BD特典里真理亚和守两人的结局:
https://tieba.baidu.com/p/2419435464
因为两人手中都握有咒力这一工具,自食其力的生活想来也能至少维持几年吧。只是,斯奎拉他们这些化鼠们,最初恐怕会相当地不知所措呢。虽然从村自里应该发来了“一旦发现这两人就立即铲除”的命令,然而,如果和拥有咒力的两人实际战斗起来的话,他们自己也有全灭的可能。因此斯奎拉当时应该是左右逢源,见风使舵吧。既给他俩提供食物,还为他俩搜寻可靠的住处。不过斯奎拉不久就意识到了:只要能够得到哪怕一个人类的孩子,就足以改变世界。于是他靠花言巧语讨好两人,天长日久之后终于获得了他们的信任。而恐怕就是在这之后的某一天,斯奎拉突然背叛了他们。
如果没有斯奎拉的话,真理亜和守应该能走得更远,构筑一个小小的、但充满幸福的家庭,能够继续生活10年20年或者更久也说不定。
继续修改+润色
全文几乎每句话都是用推测的语气来写,虽然这也有日本人本身的语言习惯在里边,不过我觉得应该也是作者有意为之
比我预计的好点,原先还以为是借助化鼠的力量躲避追捕,结果其实是两人自己结庐而伴。想想也是,真理亚怎么可能受得了化鼠那种居住环境。不过这么一来斯奎拉就更让人喜欢不起来了。
#2 - 2018-9-11 03:02
(BGM掉登陆次数:正正正一)
顺带着对于一边向化鼠们宣扬人类是神明一边又把杀人的脏活交给他们来做的教育委员会们我也挺无语的。这根本就是自己动手打碎了这个泥神像。后面奇狼丸说他们知道人类不能杀人类的时候那和尚还大吃一惊——你这是真把他们当傻逼啊
#2-1 - 2018-9-12 22:00
秘则为花
个人不神圣,村落(集体)才神圣。个人离开了村落就会死,被化鼠欺侮;留在村落里,就是化鼠的主人。个人不值得敬畏,集体才值得敬畏。很纳粹,是集体主义洗脑法。
教育委员会也不傻,就是太傲慢。这制度运行了一百多年也没出事,可惜遇到了斯奎拉。
#2-2 - 2018-9-12 22:06
chitanda@Lv2
秘则为花 说: 个人不神圣,村落(集体)才神圣。个人离开了村落就会死,被化鼠欺侮;留在村落里,就是化鼠的主人。个人不值得化鼠敬畏,集体才值得敬畏。集体主义洗脑法。
教育委员会也不傻,就是太傲慢。这制度运行了一百多年也...
感觉这个集体主义洗脑的逻辑有点问题:毕竟吓唬小孩一直是外头有恶鬼而不是化鼠,而且化鼠对人类小孩其实也很恭敬。
我是觉得既然已经造神了,就不应该对化鼠暴露出这种“神可以被轻易杀死的”脆弱面,不然很有可能化鼠看人类就真的和人类看神仙一样了以为是不可战胜的,即便是斯圭拉也很难煽动出那么多化鼠来反抗
#2-3 - 2018-9-12 22:30
秘则为花
chitanda@Lv2 说: 感觉这个集体主义洗脑的逻辑有点问题:毕竟吓唬小孩一直是外头有恶鬼而不是化鼠,而且化鼠对人类小孩其实也很恭敬。
我是觉得既然已经造神了,就不应该对化鼠暴露出这种“神可以被轻易杀死的”脆弱面,不然很有可能...
人不是神,因为神不会死,但人会死、自然死亡,所以人不足以敬畏。人可以杀死,对化鼠来说其实是常识。个人会死亡,但村落永远存在,人是会朽坏的,村落是不朽坏的,所以村落才值得敬畏。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化鼠来说,村落才是神。
人只有居住在神域中是安全的,踏出神域就会死。化鼠要对神域保持敬畏,对神域的使者保持敬畏,但被驱逐出神域的堕落的神,是可以杀死的。这其实和宗教神话是一样的。
教育委员会作为法西斯组织,对外控制化鼠对内控制人,后者其实更重要,它的主要精力是花在防范人上,通过一种集体主义洗脑,要求个人献身集体,父母也要献出自己的孩子。教育委员会优先处理真理亚和守没什么问题的,只是过于傲慢,没想到化鼠中出了一个斯奎拉会进攻神域,而斯奎拉对攻破神域开始也没什么把握。不开上帝视角不好说教育委员会的决策错了,他们也没准备把人塑造成神(反而会不好控制)。
#3 - 2018-9-11 06:12
(BGM掉登陆次数:正正正一)
另外事实上单纯以现在的化鼠来说,已经不能算人类了:至少繁殖方式上就能看出来有生殖隔离。
所以在Saki这边的问题就变成了要不要为先人所做的恶事还债以及能否容许另一个智慧种和人类共存——其实单单资源来说,绰绰有余。设定上整个66町才3000人。
但如果思考的问题变成到了这种的话,那自然也和乌托邦之类的无关了。
#3-1 - 2018-9-12 22:18
秘则为花
化鼠原本也是人、底层人、被奴役者,只是这种阶级分隔在biopunk中以基因劣化的方式被固定下来,永世不得翻身。saki不愿接受化鼠为人,说白了,还是不愿以放弃对化鼠的奴役,不愿意放弃这种阶级压迫模式。诉诸生殖隔离和诉诸种族主义其实没有区别,都是说某某人种是劣等民族活该做奴隶,只是后者没有科学依据,前者由压迫者制造了全套生物学依据。
我觉得saki这个人其实挺虚伪的,就是我知道我们对你们的压迫是不对的,但不好意思因为你们当中有人杀了我的朋友,所以你们全体都是恶的,不值得我拯救。我甚至很怀疑她对真理亚和守到底有没有感情,说不定她只是装作很痛心的样子,以此在良心上说服自己继续压迫化鼠。
毕竟,整个故事都是来自saki的日记,是她的一面之词,是她故意记录下来给人看的,不能全信也不能全不信。我觉得这片最黑的地方是,如果我们扒出一个纳粹集中营看守的日记,他可能也是这么写的。
#3-2 - 2018-9-12 22:45
chitanda@Lv2
秘则为花 说: 化鼠原本也是人、底层人、被奴役者,只是这种阶级分隔在biopunk中以基因劣化的方式被固定下来,永世不得翻身。saki不愿接受化鼠为人,说白了,还是不愿以放弃对化鼠的奴役,不愿意放弃这种阶级压迫模式。...
虽然可能略显自作多情,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没必要这么委婉,毕竟这里你所反驳的其实都是我的意见而不是saki的。她即便有心给化鼠翻身也很难一时半会儿就落实下去,毕竟在一个民主体系下做决策也没那么容易。
理性上来说纳粹的例子其实已经足够说服我,毕竟谁也没法保证真进了这个世界我一定能是有咒力的人类而不是化鼠。不过个人情感上我还是很难接受斯圭拉。这也是我主楼所诟病的故事推进的方式问题。当然最大的可能源头还是出在我自己身上。

至于最后那个,小说开头saki确实也说了这个是她单方面的阐释。不排除有些记忆是虚假的。
#3-3 - 2018-9-12 22:58
秘则为花
chitanda@Lv2 说: 虽然可能略显自作多情,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没必要这么委婉,毕竟这里你所反驳的其实都是我的意见而不是saki的。她即便有心给化鼠翻身也很难一时半会儿就落实下去,毕竟在一个民主体系下做决策也没那么容易。
理性...
也不是反驳,我觉得看片时对真理亚和守的死感到伤心是很正常的事。只是反过来想,如果说saki是纳粹的话,其实我们自己也很容易带入到纳粹的心理中去,把种族奴役当作理所应当的事,甚至主动美化我们的记忆,为此找各种借口。这么一想,越发觉得这书很黑了。。。
#3-4 - 2018-9-12 23:52
chitanda@Lv2
秘则为花 说: 也不是反驳,我觉得看片时对真理亚和守的死感到伤心是很正常的事。只是反过来想,如果说saki是纳粹的话,其实我们自己也很容易带入到纳粹的心理中去,把种族奴役当作理所应当的事,甚至主动美化我们的记忆,为此...
主要其实还是在于“种族奴役”这件事上对于“种族”的认可度。说实在的化鼠确实很难让我产生同理心,即便没有斯奎拉这个因素在。这个和之前对黑人甚至仿生人也不一样,至少后两者容易产生同理心。虽然这看起来有点自欺欺人。
#4 - 2018-9-12 23:07
(答えはいつも私の胸に~)
Base
#4-1 - 2018-9-12 23:14
Rくん
直接回答你的标题,我肯定不会。
种内斗争在不知道多少代之前就已经被转化成种间斗争,妥协的空间早就没有了。
#4-2 - 2018-9-12 23:56
chitanda@Lv2
Rくん 说: 直接回答你的标题,我肯定不会。
种内斗争在不知道多少代之前就已经被转化成种间斗争,妥协的空间早就没有了。
这点楼上猫哥提到过,我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不过因为事情过去好几百年了,所以对于如今的saki她们罪恶感也就没有强。问题只是变成了要不要继续维持这个不平衡的体系。
#4-3 - 2018-9-12 23:59
Rくん
chitanda@Lv2 说: 这点楼上猫哥提到过,我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不过因为事情过去好几百年了,所以对于如今的saki她们罪恶感也就没有强。问题只是变成了要不要继续维持这个不平衡的体系。
历史问题已经解决不了了,从务实的角度看,没有道理在找到新的模式之前打破现有的模式。
都变成种间斗争了,烂账翻不回去的,决断做得还是没有什么悬念的。
#5 - 2018-9-13 19:08
(物有不足)
老实说双方我都不会视为同胞。
#6 - 2018-9-18 14:25
(求不要将废萌、中二之类贬义词的含义无限扩大 ... ... ...)
没有咒力之人被剥夺了身为人的权力贬作化鼠,“已经不是人类”正是他们最为可悲之处。而我们也同为会在那世界里沦落为化鼠的无咒力者,故我希望化鼠族群可以成功反抗压迫,夺回自己本应有的一切,尽管我也喜欢那位名唤秋月真理亚的少女。
#7 - 2018-10-27 23:31
(BGM掉登陆次数:正正正一)
补了漫画,真理亚剧情的处理让人更难受了。和Saki还在闹别扭的想要找她和好的时候却被下达了处分指令,最后不得不抱憾提前和守逃出了城镇,只能在留下的信封里和saki再说一句"喜欢你"——原作和TV里两人至少还是最后温存了一夜没有这种遗憾
#8 - 2019-7-27 22:23
谁害都一样,没有伦理委员会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斯奎拉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是觉醒的,而且互相认识,但是原则上他们需要统一服从大人们,不然就像最后说的,一怒灭族

如果主角是化鼠,并且最后成功了,但救世主挂了,那么这个动画就叫 游戏人生0
如果化鼠没有成功,只是消灭了一部分顽固派伦理机构,救世主也挂了 但解放了部分少男少女从此和谐共处 那这个动画叫 末世时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