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4-16 23:44 /
        再次点进来的朋友你们好,时隔两个月,我终于下决心把这个饼画完了。其实绝对不是我想太监,下篇要说的内容其实并不多,也很散,加上某些涉及到摄影和分镜的地方我实在没有自信能够说好。不过有道是“犹豫拖延会不断滋养恐惧”,与其一直担心自己能力是否够格,不如先胡写一通看看效果如何,反正也没啥人看不怕丢人

        这一篇与其说找区别,鉴赏的成分更多一些,更想顺便说一说我为什么一定要单说这一集,以及我眼中京都的最可贵之处。还有三个月,距离那场灾难的两年整之后,龙女仆二期就要开播了,京阿尼再度起航。我对龙女仆其实并不感冒,但不妨碍这将成为今年最令我开心的事情。

        正篇开始。

Scene 5 京都跑 1/1

        在京阿尼的大多数作品中,一场甚至好几场宣泄感情的日剧跑几乎是一贯的任务(小蓝鸟除外,它用走的就可以)。冰菓中也不例外,在这一集中出现了冰菓全片唯一的跑步长镜头——摩耶花在完成漫研社的海报任务后赶往料理大赛现场的片段。虽算不上名场面,但还是有值得品鉴之处。



        惯例先来看看原文。

      ♦我打滑似的弯过走廊拐角,连蹦带跳地冲下贴满海报的走廊楼梯。连把室内拖鞋塞进鞋柜都嫌麻烦,就趿着鞋子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一直盯着白色海报纸的眼睛被太阳刺得快睁不开了。

        用句号划分只有三句话的段落,被做成了长达33秒(16:13~16:46)的奔跑镜头。这个片段几乎还原了这段话中的每一个字的细节,并在此之上用一种特别的手法来表达了摩耶花的这种“急”。


16:16~16:19


16:20~16:22


16:30~16:32

        如果细心观察,会发现这三处都存在很明显的镜头震动。与同类镜头把视点着眼于人的慌张,或是物体被碰撞上有所不同,注重摄影感的山田在这里贯彻了她的镜头感。
        借用知乎上的一句点评:山田似乎刻意想让观众发现“摄影机”的存在,想通过突出镜头的临场感、写实感,表现动画角色的生命力,仿佛动画中的少女真的在这个世界上的某处生活着一样。

        注意到这一点并非偶然,在两年前的轻音二期中,有着类似的少女下楼梯的片段。


20:20~20:23(第26话)


20:48~20:53

       虽然同样是这种特别的摄像视角,但缺少了这种震动之后,前述的所谓镜头的存在感就稀薄了许多。这种手法是在不断精进的,在冰菓的这一段也仅仅算是起步,而到后来的声之形中,这种震动感就已经运用得非常之自然了。


01:38:33~01:38:36

        这种细节的进步仅是我这种外行也能管中窥豹的显眼部分,那些更专业且隐晦的更是不胜枚举。
        
Scene 6 Wild Fire

        终于来到了本话的主题,“野火”料理大赛。但这里反而不像前文的片段中能找到许多差异,因为动画大体上完美还原了这一部分的基本内容,并在此之上进行了一些自由发挥,使得一出鲜活的校园祭典跃然眼前。
        由于这里是群像剧,不好针对某一人物展开,我就按照时间轴来说。

        首先是开赛前谷惟之同学惯例地挑衅。


09:10~09:20

      ♥这时,从后面传来了男生的声音。
       “就算赢不了也没关系?这个态度可不好啊,福部!”
        我不认识这个男生,是福部同学的朋友吗?
        平时精力充沛的福部同学似乎也因为在这场文化祭上太活跃而累坏了吧。他和朋友说话的语气非常漫不经心,让我不禁吓了一跳。
        “呃,唔,我会努力啦。”
        不过,那位同学并没有对福部同学的态度感到惊讶,仍旧是一脸笑眯眯的。
        “说起来,三人一组真是很棒的规则啊!即使我不擅长烹饪,只要剩余两人发挥正常,那就有办法获胜。反过来说,只有一个人厨艺高超,那也是无济于事的。真是不错的主意啊。(记住这段flag)”
        “算不上什么不错的主意,团体战一般都是这样。”
        “你找到好队友了吗?你知道B班的须原吗?他可是我们镇上'味乐'的儿子哦。”
       “哦,我听说过。”
        “他加入我的队伍了。”
        福部同学露出暧昧的笑容。
        “嗬,那真是厉害啊。我们都好好加油吧。”


        无论是在之前的抢答大赛,还是到后来破解库特利亚芙卡的排序,谷同学都对福部表现出了相等程度的好胜心,甚至是敌意,但并非到达恶意的程度。他和福部是1年D班的同班同学,可惜我们的福部差点连他的名字都没想起来。

        ♣我匆匆忙忙地朝晨会讲台走去,这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哟,福部,没想到你也留下来了啊。”
        并且还出声和我说话。
        ……稍等一下,我会想起来的。我认识这个人,虽然认识……总之,我先昂首挺胸地回话了。
        “是啦。“
        “你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吧。”
        “哈哈,我全神贯注在猜谜嘛。”
        是谁,是谁呢?虽然应该是同学没错吧。
        不是总务委员,也不是手工艺社的社员。这样一来,应该是同学吧。可是,说到班上值得瞩目的人,应该只有十文字同学而已呀。
        啊,对了,我终于想起来了。嗯,不会错的。我的人名记忆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那么谷同学,围棋社那边怎么样啊?”
        谷惟之。围棋社社员。只有围棋社社员这一点算是有点意思,所以我勉强记住了他的名字。


        谷同学对于福部产生如此巨大好胜心的导火索我们不得而知,不过福部如此漠视他,乃至想不起来名字的原因,福部自己倒是说得很清楚:

        我喜欢有意外性的人。比如说,千反田同学就让我很感兴趣,进入神高之后的奉太郎也让我惊喜连连。如果没有意外性的话,即使长得很有趣或者参加的社团很有趣,我都很难记住那个人的名字的。

        用一个词来概括福部的这种心理,那就是“猎奇”。对新鲜事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并不只千反田,福部的好奇心绝对不在千反田之下,这样的个性自然而然就把他塑造成了他自己口中的数据库。
        某种意义上,福部的猎奇更甚于千反田,因为千反田好奇心的载体集中在事上,而福部则是集中在了人上。他以观察折木为乐,这既让他满足又令他痛苦,对折木令人称奇的逻辑思维的叹服,与其之间无法跨越的能力的鸿沟,他时刻挣扎在这两者之间。尽管如此,这也是唯一能点燃他的引线,对除此之外的人的漠视也就在此间诞生了。

        寒暄之后,解说席介绍参赛队伍。

        ♥“那么,现在就来介绍各个队伍。参赛队一号,好味队!”
        那是由三名三年级男生组成的队伍。我看到其中有两人的指甲很长(这你也能看到……),估计是平时不怎么会做菜的人吧。




        ♥“参赛队二号,法塔.摩根娜队!”
        是福部同学刚才那位朋友的队伍。里面有一个拥有大将之风,非常沉着冷静的人。那就是“味乐”的儿子吧。




        ♥“参赛队三号,天文社队!”
        咦?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社团与福部同学有着相同的想法啊。挥舞双手在吸引观众的是……我们都认识的泽木口学姐。她今天也在头上的两边绑了两个发髻。啊,她甚至向观众抛出了飞吻。不知为何,我觉得她是一个强敌。



09:49~09:52

        ♥“参赛队四号!古籍研究社队!”
        福部同学强而有力地挥起了右拳。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姑且对着四面八方的观众依序行礼



09:56~10:00

        非常有趣的小改动,千反田做了一个师承琴吹䌷的动作。



        比赛正式开始,晨会讲台上的部长和副部长开始了一逗一捧的激情解说。



        这里便是本话我最喜欢的原创元素了,原作中解说只有部长一位,说的台词基本都是动画中副部长的常规解说。而动画中拆分成了两位。不仅如此,吐槽役还非常精髓地选择了杉田智和(这可以算是给凉宫老粉的彩蛋吗)。原作中的略带毒舌的解说其实已经足够有趣,但会长在接下来的捧哏式解说成为了点燃这一段气氛的最重要原因,完全脱离原作地临场表现,玩梗精湛,尤其是这一句。



        字幕组也蛮幽默,“出自本片”可真是太精髓了。

        据说在录这一段时,组长并没有拿到台本,拿到的只有一张字条,上书“自由发挥”。真实性待考,不过我相信这绝对在他的驾驭范围内。

        时间前进,先锋福部打头阵,菜式是猪肉酱汤,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非常喜欢的这处转场。



       高情商:神切换;低情商,京都脸男女一个样

        在看到这个转场的时候,我下意识到后面的staff中寻找木上益治(R.I.P)老先生的名字,老师的转场想象力可谓一绝,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便是京吹中的这一段。


15:38~15:45(第12话)

        因为紧接此场景后就是著名的久美子日剧跑,自然我就爱屋及乌了。
        
        不过我并未在staff表中找到木上老师的名字,但这其实无关紧要,先生可以说是京都绝大多数人的老师,后辈们的手法中有他的影子丝毫不奇怪。

        推进到中坚千反田出场,小说在此处就对做菜的过程和菜式有着详尽的描述,动画更是几乎做到了完美的同步,因而不再赘述。直接来看大将摩耶花登场中的一些细微差别。

        由于千反田一股脑地用掉了所有主要食材,留给摩耶花的只剩下了“用掉了很多的白萝卜,一点点长葱的绿色部分,又小又丑的洋葱”。





        设想是我一路小跑赶到赛场,穿着惹眼的cos服,却只给我留下了这么个烂摊子,就算不发作应该也是会相当不满。那么摩耶花看见这种情况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我看了一下已经摆好菜的碟子,不仅菜式非常精致,摆得也相当赏心悦目。阿福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所以应该是小千做的菜吧。唔,真厉害。我根本学不来。而现在重要的是,必须在这个精美的菜式旁边,搭配上勉强还过得去的像样菜式。如果做出不三不四的东西来,只会给小千精心制作的好菜拖后腿。

        没错,她没有丝毫地不满,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何去补救这种状况,不辜负千反田的努力。这有赖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千反田的团宠属性:

        ♣千反田解下绑住头发的橡皮筋,恢复了长发。她凝视着摩耶花,嘟囔道:
        “只有那么点食材,摩耶花同学会怎么做呢?……我很好奇。”
        这都是谁害的啊?
        悲哀的是,由于对方是千反田同学,没办法一记手背打过去吐槽。会把人憋出内伤来的。




        另一个是摩耶花自身过分的善良,她认为古典部的众人(折木除外)之所以需要四处奔波,以各种方式推销《冰菓》的本质原因,都是因为自己一不小心给印刷厂下错了单。她对自己的失败“几乎都会火冒三丈,无法原谅”,这些在本卷一开始的自白就提到了:

       ♦真是懊悔死了,为什么我连那么基本的确认工作都没有做到呢?而且,直到最后一刻才注意到那个错误。
        更让人火大的是,在需要将功补过的文化祭当天,我却完全无法抽身离开漫研半步。虽然阿福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失败,放轻松一点吧”……
        啊啊,真是不甘心啊。好恼火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粗心大意。
        另外还有一件让我很懊恼的事情,那就是折木说的确实很对。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等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别过头洒脱地说道:
        “你就不要太往心里去了。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先不说里志,连千反田也不得不耿耿于怀了,不是吗?“
        的确如此。明明是我疏忽大意,小千却像是自己犯错了一样脸色苍白。我就算了,但不能让小千一直带着那样的表情度过文化祭。



08:51~08:58(第12话)

        她在本卷的心理活动不少都是像在做罪己诏一样,错的不是世界,是我,因而她没有任何怨言地承担下了由此衍生出的一切后果,也绝不会做出让千反田有一丝内疚的表现。

        话虽如此,书中的她面对眼前令人束手无策的绝境,也几近选择了放弃。

        ♣摩耶花双手撑在简易厨房上,陷入了沉思。然后她高举双手,似乎是在说“这下我可没辙了”。摩耶花是不会轻言放弃的性格。但是,她刚才在漫研高速画图,现在应该是筋疲力尽了吧。

        然而动画中她却并未做丝毫的退让,反而不断地捶打桌子逼迫自己想出办法。


18:31~18:34

        这便是她过分的善良。

        进退维谷之际,折木的空投小麦粉来救场了。

       ♣“里志,过来。给我到正下方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身为节能主义者的奉太郎居然会专门做出这种行为来。
        摩耶花也愣愣地望着四楼,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既然是奉太郎叫我过去,应该有什么急事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这当中一定有什么缘由。我这样想着,对千反田同学说道:
        “既然他在喊我过去,那我就去看看吧。”
        从设置在操场上的临时厨房到地学教室的正下方大概是一百米的距离。我小跑步过去,仰头用手做出扩音器的形状。
        “有什么事啊?”


        值得注意的是这句一笔带过的“小跑”。


19:40~19:48

        福部翻了一道书中不存在的铁拦网,这道拦网是哪来的呢?自然就是来自取景地,位于岐阜县高山市的斐太高等学校了。





        位于这条通学路右边的便是料理赛举行的操场,左边的便是古典部所在的教学楼,前边被一模一样的拦网隔开。京都对于校园的实景作画向来非常考究(以便带动旅游业),京吹在这点上做得也很到位,B站上有许多相关的圣地巡礼vlog,有兴趣可以观看。

        拿到小麦粉的古典部team士气高涨,摩耶花非常灵性地选择了炸什锦,此处福部的心理活动非常有趣:

        ♣所有人都认为是零散东西或者厨余的食材,但是摩耶花没有错过隐藏其中的光辉。现在,摩耶花正在为被当成垃圾的食材注入名为炸什锦的新生命。摩耶花教导了我们永不放弃的力量!这世上是没有垃圾的!无论是谁,都一定有办法绽放光芒!摩耶花万岁!真正的我们万岁!我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中学生日记》或者是《儿童之友》。


21:59~22:03

        摩耶花在最后以秒为单位与时间赛跑,全场近两百名观众也都在为摩耶花的绝地翻盘而助威,在这种热烈的气氛下,摩耶花完成了绝杀,古典部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我们先跃过本集我最喜欢的镜头,来看看动画中并未提及的古典部取得料理赛冠军的具体缘由。

        报一下古典部的菜名。

        ♣(古籍研究社队的菜式如下——
        先锋,福部里志:猪肉汤。




        中坚:千反田爱瑠:甜醋蘘荷与葱的白萝卜卷、素豆腐、生甜虾、土豆饼。


15:15~15:18

        大将,伊原摩耶花:炸什锦盖饭。



        记得前文谷同学的挑衅吗?如果说他自己的队就是“我不擅长烹饪,只要剩余两人发挥正常,那就有办法获胜”的配置(事实上他自己选择的是蛋包饭,也是难度不低的菜式),那么古典部队就是“只有一个人厨艺高超,那也是无济于事的”。然而取胜的却恰恰就是这样的古典部,关于原因赛后广播社对主办方御烹饪研的采访给出了专业的点评。

       ♠“真是高水准的比赛啊。”
        “嗯嗯,评审结果基本上只是一纸之隔。法塔.摩根娜队的中坚非常厉害,主菜红烧青甘鱼都可以拿出去卖了吧。还有酒蒸花蛤也是,虽然文化祭不能用酒,改成了甜料酒,不过做出来的味道还是非常棒。只是,距离上桌的时间有点太久了。。在那之后还有二十分钟的大将战,等到端上来就已经冷掉了。而古籍研究社队则是抓住了这点。中坚的素豆腐和土豆饼无论是趁热吃还是冷了再吃都没有任何问题,大将利用甜虾头做炸什锦的创意让人惊叹不已,而且是在刚炸好的热乎乎状态下端上来的。胜负的关键就在于此。”


        福部做不成海鲜炒饭只得选择做汤,摩耶花随机应变选择了炸什锦,如果说这两者都是无心插柳,那么千反田的菜式选择就是有备而来的考究。虽然她在其它方面略显呆滞,赛间也捅了篓子,但她身为地主家千金的素质是绝对过硬,家政满点,有着不容置疑的大小姐修养。

        料理大赛即将结束,本集也临近结尾。

Scene 7 尾声——每个人的Kanya祭

        接下来是我在全集最喜欢的镜头,也是我深受感染,一定要选择这一集的原因。

        先来看看原文。

        ♣“加油——”
        “没时间了——”
        “干得好——”
        观众们纷纷加油助威。摩耶花的奋斗打动了所有观众的心灵。
        “摩耶花同学!”
        千反田感动到了极点,听起来像是连眼睛都湿润了。
        真不愧是摩耶花。我为摩耶花感到无比骄傲。
        “结束!”
        淋上佐料,在炸什锦盖饭完成的同时,野火烹饪大对决也结束了。
        无怨无悔。无论是怎样的结果,我都无怨无悔。


        古典部的三人在长达一小时的战斗中拿出了不会令自己后悔的成果,他们有理由被喜悦拥抱。

        但无怨无悔,只属于他们三个人吗?



        无论是在场近二百名振臂高呼的观众。



        亦或是用高汤煮香蕉差点让评审“看见了彼岸”的天文部队。



        不擅料理只能做全味增汤宴的好味道队。



        同样实力不俗志在必得的法塔.摩根娜队。

        在终场哨声响起的那一刻,无不欢欣雀跃,无论成败。京都把这份无怨无悔的青春,从三个人,扩大到了每一个参与者的身上。

        在本卷的后记中,米泽老师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

        本书的主角其实就是文化祭本身。

        这既是他自己采用多视点描写的原因,也是京都如此用力去演出这热闹非凡的校园祭的原因。他们捕捉到了这句话,并力图把一出鲜活的庆典完美地呈现于观众面前。
        于我而言,他们做到了,冰菓对校园祭的描绘在我心中无出其右。它属于每一个人,既是屏幕里的每一个神高学生,也是屏幕外的每一个你我,它即为青春本身。

        最后来看看山田标志性的一个属于少女的记号,就是这个动作。



        双手合十置于面前,一个过于可爱的动作,在她早期的许多作品中都能找到这个符号。


01:38:09~01:38:13(轻音剧场版)



        它可以出现在女孩子各种丰富的情绪下,当这情绪非常明朗时,甚至会像千反田这样把手指翘起来。


22:40~22:43

        比较遗憾的是,在声之形和小蓝鸟中,这个动作都没有再出现过。想来这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常见的动作,对于时刻向真实感靠拢的山田来说,这或许只是她刻画少女的历程上的一个小记号。

        至此,我已经把我对这一话的所有体会全部写出来了。14话于我之神,初看是为校园祭的氛围感染,如今细品又是被一个个丰富的细节所迷住。我是一个泪点很高的人,但最后一幕大家的欢笑不知不觉就戳中了我,或许是我对那种未曾丝毫体验过的青春历程的憧憬吧。

后记

        说是下篇没什么内容,不知不觉我又写了好长一串。虽然我根本没写出什么东西来,不过我看书时真的很喜欢看后记,这里我就僭越一下,随便写写我的感想吧。

        本卷后记的第一段中,米泽老师写了这样一段话。

        在我亲身参与的文化祭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文艺社的社员。她在太阳照不到的游廊上摆了一组桌椅,放上几本文集来充门面,而她自己则从早到晚一直坐在那里看书。
        那一年的文化祭,我为班级拍摄的录像带电影写了一个悬疑剧的剧本。由于电影已经完成,我当天就没什么工作需要做了,于是我就去她那里买了一册文集,但我不记得自己有看过。
        因为我另外准备了要看的书。


        寥寥数语,仅仅是对学生时代的追忆,却让我明白了他能让如此鲜活且多元的祭典跃然纸上的核心原因——他在复述,亦或是重构自己的经历。这段话中浓烈的场景感,便是支撑他能架构起一个完整的学园祭框架的顶梁柱。

        换句话说,创作者擅长自我取材。

        这是我在前篇中浏览《小王子》作者的经历,读《人间失格》时感受到太宰治的强烈的自我意识,联想到《校园迷糊大王》的作者与主角播磨拳儿强烈的跨次元重叠,以及自己最近开始动笔写小说后,逐渐发觉的东西。无论有着再瑰丽的想象,在需要素材时,创作者往往会本能地从自己身上取材。对我这种思想贫瘠的人而言,宝贵的生活经历更是灵感的救命稻草,也只有在描写自我,复述自我经历时,才会拥有最强烈的实感。
        感动自我是感染读者的基础,这便是许多以自我为原型的作品的创作动机。

        再来说说冰菓和京都吧。

        在我自己打分9+的作品中翻了一圈,发现除了凉宫消失是以绝对的内容来折服我,在“轻改”这个载体上,冰菓是我心中的最佳(武本康弘老师伟大,R.I.P)。对内它不像京都的其它轻改,对原作进行粉碎机式的改编;对外它不像近年来大热的某些轻改,做动画仿佛就是为了研究原作什么地方可以删减一般。它对原作的内容几乎做到了百分百的忠实还原,并通过细节上的创造力来赋予人物更鲜活的特性。又继承又发挥,这几乎是轻改的完美形态,无论内容是否能吸引所有人,冰菓的动画与原作的相性,我眼中目前看不到上位者。
        在实现“轻改”二字上,京都的冰菓赢得彻底。

        近期龙女仆二期的PV不断放出,背后是石原立也老大扛下武本老师未竟的担子,负重前行。虽然辛苦,但不屈的京都动画依然兑现了它再次启航的诺言。

        旧的七月已去,新的七月将至。

        愿京都再次伟大。
                                                                                                                         ——Fin
Tags: 动画 书籍
#1 - 2021-4-17 08:38
(友善.jpg)
前排吃瓜
#1-1 - 2021-4-17 12:11
A7M1
谢谢捧场~
#2 - 2021-4-17 19:49
(——「哲学的意味がありますか?」)
感谢!
#2-1 - 2021-4-18 00:42
A7M1
谢谢捧场,终于是写完了(bgm38)
#3 - 2021-4-18 11:11
(一个纠结的面瘫伪宅)
围观
#3-1 - 2021-4-18 16:15
#4 - 2021-4-19 09:13
愿京都再次伟大
#4-1 - 2021-4-19 10:05
#5 - 2021-7-21 19:46
大佬写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