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22-8-3 18:24
Nemo
关注了官网信息的可以查到,核心主创名单里面有个“本地化总监”Koji Fox,有个中文名令狐孤寂,熟悉FF14的朋友应该知道他。为什么一个负责翻译的人地位会高到和制作人、导演、美术、编剧、战斗总监等核心人物放在一起呢?因为这个人的翻译已经放飞自我到基本上属于二次创作了。我没玩过FF14,但有人给我看过他一段翻译的文本,这已经不属于翻译而是完全自己在编剧本了,目前公布的PV也可以看出日文和英文的台词差别巨大,甚至几乎找不到几句话意思是一样的。
PV1:
"我们的任务是暗杀支配者,别搞错目标了”→“你们都知道目标是谁,希瓦的支配者,只有她一个”
“不是个女人吗?战场上怎么会搞错?”→“我们怎么知道那女人一定会在他们之中?”
“只要还有这个(摸脸上的花纹),我们就没有拒绝的权利,不要怀疑”→“我们这种人从不质疑命令,我们只遵循命令”
“喂,那是?!”→“队长,他们召唤了他们的英灵”
“可恶,马上就放出召唤兽了吗?”→“英灵?!那简直就是一座血山!”

“围绕着母水晶,战争又开始了”→“我们的敌人不会轻易交出母水晶,这会是一场苦战”
“又偷偷溜出房间,真是个坏孩子”→“你不该出门的,我们应该说过这件事了”
“来,约书亚,去迎接陛下吧”→“来,约书亚,你的父亲在等着你”
“因为约书亚哭了,我一定要保护那孩子”→“我是约书亚之盾,发誓要保护好他”

“竟然不派出援军?这和说好的不一样!这是为了什么而建立的同盟?”→“你说你拒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曾用剑宣誓效忠我们的事业吗?”
“你到底在急什么?之前的大陆战争,贵国不也完美地压制了他们吗?”→“没什么关系,之前的大陆战争,他们不也击退了敌军,不是吗?”
“人类没有了水晶的加护就无法活下去”→“没有了水晶的恩赐,我们就无法从死之病中保护我们的国土”

“竟然派来了龙骑士,赞布拉那些混蛋们,就这么想开战吗?”→“(有一句听不清楚),他们真的想入侵我们吗?”

“是大公的儿子,不死鸟!”→这句一样
“约书亚快住手!”→这句一样
“除了菲尼克斯以外,为什么…会有火之召唤兽?”→“第二个火之召唤兽?可是…这怎么可能?”

“这是一个,切断水晶的加护的故事”→“水晶的遗产,已经塑造了我们太久的历史了”

“住手,住手啊,那是我弟弟啊!”→“拜托,约书亚,快醒过来!”

“我,一定要杀了那家伙”→“我要杀了你,如果这是我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PV2:
“世界上有带来混沌与支配的人们,这就是,对抗那命运的人们的故事”→“在混沌与支配的世界中,有群人们为了夺回命运的掌控权而战”

“这种力量超越了人肉体的承受能力,是巨大的神明之力,稍许使用就会侵蚀我们的身体,然后被称为‘召唤兽’的存在,最终将成为非人之物,这就是我们这些支配者”→“我们是谁?支配者是什么?我们运用的这种力量侵蚀着我们的身体,使我们崩溃,消失,这种神圣的力量,就是所谓‘英灵’”

“战争又要开始了呢”→“又有战争要开打了,对吗?”

“等一切发生就太晚了,不赶快行动的话”→“我们越是拖延,灾难就越是临近,必须立刻采取行动”

“不阻止他的话,会引发更多混乱吧”→“他打算引发混乱,整个瓦利斯泽亚会因此陷入深渊”

“所以召集有能力的宿主,以母水晶为基础,建立新的秩序”→“我将召集宿主,结束这场战争,建立新的秩序,让我们迎向未来”

“我出场的话他们也要出动召唤兽,这将是召唤兽大战”→“我要是决定开战,这将会彻底动摇整座岛屿的根基”

“不用理会损害,人死了,再养育就行了,房屋烧毁了,再盖一座就好了,这不是很简单吗?”→“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损失,这的确没错,然而每有一个公民倒下,又会有新的诞生,每有一座房子烧毁,又有一座将会被建起,帝国将生生不息”

总得来说Koji的翻译风格更加书面化和文学化,那种“日式”感会少很多,等于自己主动润色(并且魔改)了一遍。不过由于本作先录制的英文,动作捕捉也是在欧洲进行,因此动捕演员应该是根据英文版的文本进行表演的。不管怎样,日文的文本和英文的文本游玩带来的整体感觉必然差异巨大,目前就不知道官中会采取哪种文本作为翻译源了。
#2 - 2022-8-3 18:33
现在还记得FF10结尾处那句关键但日语和英语却又完全不同的台词
#2-1 - 2022-8-4 23:57
ichi
我记得日版是谢谢,美版好像改成我爱你了,能用原文玩的话还是原文吧
#3 - 2022-8-5 00:54
我个人非常满意英文文本两处改动
第一处是将共和国的独裁者雨果那句“这将是召唤兽大战”改成了“我们的决斗将动摇整座岛屿的根基”,没了原版那种中二味,显得整个人更加沉稳,同时英配这里是用十分低沉的语调托出这句话,日配则是有点类似豪放地吼出来,就这一句话就完全将角色向两种方向塑造了,就我个人而言更希望一个深刻狡猾一点的反派当对手。
第二处是帝国君主那句“不用理会损害,人死了,再养育就行了,房屋烧毁了,再盖一座就好了,这不是很简单吗?”→“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损失,这的确没错,然而每有一个公民倒下,又会有新的诞生,每有一座房子烧毁,又有一座将会被建起,帝国将生生不息”
这里是想凸显此人的傲慢,对国民的生命、财产的不屑一顾,对他而言这只是一堆简单的数字罢了,然而日版使用的台词是“这不是很简单吗?”,又表现了此人的无知、单纯,将战争、国家机构的运转看作简单的小事,而英版的“帝国将生生不息”,则是从另一方面着重突出了帝国国力的强盛与君主对帝国未来的极度自信,更加塑造了一个“暴君”形象,其傲慢是有帝国强大的基底作为支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