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8-23 13:45 /
      (部分施工中)
        一周前,是雨宫雅玲的生日。倒退二十个夏天,是比吕和英雄命中注定的梦幻对决。而今那些不为高中棒球爱好者所知的隐秘心绪已不知去处,徒留下年复一年的争论。H2仿佛一面镜子,鲜明的立场下映照出读者心中的半角一隅。值此100届夏甲,第一次翻过日文原版,感叹大然和天下的翻译一言难尽之余,初看时感觉暧昧不清的感情线也逐渐看出了清晰的脉络。
       作品中比吕的感情变化,是对雅玲逐步放下和对春华逐渐升温的叠加态,是充满阵痛的成长过程。但这一共识未免过于笼统而无用,且对青梅竹马之间感情的神圣化和对另一方的贬低依旧不时可见,这与我的认知产生了较大的偏离。此外,明和一与千川的半决赛,其实很精妙地与感情线嵌合在一起,但对这一场的解读也常见明显的错误。本文主要围绕这段作品的高峰展开讨论,通过这一矛盾集中爆发与解决的章节来看四人最终的关系变化。
       太长不看版:在这一篇章前,比吕和雅玲的感情归属已基本确定。对比吕来说,战胜英雄是对三人关系和情感的理清,也是为了打醒英雄,而只有英雄一方是希望通过胜利来再次赢得雅玲。以下将引用原作主要情节并作简单解读,以此形式来进行评述。

一、序章:比吕和雅玲的感情归属
        这一部分主要谈的,是比吕和雅玲二人的选择。以我个人的观点,考虑两人的个性,从一开始雅玲就只会也只能选择英雄。两人对彼此的感情变化,某种意义上说是很小的。将情书转交给比吕,蓦然发现他已与自己身高齐平的雅玲;看到比吕与春华接吻,欲盖弥彰送上祝福的雅玲;与比吕在即将消失的空地上抛接球,终于在人前留出泪水的雅玲。在这些不同的时间点,雅玲对比吕的感情是有一致性的。在温情与好感的弯弯绕绕里,如她自己所说,比吕一直是她最重要的人。比吕这边也是类似的情况。
        这多少有些武断,而如果考虑到书中的暗流涌动浮出水面,则可以回溯到高二,比吕サヨナラ暴投的暑假。

22卷
P92  比呂「大好きな親友のことを、一瞬でもそんなふうに思ってしまう自分が嫌で嫌で……確認したかったんだよ。甲子園で、大好きな野球で、戦うことで、あいつの存在を―」
输球后比吕与雅玲的海边夜谈。比吕在一年前就已经点出了这一对决的一层意义:理清三人之间的关系,给自己一直以来无处安放的恋心作一最后的了结。这一段也是比吕第一次明确告诉雅玲自己的感情,但不难看出,这里没有要与英雄重新竞争的意思,而更像是为了摆正心态,与初恋作别。

23卷
P67  ひかり「わたしもいったでしょ、雨宮ひかりの初恋の相手は、まちがいなく橘英雄だって。比呂が一生付き合う親友で、最高のライバル―」
「―そして、今のわたしにとって一番大切な人……」

雅玲主动约比吕到海边,以她自己的话说,是为了“作确认”。橘英雄是雨宫雅玲的初恋,而比吕是我最重要的人。通过给两人定位,隐晦地对比吕迟来的告白作了答复。至此比吕和雅玲基本达成了共识——两人对彼此来说无可替代,但在一起几无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次碰面最终都让春华得知,矛盾的激化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这一边的感情发展。

26卷
P148  比呂「I love you. ちがうか?発音。」→古賀ちゃん「ううん。十分通じるよ。」
以安达充的作品来看,是几乎只会出现在作品尾声处的重量级发言。紧随其后,春华穿比吕的大衣,两人被目击到在街上十指紧扣,都对此处进行了印证。更值得回味的是比吕邀春华来造雪洞的情节,这是他与雅玲的回忆,而今则得以坦然地领春华走近自己,并去创造属于两个人的独家记忆。

       这里想停下来谈谈我对这一阶段后比吕和春华两人关系的理解。我个人的看法是,两人实质上可以看作在交往,但双方都没有进行正式的确认,也缺少热恋期的卿卿我我。于比吕,他还是想要先对三人的关系作一清算,彻底理清自己的感情以更好地回应春华;于春华,她多少仍然顾忌着雅玲(甚至直到高三的甲子园),故也甘于目前的状况。加之高中球儿的日常被练习和比赛填满,两人的关系也就趋于平稳。
       但这不意味着比吕缺少真诚。他与春华的情感升温是双向的,而在“I love you”的告白后,也很认真地在对待这段关系。前者的细节在作品中俯拾皆是,不再赘述,至于后者,此处举几个典型作为佐证。比吕梦到自己抱住了雅玲,醒来后碰见春华,暗想“梦里的事情我可负不了责任”。比吕妈妈因病入院,雅玲受母亲之托送来便当,面对忘带便当的春华,比吕还是没有拿出雅玲的便当。甚至在雅玲母亲去世之后,如果不是春华的提议,可能也就没有了抛接球的名场景。
       联系到此前比吕面对春华询问时的不置可否,甚至赌气说自己是去撬英雄墙角,在春华端来蛋糕时也故意与雅玲进行对比,前后的反差不难看出比吕心中其实有着很分明的界限。在告白之后,他是非常注重春华的感受的。

31卷
P166 比呂「古賀。長生き—しろよな。」
让人感叹“这已经是求婚了吧”的重量级发言。值得指出的是,这两句告白,尤其是第二处,完全是比吕在非受迫状态下做出的非常主动的发言。从这两处以及比吕26卷以后的言行来看,可以说比吕的感情归属至此也基本定调。

二、开端:矛盾的显现与爆发
29卷
P108~112 比吕与雅玲的空地catch ball
雅玲母亲的死让曾经暗流涌动的关系浮出水面。英雄可以每天陪伴雅玲,可以随叫随到,却发现有些事情仍然只有青梅竹马能够做到,于是心态起了变化。

31卷
P41 英雄「最後まで見届けろよ。—そして選べ、おれか比呂か。」
比吕与英雄决战的导火索。英雄认真地想要胜过比吕,并以此来再次赢得雅玲。即英雄希望能够通过这次,让雅玲将两人好好比较,然后仍然认为自己更好从而再次选择自己。
众人得知此事的第一反应
        雅玲:表示自己已经选过了→对英雄的自说自话不置可否
        野田:不能让比吕知道,他会放水
        比吕:有些生气

三、高潮和结局
以下将围绕最后两卷的内容展开分析。
33卷
P33 ひかり「相談したいこといっぱいあったのになァ。きっとこれから、もっともっと増えていくのになァ。」
P36~38 ひかり「がんばれ 負けるな。」x4  比呂「……ゴメン。」

夜谈片段与雅玲的情绪爆发处。对青梅竹马长年的应援而今只能停留在口头,只能二者择一的苦涩。而这种苦涩,作一延伸,就是在今后很可能再不能与青梅竹马保持过往关系而产生的情绪,其实已经隐晦暗示了雅玲了选择。这对于不知道英雄的提议,只是来寻求一份棒球生涯中最熟悉而安心的支持的比吕来说,当然是一脸懵逼的。

P75 比呂→野田&英雄「おれはひかりのことが大好きなんだぜ。」
一方面是为了让野田安心,另一方面则是接受了英雄的挑战,表明自己会全力争胜。比吕之所以要赢,一是要向英雄证明雅玲的选择不会因胜负而动摇,从而将人际关系理清,同时也怀有对英雄不理解和忽视雅玲心情的怒气。毕竟雅玲是自己非常珍惜的重要的人。

P100~107 英雄的第一打席
四球依次是直球、直球(推测是因为用力而投歪)、直球和高速滑球,英雄不死三振。比吕与英雄的对决,其实包含着三层:千川与明和一的比赛,ace和第四棒的青春热血挚友对决,事关雅玲的对决。在第三层的作用下,比吕变得无论如何都想赢下这场比赛,从而也就有了这一轮的高速滑球,随后的慢球和变化球。面对教练不是以直球决胜负的疑问,比吕的借口是“对投手而言太不划算”。
多说一句,如果比吕真的认为这场对决的胜利能够让自己有机会得到雅玲,那么他一定会在所有的打席用直球决胜,令英雄哑口无言的。

P133~134 比呂「古賀。勝たせてくれよな、この試合……」
求胜心切。之所以向春华强调自己要赢下这场比赛,恰是因为这些感情纠葛并非与春华毫无关联。再次隐晦地表露心迹。

P151~152 英雄「わかってねぇな。まだ明和一の本当の打線の力が。」→比呂「わかってねえのは ― お前だよ」
英雄说的是棒球,比吕说的是自己的求胜心,是英雄对于感情的糊涂。

P163~170 英雄的第二打席
三个慢球,三振。无视英雄让自己充分休息以面对决战的用心,比吕投了三个英雄不可能会去打的慢球,再次展现了求胜欲。这里多少有些撒气的成分,结合前文的“我非常喜欢雅玲”,英雄也由此确信比吕已经知道了让雅玲进行选择一事。

P187~188 「いつもの国見じゃねえな。楽しんでねえんだよ、あの野球大好き少年が—な。」明和一の監督独白
求胜欲的强调。

34卷
P18~19 古賀ちゃん→比呂「がんばれ。負けるな。」
表示一球就是一球,不可能会觉得那么累的比吕,暗示缺少了雅玲加油的影响。此时春华说了一模一样的话,与做雪洞的情节类似,有种“接过棒来”的妙处。

P46~58 英雄的第三打席
尽管英雄两次空挥要求直球决胜,但比吕不予理会,一直在投变化球。最后一球英雄预判失误(应该是在等直球)但最终将球击出,惊险的出局表明英雄已经失去了耐心。决战就在下一打席了。

P60 雨宮おじさん独白「悪役に回ってるなァ、今日の比呂くんは。」
在观众看来,比吕仅仅拘泥于比赛的胜负而非两个人之间的棒球对决,为了守住胜利而无视英雄的挑战,所以像个反派。再次暗示比吕没有接受“争夺雅玲的对决”这一态度。

P71~72 野田「よかったな。もう一度英雄と勝負できるぜ。」→比呂「負けたら身を引くつもりだぜ、あいつ。」→野田「それがわかってるならいい…」
P74~75 比呂「あまりおれを信用するなよ。」→野田「まかせるよ、おまえに―」

借野田之口再次点出决胜一事。比吕在这里的话很暧昧,但我仍然倾向于他是执意求胜的。“不要太信任我”更多地指向是否要直球对决,也为最后一球埋下了伏笔。

P107 明和一の監督「損得勘定で動けるような本能は、本物じゃねえやな。」
评价比吕和英雄的优秀本能。为比吕的最后一球埋伏笔。

P115 比呂「なれよな、スチュワーデス。絶対―」
又一次主动的发言。可见比吕的态度是在比赛前就早早决定了的。

P117~118 野田「本当に好きなんだな?ひかりちゃんのこと。」→比呂「ああ。」→野田「がんばれ。」
再说说比吕对雅玲的感情吧。青梅竹马的真情里,至今仍然是混有着作为异性的那份喜欢的。虽然比吕已经下了决定要赢并将这份情感理清,但野田的这声“加油”,究竟是指向胜负还是感情呢?玄妙。

P143~165 英雄的第四打席
直球。直球。1-1。
“正面决胜……只是对打者有利的——漂亮话罢了!”①
直球。甲子园的海风将全垒打吹成出界,命运之神将比赛带到最后一球。2-1。
“混账……叫我无论如何都要赢……吗。”②
自知非赢不可,心中却仍有留恋。
“雨宫雅玲正是被你这不懂变通的正直——所吸引的。”③

最后一球比吕的选择,依结果来看有两种情况。
一是高速滑球,比较有可能直接三振英雄杀死比赛。
二是直球或者其他变化球,以英雄前几次挥棒来看,只要在好球区,大概率长打甚至全垒打。
比吕选择的是高速滑球。依据有二,一是在投球前抛了三下松脂粉袋(野田去数了),二是投完之后,野田问“刚才那是高速滑球的暗号吧”。结合①②③,以及比吕此前拘泥于赢得比赛的态度,这里的选球很显然了。
三振出局。滑球没能画出弧线,是命运的玩笑,全国第一投手的本能,以及国见比吕对雨宫雅玲最后的留恋。在这个时间点,再也投不出这能够逃过英雄挥棒的直球了。
以及,野田最后果然没有相信比吕的暗号。

P175~176 ひかり「いつも鍵を閉めてるものね。ヒデちゃんのその部分にわたしの居場所があるんだって。—だから、なるべくドアは開けておくようにって。」→英雄「比呂がそういったのか?」
ひかり「ううん。比呂はヒデちゃんを三振に奪っただけよ。」

点出了两人之间的问题。尽管雅玲否认了,但引用的形式表明这很可能是比吕以前说过的话,或者说雅玲觉得比吕通过这场比赛告诉了她这些。所以“比吕只是夺了三振”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谎言吧。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两层意思,一是雅玲一开始就认定了英雄,二是比吕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英雄输了之后才察觉自己有多么需要雅玲,也发现雅玲并不会离开自己(她是因为更喜欢而非更好而选择英雄的),比吕也通过最后的三振完成了与初恋的诀别。至此这场比赛理清三人关系的作用已经完全显现了。

P185 飞往大联盟的纸飞机与空中小姐古贺
淡淡希望的尾声。

       看了一些分析,主要以这位博主的分析为框架,加入自己的理解而成。这里非常感谢他,各位有兴趣也可以直接看原文,在大方向上出入不大。另外如有需要我会把台词的翻译补上。
       最后再随意说些想到的话。
       比吕和雅玲之间自然是互相抱有恋爱感情的,从表现上来看,比吕要多一些,雅玲则有一些不明确。但不足够,或者说他们的感情不只如此,所以最后才有了各自的归属。
       如果仔细留意比吕在26卷告白之后的言行,可以发现他其实已经有在注意与雅玲的距离了,没有想象中那么优柔寡断。细节很多,不赘述了。
       我确实非常喜欢古贺春华,她喜欢一个人时的明澈有节,偶尔冲动,以及一丢丢的小恶魔,全部都喜欢。这篇分析虽然与她关系不大,但从写作的源动力来说,说是献给她的也不为过。

       大きな五時半の夕やけ
  子供の頃と同じように
  海も空も雲も僕等でさえも
  染めてゆくから
       无论如何,夏天又一次结束了。
Tags: 书籍
#1 - 2020-5-21 18:14
(xxsuneV)
支持!
#1-1 - 2020-5-21 22:37
Temori
两年了还没把翻译补上,见笑了(bgm38)H2的感情线太微妙幽深,这篇重新看来又觉得用词和推论还是有可商榷之处,留待下一次重温时补上吧~
#1-2 - 2020-5-22 00:00
Venusxx
Temori 说: 两年了还没把翻译补上,见笑了H2的感情线太微妙幽深,这篇重新看来又觉得用词和推论还是有可商榷之处,留待下一次重温时补上吧~
要记得补上哦。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