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9-18 23:17 /
音轨来源未知,字幕来源未知,加了点标点和评论者标示,随便标注了些有趣的部分。

总体来说,第一话是有关脚本,第二话是有关原画和制作,第三话是音效和杂谈。

第一话(对应于 TV十一话画面)
原作兼总监督:今敏
脚本,系列构成:水上(水上清資)
监制:丰田(豊田智纪)

今敏的声音比较好听出来,另外两位就(bgm38)


今敏:好的 妄想电台节目正式开始。听了这个节目后,“你也可以成为雷达超人” 第一回
而这次的主持人,就由我——原作兼总监督今敏来担任,还有脚本,构成…系列构成。负责脚本的…
水上:是的,我是水上,请多多指教。
今敏:接着,还有监制。
丰田:是,我是监制的丰田
今敏:请说全名
丰田:丰田智纪
今敏: 那么,今天就由我们三人,和听众一起进入妄想世界吧,请多多指教。

今敏: 首先,现在正播放着片头曲,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个片头曲,不知道你们觉得怎么样呢,水上先生?
水上:看到这个片头之后,我吃了一惊,片头分镜的部分做的相当不错。
今敏:你也觉得很不错吧?
水上:对啊,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广泛讨论。
今敏:是啊,片头制作得非常好吧。究竟是谁画的分镜呢?哦,原来是我做分镜的。
水上:大家围绕这段片头的内在意义,展开了广泛的讨论。
今敏:啊,我…怎么说才好呢,制作时根本没想过朝这个方向发展,也不是很清楚引起了什么讨论。他们都领会到什么含义了呢?
水上:片头跟剧情较好地结合起来,有很多动画迷都有这种感觉。
今敏:大家怎么这么天真呢?要是以为什么都靠理解就能明白,那就大错特错了。现在也是时候发现自己是错的了吧。对吧,是这样吧?
今敏:动画片头说到底是用抽象的方式,把动画作品整体的印象表现出来,那种既清新却恶心又不明所以的「妄想代理人」的整体印象在片头中用抽象手法表现出来。
今敏:平泽先生的片头曲非常棒,好像有种能把人们唤醒的能力。另外,这部是深夜播映的动画。鉴于这点,我们觉得应该在片头把观众叫醒。总之首先宣言“快起床”来叫醒观众,让他们看完正片、片尾再睡,就是希望能够达到这个效果,所以配合这一首能唤醒人们的曲目,而去制作相关的影像。
水上:我觉得已经达到相当的效果了。
今敏:哦,是真的吗?
水上:是啊,其实从进度上来看
丰田:对啊,要一个礼拜:制作一个礼拜,摄影一个礼拜,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水上:对,就是去年的十二月。
水上:嗯,先是原画,再分镜,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 原稿才完成,紧接着就是摄影。
今敏:虽然时间不是很充裕,但是片头部分可以说代表着这套系列的总体印象,要播映十三次之多,不能让人觉得我们有所放松。想办法制作出给大家留下最佳印象的作品,而且时间不够,不知如何是好。事实上,作画本身费时不多,但是这次的片头用了很少页内容。
丰田:对啊 好像画了一百页
水上:没有用到一百页
丰田:哦 是真的吗?
今敏:开怀大笑给人的印象深刻,作画上要再强调一下。
水上:这样说来也对
今敏:不过相对地,拍摄的时候就很费劲,也就是说,拍摄方面的心理负担相当重;相反的,作画本身就没什么负担了,因为印象方面其实已经定型,我们做出了「妄想代理人」独有的片头。
丰田:那音乐…我觉得有点困难吧,只是一个大家都在笑的场景。监督的意思是只需画一个大家都在笑的场景,感觉就是除了笑,其他的都不用做,反而挺难做呢。
水上:怎么说呢?音乐跟剧情配合得很好,片头中毒者似乎很多呢。
丰田:对啊,有很多人说片头超赞。
今敏:听到之后真的很开心,真的,真想褒奖一下负责画分镜的自己。
不是,我说笑而已。
幸好能做出一个能令大家喜欢的片头。
另外,关于片尾部分的,因为想制作出紧迫感的关系,片尾有种让人睡的暗示,是一种很好的睡眠剂。


丰田:顺便说一下,顺便一说,大家对这个片尾也别有一番解释,是睡着了还是死了呢,还有按照怎样的顺序出场等等,还有猜测是怎样的一个形式。大家会认为在片头出现的人物,都会被球棒攻击。
今敏:嗯,不过,大体也是那样了。
丰田:猜对了吗?
今敏:也不算是猜对呢
丰田:不对是吧
水上:大家曾想猪狩太太究竟是谁
今敏:嗯 不会笑的太太美佐江,要到十一话,差不多是到那话才出场,很多人会想她究竟是谁
丰田:或许有人会觉得她是优一的妈妈呢
水上:啊…我想不是吧,感觉好像优一的母亲嘛
今敏:在自己所了解的范围内思考事情,会逐渐脱离本质,到底自己不清楚什么。
希望观众能认真思考,因为制作者总会弄些不明所以的东西出来。要是认为只要自我理解谜团就会解开,那样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水上:其实,一边制作脚本的时候,一边考虑“应该怎样揭开谜底呢?应该残留多少的谜团呢?”这等等的东西都是非常重要的。
丰田:我想是在最初跟今监督见面的时候,“「妄想代理人」的脚本,与其考虑写什么,不如想想应该不写什么。”他是这样说的。
今敏:哇 我说过这么棒的话啊
丰田:您记得吗?我看您已经不记得了吧。
嗯 其实我是把这句话记住了,要注意哪方面的现象面,我特别留意。
今敏:是呢,这些会左右到作品的好坏,这样也是对观众最大的坏心眼照顾,这样说非常矛盾吧
丰田:不,我觉得其实就是这样。
今敏:考虑这个考虑了很久了。
丰田:对,这样东西我构思了很久了。
今敏:那么,我们说了这番话后,经过多久这个计划出台?
丰田:这个嘛,大概是去年的九月左右吧。
今敏:也就是说,正在制作「东京教父」的时候,我记得在一些访谈里,被问及“您们以超高速在制作动画呢”,以我为首的制作人员,基本上都是作品制作完后就处于一个失业状态。
“完成等于失业”,以失业为目标,激励自己努力工作,非常奇特。
非常妄想代理人式的目标,说得没错,用内部班子这个词,不知道恰不恰当,就是「东京教父」的制作人员,同时也是「妄想代理人」的制作人员,他们大都是热爱工作的人,当中很多人能在工作中感受到乐趣,我也是这样的人。想继续留在作品制作的最前线工作,也就是因为我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完成「东京教父」这部剧场版之后,想制作TV动画,提出这无理要求的人是我。
水上:大概是十一月左右的事吧


今敏:是呢,碰巧,可能是碰巧吧。通过MAD HOUSE的丸山先生的介绍,我认识了水上先生
最初,一开始的时候,是打算先配合着,看看能不能做,总之先尝试制作一下。没错,到现在我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水上:对于这次的合作,我是非常紧张的。今监督会放射出令人紧张的气,丰田先生也是位不苟言笑的制作人,我就被这两位奇人包围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老实说,那个时候实在是很够呛的。
今敏:不过其实写脚本的人选也很难定,因为我是站在拜托别人去创作的立场,而这个跟本事高低无关,首先是看编剧的方案是否适合,因为是首次合作,总之先写一话。
水上:第一话其实今监督早已描写的十分详细
今敏:对啊,写了一些大概的内容
水上:是啊,就有点像长篇的脉络一样
水上:总之就尝试着写出第一话的脚本,而我这边也必须对作品做个大概的了解,十二月时,已经写了好几个部分的内容。
今敏:你之前常写严肃题材的作品吗
水上:严肃题材?
今敏:就是用动画形式去表达严肃的主题
水上:嗯,这个嘛,应该是。这次是目前为止我没有尝试过的
今敏:这次是水上先生第一次制作这类型的动画,你说过是抱着挑战的心态接受的。现在看来,觉得的确如此啊。
水上:嗯,这的确是我的第一次挑战。
今敏:那我也是第一次好了,谁都会觉得我这是第一次挑战
水上:嗯,的确是这样。不仅单纯的一部严肃题材的作品,「妄想代理人」 无论对于那个编剧
都会觉得这次的工作是一个新的挑战。
今敏:嗯,世人的一种看法。不管是否体贴观众,或者是有点恶搞的心态,作品是最重要的,绝对不能弄砸。编写对白的时候,特别是最初,最好能不受其他人意见的影响。
水上:今监督跟我说的话到现在还记得,例如衔接不上的对话
今敏:嗯,对,就是就是。
水上:譬如说,阿一和牛的对话
今敏:嗯,对,就是就是。
丰田:嗯,是啊。
水上:蛭川和猪狩在居酒屋中的对话也是,感觉就有点衔接不上
今敏:嗯,是这样啊。
水上:今监督一直说要注意这种场景,要让人物说出恰如其分的对白
今敏:大体上都是接得上的,这一方说话,另一方接收信息后回应,多数前后对白都能衔接上。
世上有各种不同性格的人,特别是那种习惯性妄想的人,总会不听人说话。
水上:有点像故意不听人说话的搞笑
今敏:嗯,写脚本的已经尽量针对对话的连贯性,角色就按脚本所写的那样去发挥,声优要有恰当的表现,就会给人一种正常对话的感觉。
水上:首先要定上总体的这种感觉,然后倒过来看,再写一份能把所有对话衔接起来的脚本,这份工作的确挺累的。
今敏:怎么说呢?的确是很困难的工作。写一些表面相连,但事实不衔接的对话,确实不是简单的工作。我在制作「千年女优」的时候,就学会了这个创作脚本的方法,之后因为很喜欢,所以经常采用。有时会感到挺难做,因为要先把一方的对白写下来,为了不让空档出现,只有不断地写,写着写着,这人真正想说的话就会出来,却在听之前,抢先把自己的话说出来。如此这般,光把大家想说的话连起来,那个场景的沟通就可以连贯起来了,但是事实上双方的话都没有传达给对方,呈现出一幕非常有趣的情景。
对了,有一幕就是这样,猪狩和他太太的一幕
水上:对,这一幕最能表现此种情况,讲述夫妇之间为什么越发疏远的事
今敏:非常坏心眼的一幕
水上:是的,挺坏心眼的。写到这里,就想“这样写没所谓吧”
丰田:“人性多疑”想必说的就是这里吧
水上:千万不要让我的妻子看到这一点
今敏:太尖锐了
水上:对,太尖锐了
今敏:“原来你一直是这样想的吗 老公?”
水上:那样就不妙了,就个人角度来说。
今敏:嗯 其实第一、二、三话的内容,这种对白效果感觉不错,因此采用了几次。
水上:嗯,感觉非常好。初稿之后,接下来的就是…怎么说呢…把脚本的第二、三稿重叠在一起
今敏:让你很为难了吧?
水上:嗯,这的确是挺令人不可思议的,初稿之后又加工的好几次,不过初稿也没有投入太多时间。抱歉。
丰田:真的很够呛的


今敏:还在第一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妄想代理人」会是怎样的作品,要自己亲自去做、去写才慢慢明了,而且还写出非常详细的方案来,不过月子始终令人难以明白
水上:嗯,这也是脚本最关键的地方,月子会怎么样,感觉就像初期制作的命题
今敏:嗯,作为角色给人的印象,月子是“不可思议姑娘”,如何去表现她是初期的难点
水上:编剧就是要将不可思议之处引发,同时也因人而有所差别,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 今监督就说“这女生是一个让人搞不懂的女生,既然让人搞不懂,就描绘成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女生吧,这样的话就一定正确了”有这么—件事。
今敏:我就是这么生存下来的。总之存活后再去考虑别的东西,我就是这样。
水上:这样我的工作也变得轻松了
今敏:嗯 我的工作也变轻松了,将不明所以的事清楚地写出来,那就不是一件不明所以的事了。
水上:所以一定要反过来思考问题
今敏:不是凭理由来行动的人,怎么样,最喜欢不可思议姑娘吧?
水上:嗯 最喜欢不可思议姑娘了
丰田:喜欢像不可思议姑娘那样的人物
今敏:总之比较喜欢加入不可思议元素的人。制作过程中,觉得让月子当不可思议姑娘也不错。
水上:是吗,头一次听说呢。
丰田:不可思议姑娘若病苦
水上:病苦
丰田:或提到歌啊、音乐等爱好问题,就不觉得不可思议了
水上:我倒觉得
今敏:是吗,我们身边就有个好好的例子
水上:算了,别再继续说了。
丰田:嗯 具体名字说出来也不好
今敏:世上的确有不少这样的人,与常人不同的价值观,无法推测的行动。假设这样的人是不可思议的,拼命配合实际去想他的对白肯定会失败,思考人物的性格也注定失败。在这种苦恼的状况下,我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方案,那就是模仿,决定不负责任地进行下去。想到月子方面要“不负责任”,我就突然顿悟:这部作品“不负责任”很重要。其实“理由”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如此这般地前进,越发这样进行下去,越发觉得离「妄想代理人」不远了,从而开始确立作品的架构。第—、二、三话左右。确立架构是从第几话开始来着?
水上:确立架构?
今敏:到第七话为止应该算
水上:哦,大概定下“主线是这样走的”。应该是第八话开始吧,七话之前有一段描写马庭的电波,那时候仍未明确,第八、九话有个飞跃,充满妄想。
今敏: “球棒少年”的案件本身到第七话为止,告一段落。之后“球棒少年”广泛地存在于世上,经过许多零碎的故事后,最后又回到了月子的线上。
水上:感觉上 监督想要的是“最终决胜局”的效果,然后来个“一球定胜负” 将真相揭穿
今敏:最初我们也只构想到巨大的“球棒少年”对巨大的麻洛美
水上:是呢 听了监督的话后 我都吓了一跳
今敏:不 我都说了 “不负责任”嘛,第一、二话中无法预测的东西 最后不出现就太无聊了
丰田:为了最后所要表达的东西,我个人费了不少劲
今敏:第一、二话,那个第十二、十三话,例如只看其画面的映象,完全无法从第十二、十三话中想像出第一、二话来,最初与最后给人的印象并不太一致,也是我们所希望达到的效果。
丰田:就像今监督所说的那样,内容丰富多样,逐渐切换,前后就像不同的作品一样,因此,最终回能达到这样的程度。我自己非常满足,幸好这些都是“不负责任”在操纵着,并不是我在操纵哦。大家在某种意义上紧随着这“不负责任”,要问它“要去哪儿啊”。
关于片尾最后的这副画,可以看成人物排成一个问号状。
水上:也就是带着“问号”睡觉
今敏:嗯,我们也是带着“问号”写脚本。其实我也想把答案归纳出来,但就是归纳不出来
水上:那真辛苦
今敏:根本不是少年嘛 像球棒一样
水上:不得了
今敏:嗯 就是,“这样一来你也是雷达超人”中的,“雷达超人”是下一回的副题




第二话(对应于 TV十二话画面)

终于能听清谁是谁了(bgm38)这期的主角是监制丰田



今敏:妄想电台——“这样一来 你我也成雷达超人”第二次放送。第二回还有副题,而且录音变得一片空白。
今敏:第二回 监制眼中的「妄想代理人」,以丰田监制为中心
今敏:好的,我自己,还有作为监督的今敏,这是得到世界承认的今敏的第一部TV动画,而“我”似乎成了没有关系的人,只是凭经验复制其他作品。比起“今敏”,现场成为丰田监制发挥本领的地方。
丰田:是吗?我倒不太觉得。
今敏:监督要负责自己的话数,加上纵观全局,已经忙不过来了。最多也再写写脚本,检查分镜,
而监制则将全部话数…
丰田:也并不是全部话数都看。总之,定下作监后,只能尽力而为。感觉也是在“不负责任”地工作,作监定下来后,我自己也唯有尽自己的本分,尽力坚持到最后。
今敏:「妄想代理人」全十三话,假如是二十六话,一般会跟“社内班”交叉进行。有人可能不太明白,先说明一下,“社内班”如表面文字,例如监督是今敏,下面有一向接触开的主要制作人员,社内也会有这样的制作班子,交叉制作是指话数分别地…不这样做虽然也不算什么大问题。TV动画一般都会有一部分委托社内班制作,即使是十三话,一般…
丰田:嗯,会有一半让他们做。
今敏:擅于交际的监制丰田智纪跟社内的人都很熟
丰田:过奖了
今敏:一般难以想象的作风
丰田:作监之中较多是负责开剧场作品的。做大作品有可能会不适应一般TV动画的时间表,他们自己是这样想,周围的人也这么想。
水上:我也是这么想的吧
丰田:心想应该不太可能吧,觉得制作TV动画会有点勉强,估计他们也可能不接受。不过其实他们相当有实力,做起来更快,毕竟制作剧场动画,时间花得更多。他们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作画监督,制作TV动画的速度很快。“啊 这就完了?”他们就是以这样的速度和干劲去画,
这部作品还真多亏了他们。
水上:我有这样的印象
今敏:大概到几话为止都是这样?
丰田:说句不好听的,进入十月左右以来我们都没有什么进度,第一话和第四话都是勉强赶出来的,其他话数就完全不得而知了。


今敏:是呢,刚开始制作不久就出了点事。
丰田:是呢
水上:那是…
丰田:第二话吧,开始制作不久,就有负责人退出
今敏:第二话突然就处于停滞状态了,那时候真是不妙啊
丰田:话虽如此,您还是继续坚持到现在。不是吗?大家虽然继续,却有点不知所措,您却沉着冷静地理所当然地继续下去,结果到了最后,要哀求监督画分镜。其实也不算画,是利用原有的分镜进入修改。
今敏:结果就是第一话理出头绪之前,第二话放在一边不管。例如第一话的东西做一个星期,期间完全没有人理第二话。
水上:正因如此,感觉作品会更有趣,应该说更有观看价值
今敏:第二话真的相当不妙。怎么说呢,加上没有时间
丰田:谁举手谁做
今敏:栽倒在这里。在第二话栽倒的话就会惨淡收场,结果没有人去做。越是不管它,时间就越来越少,更没有人去做。在第一话基本理出头绪的阶段,也可以说是我画了分镜。基本上我也并非从一开始思考分镜,以原有的东西为基础,新作占八成,争取在短期间内做出没错漏的东西,可以说是最快的捷径,就这样画分镜。第一话的作监是铃木小姐
水上:作画时间是多长来着?一个月吗?
丰田:从圣诞开始,实际操作开始后是十天左右,全体开始工作大概是十二月的圣诞,分镜应该是在十二月十日左右完成,之后就是那个…什么来着?
今敏:啊我记得有活动
丰田:在“完成发表会”前一天完成,时间非常紧迫。
水上:今监督的那句“昨天完成”令人震惊
今敏:没有想到,一开始就遇到危险的情况,不过渡过了这关,感觉会很顺利
丰田:第二话…之后…嗯 是呢,第二话原本处于废置状态,之后看哪些制作人员有空,定下好几个人选,安藤以及另一位作监 这两位。就是这样东凑西凑做出来的异样话数,除此以外基本正常。
今敏:不过剪接很辛苦,但完成得看不出时间不够。对这点我还是有点自信的
丰田:我好几次对编辑说分镜与剪接绝对不行,结果第八话开始到第十三话左右,分镜的完成速度相当快,自然地编辑的速度也快,反而第九话曾经一度…
水上:啊 第九话,
今敏:是的,第九话时编辑当天不知为何,突然让我画分镜,越做越感到困难。与其编辑,不过在某种程度上,在这里安排这样的戏份,如果没有什么动作是很难编辑的,正是因为明白这道理,所以分镜必须画很多东西。为了方便编辑,分镜不认真画、不多画些东西,是无法编辑的,但就是这样时间飞逝,还有半天就要进行编辑了,我还在画分镜,时间非常紧迫。
丰田:第九、十话都是这样呢
今敏:是呢
丰田:第十一话的分镜是岛崎和佐佐木,两人协作,时间有一点点宽裕。画有点透明效果的分镜 还有剪接
水上:听众们可能会以为分镜是依次进行
今敏:其实并非做完第一话再做第二话
水上:虽然一般会这样
丰田:同样的制作人员,有些话数会提前做。大家可能以为会依次做,事实上第四话是最早完成的呢,第四话八月左右开始,之后才是第一话。第三、五话同时制作,两话完成的时间相差不远。第二话是后发,无论是开始时间或者分镜完成时间。第八话的分镜完成是在十二月,不,十一月。只有第二话,当然有原来的分镜,今监督的分镜在十二月十日完成,之后又说要去法国
今敏:法国那事就别管了
丰田:十一月底完成第一话,十二月就要送片到法国,此前要画三十个镜头,然后到法国一游
今敏:其实当然不能不管了
丰田:是呢
水上:不过第二话最后还是画好了
今敏:第二话…有件事一定要提一下,即使看制作人员,分镜一项也没有我的名字。鳄渊…良宏,由鳄渊良宏画分镜。其实在第十话“微睡的麻洛美”中,担任演出的就是鳄渊良宏。
丰田:其实我们想把全部制作人员都写这名字,不过要全部都制作事实上也不太可能
今敏:在非出自本意工作的时间表上,我想有不少人无法写上自己的名字。“那么将第十话的制作人员名字填上去”,大家都赞成,这样一搞,却令人员名单越来越像样,害我也想写上自己的名字
水上:真是乱来
今敏:只有我特殊
丰田:匿名
今敏:嗯,匿名。始终是修改分镜,没有自己的创作,所以觉得不太好意思写自己的名字
水上:委托了八成,还是有剩吗
今敏:嗯,有剩下来的。基本上最大限度地利用某样东西,以平常不会做的镜头的制作方法,联系起来,幸好的是第二话黑白镜头很多
水上:第二话的确是
今敏:所以做得还算快,另外,自己画的分镜希望能跟人一致
丰田:这家伙还真可怜
水上:喜欢一致性
今敏:虽然时间不多,不过情绪挺高涨的。如果写我自己的名字,估计分镜不会用那种画法,其实我并不喜欢将人物画得如此贴近镜头。不过因为时间不够,而且匿名,那就算了,反正我并不是画得不好,我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不喜欢,不过也算了。据说风评还不错,真是讽刺啊
水上:的确
丰田:渡过第二话的难关之后,接下来比较难的是,整体来说比较难的是第九、十话


水上:关于第十话 有件事要跟听众说一下。那是丰田的口头禅“现场正制作第十话 微睡的麻洛美”
丰田:第十话的分镜、剪接,是整部作品中第一次新画的
今敏:是的。而且我委托画分镜的佐藤,他画的分镜非常好,是我期待已久的。虽然时间非常紧迫,不过画得真好,非常有趣的分镜。虽然是值得高兴的事,但反观其他,却变得有点美中不足了。感觉有一点不足,诶?
丰田:明白其他分镜与剪接会有所不足
今敏:那个也很难受,然后那个…结果我想办法加以修饰,吉野的脚本随着积累越来越好,佐藤的分镜又画得好,即使明白自己加画的没了也无所谓,但还是不能不画。好辛苦。
水上:啊 我知道了
今敏:那些黑白画 必须修饰一番
水上:在时间表上没有的
今敏:第十话是时间表上最不全的
丰田:是剪接完后再补全的吧
今敏:编辑后再进入作业
丰田:这部作品的制作人员都很优秀,正好第十话有困难时,安藤先生答应担任作监,但不能全做。从时间表来看,一个月都不足,基本不可能。正为难时,听说吉卜力的原画山田胜哉有空,就请他过来帮忙。原画已经充足,就直接请他当作监了,他还问“诶?一下子就当作监吗”,我就说“先当作监吧,原画以后陆续还有”
水上:我刚好是相反了
丰田:就这样请了作监回来,在时间表上都没有的,用了两周的时间
今敏:第十话里,山田先生把汽车里的部分、车内,还有外面的全部
丰田:在动画工作室内…
今敏:因此 可以说总算熬过去了
丰田:是啊
今敏:第十话做得很好,我很喜欢
水上:做得真的很好
今敏:只是总觉得不够时间去完成
丰田:是啊,最近都是这样。时间不充足,好不容易才做得这么充实,是啊,把所有都集中在一起。
今敏:并不是说时间充足才能做出优秀作品,真是不可思议
丰田:第九、十话都是在前一话完后紧接着的,制作人员连任,当然也有新人加入,也完成了第十二话的制作,后半部分从这种意义上说不算很辛苦
水上:监制丰田先生眼中,看了这十三话后,综合起来觉得是我们赢了
丰田:是啊 我们赢了
水上:觉得战胜了


丰田:这次的制作比我想象中要辛苦得多,只有一话不如想象中辛苦的。还以为会很辛苦,第十一、十二话就辛苦很多了。大概从第一话开始,第—、第九和十三,这三话都是让工作人员最难忘的。对于制作第九话的班子来说,大概大家都觉得是打赢了一场大战,本来大家都觉得一切都来不及,很担心,没想到出来之后,还做得挺好的。是不是不该用“还”这个字呢?
今敏:第十三话,我觉得很有丰田的作风。现在我自己也有做分镜和演出,不过演出有一部分是远藤替我完成的,我自己则负责全部的剪接,有深入着手做的话数,感觉上也比不上丰田负责的。丰田是有才华的监制
丰田:不不
丰田:我最担心的就是第九话和第十三话。第九话是在十分紧迫的时间内完成的,在交货前的一周还是十天前才完成讨论,那个关于拳击的内容,其他人也是一样,在限期之间勉强完成
今敏:第九话的制作期间算长但又…半长不长那样子,反而有不少单独部分被搁置起来,到头来拖长了制作周期。
丰田:第九话的情形的确如此,第八话刚完成就要开始制作,时间很紧迫。
今敏:不过我是很喜欢第九话的,第九话做好之后,在脚本上来说,第九话是最后才完成的
水上:写完十三话之后 再写第九话
今敏:是啊,「妄想代理人」最具代表性的是第九话
丰田:嗯 我也是这么认为
今敏:当中的短篇故事制作时间有长有短,不过从整体上看来,似乎用的时间不算很多,好像很理想
丰田:一月的时候,脚本已经写好了。而到了二月,分镜已经差不多做好了。进入三月之后,陆续做一些后续工作
今敏:差不多要开始做第十三话的分镜时,“好吧 开始吧”,“我已经做好了热身工作 开始吧”
第九话中有部分跟少女漫画很相似,不过也正打算制作成那样,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
水上:对啊,的确很多这类内容
今敏:越变越多,结果工作量非常大。第九话终于完成,开始制作第十三话,却说第十话的分镜不够,因此制作十三话时特别有压迫感
丰田:第十三话的分镜是在三月份的,第二、三周的时候
今敏:是啊
丰田:虽然分镜跟内容都做好了,但其他人还在忙第九话的制作,分身乏术,那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制作十三话呢?怕保证不了进度,这样的话,就不能保证在四月播映了。为什么要在四月播映啊?
水上:单是第九话的制作人员就令人吃惊
今敏:是啊 第九话的制作人中实在豪华,特别是类似少女漫画的那部分,插入回想片段18格,只有一秒左右,但光是做摄影处理就十分麻烦。早知如此,就不做得那么复杂了。这一话的阵容非常豪华
丰田:其他给我留下比较深刻印象的有,说要印象的话,全都有印象
今敏:火箭…那些全是安藤一个人完成的
水上:噢 是这样吗?
今敏:无人岛那段也是由安藤独自完成
丰田:有些工作应该由原画来做,而不是作监。一个人难以应付所有的事,作监一般的工作是检查原画、修正等,有时候需要多些人帮忙。拳击部分的那段原画,并非哪个作监把关,而是分散给几个人去做,分散给四个人画,不过看不出是不同人画的。有时候会这样,安排周密一点,应该没有问题。例如拳击手打铁板烧之前,帽子是放下去的,但打的时候不知为何帽子却戴好了。
今敏:有这回事?
丰田:嗯 安排得周密吧。没戴帽的两个镜头一起画的,中间打的镜头则是修改前面而来,因此帽子是戴着的
今敏:我都不知道有这一回事
丰田:出现这种情况,不过好像没有人说什么也就算了,我要说大概是这些
水上:原来如此




第三话(对应于 TV十三话画面)

今敏:妄想电台节目到了正片的最终回——“你终于可以成为雷达超人了”,副题是什么都没所谓了。刚才也提到副题这个问题,好像跟录音的内容完全联系不上,妄想电台节目进行时没有脚本,全靠即兴发挥,监制也叫我们即兴发挥。
水上:骗你们的啦
今敏:其实是谈天说地的一个节目,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想借着电波,将情报传达给大家。我想说一说「妄想代理人」的音响,对于监制来说,如何处理音响效果应该是个难题吧
丰田:的确 每一次我都觉得挺困难
今敏:不过最后出来的效果很不错
丰田:
今敏:从哪里开始感觉较轻松
丰田:第五话…合成、配音等,都是第五话前比较困难一点,之后没有哪一回有合成空白的情况出现吧
今敏:配音几乎处于空白状态
丰田:嗯嗯,几乎全是。好像第四话和第十二话吧,这两话的情况不太乐观,感觉上录音方面常处于空白状态,一直处于非常对不起声优们的状态
今敏:水上先生觉得声优的表现如何呢?
水上:我觉得都跟原角色很吻合。能登小姐的表现非常突出,找她来配音是最恰当的。我个人觉得阿一的表现得很不错
丰田:我个人则比较喜欢牛的表现
水上:我能了解阿一这么想揍牛的心情
丰田:其实牛不错的啦
今敏:牛这一个角色,人很好。人太好了,反而令人反感的一个角色
水上:自己内心的憎恨也用那种声调说出来,“你被人欺负也只能怪你自己”,真的挺不错
今敏:脚本的阶段开始,关于音响、声音,每一回都别有用心
丰田:这也是监督的要求之一,每一话要有能象征性的音效
今敏:嗯 对
丰田:这一话就要有这一种声音,这类型的声音在写脚本时就设定好了
今敏:对,就是这样。考虑到日本住宅的情况,一般不提高音量都不会去看,很少人会留意到声响
丰田:与其说不留意,不如说没有去听,例如第一话里溜冰鞋
今敏:“球棒少年”接近时声响是基本音效,关键音效
第二话是显露阿一内心的声音,也就是掌声和欢呼声,最后一段真是太好了,根本不用去想
我这负责分镜的或许没有资格发言,但那根本就是已经定好了
丰田:其实不应该笑的
今敏:是呢 感觉很不错
今敏:第三话
丰田:第三话是电话的声音。对了,有点诡异的感觉,那些电话留言的声响
今敏:对啊 那些“P”的声音…
丰田:带出很好的效果
今敏:第四话
丰田:建房子时“咚咚”的敲打声响,也就是施工建房子时锤子的声音
今敏:还有那个叫蛭川的男人,在背后做坏事时的配乐也很不错,“SESESESE”的声音表现出为了建房子而做不法勾当的感觉
丰田:另外铁锤的声音中偶有太鼓般的响声,感觉像音乐一样
今敏:嗯嗯 那个音效感觉不错。第五话是有点类似游戏音乐,例如“升级”时的音效
第六话是台风的风声,大雨中的风声
第七话是噪音,电台的噪音
第八话就是乌鸦的叫声
第九话,第九话好像没有什么特别
水上:从脚本的角度看来
今敏:对了,有扩音器的背景声响
丰田:鸟的叫声。主妇的闲话本身也算是一种声音吧
今敏:脚本初期已经设定那种声音作为闲话的写照。这方面其实加入那种声音,更有叽叽歪歪的感觉。第十话是雨刷
丰田:是的,汽车上的雨刷
今敏:设计成能引人入睡的雨刷声
第十一话,啊 十一话实在太好了
丰田:在这种意义上,我最喜欢第十一话,是哨子的声音
今敏:“禁止进入”时“P”的一声
丰田:可能不少观众没有留意到,猪狩和犬饲在居酒屋喝酒时,猪狩说“我的安身之处已经没有了”
今敏:对对 开始吐苦水。互相诉苦时,后方传来“P”的声音
丰田:对对
今敏:那个事实上是“糊涂P”的意思,原本剧中人物就已经处于糊涂状态,再传来一声“P” 就更有效果了
水上:我觉得非常有趣
今敏:知道行不通,“不能到那边去”,就吹哨子“P”的一声警告。这个安排有点巧妙,请务必注意第十一话里的这一幕
今敏:第十二话,可以说是一个大混合
丰田:对 就是到那为止。所有出现过的声音,以马庭的电波…是的,这样来表现
水上:第十三话没有什么特别吗?
丰田:十三话也有特别之处。“ZABAN” “ZABAN”,最后月子的那一段。类似的片段也很多


今敏:从这种意义上说 脚本阶段…就开始考虑音响音效了
丰田:是的
今敏:合成每次也需要长时间准备,很辛苦吧
丰田:很辛苦,费时费力
今敏:音效人员“加入声音”是辛苦的,有很多声音重叠在一起,连非常细微的声音都要制作出来,而且,有不少话数很不好配音效。没有音乐,音效人员就必须加入音效,他们非常努力
今敏:第七话,里面只有一个地方有配乐
第七话呢,效果人员在制作第七话时非常努力,无论哪一话他们都做得很好。
今敏:我在制作「妄想代理人」之前,大概制作过三部剧场版,所以在音效制作上 我只有三次经验。当然在画方面经验是成正比的,例如画一千个镜头,就有一千个镜头的经验。制作过三部剧场版,就有三千个镜头左右的经验,但音效就只有三次而已,因此经验有点不平均。制作「妄想代理人」的话,有十三次经验,筹划还算进展顺利,也累积了不少的经验
水上:那么 在音响监督的眼中,「妄想代理人」是怎样的感觉呢?
今敏:一套让他非常头痛的作品吧,他老是说辛苦辛苦,不知道该从何处加入音乐,很难,所以很辛苦。但一边说着辛苦,一边又做得很开心,令人觉得“音响监督在闹着玩?”
丰田:数码制作进度跟合成有关,合成一般会较早做,着色时就考虑开始制作合成,这个完成后 背景才可以开始,背景一般在这个后制作。赛璐珞画的话,先做背景则无法摄影,所以先做数码音响…
今敏:是的,赛璐珞画在不是正式摄影的阶段,配上背景有点不合适,通常会以全白的背景去制作,但对于制作音效的人来说,他不知道是走在水泥地还是草地,也就是不了解人物所处的环境,即使是城市也有热闹与僻静之分,无法接收到情报,很难配上声音,所以要先向音效人员提供些资料。在途中的制作阶段也需要这样。话虽如此,万事俱备虽然是基本,但几乎难以做到


今敏:虽然还在说音响的问题,过场画面
丰田:噢 过场画面
今敏:我很喜欢作品里过场画面的部分
水上:每回都令人眼花缭乱的过场画面
今敏:音效方面也配搭得很好,很喜欢。负责制作过场画面的是加藤先生,加藤先生是…「妄想代理人」的…那叫什么来着?
水上:特报
今敏:特报…
水上:剧场特报
今敏:以剧场特报手法表现过场画面的人。做得相当不错。制作人员中有不少会奇怪,为什么弄这种过场画面?而事实上这制作得非常出色。考虑制作过场画面问题时,有提议设计麻洛美不停地奔跑等等,我一拍脑门想到“找那个人”,加藤先生也很乐意地接受这工作,很享受这个制作过程,因此出来的效果非常好。
丰田:结果过场画面只有七…
今敏:七套形式
水上:关于这个过场画面 我在网上看了一些讨论,“眼花缭乱 好辛苦”
今敏:我很少看别的动画,不知道别的过场画面是怎样的,觉得稀有的过场画面也不错
水上:的确与众不同
今敏:特别是后半部分,加藤先生是用3D再加上万花筒?
是在3D的空间里立起镜子,利用万花筒的原理,然后再旋转,具体的情形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以此为原理。不过其中两样东西是确定的,蝴蝶,蝴蝶拍翅膀,另外就是樱花,对,樱花
水上:那樱花给人一种挺可怕的感觉,明明是这么漂亮的樱花嘛
今敏:不过跟「妄想代理人」很贴切,本来是非常清新而舒服的东西,但是看上去却变得恶心、很可怕。我觉得把过场画面交给加藤先生制作,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水上:这些过场画面中 最喜欢樱花那部分
今敏:蝴蝶出现时 我有种败给它的感觉
水上:过场画面也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今敏:是不是都在讨论在几套图案?
水上:最开始好像只有一套还是两套
今敏:加藤先生说还可以多做几套,请各位多留意过场画面
水上:光把这些过场画面连在一起会怎样?
今敏:会吓死人吧。之所以说是七套,是因为第一、二话用一套过场画面,第三、四话合用另一套。最终回——第十三话不够分,只有第十三话是单独用一套
水上:原来如此
今敏:有一套是第十三话专用的,是把到那为止的过场画面全部连起来
水上:啊 是这样啊
今敏:可以说是总编集 过场画面的总编集
水上:啊 是这样啊
丰田:认真看就可以看出来 里面集合了之前话数的特色
水上:就是刚才出现过的那个?
今敏:没错没错,过场画面也有各种各样是吗,终于迎来它的最终回了
水上:噢 原来如此。过场画面归纳起来在最终回里,那么起码看完全部才会明白
今敏:最终回,可以说是前不久结束的吧,我自己制作最终回的时候,作画、音响…我都非常喜欢。我认为最终回里声音是最重要的,猪狩在“希望之城”里行走时的声音,那种“嘎嘎”的声音,这非常重要。“希望之城”是猪狩心中渴望的遁逃之地。通常这种情形,怎么说呢,
以各种形式出现,被那种地方吸引住。回来的时候,在表现上,突然醒悟过来这点,我觉得帅极了
水上:的确是很帅!
今敏:那句“谁是你的父亲!”我更改了好几次
水上:是吗?
今敏:制作分镜时,想到以饭冢先生的声音,在这时刻说出“谁是你的父亲!”。一般是不会做到如此地步的,跟整体有所出入的话会难以收拾,所以尽量会在之后再处理,只有那里觉得刚才的想法好,这里一定要酷点才好
丰田:不少看过的人会为记号之城完结,回到现实这一系列场景有所感触吧
今敏:嗯 究竟会怎么样呢?反正我已经满足了,没所谓。
这一部分的画面是我要求制作成这种效果的,在电脑上设计,拜托摄影工作人员
今敏:刚才,丰田制片已经提到13话下来最后 已经没什么我可以做的了。“您不用画也可以”“哦 那么虽然没有预先安排”“不过这场面让我来画吧”画面之所以变成回想风格,是因为我有空。这一部分,真有点对不起水上先生,跟脚本有点出入
水上:就是这个片段吧
今敏:是的
水上:脚本里面是没有这个影子的,在各种意义上,令人吓了一跳。
今敏:觉得没有理由的感觉更好,明确说明“球棒少年”源自小时候的月子,出现这种画面反而浪费,影子变成“球棒少年” 感觉正好。而且这时影子说话了,说了句“再见”,“再见”虽然只有一句话,不过也经过多番推敲。“球棒少年”绝不会轻易消失
今敏:脚本阶段开始就讨论过如此设计这点,要是“球棒少年”真正意义上说“再见”的话 感觉不太好,倒不如有所含义地说句“再见”,“总之现在先说再见”,“说不定日后会再见面”
水上:就像第四话里那段一样,只是暂时性的再见
丰田:原来如此
今敏:虽然同是一句“再见”,但是当中包含的侧重点却不一样


(这段是十三话中整个城市巴洛美是件结束的画面)
今敏:这也是脚本原来没有的,像战后一样,曾犹豫不知加插后的效果如何。不过在各种意义上,感觉就是战后
水上:这必定包含了今监督的许多想法。不过无论如何,一般也不会是战后吧那个…瓦砾、战后…
“球棒少年”和麻洛美合体的BOND,我们是这样叫的,在制作现场。黑色状态,称为压力BOND
水上:第—次听说呢
今敏:因为和麻洛美混合在一起,我们就用BOND啊什么的称呼,其表现方式,有精神发泄等。某种意义上,精神的…瓦砾 或者说是残骸,好像战后的废墟、精神的废墟,所以说像战后一样。我想加入这些元素,这些东西,不需要理由是最好的
水上:应该不需要,这些东西相信定能传达给观众
今敏:能传达到就好了
水上:其实我挺喜欢这一幕
今敏:很不错吧 其实我挺喜欢这一幕,川津的表情挺适合他的
今敏:月子也很可爱
水上:对 月子也很可爱
今敏:这个是片中的一个大疑问
水上:大疑问
今敏:关于这个嘛,我看了第十三话的脚本后,为这样的结局感动不已
水上:结局就是这样了
今敏:“居然是马庭!”
水上:这个结局是比较不错的
今敏:很有趣
水上:嗯 我个人来说是挺喜欢的
今敏:怎么说呢 好像全都说清楚了,大堆谜团,但众人都得到解决,而且前后呼应
水上:没想到后面竟然还有梦告。真是难以想像。突然收到丰田先生发给我的邮件,说十三话还有梦告,吓我一跳。
今敏:嗯。音效监督还跟我说不明所以,“为什么最终回还有梦告!”我是吃了一惊,这个…是丰田提议要制作“梦告”的
丰田:不过我当时说笑的。很多事情就是从说笑开始的,我本来是说将第一话的照搬过来
今敏:对对,跟前面呼应。
丰田:不过WOWOW说不要,“播映完毕后没有时间加了”“我们会很困扰”
水上:说点题外话 想梦告的内容好辛苦
今敏:是很辛苦,我是第一…
水上:第一话的梦告
今敏:吉野先生负责第九、十话的梦告,剩下来全交由水上先生负责
水上:我以监督制作的第一话作例参考
今敏:光说些不明所以的话,但又正是下一回的预告
今敏:谢谢大家收听妄想电台节目,随着正片的梦告也迎来了尾声,希望大家听了我们三人的对话后重新由第一话开始再看一遍。相信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妄想代理人」所阐述的世界
今敏:水上:丰田:那么各位,后会有期。
#1 - 2014-9-19 13:30
(茄子南瓜妖怪)
嗷。
#1-1 - 2014-9-20 13:23
糯米团子
三话都搞完了~
#1-2 - 2014-9-20 13:35
湖上的兰斯洛特
四叠半糯米团子 说: 三话都搞完了~
谢谢大大。
#1-3 - 2014-9-20 15:22
糯米团子
湖上的兰斯洛特 说: 谢谢大大。
真不是大大...整理字幕点标点而已(bgm38)
#2 - 2021-1-12 14:59
謝謝翻譯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