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23 21:04 /
今天在公交车上读完了12卷,感觉自己老了(bgm38)

读的时候就发现了,对渡航这一套已经不太能接受了,毕竟上一回读春物还是三四年前呢。之前觉得渡航写东西蛮幽默;现在觉得他废话真是多。之前对主人公的故事似乎有些感觉;现在却觉得就是“姑且接受这样的展开”程度的事情了,虽然姑且接受,并不太能共情。

在这里答一下前几天@樱小路ルナ补番时提的问题。大家都看得出来,本作和恋爱关系没那么密切,恋爱俩字基本只出现在书的标题里。故事的主要矛盾就是奉侍部三人奇特的关系——不是交流不顺畅,关系不好,而是关系太好了,好到超过了一定的程度,才出现种种问题。而在这个紧密的关系中,每个人都抱有相互矛盾的两种态度,或者说倾向。结果就是三个人一旦聚到一起,就各自“扮演起来自己的角色”,这一点显得不自然。

具体来说,雪乃一方面很重视这两个特殊的朋友,接受他们的帮助;另一方面又感到自己太过于依赖两人的帮助,不是长久之计,希望能更独立一些。
比企谷则是一方面沉迷扮哥哥,在解决别人的问题背锅的过程中获得满足感;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问题,不是心中期望的正常的朋友交往,因此才说“想要真物”。
而结衣则是享受奉侍部的朋友氛围,自己的英雄加自己的偶像,双份的快乐;但她也没法安心享受这种环境,因为雪乃不愿意一直维持依赖这两人的人际关系,结衣觉得雪乃的做法有道理,却也因为自己“把决断的责任推给她一个人”感到愧疚。

奉侍部的环境不知不觉中给每个人都分配了自己的角色,这就有点难受了。所以才有什么“想要真物”,“真物什么的一点也不想要”之类的发言。

以上都是我瞎说的,不过照着渡航这个废话贼多的风格,到动画完结为止的11卷,这些动向也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吧。@樱小路ルナ没觉得你看完上面两段会对春物有更高的评价(因为我也没有…),就姑且解释一下,算是给我看两个半天的12卷一个交待吧。
Tags: 书籍
#1 - 2018-5-23 21:09
(能鸽善鹉)
想到了就顺便说一下,推销一下之前别人给推荐的《禁闭》,萨特写的恶趣味戏剧。

双方关系和三方关系是永远是社会网络分析中的基础啊(bgm38)
#2 - 2018-5-23 21:14
(能鸽善鹉)
@blackadder
觉得该艾特一下(bgm38)
#2-1 - 2018-5-24 06:53
Blackadder
还没看呢,把我叫来我也只能讲一些模模糊糊共情的话啊(bgm39)
我初中时内心挺敏感的,整天自以为是地胡思乱想,身边围绕着真挚的友情却自言孤独,坐个靠窗倒数第二排便以为有主角光环加持,总之就是个做梦都在遗世独立的中二。那个时候家里电脑很少给用,班上妹子也没几个,于是天天泡图书馆,科幻、历史、经典文学囫囵吞枣看了一大圈。
然后这本书出现了,里面有和我一样愤世嫉俗、偶尔说一两句机灵话的主角,有时不时穿插在故事间的太宰治、司马辽太郎等日本文学neta,有我从来没见过的几位心思细腻的女生,就像量身定做的书一样。我有段时间简直是着迷了,用u盘破解家里电脑上轻国追更(bgm38)每段话都反复读好几遍
“世界上果然有和我一样有趣的人...作者见到我的话一定是了解我的吧。”当时大概就是这样想的,对真物的理解也只停留在,它是原文里“什么都不说也能够传达,什么都不做也能够理解”的知己。
至于现在再读春物会不会还是同样的想法、同样的热枕呢,我觉得不会了,从你的文章中能看出来三人受各种persona的束缚已经更明显了,现实中的我又何尝不是?三四年过去,奉侍部的诸位可能变化不大,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了。
#2-2 - 2018-5-24 08:15
Rくん
Blackadder 说: 还没看呢,把我叫来我也只能讲一些模模糊糊共情的话啊
我初中时内心挺敏感的,整天自以为是地胡思乱想,身边围绕着真挚的友情却自言孤独,坐个靠窗倒数第二排便以为有主角光环加持,总之就是个做梦都在遗世独立的中...
啊,原来还有这么深厚的历史。(bgm38)
光环褪去之后再看,渡航就是普通地写了本小说。
ps:放心,这不算什么剧透~b38
#2-3 - 2018-5-24 08:46
Blackadder
Rくん 说: 啊,原来还有这么深厚的历史。
光环褪去之后再看,渡航就是普通地写了本小说。
ps:放心,这不算什么剧透~b38
自说自话回忆了一大堆,果咩(bgm38)
#2-4 - 2018-5-24 09:42
Rくん
Blackadder 说: 自说自话回忆了一大堆,果咩
聊天就是自说自话!
我也是瞎写然后瞎艾特人b38
#3 - 2018-5-23 21:19
(能鸽善鹉)
Base
#3-1 - 2018-5-23 21:20
Rくん
我没有共情是正常的啊,我又没有交往这么深的朋友。b38
#4 - 2018-5-23 21:31
(大変に気分がいい)
可惜没有去读小说的动力了 大概过了那个青春烦恼的年龄了
#4-1 - 2018-5-23 21:43
Rくん
如果完结的时候渡航搬出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并不是幻影
这样的论调,我可能会因为情绪激动去敲爆他的脑壳。
#4-2 - 2018-5-23 21:45
桜小路ルナ
Rくん 说: 如果完结的时候渡航搬出这样的论调,我可能会因为情绪激动去敲爆他的脑壳。
bgm38
#5 - 2018-5-23 21:33
(上条势力)
其实我不大懂,日轻为什么那么喜欢用“伪物”、“真物”,还有少年漫的“虚假的正义”、“虚假的和平”,很监介。
#5-1 - 2018-5-23 21:35
Rくん
那他们用啥?矛盾论加黑格尔辩证法?
可能这就是一种localization(bgm38)
#5-2 - 2018-5-23 21:51
秘则为花
Rくん 说: 那他们用啥?矛盾论加黑格尔辩证法?
可能这就是一种localization吧
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喜欢聊这种话题,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问题化。localization肯定是有的,毕竟根本没有一个对标日轻的国轻,所有的国轻都是“仿日轻。”
#5-3 - 2018-5-23 21:59
Rくん
秘则为花 说: 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喜欢聊这种话题,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问题化。localization肯定是有的,毕竟根本没有一个对标日轻的国轻,所有的国轻都是“仿日轻。”
我想想啊...
可能谈“真”是为了去“伪”?谈这些问题背后反映了一种对现状不满(无能狂怒)的状态?

还有我说的“localization”是把古典的哲学上的问题“本土化”到青少年向商业小说里的意思。倒不是说国轻仿日轻。

你也说过,中国很多小说背后是生存斗争的思路,我倒觉得这个更接中国的地气。
#6 - 2018-5-23 22:06
(好きだから……嫌いだから……)
我记得我最开始补春物,是因为隔壁小豆梓那句串场的台词而去补的,而自己刚好又是中二期,对春物提到的一些东西很以为然,然后第一季算是在苦并欢乐中的感觉下补完了,印象也还不错(排除我最讨厌的画女说男要素)
当时好像春物还没发展成春学,很多同样图森破的少年包括我都还是以比企谷为追番点和讨论点。谁知道后期渡航越写越白,动画的某个魅宅?倾向越演越偏,看到男主成天对着基友gay来gay去,于是就直接弃番了bgm38
#6-1 - 2018-5-23 22:11
aja
告诉暖暖一个秘密,渡航的写作行为受编辑干预很严重。大体上编辑拥有对他创作的一票否决权,画女硬说男当年就是编辑的意思,包括这个系列能够火起来,很大程度上都归结于编辑大人绝妙的市场嗅觉。渡航负责最终的组装罢了。
#6-2 - 2018-5-23 22:25
Rくん
良木 说: 告诉暖暖一个秘密,渡航的写作行为受编辑干预很严重。大体上编辑拥有对他创作的一票否决权,画女硬说男当年就是编辑的意思,包括这个系列能够火起来,很大程度上都归结于编辑大人绝妙的市场嗅觉。渡航负责最终的组装...
如果说这部分是编辑给的任务我也比较能相信,因为感觉这个角色和其它的哪部分关系都不是很大。
#6-3 - 2018-5-23 22:26
新岛2cm
良木 说: 告诉暖暖一个秘密,渡航的写作行为受编辑干预很严重。大体上编辑拥有对他创作的一票否决权,画女硬说男当年就是编辑的意思,包括这个系列能够火起来,很大程度上都归结于编辑大人绝妙的市场嗅觉。渡航负责最终的组装...
从商业上来说,编剧是正确的。不说百分百但至少现今有半数以上的轻改因为这个要素而吸引了一批顾客。然而对于我这种喜欢跟大众向反着来(或者说本能上感到不适应)的读者来说,这种东西等同于往佳肴里放老鼠屎。回过头来看,枯野老贼坚持不加这类要素,福利桥段也少或许也是我成为他死忠的原因之一,当然这也导致了墨鱼的销量完全上不去
#7 - 2018-5-25 01:48
(Komm, süsser Tod)
我每次到书里玩梗的部分都是加速看过去的,偏偏他玩梗的地方又很多
所以渡航真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