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8-12-22 15:58
川水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最后一话中花魁那句“比起少了樱小姐让演出大获成功,我更想和樱小姐一起登台直面失败”让我感觉很诧异,尤其是这个说法得到了所有人认同,甚至包括前面把带给观众最好的演出视为义务的纯子。
偶像文化本就是一种带有扭曲的造梦现象,所以才会有不能谈恋爱,不能抽烟喝酒等规定。这最后一话中,僵尸偶像们似乎更在意自己的意愿,观众可不可怜反而是次要的。
这是编剧考虑不周,还是打算革新什么东西?
#2 - 2018-12-22 16:17
(想淹死在可乐里)
不知道你到底在对这个傻屌番追求什么东西
#2-1 - 2018-12-28 23:18
工口卿
+1 扯偶像精神不如先举报山田多惠假唱ww
#2-2 - 2019-8-31 14:35
御坂的眼睛不说话
工口卿 说: +1 扯偶像精神不如先举报山田多惠假唱ww
我多惠没有假唱
我多惠虽然摸了点,但是没有假唱!!!
这是团队定位,你懂个锤子(滑稽
#3 - 2018-12-22 17:15
(素晴らしい作品の感動を共有して何が悪い! ... ... .. ...)
一个重情义的人抛妻弃子去做某事
一个本就无情之人抛妻弃子去做某事
前者做出的牺牲,内心的觉悟都远大于后者吧?
这里一样的,偶像最重要的是带给观众美好的一面,这里说宁愿失败也要樱回到弗兰休羞。
这是不惜牺牲身为偶像能牺牲的最重要的东西也要换回樱的回归。
多美好啊,因为这里的观众其实是我们啊,我们看到了她们这个团队的不离不弃,看到的就是她们最美好的一面啊。

之后本番失败是不会失败的。因为这是偶像番(bgm38)

灰姑娘的未央?emmmmm
#3-1 - 2018-12-22 18:22
川水
要是从破壁的角度看,还真是这么回事。
#4 - 2018-12-22 20:57
(Farewell good hunter, may you find your worth in t ...)
想挑刺的话太容易了,说到底这就是个试水作,也许是你想多了。
#5 - 2018-12-22 22:31
说实话这台词出来的时候我是希望偶像活动最后真的彻底以失败告终的,看看面对真正的失败后角色能再用什么“歪理”给圆回来(bgm38)结果编剧还是没那魄力...依然是不出意料的王道结局
#6 - 2018-12-23 08:52
我想起岛田真梦的名言:
“让一个人获得幸福,在我看来有三类人能做到,能让世上多数人过上幸福生活的人,能让身边的亲朋好友感到幸福的人,以及,能给予自己幸福的人。
为了让别人获得幸福,首先必须让自己获得幸福”。

当然,这不过是宽叔自我安慰而已(bgm38)
#6-1 - 2018-12-23 11:18
川水
现实里面想让别人幸福通常只能把自己的幸福分给别人,所以确实是只有自己幸福的人才能让别人幸福。但让别人幸福这个过程是通过自我牺牲实现的,不能当成让自己先幸福起来的借口。
#7 - 2018-12-23 09:05
嘴上说说鼓励而已,她们不信玄学
#8 - 2018-12-23 09:13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我倒觉得这个很idol master参照剧场版 輝きの向こう側へ!
#8-1 - 2018-12-24 07:35
游龙
参照TV20话也可以。
#9 - 2018-12-23 18:40
简单聊聊自己的看法:
首先是“偶像精神”,在我这种日本主流偶像团体受众的心目中,偶像精神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偶像为受众带来快乐,这种快乐可以从像Babymetal或者BiSH 这一类音乐作品以及舞台演出完成度比较高的偶像团体中获得,也可以从像Fran Chou Chou这种总体运营逻辑还是追求成长性的偶像团体中获得。
而Fran Chou Chou现今的核心受众,比如说那两位金属党,再比如说从Fran Chou Chou首次在外突击演出就关注她们的古参幼女先辈,他们或许都清楚这个偶像团体有不少演出失败的地方,但是他们会因为Fran Chou Chou在面对各种意外和失败之后的成长性而受到感动以及鼓舞。
所以夕雾对源樱说的那句话,与核心受众们在期望和意愿上是一致的,只不过对于核心受众而言,这句话可能要改成:比起少了樱小姐让演出大获成功,我更想看到樱小姐和其他成员一起登台直面失败,然后获得成长,之后迎来真正的成功。
这并没有违反偶像精神中为受众们带去快乐这一点,成长型偶像的受众们所感受到的快乐,有一部分就是从小偶像们在面对各种失败后,还能够成长起来的经历中获得的。
纯子的设定是日本昭和偶像黄金时期的偶像歌手代表,她之前所认同的运营逻辑是追求艺能水平的完成度。巽幸太郎在开导纯子的时候已经明说了如今偶像运营逻辑的变化,巽幸太郎包容了纯子作为昭和偶像歌手的职业认同,而且巽幸太郎还将纯子的这份特性转换成符合如今偶像运营逻辑的一种人设特点来作为卖点。这种人设卖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推广得相当成功的。
纯子从巽幸太郎这种比较革新的思路获得了成就感,她似乎也逐渐认同了Fran Chou Chou追求成长性的决心以及努力。
更重要的是,巽幸太郎与纯子说,Fran Chou Chou是一个成员之间相互扶持的偶像团体,没错,为受众们带来高完成度的演出是纯子一直的职业态度,但是让源樱直面失败并获得成长也是纯子的一个义务,这就像是纯子之前扶持水野爱在雷雨天完成演出是一样的。
纯子已经不是一名单纯的偶像SOLO歌手了,其实她也获得了成长,那就是巽幸太郎所秉持的包容性。

至于你在观点第二段中提到的一些内容,有部分说法与现实情况相比,不太严谨。
首先是偶像文化造梦过程是不是扭曲这个问题,如果先不去讨论偶像运营的商业本质,对于偶像这份职业本身,以及对于偶像的受众来说,这不能够一概而论。
你的观点中“不能抽烟喝酒等规定”适用于未成年偶像,对于成年偶像,这句话严格来说应该改成“不能抽烟酗酒”,乃木坂46中是有以品酒为人设卖点的偶像成员,她叫卫藤美彩,而这个品酒的设定是很成功的,我觉得起码可以吸引不少日本大叔群体。
至于偶像谈恋爱这一点,站在运营的角度肯定是不愿意看到的(除非是团内恋爱(bgm38),这样可以卖CP人设了),对受众来说,并不是每个人都幻想着自己与偶像建立虚拟恋爱关系,这得看受众本身的想法和对偶像恋爱这件事的容忍度。
#9-1 - 2018-12-23 21:41
川水
对成长型偶像团体的粉丝来说,他们是可以接受买票后看一场中途结束的失败演出,然后等待下次的成长的?
#9-2 - 2018-12-23 22:41
Karma_C
川水 说: 对成长型偶像团体的粉丝来说,他们是可以接受买票后看一场中途结束的失败演出,然后等待下次的成长的?
如果只以这部动画中出现的情况说明的话,
水野爱生前所在的成长型偶像团体Iron Frill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作为一个例子吧。
水野爱那场被落雷劈中的演出就是这么一场“中途结束”的,灾难级的演出。
多年以后,Iron Frill在佐贺摇滚音乐节中出演,台下依旧有很多支持她们的观众,以致于源樱都说,不愧是Iron Frill。
2008年那场落雷的演出中,还有多少当时的现场观众是去了佐贺摇滚音乐节的,这很难说清楚。不过依照现实中出现的情况来说,当年的核心粉丝肯定有一部分还在支持现在的Iron Frill。
当年落雷那场演出从"没有完成运营预期目的”的角度上是“失败”的,核心粉丝们没有放弃掉水野爱过世后的Iron Frill,也是希望Iron Frill在经历了那场演出后,能不能够站起来继续成长下去吧。
虽然说并不是所有的成长型偶像团体粉丝都会接受成长速度不如预期的小偶像们,但是就核心粉丝而言,他们确实有很大的接受度。

这是一个比较跑题的内容:
说一个现实中存在过的,不是“中途结束”,也不是“观众买票去看”,但是属于失败演出的事件吧,欅坂46在上一年的红白歌合战直播中,她们当时唱了两首歌,最后一首唱完之后,有几名成员因为体力不支或者过呼吸的因素,直接在台上晕倒。
事后,虽然说有部分人对此事持批判的态度,但是我所了解到的核心粉丝们的想法,更多的是对运营的不满,他们中大多数是接受了欅坂46成员们的这次失败演出的,接着还是选择继续支持她们,并且希望成员们可以从这件事情中走出来。
#9-3 - 2018-12-24 15:48
川水
Karma_C 说: 如果只以这部动画中出现的情况说明的话,
水野爱生前所在的成长型偶像团体Iron Frill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作为一个例子吧。
水野爱那场被落雷劈中的演出就是这么一场“中途结束”的,灾难级的演出。
多年以...
客观上的事我明白了,再换个角度多问一句主观上的。
粉丝们接受自己追的偶像经过失败不断成长,但上面的例子里面大都是无可奈何或者能力不足造成的失败。如果是偶像自己明知可能会有问题,明知可能会把演出搞砸,而且有办法避免的情况下,仍然选择铤而走险,最终把演出搞砸了,这种情况下,粉丝会倾向于接受偶像的这种拼搏精神,还是会倾向于感到受到了欺骗?偶像团体的设定会不会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影响?就像你提到过的有的偶像反而以喝酒为卖点。
#9-4 - 2018-12-24 20:17
Karma_C
川水 说: 客观上的事我明白了,再换个角度多问一句主观上的。
粉丝们接受自己追的偶像经过失败不断成长,但上面的例子里面大都是无可奈何或者能力不足造成的失败。如果是偶像自己明知可能会有问题,明知可能会把演出搞砸,而...
个人观点:
在如今日本的偶像产业中,那些对于运营、对于电视界等具有高商业价值和娱乐价值的偶像或者偶像团体,她(他)们在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无可奈可的。
上面我提到的欅坂46红白演出失败的例子,是一个成员们和粉丝明知有成员身体状况不稳定,让这些成员上场很有可能会把演出搞砸,但是因为各种“大人的因素”,没办法,只能去冒险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根据我的观察,粉丝们会更多地倾向于批评运营为偶像安排高强度、高密度的工作进程。
很多粉丝会去接受那场演出失败的结果,但是对于成员们被各种“大人的因素”促使在舞台上不得不去为观众演出这样体现出偶像产业残酷性的举动,这些粉丝不会接受残酷背后的东西的。原本是想从偶像身上获得快乐的粉丝们,却因为偶像这种拼到晕倒,甚至显得被运营逼得畸形“成长”的行为,产生出一些矛盾的情绪体验,这种矛盾的情绪体验挺复杂的,我目前还没有完全想明白。
受这种矛盾的情绪体验的影响,不同类型的粉丝们会作出不一样的选择,有粉丝会选择继续支持偶像(但因为已经了解到偶像产业的残酷性,所以并不会全盘为制作人以及运营的所有理念买账),有粉丝也会觉得自己对偶像的理想化期望被现实冲击了(或许会觉得被欺骗,或许会有更复杂的情感)。


至于偶像团体的设定会不会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影响?
我觉得是会有影响的,还是拿欅坂46作为例子说明。
秋元康以及运营因为在欅坂46的音乐风格上添加了“青春期叛逆”、“反抗大人”等娱乐化的标签,而且这些标签在大众媒体上得到了强化,所以在不少对欅坂46成员没有深入了解的路人眼中,欅坂46成员的整体设定就是“叛逆”,喜欢这种设定的路人会逐渐成为这个偶像团的粉丝。
像我这种受众会知道“叛逆”、“反抗大人”只是一种娱乐标签,而且对于我来说,这种标签有时候会表现得比较中二,毕竟我已经过了“青春期叛逆”这个阶段。
但是对于处在这个阶段的受众而言,他们能够从欅坂的歌曲中得到情感共鸣,再加上他们未必了解偶像产业的残酷性,所以他们会对这种设定有信任感,甚至会有很深的情感投入。
当这一类的粉丝看到那场失败的演出,然后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偶像产业的残酷性,他们中会有人觉得在歌曲宣扬“反抗大人”思想的小偶像们,原来是大人们给她们准备的一个标签。最后,他们体会到一些负面的情绪。之后他们会怎样选择,我觉得因人而异吧。

相比之下,Fran Chou Chou真的很美好,
偶像们有一个过于有能耐,不会压榨她们的经纪人,
偶像们全部已经死过一遍了,她们没有太多需要顾忌的东西。
动画中的粉丝们没有那么复杂的情绪体验,那些核心受众们从FCC中获得的快乐还是比较单纯的。
#9-5 - 2018-12-25 18:13
馒馒子 Svip8至尊年费会员
Karma_C 说: 如果只以这部动画中出现的情况说明的话,
水野爱生前所在的成长型偶像团体Iron Frill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作为一个例子吧。
水野爱那场被落雷劈中的演出就是这么一场“中途结束”的,灾难级的演出。
多年以...
是说去年友梨奈那段快晕了,还是谁来着后面有谁被抬下去了那次吗?
确实看到粉丝全都在谴责运营,心疼妹子……
#9-6 - 2018-12-25 21:34
Karma_C
❤馒馒子 说: 是说去年友梨奈那段快晕了,还是谁来着后面有谁被抬下去了那次吗?
确实看到粉丝全都在谴责运营,心疼妹子……
是的,就是那次。
最近平手因为身体问题需要接受治疗,唱歌跳舞方面的偶像活动暂时休止。
#10 - 2018-12-23 18:40
其实对成功的定义也是关键的一点,缺少sakura的franCC完整演出下来能称他为成功的演出嘛,1号的粉丝怎么办,原本紧凑的编舞队形,和声都会因为缺人而改变,可以说,缺少了sakura的表演本身就不完整,谈不上成功。
#11 - 2018-12-23 21:11
(i cannot fly)
既然是造梦,那这种“更在乎自己意愿”“团队友谊大于演出效果”同样也可以成为观众会喜欢的“梦”的一部分,至于和偶像精神的矛盾,只要将这一部分加入“偶像精神”这样一个范围中就好了,这本来也不是什么一定需要严谨和稳定的定义。
#12 - 2018-12-24 00:43
(鸡肉卷喵)
啊确实看到这里我感觉也有点奇怪,说好的本质偶像番呢?还是被傻屌搞笑番给带偏了(bgm38)
#13 - 2018-12-24 01:58
(怀旧意味着玩完)
能把梦忽悠成真的就是成功的偶像活动
#14 - 2018-12-24 15:26
我只听过体育精神,偶像精神是个什么鬼…………楼主不要自己树个靶子自己打
以及我对现实中的偶像一直是持批判,否定态度的,看这部番很开心,但并不代表我支持偶像以及偶像文化之类的玩意,说到底这就是消费主义的糟粕罢了,把这种东西美化到这个高度只不过是偶像宅们的自我满足。
#15 - 2018-12-24 17:47
所谓偶像文化本质是资本家建立偶像,利用偶像,压迫偶像,将偶像本人从广大无产阶级中分离出来,同时剥削偶像本人和观众以赚取利润。娱乐圈其他模式暂且不论,现实中的偶像圈子是充满不公正压迫的,在动画中对她们温柔一点难道不好吗?
#16 - 2018-12-25 01:56
(当一切支离破碎,loli是拯救我心灵的唯一 ...)
就是因为偶像有哪些不能谈恋爱之类的莫名其妙的条条框框我对于偶像文化提不起兴趣(bgm38)
#16-1 - 2018-12-25 10:02
川水
不想看到老婆嫁人是人之常情,老婆知道自己是云老婆不去嫁人是职业道德。
#16-2 - 2018-12-25 13:24
EternalMeek
川水 说: 不想看到老婆嫁人是人之常情,老婆知道自己是云老婆不去嫁人是职业道德。
老婆什么的真的是get不到,偶像什么的不过是个工作罢了,因为一些莫名奇妙的"粉丝"连工作外的个人生活都限制掉的所谓的“职业道德”简直是觉得扭曲
#16-3 - 2018-12-26 08:09
Trim21
EternalMeek 说: 老婆什么的真的是get不到,偶像什么的不过是个工作罢了,因为一些莫名奇妙的"粉丝"连工作外的个人生活都限制掉的所谓的“职业道德”简直是觉得扭曲
对粉丝没有性吸引力的偶像就没有这种职业要求了.
#16-4 - 2018-12-27 20:26
深红命运
Trim21 说: 对粉丝没有性吸引力的偶像就没有这种职业要求了.
正解,精辟啊!
#17 - 2018-12-25 10:29
观众有啥可怜的?在舞台上被闪电劈,被雪压被楼压被仪器砸的又不是他们。
#18 - 2018-12-25 17:46
不是很懂偶像番,仅就我个人看法而言,“我更想和樱小姐一起登台直面失败”这句话很重要,甚至就本剧而言是必要的。因为在我看来,zls在剧情上的暗主线实际上是樱的救赎。从11话就可以看出,对樱而言,问题并不是在于她没有能力,相反,无论是称其为努力家也好,天才也好,从剧情中不难得知她的个人实力是很强的,称之为“文体两开花”也不为过(笑)。她实际上的困境在于长久的不幸所带来的习得性无助。这也是整个11,12两话中,花魁打出修正掌之前,大家各种鼓励都无效的原因。失忆后的樱本人毕竟是没有获得成功的实感的,鼓励本身变成了一种虚无的劝说,并不足以让她解开“继续努力”的封印。既然无法说服她不会失败,那么剩下的道路不就只有一条了吗——告诉她失败也无所谓,大家始终站在一起。事实上樱直到上台前都不确信真的能行,只不过是对失败的恐惧消减了。如果12话当真三言两语就让樱重回信心的话,那11话对她不幸的塑造实际上是崩塌的。
至于“明知会搞砸还要铤而走险上台”在我看来不成立,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做之前百分之百的预料到成功,腐烂臭臭只是失败的可能性变大了而已。事实上“紧张”本身就是一种对成功的不确信,那是否只有完全不会产生紧张感的偶像配叫做没有欺骗观众呢?
#18-1 - 2018-12-26 21:18
bullet
壁吧专楼人,是你吧!
#18-2 - 2018-12-26 23:16
斯大林的拖拉机
bullet 说: 壁吧专楼人,是你吧!
不。。不是(心虚)
#18-3 - 2019-8-31 14:59
御坂的眼睛不说话
斯大林的拖拉机 说: 不。。不是(心虚)
捕获确认
#19 - 2018-12-26 06:22
这样希望给观众展现完美演出的想法,是纯子小姐那个年代的坚持了,私以为成长也是今日偶像的一个要素。大家也不只是因为演出内容才来看的,更多的是被她们身上的一些特质所吸引,就像那些为一号打气的观众。樱的活力是fran chou chou的重要部分,所以不可或缺。
#19-1 - 2018-12-28 00:29
darkangel0224
看了这么多回复,就这一楼提到了点毛皮:这群活死人根本就来自不同的时代,社会的价值观都不一样。这是之前所有偶像片都没有的要素!编剧也就在昭和偶像个人回里,蜻蜓点水了一下而已。你和一个明治维新的人讲这个,人家谁懂啊(克队.jpg
#20 - 2018-12-27 09:19
(三思而后行)
这个问题提得好,可能是我偶像番看得太少了,没想到还有这种思考方式,我得好好捋一捋。

有点头绪了,在我看来,如果从偶像精神这方面的话,要说违背的话一开始也就违背了,因为芙兰羞羞里有好几个就不是想当偶像的啊,比如说歌伎姐姐、不良,更不用说多惠了,对于他们几个来说,团体的意义大于演出的成功吧,所以歌伎姐姐说出的话才没让大部分人感觉到奇怪。
#21 - 2018-12-27 14:58
你说的这些就是业界口号,嘴上喊喊而已,别太当真。
演出失败有什么关系。这年头多的是没受过专业训练,不调音开麦死的小偶像,在乎演出质量的去看专业艺人就好了嘛,选择去看小偶像的人哪那么在乎这个,他们关心的是与偶像共度的时间。这是一个中性的概念,成功的演出值得回味,失败的经历因其稀有反而更加珍贵。
#21-1 - 2018-12-28 22:19
Chirin
+1
#22 - 2018-12-27 15:23
观众可怜是什么鬼?会死在舞台上的又不是观众。
剧中倒是出现过楼主类似的昭和思维,但是马上被平成思维反驳了(纯爱二人组的对话),爱酱说到:是的,就是从表演不完美就出道,让观众一起体验成长为合格偶像的过程。失败也是平成偶像表演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22-1 - 2018-12-27 15:28
川水
因为主观不负责任导致的失败和因为客观上能力不够导致的失败不能混为一谈。
#22-2 - 2018-12-27 15:41
叶夜青
川水 说: 因为主观不负责任导致的失败和因为客观上能力不够导致的失败不能混为一谈。
那肉樱召唤巨型旋风也不是主动技能啊
#23 - 2018-12-27 16:36
我觉得花魁所说的“我更想和樱小姐一起登台直面失败”不仅仅只是指“在意自己的意愿”,还有向粉丝传达这个意志的意思,遇到任何失败也选择站在舞台上接受,这种意志在舞台上是有感染力的,“就算面前会是失败,也绝不放弃尝试,决不放弃站起来”的勇气——某种“偶像精神”。
现实中也有很多因为“失败”而意外吸粉的偶像表演现场。比如桃草麦坏了坚持直接唱;櫸坂平手在红白时第一次演出疑似摔断了手,却坚持第二回的演出,过呼吸的三人也坚持到舞蹈最后,虽然有很多争议,但也吸来了不少新粉
比起展现完美的舞台(当然也重要),传达偶像本身的意志和感染力更为重要。
#24 - 2018-12-27 21:13
(萌之境界……)
http://m.v.baidu.com/watch/9163239107996959725.html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44472
两个对比以下,偶像的积极态度就是对观众最大的怜悯了(bgm24)
#25 - 2018-12-29 01:18
(他人即地狱)
本质上就不是纯粹的偶像番,在这个番中找偶像存在的意义的真的没必要,核心还是应该放在傻雕搞笑上。
#26 - 2019-1-1 09:49
在校内,不能抽烟喝酒谈恋爱。

象牙塔是梦(确信)

plus偶像和学生都会毕业,斯巴拉西~
#27 - 2019-8-31 14:34
(你指间的电光,是我不变的信仰!)
不知道你到底在对这个傻屌番追求什么东西
#27-1 - 2019-8-31 14:42
川水
勿把自己无知当做别人应该解决问题的方法
#27-2 - 2019-8-31 15:04
御坂的眼睛不说话
川水 说: 勿把自己无知当做别人应该解决问题的方法
虽然看你的评论就知道了,但是还是想说,你真是个认真的人那!
不像我,目前疲惫的没有任何动力去探究这些东西了!
加油吧,朋友!
#28 - 2019-8-31 19:39
‌‌‍我看的是佐贺不是偶像动画,为什么要按照偶像动画的规矩来?说到底,“不守规矩”才是佐贺的最大亮点
#29 - 2019-8-31 21:31
(戏剧是梦的复刻,梦是心灵的愿望)
反过来可以问,如果佐贺偶像最后一话监督选择抛弃樱小姐的演出大获成功,会不会令更多的观众不满?是不是有违背“商业动画精神”?(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假设它存在,那么违背“偶像精神”与违背“商业动画精神”孰是孰非呢?
#29-1 - 2019-8-31 22:03
川水
让观众满意,我觉得叫杀必死。假设商业动画精神存在,这种精神和杀必死之间应该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利用杀必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达成或许存在的商业动画精神,但其中估计还要有几个必然的转换过程,两者就很难直接联系起来了。
至于“偶像精神”和“商业动画精神”,至少在佐贺里,我觉得前者必须为后者服务,两者维度就不一样。同时,在佐贺里,我觉得“偶像精神”和“商业动画精神”方向上本来就是一致的。
#29-2 - 2019-8-31 22:18
genser
川水 说: 让观众满意,我觉得叫杀必死。假设商业动画精神存在,这种精神和杀必死之间应该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利用杀必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达成或许存在的商业动画精神,但其中估计还要有几个必然的转换过程,两者就很难直接联系...
或者不从服务观众的间接角度考虑,而回到书下剧情的创作者本身。如你所言,也许编剧根本没考虑“偶像精神”,纯属一个忽视,抛去这种无聊的可能性,也许编剧在考量剧情是否符合“偶像精神”的同时,一并考虑了诸如“监督要求”“个人创作习惯”“观众杀必死”“个人喜好”“制作难度”.......等等无数种可能因素。最终,经过脑中考量后展现给我们的故事,“偶像精神”只得被以上因素压制了。
#29-3 - 2019-8-31 22:22
genser
川水 说: 让观众满意,我觉得叫杀必死。假设商业动画精神存在,这种精神和杀必死之间应该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利用杀必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达成或许存在的商业动画精神,但其中估计还要有几个必然的转换过程,两者就很难直接联系...
回到本片,认同你说的严肃的“职业偶像精神”与娱乐的“动画表现力”一同构成了本片的成功,也就是大体上可以认为的“商业动画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