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8 22:02 /
不算前言的前言:
本文完全是闹着玩的东西,顺带,存有大量剧透内容,没打完的朋友请慎重

虽然TE对星奏的描写的确很少,不过从各种侧面的反映其实还是可以对星奏的整个形象有个大体的认识
于是在此基础上,就考虑如果站在星奏的视点上来看整个故事会是怎么样呢
然后脑子一抽+闲着没事就构思了这篇东西出来了
当然,毕竟每个人的理解和看法不同,以下的东西加入了点本人的想(脑)象(补)在里面,也仅仅只是代表个人的看法,如果引起不快还请原谅啦>  <

————————————————————————————————————————


曾经我以为,自己的世界,仅仅只有音乐的存在。
但是,在那个时候,在无助的我面前,你伸出了手,把我带出自己的世界
那时,在我的内心中,大概有另一种感情在萌芽着吧
你与我一同度过的时间,真的很开心快乐
但结果上,我还是利用了你的好意,去追求自己的目标
然后,是又一次的别离
那时的我,果然是个笨拙的家伙
笨拙地追求自己的梦想,笨拙地伤害着你的内心
看到你给我写的那封信时,我真的很高兴,并与同伴分享自己的快乐
然而,得到的却是同伴的冷眼相待
“音乐才是最重要的!”我被这样地呵责了
真的……是这样吗?
笨拙软弱的我,最终听从她们的教训,放弃了对你的思念
然后,我逐渐丧失了音乐的灵感,写不出新的音乐
大概,这就是对我放弃思念的惩罚吧……

五年了,抱着能够在这里重新找到灵感的期待,我再一次回到这里
然后,在樱花盛开的季节下,与你再一次相会
并且,与彩音,由依,会长……与更多更多的人相遇了
与大家相遇,重建文艺部,一起地奋斗。
但是,为什么那个时候,在践踏他人感情的前辈面前,我却作出了那个巴掌?
明明我也曾经践踏过他人的感情,明明最没有资格这样做的人是我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与你的相恋,与你的结合,与你度过的时光,一切都这么幸福
但是,对我的惩罚,果然还没完结呢……
面对乐队同伴的请求,软弱的我却无法作出拒绝
如果自己有拒绝的勇气,如果自己的信念更加坚定——然而,没有如果
结果上,我又一次背叛了你,再一次践踏你的感情,再一次与你不辞而别
“对不起”——明明要说的话应该很多,结果到最后,笨拙的我却只挤出了这句话
在你新书的发售时也是,明明有对话的机会,结果我,还是逃避了
即使被你所呼唤,结果我,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又一次逃避……

然后,这就是对我的新的惩罚吧——公司破产,乐队解散,作为保证人之一的我背上了难以偿还的债务
失去了一切的我,与你,第三次再会了——
为什么,对于伤害了你这么多次的我,还能这么轻松地接受啊
应该逃离,应该拒绝,应该忽略,你再一次伸出来的手
结果我,还是个软弱的笨拙的家伙,厚着脸皮地再次进入你的世界
面对你的那副“推论“,我没有作任何的反驳
因为自己的过错,被你怨恨,被你讨厌,被你责骂,我也不会有所怨言
面对你所递出的戒指,真的很高兴,但更多地是恐惧
自己的状况,不想连累你,自己的痛苦,一个人承担就足够了
因为我一次又一次的软弱,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你,所以——
“发誓,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是我最后的决断,绝对的诅咒,最大的惩罚
再见了,洸太郎;再见了,我的软弱;再见了,我最爱的人


为了偿还债务,再次回到音乐界的我,却再也写不出属于自己的音乐
即使如此,这是自己的选择,自己的报应,即使孤独一人,也要继续走下去
但是,洸太郎君,你果然和我一样,也是笨拙的家伙呢
写了过去我所在的乐队的事情,还因此背锅失去工作——笨蛋!
明知道小说第二作不热卖,还是写出了第三作的小说——笨蛋!
说了再也不会见面了,为什么还在小说中传达感情啊——笨蛋!
笨蛋,笨蛋,笨蛋————翻开小说,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明明已经做出决定了,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不知不觉,向着某个地方前进着
为什么呢
到达那个地方,会有谁在等待着自己
总有这样的预感……

那个时候,在文艺室,熟睡的我旁边,有你的相伴

——这一次,也该轮到我了吧……
Tags: 游戏
#1 - 2015-11-8 22:43
(小さな旋律)
还在星奏线惆怅徘徊的人表示,即便知道这是湿帝个人想(脑)象(补)的产物,但对我来说也是如同心灵鸡汤一般的存在啊!

不是文内有所提及我还真的忽略了「对前辈那一巴掌」的这个细节呢,当时我还以为甩巴掌的人会是彩音,但却没料到是星奏,更没注意到打巴掌前后她的所露出的表现与变化。

那连呼笨蛋的「湿帝星奏」第一次看觉得个人感想过重,多多少少有些违和,但闭上眼想起被洸太郎找到并接受的长发星奏后又觉得,这其实也是自己希望从新岛笔下看到的星奏内心的描写吧。

既然结局新岛都说了任君想象,那么把这篇同人当做是安慰自己、得以释怀的正统GE来看,也是足够暖人心田了吧。
#2 - 2015-11-9 01:07
(小さな旋律)
半夜睡不着突然想到的一些脑洞,趁着还记得赶紧打下来。
像湿帝这样大片的心理独白确实很不错,但在细微上的一些简单处理感觉也能够达到类似的效果,就比如说她们第三次离别的那一段(以下是我的脑补)

早晨醒来的洸太郎发现了星奏已不在,唯独在桌上留下了一张亲手写的白纸信。
虽然字体写得非常工整,但却因为信纸被揉成一团过而略显得歪曲,那是星奏在写完后一度将其丢弃的证明,但她最终还是捡了回来将它摆放到了桌上。
在被挤压变形的折痕处,还能够看到几滴色泽较浅但却不像是笔水印的痕迹。
而现在,类似的水印又突然增加了两三滴……

啊咧?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眼前突然就模糊起来了呢?拿着信纸的手颤抖着,洸太郎努力压抑着自己却止不住从喉咙处那不由自主所发出的呜咽……

「……呜……星奏……」

口中呼唤着的人已不在,她到底是抱着各种心态又再一度离开的呢?洸太郎现在不想去思考更没办法去思考,那不断流下的泪水早已随着那泣不成声的哭泣染湿了他整个脸庞。
#3 - 2017-9-6 18:38
(梦里不觉秋已深,余情岂是为他人。)
很赞!!治好了我的胃。
#4 - 2019-2-13 03:21
放p,脚本家根本不是这样想的。新岛只想给你喂shi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