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5 19:55 /
转载者语:非常用心的考察文,虽然有很多主观推测内容,假说不一定正确,但都算得上有理有据。一些细节如九花生理期的部分我玩完都没意识到这其实是个伏笔。感觉这文章放几年前稍微润色一下都可以投稿二次元狂热赚点稿费了233

原文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7695357243?pn=2
原文作者:大苦瓜粉
DEEP ONE,一个一片骂声的作品,空有15G,但是剧情简陋,台词隐晦难懂,过于中二,抄袭,过度宣传,各方面都惨遭诟病。
很多人说这个不能带脑子去推,只要理解就好,我最开始也是这么理解的,但是为了身临其境的去感受里面每个人物的悲喜,还是花了3天时间以极其缓慢,逐字逐句的推完。
推完的第一感受就是,什么破烂玩意,埋下的伏笔太多,以至于结局仓促,好多线索都没理清,交代得不清楚,甚至有些理由过于牵强,活该被批得一无是处。
但是心里总有股浓烈的情绪,压在心头,导致夜不能寐。偶尔会想起里面一些细节片段,不合理之处。于是根据剧情树,反复去推敲,不少人会觉得,一个游戏,至于这么认真嘛。
Tags: 游戏
#1 - 2022-1-15 19:55
越是沉迷,越觉得这个游戏不该那么低的评价。因为里面的台词,每一句都需要去细品,隐藏了好多线索,各种暗喻,相当烧脑,真不是危言耸听。
我推第二遍都还没能完全理解一些话里面所含的意思和线索,加之看的翻译中文版,难免有些地方有错别字,更别谈表达上的区别。
另外,重点中的重点。大家忽视了2ND,2ND介绍里主角基本是青之魔女,此篇中埋下许多线索,估计会在2nd里给出解释,生活在上水流的所有人都在隐瞒一些事情,包括沙耶,说的话都暗喻很多事,需要我们自己去拨开迷雾发现真相,如果仅仅依据尚哉的视角去看这个游戏,剧情乱七八糟,晦涩难懂。
只有流放海外的佑姬,才是一个客观理性的旁观者和侦探,有很多欲言又止的提示。果然是DEEP ONE的另一层深意,连每个文字都藏有那么深的意味。想要搞清楚整个神笼继承之仪就是个世界树难题。
#2 - 2022-1-15 19:56
先从时间线上来说吧。
这里需要根据里面的台词大胆揣测一下,斋宫宿业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为什么需要以这种形式传承血统,为什么要举行神笼传承仪式,何为神笼传承仪式?
神话时代众神创造了一个瑕疵,但又完美的鬼神之物,完美是指其无与伦比的欲望和破坏力,瑕疵是不可控。所以众神将其一分为二封印在血统中,所以传承下去必然是双胞胎,Y染色体携带的带的是代表男性的破坏,欲望,X代表的是女性的治愈,温柔。男性血液里有个有个深渊,破坏和欲望的化身就深藏在那深渊里,而书简胎则是稳定,治愈,用羁绊牵制男性进入深渊,即使进入也能保持理智,恢复人身拉回来。
而神笼传承仪式,男性本身就是神之牢笼,如果和书简胎结合,诞生出下一代,男性血液里传承下来的深渊和原典也都继承到下一代身上了。为了稳定,原典一直没有封切,所以书简胎在诞生原典之后就会死。而斋宫宿业也到了下一代身上,活下来的男性只需要和一叶保护好他们就行了。
神话时代,原典便已存在。原典作用是使人或物回溯到最佳状态,但最关键使命是牵制使役者血脉中的深渊怪物。
书记时代,由天皇赐予斋宫一族守护流传。
#3 - 2022-1-15 19:56
1000多年前,斋宫家族枝繁叶茂,分成若干分家(直系皇族斋野,分家之首宰相文示宫,近卫军比奈森,侍女太监类佑姬,各部尚书宫下,兵部尚书业刀,还有个专门提供妃子的让原)
原典最先断章分化出了斋宫一叶,注意,不是斋野一叶哦。
(根据自立型魔导书的特性,斋宫一叶应该是斋宫分家前最后一任书简胎,死后魔导书继承她的遗志,让血脉得已顺利传承)而此时原典的力量和斋宫血脉里的诅咒相互比较平衡,只要没有外界因素影响就不会打破这个平衡,所以一叶的职责就是为了排除不稳定外因,保证平衡。

800年前,文示宫主要负责政治舆论来保护作为直系的斋野家系。但因为他们所负责的事务,在人类社会中是最有权利的,所以开始居功自傲,暗藏反心。类似哪怕宰相已经权倾天下,皇帝只是有名无实,宰相还是想登上皇位,但是介于无大义,还有一叶的威胁,迟迟没机会动手。
原典真正的作用只有斋野家直系继承人知道,但又不能透露。

300-400年前,西方的大炮洋枪炸开了闭关锁国的日本的国门,那些入侵的洋鬼子魔导士之类的,以人类的常理估计做了危险的傻事,导致斋野家主暴走进入第一层,因为只是进入第一层,所以还是很轻易的封印了,为了防止将来再出现这类情况,原典一分为三,原典直系给了斋野家,分化出的明镜止水(绊名,真名未知)给了禁卫军比奈森。分化出的沙罗曼掌给了佑姬一族。

300年前,不知为何,一叶流放了佑姬家族到海外。(个人揣测为了排除海外不稳定因素,加上为了是为了去刺探情报,所以安排了佑姬家族出去。但又因为许多人提及佑姬霞是洋人/混血?但她自己又说日本才是故乡,且黑猫交代过洋鬼子做了荒谬的事,所以大胆猜想300年前的佑姬家主被洋人XX过,一叶为了排除隐患,放逐国外,那时候的魔导书还是受胎型,去了国外因为诸多因素转化为从者型)
这次断章分化出新的2个魔导书,所有家族都是知道的。即使又分化出去了2个,此时的原典封印能力还是足够维持十代传承。
(个人揣测部分!可能一个是近卫,一个是侍女,所以耳濡目染之下,身体也更适合当容器,又或者皇帝总是最宠幸身边的人,而那些文武百官则靠后。不管是啥,总之引起了当朝宰相的更为不满,哦,文示宫!)
#4 - 2022-1-15 19:57
时间来到故事开始的18-19年前,上一代宗主使役者尚深和书简胎八花结合生下了史无前例的3胞胎-老大尚哉,老二九花,老三透花。(这一点我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能精确无误的操控生殖的魔导书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而且这个不是能人为控制的。个人揣测:距今也已经差不多十代了,原典自知已经无力维持平衡了,故意想打破平衡,正可谓不破不立,来改变一下目前状况?又或者因为八花和使役者以往的先代性格正好相反?从此处也可以推测,以花命名也是在洋人入侵之后开始,正好快到十花了)。
但是人类不可能理解原典的用意,甚至分化出来的魔导书都不能,如同不能揣测君意。只道是第三子是灾厄之子,不能留,要依据一些传统进行一些取舍。
当时的八花和尚深执意要全部保留下来,身为父母的决心,希望能对抗宿命。此时的宰相还是在其位谋其职,为他们出谋划策,将老二寄养到让原家,将来做神化媛(影姬)老三就当花姬。并逼迫让原家杀掉了自己的亲骨肉--原本的影姬。

而生出三胞胎后,八花也因传承了原典而去世(历代花姬的宿命),只剩下一个文绉绉的尚深独自在悲伤中抚养剩下的两个孩子,因为有个骨肉不在身边,加上爱人的离去,终日郁郁寡欢。(为什么送出去的是九花?个人推测,父母不希望希望下代知道自己背上的斋宫宿业(近亲结婚),但是传承又不能断,干脆借影姬,假戏真做,希望孩子们过上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透花是亲妹妹,九花是世俗眼里的正妻,且保证了传承的继续,另外透花原本并不是书简胎,也不是使役,只是普通小孩,为了保证她的安全,对外谎称她才是原典,后面文示宫一直以为透花就是潘多拉之盒,就是原典,可以恢复最佳状态。)
当然,此时还有个八枝作为影姬一直在斋野家。这段时间出生的有,按年龄排名,最大的宫下众逸,其次文示宫笃,斋野尚哉,斋野九花,斋野透花。
#5 - 2022-1-15 19:57
10~11年前的夏日4-5月份,剧中的几位主角,基本都是7岁。
早熟的宫下众逸才7岁,恋上斋野家的25岁的影姬八枝(根据花姬影姬以及各类祭祀所需要的年纪和小孩子年纪来推测),曾带她私奔,最后八枝还是留下来了,拒绝了众逸的表白,众逸被大人嘲笑。
7岁的斋野尚哉,透花在夏日的屋檐下,听喝酒的父亲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提到了第三个孩子,但这两个孩子压根不知道。也算是大人的善意谎言吧。
7岁的九花孤独的在让原家度过了7年,在让原家思想灌输下,只知道自己有个双胞胎妹妹,但并不知双胞胎哥哥,善良的她一心只希望妹妹幸福。
再然后,三个小家伙趁神化媛仪式那天,跑到树林里,爱慕透花的笃送小透花回家,尚哉独自一人在山林里看到送到斋野家的轿子里的九花,一见钟情,灵魂共鸣。
影姬入门,三个小孩天天一起睡觉一起玩闹,尚哉偶尔跑去宫下家救个小猫,和影姬九花聊个天什么的,透花就是经常吃醋。
#6 - 2022-1-15 19:57
十年前的某一天,一切事情的起因就此开始。
因为透花的嫉妒,任性,不小心失足险些掉落山崖,哥哥谨记父亲的教诲,因保护妹妹,自己摔落山崖,导致昏迷进入DEEP ONE。两妹妹下去找哥哥,开始还在呼喊,眼睁睁看到尚哉暴走,九花为了救透花,牺牲了自己,肉体被吃掉了!同生异梦那幕主视觉其实是九花的最后记忆!九花叫透花快逃。后面有以尚哉视觉出现的这一幕,是他吃九花时,九花还在拥抱他,尚哉在九花的血肉里。
随后,透花重伤逃走,大人召集人手准备对付暴走的尚哉,其中就包括他爹尚深宗主,还有各个分家,尤其是比奈森沙耶!!!没错,就是现在的沙耶,为了阻止暴走的尚哉,封切沙耶,虽然不知哪种形式封切成功,但是尚深不忍对子下手,导致反被重伤(有尚深对沙耶的忏悔,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但是却没让沙耶成功履行自己的职责,还叫沙耶将来成为儿子的剑鞘,很过分了,但是沙耶对尚深动了真情,毕竟400年来,比奈森第一次有机会被家主需要)。最后还是靠九花及原典的能力平息了狂暴化的尚哉的欲望(这是第一次),并且由于九花的执妄,导致原典携带子宫,自尚哉的胃里从后背飞出,造成深渊之物魔力残留在伤口,后被佑姬霞发觉蹊跷。(另一种可能是那个伤其实是沙耶造成的,目的就是为了封印尚哉的记忆,以免回忆暴走的状态,也是为了实现尚深的期望,让他们过上和平正常生活。所以佑姬霞才会对尚哉说是保护九花受的伤大吃一惊,且沙耶和暴走状态的尚哉交战之时,散发的魔力其中之一就是这个伤口的魔力残渣。)
#7 - 2022-1-15 19:57
因为九花原典天玺旧辞只是继承了九花的记忆,思想和意志,并没有灵魂,说到底,她只是原典附在九花原有的血肉上自立成型的魔导书而已,所以,她并非全知全能,一直处于微启动状态。所以之后的生活只是靠九花的潜意识在持续治疗这次事故中受重伤的哥哥和妹妹。
而身负重伤的尚哉,尚深,透花均被送往宫下的医院。此时的机缘巧合,让文示宫蠢蠢欲动,借机谋害了尚深,让笃骗走透花和八枝囚禁到文示宫,对外宣称死亡。
而后,九花因为原肉体的执念,导致现在这个肉体居然在子宫里孕育出了潘多拉的魔盒,而不是分化出来的,看三黄蛋的暗喻,还有九花第8日夜对尚哉的表达(哥哥和妹妹)。当然,当时谁都不知道,文示宫带走透花是以为透花才是书简胎。尚哉因为有九花的潜意识帮忙治病,很快就好了,除了背上那个伤,并回家参加了父亲的葬礼,遇到了沙耶姐。(沙耶当时应该比尚深年纪稍小一点)
有点奇怪的是,一叶全程在干嘛?就算职责只是保护这一代的宗主和花姬,也不至于不帮忙,也许魔导书并没有那么全知全能吧,加上透花原本就不是花姬,被带走对她来说可能也无所谓。
#8 - 2022-1-15 19:58
透花和八枝被带到文示宫后,八枝拜托宫下众逸照顾透花,立下誓言,后被文示宫大人们以非人手段折磨,具体啥内容就不谈了,反正践踏了为人的尊严。导致宫下众逸对文示宫实笃心怀怨恨,
舍弃依附于文示宫的宫下下任家主身份。进入业刀习武,所以对业刀感情挺深,半年后,病愈的尚哉也进入业刀习武。
这一年,透花因为是文示宫以为的花姬,开始要预备的下任家主笃来进行封切,这个封切直接是交配,笃不从,为了增加趣味,实笃还刻意虐待透花,笃在悲痛中进行了初次封切。
结果可想而知,不可能成功。就这样笃和透花经历了地狱般的五年,其间共进行过77次各种不同封切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这五年间,实笃为了续命,不惜给孙子笃附上诅咒,和自己同生共死。
#9 - 2022-1-15 19:58
五年前,在透花封切的这五年里,他们差不多12-13岁,周围的亲戚排挤斋野家,没有大人在旁指导,一叶也不懂少女身体,对斋野唯一有感情的比奈森又受尚深所托,不要告知孩子们真相,加之尚哉因为灵魂暴走,记忆缺失。所以,九花和尚哉就浑浑噩噩,不知情过了这些年。九花因为一直身怀潘多拉之盒,被不断吸取能量,加之还要持续不断为兄妹治疗,所以身体一直很虚弱,前五年几乎一直住在宫下医院。
然而九花到了初潮之时,非但没有来,还会流母乳,所以胸部犯规的大!(注意每个人物立绘都有其含义,后面再说)(跟佑姬训练时提到,但从来不好意思对外人说),引起了医院方面和文示宫的关注,进而开始一些不人道的医学行为,遂发现斋野家隐藏的秘密,一直将九花作为人体研究,最终发现是处女居然体内孕育着潘多拉之盒。
此时透花的封切也全部失败,而且透花经过这五年折腾,终日关在不见阳光的地方,已经很顺从了,头发也白了,身体也发育不良(柚原亚希,体型娇小+贫乳+白发)
但是实笃又给了笃最致命的一击,因为将透花不仅仅当作圣女,更当作圣母对待。也就是人尽可夫,文示宫内谁能封切谁都可以上。笃对祖父的仇恨彻底被扭曲。
笃和透花这些年过的地狱般的生活,而尚哉却若无其事的生活在幸福中,即使透花被摧残成这样,面对各种凌辱,导致透花人格也就是魂源崩坏沉睡起来,只留下对哥哥的执念,所以笃对尚哉的怨恨也无以复加。
#10 - 2022-1-15 19:59
六年前,文示宫安排只剩下躯壳的透花去宫下医院做手术,将九花子宫里的潘多拉之盒给移植到他们偷偷藏起来的大义名分---十花(透花)的体内。(对外以柚原亚希的名字),
因为潘多拉之盒不是分化出来,而是天玺旧辞直接孕育出来,也具有近似恢复治愈的能力(幕间-纠里提到)。所以透花身体也开始慢慢恢复,但是已经变成另外一种表人格了。
在医院养病期间,在天台上碰到了尚哉,虽然被文示宫控制着要隐瞒着身份,但是尚哉的出现给了她坚持下去的希望。
所以在天台上,亚希会问二选一的究极难题,举的例正好是一个是掉下悬崖,一个是器官移植。尚哉的反问能不能接受带着救不下的另一半生活下去的自己。(PS:很关键的问题)
把人比作鸡蛋的话,那么蛋黄就是子宫,孕育着原典的地方,蛋清就是人体内部脂肪等内脏,皮肤就是蛋壳,但是九花身体是没有蛋黄了,内部结构的地方(蛋清)反而全是整个子宫,
甚至连表皮(蛋壳)都被子宫所覆盖。佑姬霞当时不理解是因为把九花当成正常人看,但其他她整个人就是特例能借九花肉体怀孕的自立型魔导书。
且那时候已经孕育了潘多拉并被取走了,对于那时候压根没有魔导书方面知识的九花来说,只能任由医生进行非常规检查。
这个时候九花只是偶尔去一下医院了,不再是长期住在医院了。
#11 - 2022-1-15 19:59
两年前,被流放的人狩一族末裔(泡沫夜子)被招募到文示宫。
故事发生前三个月,八户狭贵转学来到宫下学校。这个人是人狩一座三大血统里的最厉害的那支的上位存在。也有着传承着神话时代至今的魔导书和血统。但是他来这的目的一直没搞清楚,绝对不会只是来杀泡沫夜子这么简单(仅凭一把裁纸刀)。
自从狭贵来宫下学院,并且和柚原亚希住同一栋楼,文示宫就做出了无名白书,并且成功将潘多拉之盒激活了,但是宿主透花体弱多病,灵魂也被折磨得快消耗殆尽了,只剩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宛如人偶NORA。
潘多拉之盒以透花最大的愿望盒怨念为载体转化成了傀儡型,每当柚原亚希受到折磨精神萎靡之时,透花的里人格就可以显现出来,也就是启动潘多拉之盒。
而且狭贵每次出现基本都伴随着亚希,且有意在撮合尚哉和亚希。
#12 - 2022-1-15 19:59
透花在潘多拉之盒入体后这几年,身体更差,且遭受到更加非人的对待。现在九花手术后,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更重要的是不需要提供能源给胎儿了,所以对尚哉和透花的治疗更加有效了。尚哉以前的旧伤恢复不了,但是新伤都没有痕迹。
同时,对于经常折磨透花的文示宫肯定也发现了透花身体上的异常,再通过这么多年对九花身体的研究,察觉到九花这边才是原典,而且具有让人不老不死的能力,(幕间-破)里实笃提到,如果要灭掉斋野家,十年前就灭了,为了正当名分,所以需要有个正统花姬在,并且能由文示宫的人封切才算大义名分,更诱人的是,没想到原典居然有让人不老不死的能力,给了强烈想续命的老家主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原典的理由。说明之前别的分家都不知道原典的作用及真实用途,
包括比奈森家和佑姬家。
这些都是故事开始前不久发生的,也就是狭贵来了之后。所以推测狭贵才是所有一切事情的幕后推手。
#13 - 2022-1-15 19:59
故事开始
明面上的剧情大家可以自己去游戏里看细节。就不多说了。
谈一下隐藏在日常生活下的一些细节,不太完善,毕竟太多了,感觉尚哉身边全是演员啊。包括尚哉和九花上学住院全都是在宫下家,也都是方便监视他们。
估计许多人都忽略了各种细节,反而还觉得这个游戏垃圾。
-----------------------------------------------------------------------------------------
第一日
同生异梦:这段记忆其实是九花的,胸前被贯穿,被吃掉,还拥怪物入怀。
夜晚,电视播放V1又出现了,文示宫的老家伙们在拿无名白书做试验。
夜晚睡觉前,九花来初潮,有点不知所措,又不知该如何跟哥哥表达。*理解不了女儿的单身父亲一样的烦恼*,因为子宫里没有胎儿了,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自然会回到正常,只不过到了17-18岁才来(后来和佑姬对话提到)
#14 - 2022-1-15 20:00
第二日
谒见:斋宫一叶因为预料到这次的神笼继承仪式会出大事,原典目前能力不够阻止深渊恶魔,尚哉又是个呆傻,未必能自己控制住自身欲望,所以必要时候得牺牲自己,还有比奈森家的魔导书,回归到原典一起与深渊恶魔抗衡,还有个佑姬在回来途中,立场不明,最坏的结果是佑姬去了文示宫,所以她自投罗网,去了文示宫被当作人质。至于人类的推到屋型,对她来说无足轻重,重要的是翠玉,沙罗曼掌,比奈森的明镜止水能一起坚守最初的作用,就是作为工具,迫不得已时牺牲自己回到母体。
吃午饭时:打算中午和亚希一起吃饭,众逸的饭其实是亚希做的,只是尚哉这个直男不知道,亚希很开心尚哉能吃到自己亲手做的饭,虽然没能一起吃。(注意对话细节),这里谈到众逸,透花虽然讨厌八枝,但是八枝还是疼爱透花的,所以将透花托付给喜欢八枝的众逸了,众逸是我这里面最佩服的汉子。
夜晚,梦到父母,对话中可以看出八花命不久矣。流泪醒来。这些都是斋宫加能进入深渊的血统作祟,深度潜意识。母亲唱的歌都留有印象。
#15 - 2022-1-15 20:00
第四日
早晨:妖精之书慢慢 给以尚哉提示,试图引导他认清自身本质及宿命。
我心疼的沙耶的到来,后面多次回忆对尚深家主的感情,尚深对沙耶的愧疚,以及尚深要求沙耶保护自己孩子的片段。说明这个沙耶就是十年前那个沙耶,为啥一直没变化?为啥个子那么小,胸那么平?还是保持十年前的模样。
因为十年前的封切,使得身体发育停滞在那个年纪了。另外,不希望尚哉因为父亲的原因导致沙耶成现在这样而有心理负担,所以干脆说是沙耶的女儿来的更好。
晚上,佑姬霞的妖精之书探测发现斋野家的两个魔导书,文示宫家的魔道书和被囚禁的一叶(自立型魔导书),原典也是自立型,一叶也是自立型,但是探测结果以为原典是正常,而一叶的自立型看不出详细情况。
#16 - 2022-1-15 20:00
第五日
剧中剧-破:这些剧中剧都值得详细推敲每一句话,很多细节。例如文示宫的实验,前天心急的偷袭,还有潘多拉之盒之类的消息。实笃走之前让笃去把十花带来,意思指通过封切将潘多拉之盒从透花(亚希)体内引导出来,并且让笃亲自执行,意思就是让笃去玷污透花,启动潘多拉之盒。言外之意还有,除了笃,别人照样能启动潘多拉之盒。而且还是带到实笃的寝室里去,可想而知,透花现在在文示宫的处境。
#17 - 2022-1-15 20:00
第六日
由笃亲自执行亚希封切出来的透花(已经是傀儡型潘多拉之盒)终于第一次与心心念念的哥哥重逢!好久不见,初次见面,心都快碎了。只可惜如灰姑娘一样,到了12点就得消失,因为阴翳礼赞是借着乌云遮蔽日光那么一会展开得结界,而且透花与亚希约定了12点就要回去。
透花虽然面貌与九花一致,毕竟是三胞胎一起出生的,但是胸却明显是亚希的,有两个可能,一是用潘多拉之盒改变基因,二是潘多拉之盒类似原典的功能,回复到最佳状态,而透花的容貌发色本来就应该是九花一样,但是因为长期关在地下不见阳光,饱受折磨,导致头发变白。变得与以前完全不同了,也正是如此,文示宫才敢放出来上学,不怕被斋野家认出来。
#18 - 2022-1-15 20:00
第七日
早上的梦值得注意,回忆片段,拼凑真相的关键。题外话,小时候的透花是头右边带蝴蝶结,喜欢黑色,而九花是左边带樱花,喜欢粉色。但是某天尚哉居然发现九花穿了条黑色内裤,说明此刻九花在具备魔导书知识后,开始意识到另外一个妹妹还活着的事实。
#19 - 2022-1-15 20:00
第八日
少女体内苏醒之物:这里就是九花和佑姬的聊天,表示以前一直在宫下疗养,尚哉也说过长达五年多,而且从小胸就大,还流奶,没月经,有医学名词的。又不好意思跟哥哥说,但是最近终于开始来月经了,以前因为怀有身孕(魔导书),所以没有月经,现在生完了,自然又开始来了。再看佑姬霞的反应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文示宫的人肯定利用医院,做小动作偷偷把魔导书偷走了。
哥哥与妹妹:这里九花一直在暗示,肚子里面有孩子,想把她生下来,做她的妈妈和姐姐,问尚哉愿不愿意做孩子的父亲和哥哥。九花现在因为具备魔导书知识了,也有九花残留下来的部分肉体,她能感受到被透花的思念所寄宿的潘多拉之盒。虽然早就离开她体内了,所以她现在开始坚信她还活着。之前一直以为透花死了,包括连自己是什么存在都不清楚。
#20 - 2022-1-15 20:02
第九日
父与子:尚深提到过第三个孩子,就是九花。
神话的再现地:佑姬霞来探查,发现满地废弃的剑,沙耶用的,而且靠灵力或者魔力是不可能改变物体本质的,是这个世界的硬性设定。除非靠魔导书。
人鱼公主与NORA:名字都直接点题了,之前也解释过。
剧中剧:纠,又是通过笃之口,了解到18年前让原家在文示宫的逼迫下,杀害自己亲骨肉,接九花来做影姬这一事实。还有另外的细节自己去看
300年的相遇:梳理历史事件的细节线索,对话很隐晦。
#21 - 2022-1-15 20:02
第十日
九花小时候的成长经历及她的愿望,一字一句去琢磨,这里我差点哭了。多么懂事的丫头,多么不公的命运,太心疼。
封切:这里是关键啦。这个时间观里是有许多硬性设定的,不会随便更改。加上佑姬霞的博学,不难推测出这并非沙耶的首次封切。
首先,之前一直在强调,受胎型在未封切显现之前,谁都不知道有什么能力及什么特性。加之400年来从未封切过,但是沙耶却能一口说出来就是一把剑,而且连封切仪式都一口咬定必须练热。
其次,前一日的战场,佑姬霞发现了满地剑只可能是用过魔导书的。
再次,当沙耶说要练热时,佑姬霞有点鄙夷的表情。
还有,让九花用精神链接他们去学习封切,还表示比奈森沙耶比你封切经验丰富多了。如果是400年来从未封切,那沙耶何来经验,如何知晓是啥属性。世代相传的说明书就太牵强了,斋野家能知道未封切的魔导书?连自家的原典估计也不清楚,反正稀里糊涂的背负宿命。
虽然沙耶十年前就封切了,也许是练热,也许别的手段,但是她明确了,那时候没有被使役者选择,也就说使命并未完成,反而被要求来当下代宗主的比奈森。不仅对外要当剑,对狂暴的宗主还得当剑鞘来承受,确实很过分了,难怪沙耶一直回忆尚深的那几句道歉的话。
#22 - 2022-1-15 20:03
第十一日以后基本表达得都比较清楚了,不过细节还是多。
这是一部需要慢慢品的游戏,如果当个拔作,或者快餐游戏,说实话,这么隐晦难懂的文字和深意,太烧脑,真不太适合。也难怪被批得这么狠。
总得来说是一部披着中二外皮的悲剧作品。当你能真正代入进去,里面实在过于压抑,忧伤。个人觉得,结局并不完美。
#23 - 2022-1-15 20:04
思考下来,每个人都是悲剧。
九花:本来早就死了,偏偏遗愿衍生出了魔导书,还是高级带感情的,最后力量用尽消失了。
尚哉:苦苦守护了十来年的灵魂伴侣,结果是个假的,就算是假的,也真的爱上了,最后却消失了,只得守护自己的妹妹。
透花:遭受了世间惨无人道的对待,身心俱损,还好在姐姐的帮助下,收获了幸福,但姐姐却因此而牺牲了,那能叫幸福么?自己要背负重担活下去,身边最爱的哥哥的心永远会在姐姐身上了。
沙耶:背负家族使命,不能有自己情感的表达,终于遇到像哥哥一样的尚深大人,动了心却死了,还把她当工具人交给儿子,虽然完成了使命,也感受到温情了,但是尚哉心里不可能有她,MMP的。
佑姬霞:本来是个最客观角度的人,来了趟日本,相伴这么多年的猫消失了,永不再见,这一趟旅行值得么?该守护的主人十年前就死了,和假主人产生姐妹情了,结果也消失了。
文示宫笃:为了那个心爱的她,却亲手将她推向了火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毁掉了人生,即使想弥补,她的心也只在她哥哥那,一辈子被仇恨所蒙蔽,最终也没能如愿。
宫下众逸:骑士一般,早熟的他眼见心爱的女人被折磨死,虽亲手手刃敌人,正直的他为了反抗不公的宿命,最终也是牺牲。
柚原亚希:以透花肉体之身,在透花封闭心灵后滋生的表人格,最终悲剧如人鱼公主一般,化为泡沫。连存在的证明都不曾有,毕竟身体都不是自己的。
泡沫夜仔:终其一生都在空虚中寻求终极死亡,终于遇到倾心的对象,终于有活下去的动力了,自己的愿望变成希望看到他的愿望达成,结果不明不白就那么死了。
唉~~~~
#24 - 2022-1-15 20:04
DEEP ONE真的是点题了,不是指玩家也不仅仅是指游戏里的DEEP one,而是指玩家能进入游戏的那个层次。需要深深潜入到DEEP ONE才能发现这个游戏的真面目。
#25 - 2022-1-15 21:47
(挖坑能手)
所以这是在为新作预热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