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29 23:51 /
tv版和本作的最大差别就在于,前者如果不是制作动画,剧本就不能成立,而后者真的放在很多行业都适用。
剧透警告,非剧透版本见短评。

为什么说本作不再是一个非制作动画不可的故事,原因要从本作的主题开始说起。简单而言就是一度落入谷底的人,不应该放弃希望,而是应该顽强执着,重新向上攀爬,一个让人有所思考的故事。

我能理解tv版的故事已经顺风顺水,如果这样一帆风顺的去拍七福神不仅缺少戏剧性上的冲突,同时也难免被观众诟病剧情都合,但剧场版套上这样一个泛用性主题实属不应该,动画制作才有的情怀与感动还有很多是白箱tv还没有描绘的,这一点完全可以参考本季度的映像研。

从好的方面说,本作4条故事线都是围绕这个主题展开的。而这就带了第二个问题,故事线路太多了,而且有的线路除去紧扣主题的部分,还又讨论了别的问题,对于一部2小时的剧场版而言,难免会给人一些结构性不强,剧情混乱的印象。

每条路线单独来说

1武藏野承接剧中剧的故事
剧情的明线,这条路线也是喵森脑内小剧场的重灾区,我能理解看到惨淡的现实而逃避到过去制作的动画世界里去的喵森的想法,但是突如其来的歌舞剧还是让人有点措不及防。看着这个动作作画,真的感叹是浪费作画资源。
这条线前半是我不满的最大原因,这条线作为引出跌入谷底的前因,和描绘喵森不放弃(悪足掻き)的起部分,做的如此炫技简直是喧宾夺主。
之后的承是召回全员制作剧中剧的部分,可以看作是tv的浓缩版,也不是说不好吧,毕竟时长限制是一方面,而且观众已经熟悉了角色是另一方面。
问题比较大的是转和合。
转基本又是脑补小剧场,而且脑补的还是去解决问题路上的画面,实际与甲方商谈因为是非脑补画面,表现力反而是相形见绌的。
最后的合是众人在一次成片后,并不能满意,于是在上映前3周又重新制作结尾的故事。这里主要有2个问题,一是这段故事与其说是落入谷底之人的悪足掻き,不如说是动画制作人的匠人精神,作为结尾些许偏离主题;二是这里的前后两版比较过于刻意了,第一版和第二版简直是云泥之别,就像比较两个方案,但一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一般的不自然。

2.喵森和同好5人在制作动画中碰壁,重新振作起来的故事。
和主线嵌套在一起,同时期其他4人也工作不顺,在谷底徘徊的剧情。看着5人即使工作不如人意,但相聚时还强颜欢笑的样子真的是很感叹。表面阳光,但没聊几句话题就沉重起来,感叹4年来并没有接近高中时梦想,对时间流逝的懊恼和无奈,表现的也很真实。但问题就出在她们5人是如何重新振作起来的呢?是听了社长的鸡汤,明白做动画不能光有热情?还是去了动画教室,带一群熊孩子做动画又找回了初心?都不是,是因为所有人都被编剧安排回来参加了剧中剧制作。

3.武藏野从巅峰到濒临倒闭的故事
剧情前半的伏线,不得不说这条路线还是很有水平的,从一开始喵森想要飙车但是汽车熄火,到守在电视机前等待放送的只剩下寥寥几人,每一个镜头都呼应了tv版留下悬念,之后再由插叙手法带出每个人之后的去向,对动画业界的无情,动画制作者的无奈都有很好的表现。我个人最满意的故事线。

4剧中剧的剧情
背景说明是落入谷底,不放弃挣扎的故事,但着重描写的最后一段呢?
第一稿只是按剧本而行,只是合乎道理的,而第二稿通过描写大决战的壮烈,补足了情感上共鸣的前提,说明只靠道理逻辑是不能让观众带入剧情,让观众感动的。道理都懂,但对电影院里的观众而言,只是被告知了剧中剧主角们都曾落入谷底,然后就给看了一段他们不放弃挣扎的样子,我觉得这个剧中剧是逻辑不到位的,虽然有情感渲染,但实在感动不来。

4个故事线看下来,其实不难看出主人公即使不做动画,只要是做任何制作资料的故事都是能说的通的,我尝试着脑补了一下我自己的职业咨询。
因为过去一个客户承诺要了我们的提案,我们就开始做方案,但结果对方根本没有上报董事会,直到董事会年会才通知我们这个项目不要了,于是我们只能停下手头的所有工作,我司蒙受损失,陷入困境,人员接连出走,也有的就此一蹶不振。而我也去重见同期,大家感叹世道不易。直到有一天,有一个没什么人要的小项目兜兜转转给到了我司,我们决定复活当年被扼杀在摇篮里的想法,一雪前耻。在和同期的协作下,我们找回了过去的伙伴,在紧张的工期里我们如约完成了方案。我们又找回了做咨询的意义。但最后的审查时,我们却发觉这第一稿还是差口气,光靠道理不能服人,还要动之以情。于是我们连夜加班作出了第二稿,这一次大获成功,我司又重回正轨,再一次笑傲商场。完全一致,毫无违和感。
Tags: 动画
#1 - 2020-3-1 11:41
总算写完了,看完这次的剧场版真的是感想颇多。
不过想想如今还能让我有心思发表长评的动画也寥寥无几了吧。
#2 - 2020-3-1 13:11
(Miata Is Always The Answer!)
>因为过去一个客户承诺要了我们的提案,我们就开始做方案,但结果对方根本没有上报董事会,直到董事会年会才通知我们这个项目不要了,于是我们只能停下手头的所有工作,我司蒙受损失,陷入困境,人员接连出走,也有的就此一蹶不振。

所以说先签合同(或者至少先签备忘录)是多么重要啊(bgm38)嘛虽然ACG业界确实很多时候都是现场先行合同滞后就是了,因为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一般来说不太会发生这种撕破脸皮的情况

另外我有一个朋友就在最近绝赞话题中的Origami,亲身经历项目突然叫停公司员工出走的状况(虽然不是因为上游叫停而是因为现金流断裂迫不得已只能卖身),他表示前半段看得胃疼(bgm39)
#2-1 - 2020-3-1 16:43
Tifusa
嘛,现实里会做到一半不要的情况真的是千千万,比如因为谁弄丢了一个文件也是可能的
前半段那里的对比镜头,我也看得胃疼,怎么武藏野说没人就没人了,而出走的人怎么个个都混的风生水起,这是告诉我们不跳槽只能等死么(bgm38)
#2-2 - 2020-3-2 08:59
星野恵瑠
Tifusa 说: 嘛,现实里会做到一半不要的情况真的是千千万,比如因为谁弄丢了一个文件也是可能的
前半段那里的对比镜头,我也看得胃疼,怎么武藏野说没人就没人了,而出走的人怎么个个都混的风生水起,这是告诉我们不跳槽只能等...
其他业界不清楚,程序猿的话哪怕跳一次槽再跳回老东家涨薪都比一直待在老东家快得多(bgm38)
#2-3 - 2020-3-2 15:15
Tifusa
星野恵瑠 说: 其他业界不清楚,程序猿的话哪怕跳一次槽再跳回老东家涨薪都比一直待在老东家快得多
我们这也是,但是就我认识的在传统制造业日企的,出去一般都是回不去了
#2-4 - 2020-3-2 17:21
星野恵瑠
Tifusa 说: 我们这也是,但是就我认识的在传统制造业日企的,出去一般都是回不去了
其实也不一定,比如跳槽之后的新东家被老东家收购了什么的(bgm39)
#2-5 - 2020-3-3 09:13
Tifusa
星野恵瑠 说: 其实也不一定,比如跳槽之后的新东家被老东家收购了什么的
传统日企跳槽,年功序列就清零了,结果再被收购,只能说御愁傷様了(bgm38)
#2-6 - 2020-12-9 01:33
A.one
虽然ACG业界确实很多时候都是现场先行合同滞后就是了,因为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一般来说不太会发生这种撕破脸皮的情况
想起当年木村说的那个NEWGAME角川的合同的事(bgm39)
#2-7 - 2020-12-9 21:22
星野恵瑠
A.one 说: 想起当年木村说的那个NEWGAME角川的合同的事
草还有这种瓜我居然还不知道(bgm38)应该不会是指的Re:0相关的瓜吧?
#2-8 - 2020-12-10 23:37
A.one
星野恵瑠 说: 草还有这种瓜我居然还不知道应该不会是指的Re:0相关的瓜吧?
不是那次吃饭的时候说的么?(bgm37) 总之就是说游戏发售的时候合同还没走完
#2-9 - 2020-12-13 20:46
星野恵瑠
A.one 说: 不是那次吃饭的时候说的么? 总之就是说游戏发售的时候合同还没走完
啊啊原来是那个瓜啊(bgm38)想起来了
#3 - 2020-3-3 19:23
在理。
#4 - 2020-5-8 22:38
觉得剧场版就很刻意复刻TVA,但没有新意显得很像例行事务,显得很“我就是想用这些桥段让你们感动”,但身为观众我没必要看和TVA差不多的东西。讽刺的是,剧中角色说不要画地自限,但白箱剧场版反倒是画地自限了。
#5 - 2020-5-8 22:41
第3点尤其同意,觉得最好看的就是前面的部分,甚至觉得全片做成这样也好(
#5-1 - 2020-5-9 14:32
Tifusa
大佬你不会是最近去看的电影吧,多保重啊
#5-2 - 2020-5-10 01:49
普罗茶
Tifusa 说: 大佬你不会是最近去看的电影吧,多保重啊
不是大佬,人在台湾,理论上比日本要好些(
#5-3 - 2020-5-10 16:18
Tifusa
普罗茶 说: 不是大佬,人在台湾,理论上比日本要好些(
没想到白箱这么快就海外上映了啊
#6 - 2020-12-15 16:35
(一月の蒼い月 朝焼け隠してよ)
(1)+1,歌舞片有点打断节奏和情绪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