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8-18 21:42 /
《りゅうおうのおしごと! 》这部轻小说在第五卷就已经完结了。第五卷中,九头龙八一终于实现将棋方面的觉醒,摆脱了自己长期的低迷,成功从名人手中守住了自己的头衔,而小爱也像上一年一样地给他递了水,并正式拜了师,实现了作品意义上的“首尾呼应”。作者白鸟士郎在第五卷的后记中也提到最初第一卷出版时编辑通知他“在第五卷把故事结束吧”,所以他把全部的热情都倾注在了这部自己出道以来第一次不是迎合市场的口味而是“自己想要写”的作品上,原本抱着这是一部《萝球部》一般的打着将棋幌子的萝莉控恋爱喜剧期望翻开小说的读者,却发现老师写了一个花牌情缘一般的故事:打着少女漫(萝莉控媚宅小说)的幌子,认认真真玩花牌(下将棋)。即使去Bookmeter或者Bangumi上看大家留下的评价,也往往会得到一个“比起萝莉卖萌,更为下棋时传达出的热情所打动”的印象。无论第三卷的桂香和小爱的“凡人VS天才”对局,还是第五卷中那传说中的龙王战第四回合,都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压迫感。白鸟士郎老师凭借着自己对将棋的热爱加上棋谱上的严谨考证,当然还有那股“想要写出让任何人来看都不会觉得羞耻的作品,让逝世的祖父能够认同自己选择的‘轻小说’所存在的可能性,让自己的作品能够给予读者温暖与力量”的决心,最终让本作的销量也好评价也好,如同作品中的人物一样,实现了蜕变。
虽然第五卷不会成为完结这个事实应该早在第三卷左右就决定了,但身为读者的感觉告诉我,第五卷为止的故事就是当初那个应该在第五卷落下帷幕龙王的工作的全貌了:“年仅16岁的九头龙八一在获得龙王之后陷入低迷。在这样的他的面前,一位自称来实践约定拜他为师的9岁萝莉小爱。就这样一边迎接着自己的龙王头衔保卫战,一边和充满热情的弟子开始了同居生活,在小爱以及周围的朋友\家人的影响下,八一也逐渐夺回了自己失去的对于将棋的热情。最终他经过一番苦战,面对怪物般的名人,守住了自己的龙王头衔,也收获了最棒的弟子。”职业棋手的工作不外乎:1.下棋 2.培育后进 3.进行将棋科普,这点上而言,第五卷结束的时间点,九头龙八一已经很好地完成了工作,成为了立派的顶着“龙王”头衔的职业棋手。所以第六卷开始的故事,白鸟老师把自己的视点从八一和爱两个人身上慢慢转移出去,开始描绘那些前五卷中虽然有登场但是并未过多着墨的角色的故事,让我觉得与其叫“りゅうおうのおしごと!”,不如因为同样是以中学生职业棋手男主角为视点描绘了一出群像剧的原因改叫“野田の竜王”比较好。而正如羽海野千花在川本三姐妹里选择了次女川本日向作为相对桐山零的女主展开了另一条暗线,白鸟士郎则在桂香、银子、爱的“三姐妹”里同样选了“次女”,龙王的第六卷到第十一卷的明线如果说的是龙王九头龙八一的和他周围那些下将棋的人的切磋琢磨,那暗线就是女流王座空银子的暗堕和奖励会三段空银子的努力了吧。那么,为什么白鸟士郎选了空银子?或者说,为什么我希望空银子是那个能被白鸟士郎选上的人?看完第十一卷之后我可能得到了答案。

“私は八一の事が好きです。
手を繋いで一緒に街を歩きたい。
一緒に映画を観たり、海へ行ったり、二人だけでいろなことをしてみたい。
姉弟じゃなくて、恋人みたいに……
けれど私が八一と本当にしたいことは、将棋なんです。”
我从龙王第一卷开始一直喜欢空银子,因为她是しらび老师画得最好看的女性角色,还是我最喜欢的青梅竹马属性。不过我直到看完第五卷都没有认认真真地从故事角度看待过这个角色,毕竟相比爱、天衣甚至桂香,姐弟子在将棋上面更多是担当一个女性棋士们的大BOSS角色,或者是恋爱喜剧里常有的从小暗恋男主却始终得不到回报最后只能去蹲滑梯的青梅竹马角色。甚至连第五卷里她向绝境中的八一伸出援手结果被怼回去的画面在我眼里也只是将她的这番遭遇视为“常见的男主黑化剧情被牺牲的炮灰”,而真正让我开始把空银子当成“空银子”看待的,就是第五卷龙王战访谈中她对观战记者万智小姐的这番告白。
“我最想和他做的事情,是下将棋。”当时的我虽然尚未明白银子小姐说这话的深意,但却还是感受到了她话语中的热度。毕竟如果论和八一下将棋最多的人,毫无疑问肯定是从四岁一直下到十四岁的银子小姐,直到八一成为职业棋手之前,可能对局就是两个人的日常,即使这样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她在相当喜欢八一之余,也真的相当喜欢下将棋了。而且以一般的轻小说而言,每个主要角色都该有自己的回合,白鸟第一卷给了爱、第二卷给了天衣、第三卷给了桂香、第四卷和第五卷则给了前面三人和八一,却唯独银子没有自己的个人回。所以在当时因为书荒时被朋友推荐这个系列,然后一口气白嫖到最新进度的第五卷后,发现未发售的第六卷封面是自己久等了的银子回时,自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不得不承认白鸟士郎的这部作品几乎每个奇数卷都会达到一个故事水平上的新高度(这个规律直到11卷依然成立),而偶数卷基本比较四平八稳显得不是那么出挑(这个规律也一直成立)。所以当时对于这个未知的第六卷到底是会打破规律还是遵循规律,我心中的隐隐约约有一丝期待和不安交织的复杂感情。却未想到,第五卷末尾的那番最后没能被刊登成为正式报道的告白,拉开了空银子长达六卷的苦难的序幕。
从结论而言,第六卷的剧情“意料之内”地没有超过第五卷,大家一起为天衣打造将棋那里非常感人,樱之宫那段八一和银子的名为研讨会的约会也非常甜,但是在最关键的将棋上,却还是输给了第五卷。虽然银子竭尽力气战胜创多的棋局也很精彩,但是相比可以用“破天荒”来形容的龙王战第四局,还是在炽热程度上稍逊一筹。但可能相比前五卷每个人的个人回中最后无论那场对局是输是赢,都能让读者心中充满希望和未来的结局,第六卷明明光荣地成为了的第一个奖励会三段的女性棋手的银子,却令读者无法为她所取得的成就感到由衷地喜悦:虽然她战胜了开挂程度堪比藤井聪太的创多,但是结果却只是凭着自己的运气甚至说是放弃思考,而在将棋上,她却被创多远远地甩开。最后伤痕累累地倒在八一怀里还要逞强的她,看上去实在过于脆弱,仿佛一碰就碎。原以为终于被将棋之神眷顾了的她,却最终发现根本不存在那个眷顾着自己的神,而看上去神圣而美好的三段联赛,对她而言却也仿佛一转眼变成了血池地狱。但是即使如此,她还是默默地下定了决心,在心中做出了那番无法言说的告白,也让我真正见识到了“空银子”对“九头龙八一”的感情。
“私の好きになった男の子は、将棋の星の王子様だった。
私はその星を地球から見上げて憧れている、ただの地球人。
こうして彼の胸の中にいても、何千光年という隔たりを感じる。
将棋星人が棲む星はすごく遠くて、その星の空気は地球人にとって毒。
行けばきっと死んでしまう。
けれど……私はそこに行きたい。
いま胸が張り裂けそうなほどそう思う。

どうか神様。
私を八一と同じ場所に立たせてください。
そして一度だけでいいから、将棋を指させてください。

そのためなら——死んだって構わない。”

                而自这个告白开始,就是空银子苦难的连续,除去骗钱篇兼GS性质的第八卷外,每卷都能看到她的一堆顺风顺水,却让人心疼不已的剧情。第七卷中明明八一好不容易停止了脚步,在自己面前展现了软弱的一面,她却发现自己和他所隔的距离依然十万八千里,也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那不想被抛下的感情,明白自己所怀抱的能够和他一起下将棋的理想,也只不过是一场海市蜃楼般的幻影罢了。第九卷中明明身为女王好好地击退了挑战者,明明成为了首个永世女王,明明升学成为了pikapika的JK,但是这些身份也好目标也好在她眼里这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甚至是对自己内心中软弱部分的逃避行为。“新晋棋士奖励会三段”,这才是她真正在乎的身份,“职业棋手”,这才是她不惜一切代价才要到达的彼岸,至于白雪公主什么的,她完全看不上。第十卷中三段联赛开场顺风顺水形势大好,结果结尾却直接把从第六卷开始埋下的地雷一下子引爆了,明明是可惜可贺的第十卷,明明mio获得了难波王将战冠军得以和伙伴们好好告别,明明夏洛说出了对八一的最真挚的“比如新娘更想当您弟子”的发言,但这一切美好都在银子的那句“おねがい 私を殺して”面前化为乌有。
                龙王的工作是一部现实意味特别强的小说,这不仅是指白鸟士郎老师在小说中用到的棋谱基本都是有据可查的名局,还包括了现实中棋手间对局的残酷,顺位战的惨烈,所以“目前没有任何女流棋士成为职业棋士”,以及顶尖女性棋士和顶尖男性棋士之间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的残酷现实,也被好好地带到了这部作品中。诚然在写出了十六岁的龙王这种不现实设定后,日本真的出现了一个怪物般的藤井聪太,让龙王意外地变成了一部神棍预言小说,但时至今日,日本还是没有任何女流棋士冲出过奖励会的考验,举起那面名为职业棋士的大旗,所以银子的前途多难是每位读者心里面都多多少少能够猜到的,只是当这个纤细而脆弱的少女为了自己本该受到将棋神明祝福的的愿望和恋情,屡次受到现实的无情摧残。她如果能够像普通的恋爱喜剧里的女性角色那样像八一撒撒娇示示弱,如果能够不那么固执于那微不足道的“不该成为逼着男孩子做选择的麻烦的女孩子”的自尊,如果能够不那么坚持一定要和自己心爱的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来换取他短时间对自己的一心一意,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痛苦,不会有那么多挫折。如果空银子只是川本日向,那她完全可以像一个公主那样等着王子的拯救,可是她不一样。她不仅想要赢得自己的“弟弟子八一”的青睐,更想要赢得“龙王九头龙八一”的青睐,为此她必须独自通过那扇窄门,无论背负多少的孤独,无论背负多少的误解,无论背负多少的轻视。她根本不是得到了男主的爱情就满足了的随处可见的恋爱喜剧中的青梅竹马角色,而是像泽村·斯宾塞·英梨梨那样有着自己的脚本有着自己的道路有着自己不得不克服的考验,即使离开了男主依然不会令其光芒有丝毫衰减的堂堂正正的“女性主角”,这才是空银子的本质。更何况相比路人女主里还有丸户史明这个自慰大师最棒的自慰杰作加藤小姐与英梨梨争夺这个位置,而在龙王的工作里,除了空银子外没有一个女性角色获得了白鸟士郎老师这样的“青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当第十卷的结尾让读者们的心拔凉拔凉,白鸟老师也终于打五棒子给个大甜枣似地奉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让大家看完之后只能变成“ありがとう”机器的系列第十一卷。这是系列中第一本将重心从将棋移开的单行本,也是一座把原先倾注在将棋上的热情全用来讲述两人不为人知的过去,讲述何为家人、何为朋友、何为长辈、何为不器用、何为奋不顾身、何为苦尽甘来……为这个“欲戴皇冠必先承其重”的故事画上句号的重要里程碑。

“二人で外に出るときは必ず手を繋ぎなさい。それが守れんのやったら破門や。”
“あんなに喧嘩してたのに、手を繋いで歩くんだな?ふーん。お前ら結婚しちゃえよ。”
“しないよっ!!”
                白鸟士郎老师作为一个将棋爱好者,某种程度上他的写作也是非常遵从“定跡”的。当热血漫画中主角遇到困境时,回忆杀是一种虽然俗套但是却意外好用的王道展开,所以对于濒临崩溃的空银子和被她连累一起拖下水的八一而言,这时候来一段两人共同的回忆杀既是读者们喜闻乐见的展开,也是让大家一起从头好好整理“为什么这两个人的关系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好机会,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治病也必须斩草除根。所以故事的舞台直接回到了十二年前的清泷家,通过自己的坚持最终成为清泷钢介弟子的九头龙八一,在师匠的房子里遇到了“将棋的妖精”,而空银子也遇到了那个让自己下定决心来锻炼和守护的 “自分よりかわいそうな子”。我们的“銀子ちゃん”和“八一”手牵手一起去寻找将棋道场踢馆,一起偷偷跑去福井为挑战名人的师匠加油,一起每天在狭小的房间里切磋琢磨,一起分享慈祥的师父和比自己年上十余年的“师妹”桂香姐的关爱。一个人的话什么都做不到,但是两个人手牵手一起前进的话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若是这样单纯美好的四人生活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但是无论是八一还是银子都不是普通的将棋爱好者,他们是棋士的种子,是清泷钢介八段选中的弟子,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虽然在银子眼中八一一直是比自己弱小的师弟,但是当师弟以最年轻的记录获得小学生将棋名人之时,她第一次感到了自己拥有的小小世界的崩坏。除了媒体的注目,八一还获得了银子之外的同龄人伙伴:日后屡次担当空女王女流棋局中炮灰的山城樱花供御饭万智和女流玉将月夜见坂燎,还有让银子第一次意识到“将棋星人”存在的神锅步梦。如果只是帮爱护的师弟驱散周围那些因为“小学生名人”的头衔而蜂拥而上的“野花”们,她还游刃有余,但是对于自己根本无法理解的将棋星人,除了教授他一些错误的知识把他引上此后的中二之路以外,她却一筹莫展。而相比这些,更可怕的事情是她忽然发现,自己曾经觉得无比弱小的师弟却被周围的人给予了极高的期待和评价,就连自己敬爱的师父也愿意为他的“才能”赌上自己的职业棋手身份。原来世界和她想象得并不一样,原来自己守护着的雏鸟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羽翼丰满,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她讨厌这样的改变,她诅咒着将棋之神的偏心,她决定从保护者变成追赶者,决定以自己的力量来重新夺回自己的师弟。然后在奖励会的入会考试中,她体内早已埋下名为“心脏病”的炸弹爆炸了。
                说实话因为半月和青豚的原因,我已经见识过了好几位又高贵又美好的心脏病女主角,所以看到空银子小姐被突然安了一个心脏病的设定后第一感觉是“又来了”,不过还好白鸟士郎老师并没有在心脏病这件事上做太多的文章(暂时),只是将其作为为什么明石医生选择了清泷钢介作为空银子师匠的理由,只是将其作为银子在奖励会迟迟无法取得突破而不得不寻求别的道路的借口,只是作为那个桂香和银子真正意义上心心相印场景的契机(但那个场景真的很好,堪比差点出轨的夏目吾郎逃回家后看到妻子让自己用擀面杖敲着面团然后说出“吾郎对史莱姆发动了攻击”)。但无论如何,为了能够治愈自己的心病,为了能令早已甩开自己的师弟重新回过头来注意自己,她选择了出席女王战,并且干净利落地赢了三局,成为了那个大家期盼已久的“新英雄”——史上最年轻的女王,戴着桂香的发箍和八一赠送的发夹的她,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浪速的白雪姬”。“这样我就能再次拉近和八一的距离吧。”也许面对诸多的采访和祝贺,她心里想的只有这些。可是命运却在这时和她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少年失去了重要的东西,获得了新的想要变强的理由,但他却无法把自己的这份决意,这份不甘心告诉最敬爱的师姐。而两个人原本应该紧紧牵着的双手,却因为这些现在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不得不松开。现在想来,银子后面全部的苦难都是从此刻开始。越是追逐,越是能意识到他离自己渐行渐远,越是追逐,越是能意识到自己并没有那份足以追逐他的才能,越是追逐,越是能意识到自己果然是不被将棋之神眷顾的人,所以,她最终举起了菜刀,成为了让八一困扰的“麻烦的女人”,就和路人女主第六卷中那须高原别墅中的那个因为生病倒下的金发双马尾一样(笑)。而我们那个比伦也还立派,却同时也一样不中用的男主角,终于做出了那个悬而未决的选择——“去我家吧”。

“国境の長い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った。夜の底が白くなった。”
        虽然川端康成的《雪国》中,主人公穿过长长的隧道来到的地方,是位于新潟的汤泽温泉,而且就算福井县和每年冬天必下大雪的新潟一样同属北陆地方,但是盛夏的7月还是不会下雪的。但这里姑且就允许我厚脸皮地借用这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名句作为11卷中我最喜欢的“八一归乡篇”的开始吧。第十一卷的空银子相比前十卷最大的改变就是各种意义上“柔软”了很多,因为白鸟士郎还是大规模地描写她的各种心理活动的关系,我们见到了那个前十卷中所罕见的“少女银子”,所以看到她第四章开头为了要见到八一父母而局促不安,为了自己没有带任何见面礼而感觉后悔的样子,读者多多少少都会有种新鲜的感觉。会写这种恋爱喜剧中常会见到的遇到挫折就去见父母寻求治愈的情节,白鸟士郎老师不愧是一个遵从“定跡”的作者。银子所遇到的问题,不是身为将棋星人的八一能够解决的,凡人的问题只有凡人能解决,而女孩子的问题,只有曾经是女孩子的人才能解决吧,那么就去见见“她”吧。
我个人非常喜欢各种动漫作品中“妈妈给儿媳妇传授家传的口味”这种情节,两个人一边做着菜一边聊着各种关于那个对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男人的话题:“阿姨悄悄告诉你,他小时候啊特别受女孩子欢迎,没想到那么晚才开窍,听到他打电话汇报你的事情的时候别提我有多高兴了。当时就在想什么时候能够带女朋友回来。”“其实他现在也……阿姨你不知道我追他追得多辛苦。”“没事,阿姨站你这边,别人阿姨都不认可啊,这个金戒指是我和他爸结婚时他奶奶给我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非常其乐融融。只可惜对于龙王的工作来说,上述的对话是完全没法成立的。对于六岁就去清泷家当内弟子的八一,银子对他那些幼年事迹的熟悉程度,大概远在面前那个自己儿子六岁起就没怎么和他见着面的家庭妇女之上,而以银子傲娇的性格,也不可能大大咧咧地在“婆婆”面前开口承认自己对八一所怀抱的感情的。而且八一都几乎不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提自己的事情,电话里也总是谈及自己的那个九岁幼女弟子,请教各种“育儿经验”,活脱脱一个萝莉控,但那有什么办法,毕竟那个孩子比起自己来说更直接,更单纯,更有才华。何况他母亲对于自己的儿子完全不提自己的师姐的事情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多半也是因为自己这麻烦的性格得不到他母亲的青睐吧。那至少也要作为女性保持自己的自尊,好好从阿姨那里偷师,做出让那个迟钝的龙王大吃一惊的饭菜才行。只是当她为了“隠し味”向果汁伸手被八一母亲制止并给出了更方便的解决方法时,本以为应该治愈的将棋PTSD又再次发作——我只会一味地对那些有才华的人进行拙劣的模仿,却毫无创新能力,所以在关键的时候才会这样功亏一篑,正如眼前的土豆烧肉一样,原本的美味差点就被我自作聪明的创意给摧毁了,这样的我,是无法成为职业棋手和他并肩而立的吧。
“多数人都不知道最初制作土豆烧肉和玉子烧的人到底是谁,但无论土豆烧肉还是鸡蛋卷,都比那些只有著名料理人制作的崭新料理更能填饱大家的胃。”下棋的才能和遗传无关,所以八一的母亲只是普通的家庭妇女,而不是什么天才棋手,所以她的见解也只是作为一个“凡人”的意见。但是银子也只是诸多目指职业棋手而投身三段联赛的人中才能不算鹤立鸡群的“凡人”,眼前这位阿姨的话反而比起她那个派不上用场的儿子要有用得多。即使只是遵循定式,只要是自己花了心思的东西,即使只是普通的一顿土豆烧肉,也会被赋予只有自己才能做出来的“隠し味”。而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才能论”,也只不过是对于自己努力不足的一种逃避罢了。何かに一生を捧げるなんて、そんなに特別なことじゃないの,这不是将棋棋士的特权。眼前的这个阿姨,虽然只是个普通的主妇,但是正因为她二十年如一日地扑身于家务,才能够把自己的三个儿子培育长大,正因为她没有因为这漫长的时光中所经历的任何一次挫折和失败而选择逃离自己的职责,才有了现在的“九头龙八一”。相比她而言,自己实在是过于任性了,实在是过于自以为是了。英梨梨曾经在嶋村小学质问伦也“即使这样如果我还是无法和那些有才能的人并肩而立,到底要怎么办才好?没有才能的我要怎么办才好?”,而所得到的的回应只是——“我怎么知道你要怎么办才好,我所知道的就是你现在还远远不够厉害。”我想对于银子来说,八一母亲的这番话也是像这样的一盆冷水吧,是一场能够让她那因为纠结于“才能”而失去了冷静的头脑回到正常状态的及时雨。虽然紧接着的那句“身为专业母亲的意见”又在别的意义上让她失去了冷静——“男孩子这种生物,对于喜欢的女孩子的事情,是喜欢藏着掖着的呀”。
家庭中的母亲一般是担当着气氛的制造者和润滑剂,而父亲一般平时都比较严肃,但遇到开心的事喝点小酒就又变成了小孩子,这两种模式的切换自如有时会让人怀疑哪个才是真正的父亲。所以当八一的父亲正开着要拿八一和银子的名头来卖大米,或是要作为龙王的父亲油管人出道的玩笑,忽然转进到严肃的亲子关系话题,我一点都不觉得突兀。但那一番“祖父相信着你一定会成为职业棋手”、“这里已经不再是你的家了”、“等到秋天,请空小姐带着清泷一门的大家来收获稻谷吧”的三连击还是看得人心情澎湃。八一应该没有在电话里说过他带银子回家的目的,但是无论是作为长辈还是作为“浪速的白雪姬”的忠实粉丝,八一的父亲看到眼前这个女孩子自然早已一切了然于胸。如果说“阿姨”给予银子的是悉心的呵护,是将她那颗因为才能支离破碎的玻璃心重新聚集到一起的“温柔”,那“叔叔”给予她的,可能是用以将这些碎片重新烧制成型的名为“祝福”的容器。而来操作这件事的人,自然应该是我们那个迟钝了十卷的“主人公”了。长夜终将过去,光明就在前方。

“ユビキリ☆夏休みですね、
やっと会えるんだ
ワガママ言えたら応えてくれるカナ?
浴衣も水着もキミに見てもらいたい
制服じゃないあたしを

あと一分先、じゃあねの前に
勇気を振り絞ってもいいかな?
コードレス☆照れ☆PHONE”
        龙王的工作是我读的第一部白鸟士郎老师的小说,却不是我第一部看的白鸟士郎老师的作品。早在2014年,我就看了农林的动画,并为11话最后那堪比冰菓最终话的演出而倾倒:耕作和林檎一起来到了山坡上,看着山下河流里众人放下的天灯,交流着对于农村的想法,从少女口中说出“そうかな? 田舎って大変かも知れないけど私は好き。きれいな水と美しい山、そして美味しいトマトやスイカやいろいろな食べ物。私は耕作を育てたここが好き”,然后清唱版的《コードレス☆照れ☆PHONE》响起……歌声结束,留下的是那句“草壁ゆかじゃないよ、木下林檎として歌いました”和那个因为偶像工作而失去了笑容的少女终于找回的比星空更美丽的笑颜。虽然几年后因为龙王的原因而去拜读农林第四卷时,我才发现那居然是动画制作组的神来之笔。但多半白鸟士郎老师也是相当喜欢这一段动画的改编吧,以至于时隔5年后的龙王11卷里,他在八一和银子至今为止人生中最重要的场景之中,用自己的笔触,描绘了一个比起农林动画还要动人的浪漫场景。
        九头龙八一对空银子是否怀有恋爱感情,也许这个问题只有白鸟士郎老师知道。毕竟对“从小在一个屋檐下长大的师姐”怀有的特殊的感情,到底是兄妹亲情还是同门感情抑或真的是从小种下的小小恋心,谁都说不清楚。银子对八一的喜欢虽然不止一次在八一察觉不到的地方展现在了读者眼前,但八一眼中银子是否只是“重要的师姐”,除了他自己谁都不清楚,也许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毕竟就连桂香的心目中自己最好的恋人都是将棋,将棋星人的他就更不用说了。可能没有那把横在他面前的菜刀,不解风情的他甚至都没意识到眼前这个麻烦的师姐自己心目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地位。不过就像是帮自己创造的迟钝男主开脱一样,白鸟士郎老师在11卷的开篇就用短短的几页序章颠覆了读者心目中那个根深蒂固的“九头龙八一是要开创将棋新时代的开拓者”的印象。在银子获得了女王头衔后,他因为自己那习以为常的“銀子ちゃん”的称呼而得到了别人的呵斥:要搞清楚你的身份。那一天,因为大人们无聊的规矩,他失去了再次呼唤那个名字的立场和权利,被迫松开了那原本想要紧握的手。那一天,是两人命运的分歧点,少女戴上了银冠,被迫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公主,她独自踏上旅程,只为当回过去那个可以和自己的小小骑士一起四处冒险的少女;少年松开了紧握的手,被迫成为卧薪尝胆的勾践,他独自开始蛰伏努力,只为能有朝一日黄袍加身,可以风风光光地回到如今已经是公主的少女身边,再次用曾经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唤称呼她。少女成为了永世女王,女流二冠,战胜了天才少年成为了首个奖励会三段,却终在三段联赛中陷入危机,她只能一边目送着自己曾经的骑士成为了王子一边怀疑着自己当时所选择的道路是否错了,虽然在女流棋士中她是无可撼动的王者,但是在他的伙伴心目中,她只是虚张声势的花瓶。而少年成为了史上第四个中学生棋士,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头衔保持者,可是却始终无法获得大家的认可,始终无法昂首挺胸地来到自己最珍视的女孩面前“炫耀”自己的经历,甚至还因为自己的心态失衡狠狠地伤害了那个自己曾经发誓要保护的人,这样的自己被她整天说“大嫌い”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吧。明明是为了对方而选择了现在的道路,可是为什么却离对方越来越远了?自己这样埋头努力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光明?
        所幸那把菜刀及时地出现在了两个人中间,而少年终于回想起自己曾经要失去少女时的恐惧,和自己那从小就对她怀有的感情的正体究竟为何。所以他撒了个大谎,说着什么“我要带你去一个可以死去的地方”,却把人家带去看了故乡美丽的星空,说着“那是天津四、牛郎星、织女星”的把妹台词,讲着“因为你的名字叫空银子所以我觉得和你一起来的话应该能看到这片星空”的烂俗情话。“为什么要开始叫我师姐?”“因为看到和自己住一个屋的女孩子变得那么强大,我好不甘心。”(为了逞强而继续撒谎)“还记得在夏威夷你让我证明给你看我不是萝莉控的事么?”“那又怎么了?”“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等等”“我们下棋的人不允许‘等等’吧……”明白了心意的少年鼓起了勇气,而一直自认为单相思的少女却选择了逃跑,毕竟再这样下去,那名为幸福的感情和心中满溢出来的爱意会将她吞噬。将少年未说出的那番自己心知肚明的话,和自己那个早已确定的回答留在双方的心底,等自己成为了职业棋手,再把它完全解放出来。毕竟少年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回了她的名字,那接下去就该轮到她努力站到少年的身边去了,虽然少女所怀抱的觉悟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孩子气,但是那份觉悟的强大,却也早被少年证明。前方艰难险阻惊涛骇浪,虽千万人吾往矣。将棋的封印是将自己要下的棋步提前写在纸上然后封口,那么感情的封印应该怎么做呢?“那就把这份想要把胸中万千感情释放出来的‘出口’封上吧”炽热的不仅是少年近在咫尺的呼吸,还是两个人心中所怀抱的情感,而这团火焰,最终将少女的心,重新烧制成型。星空下的约定已经化为美好的回忆,而接下去,就是重新回到自己应该置身的战场了。

“運命は勇者に微笑む”
        即使龙王的工作和三月的狮子关于将棋的世界观大相径庭,但是两者都有一个相同的无敌“名人”,而两边的名人,在现实中都叫羽生善治。白鸟士郎笔下的名人,几乎是严格按照羽生善治的形象来描绘的,就连他获得百期头衔和史上最多胜场数的时间点,都和羽生几乎一致。 他借名人之口说出了“我接下去想对战的,是女性棋士,职业女性棋士的时代很快就将到来。能够克服那些我想象不到的困难来到这里的人,一定是比任何人都要强大的。空女王就是这方面的先行者,而我一直都在关注着她。行走在一条铺装好的道路,一定能更快抵达目标,但是那并不算什么成就。而行走在前人未至的道路上,没有所谓的正确或者错误,真要说的话只有凭借经验告诉她:命运是向勇者展露微笑的。”的话。運命は勇者に微笑む,这是羽生善治的座右铭,即使没有那么多才能,只要怀抱勇气前行,命运之神终将指引你去往那片应许之地。虽然看似是一句风凉话,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成为了对空银子最强的一剂良药。而经历了一场风波和几天的奔波,她坐在了和创多面前,开始了两人的第二次对局……
        我们把视角拉回现实,来插播一则现实生活中的新闻吧:今年6月3日,在王座战挑战者淘汰赛中,去年在日本掀起了将棋热潮,创下一连串记录的天才少年藤井聪太七段与佐佐木大地五段狭路相逢,两人曾在2017年有过2次对局,各取一胜。两人开局以相挂对峙,展开激烈的对攻,双方气势上毫不相让,棋局就这样在胶着中进入了终盘。最先采取行动的是藤井聪太,他轻易地放弃了自己的银,以华丽的攻势直逼佐佐木的王将,而佐佐木也以成桂还击……双方你来我往,屡出奇手。当棋局超过了100手,佐佐木逐渐稍微建立了自己的优势,不仅暂时保住了自己的玉的安全,己方的两枚龙王也逐渐将藤井的王将逼入绝境。但在这时,藤井可怕的终盘力再次爆发,而用尽时间的佐佐木也不慎错过了最效率的将死手。正当周围的人为他错失良机而扼腕不已时,佐佐木却也一步步地继续着棋局,最终在第一百三十九手,藤井聪太终于低头认输。佐佐木大地也获得了晋级下一轮的机会,而他的对手,就是羽生善治。之后他和羽生的对局第一局下成了千日手,而鏖战到深夜的攻守互换局,他遗憾地于108手告负,但对于观看了那场棋局的白鸟士郎老师而言,佐佐木大地的表现已经足够令他感动,以至于他发了一条推特:“佐佐木大地五段在幼年曾经罹患心脏病,一度徘徊于鬼门关。但这样的他遇到了堪称‘根性之块’的师父深浦康市,成为了职业棋手,成长为了在今天可以与那个羽生善治鏖战到深夜的人。还有比这一局更能传达将棋的美妙的么?”深浦康市是白鸟士郎很喜欢的一位棋手,在第七卷的后记中还特地提到了他与自己一样的丧母经历,以至于他笔下的“清泷钢介”就是以深浦康市为原型之一而写作,而他的爱徒兼新闻的主人公佐佐木大地相比一次通过三段联赛的对手藤井聪太,则要经历更多的苦难:参与了5次三段联赛方才得以靠着2个次点“走近道”成为职业棋手,但是最终去年他获得了将棋大赏的最多胜利赏,整个2018年全日本所有职业棋手中,他的胜场最多。命运虽然会眷顾那些拥有才能之人,但是也绝不会抛下那些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绝境而永不言弃的勇者。顺便一提,虽然现在他还是要去接受检查,但是他的心脏病,已经基本痊愈。
行文至此,估计银子和创多第二局对决的结果已经不用多说,白鸟士郎老师不仅忠实地照搬了佐佐木大地和藤井聪太这次对局的棋谱,甚至连那个心脏病设定都一起搬了过来。都说艺术来源自生活却高于生活,只是在将棋这个领域而言,只要能原原本本把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还原出来,居然就能写出这样炽热的故事,也许这就是这项八十一个格子上的运动的美妙之处吧。少女终于被命运之神选上,获得了成为勇者的资格,虽然前路依然艰险,但是已经重新获得了名字的她,已经明白少年心意的她,已经相信将棋之神一直在关注着自己的她,已经踏上曾经可望不可及的将棋星球的她,再也不是那个为自己没有才能而自怨自艾的换装人偶,而是比谁都要勇敢,比谁都要强大的“奖励会三段——空银子”。
“着いたよ。八一”
“おそいよ、ばがやいち”

所以为什么白鸟士郎和我都选择了空银子?下面的这些话就当是我的自以为是吧:虽然厚着脸皮占着加藤惠的id,但是路人女主里我最尊敬的人是泽村英梨梨。作为一部名为恋爱喜剧实则讲述创作者的喜怒哀乐的作品,我认为英梨梨是成功的,被视为没有才能的她独自与面前不可视的障壁对抗,宁愿背叛自己最忠实的骑士也要去摘下那颗遥不可及的名为“才能”的星辰,除了一起出逃的诗羽,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也没有任何人有办法给予她“如何才能进化”的指导,但她还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摆脱了那个稚嫩的自己,投身于狂风暴雨中,最终穿过了那扇窄门,成为了和那个红坂朱音不相上下的画师,最终还赢得了自己恋慕多年的青梅竹马的认可。可能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在恋爱喜剧层面获得一些糖(不过我觉得她和诗羽学姐的CP可以有)。所以当看到同样像英梨梨一样令我尊敬的空银子能够在周围人温暖的关怀中走出自己的魔障,化茧成蝶,甚至还夺回了本该早就属于她的“八一”。我眼中第四章那片星空下抱怨着“你的粉丝们都给我发死亡威胁”的愣头青少年,就像看到京都河边日向的视野中出现的那位带着胃药一路寻找着她的踪迹至此的少年一样,是那么的温柔,那么地闪耀。
        白鸟士郎老师在写11卷后记时提到了自己有了女儿的事,他说有了女儿,未来变得变幻莫测,但是正是因为变幻莫测,才会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而这份愉悦,终将带来新的强大。龙王的工作这卷小说写作过程中,他失去了自己的祖父,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和为他的书热心宣传的店员结为了伴侣,还孕育了新的小生命。虽然我不是老师本人,无法断言他在这一连串经历中获得了什么。但是看着十一卷中他笔下八一的家人和“家人”们,我能够相信他是真的从生命的循环中获得了只有“白鸟士郎”才能获得的力量,那是足够写出“让任何人读都不会觉得羞耻的故事”的力量。之前那个一边羡慕轻小说王国的王子相乐总一边受困于才能只能写“迎合市场口味”小说的他,早就不复存在。却在不知不觉间用自己的勇气和热情开拓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行走在“将棋轻小说”这片前人未至的土地上的他最终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地方,我作为一个读者不禁开始期待。希望老师从今往后一切顺利,也希望那朵仿佛是作者化身一般的名叫空银子的高岭之花,能够在那片燃烧殆尽的荒野上,早日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Tags: 书籍
#1 - 2019-8-29 15:07
可惜这篇文章放在这里恐怕没有多少人会读到。别只关联11卷,关联到系列条目啊。
#1-1 - 2019-8-29 15:13
日立温
没事,你看至少你看到了,而且其实我厚脸皮地在别的地方也贴了啦。反正只是一篇普通的读后感,不在乎多少人能看到,只要看了的人能觉得自己没白白花时间就行了。总之感谢。
#1-2 - 2019-8-31 02:27
akarin~
+1 感觉特地点进某一卷的人真的挺少的 我也是正好因为买了生肉才点进来看一下结果就看到了这个
#1-3 - 2019-8-31 16:04
日立温
akarin~ 说: +1 感觉特地点进某一卷的人真的挺少的 我也是正好因为买了生肉才点进来看一下结果就看到了这个
那就是缘分了w 谢谢您
#2 - 2019-11-15 21:26
(想找到那只蓝色猫)
写的真好
#2-1 - 2019-11-15 23:29
日立温
是白鸟老师写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