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6-10 10:33 /
我心里的佳作基本有两类,一类是电波系心头好,例如白箱,强风吹拂,银之匙和恋如雨止等等;另一类是足以好看到出圈的无短板制作狂魔,例如巨人,鬼灭之刃和辉夜大小姐。

显然,这两类都和NHK对不上号,但我却对它久久不能忘怀,未来有空估计还想再看一遍。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因为这部作品实在过于真实,真实到令人伤心。

NHK全篇都在讲一个关于“逃避”的故事。这里面几乎所有的角色都在逃避着什么。不光主角佐藤,那些外表正常的角色们也在逃避。外面看起来一切正常的人们啊,其实都需要空间来放空自己的。

全部看完再来回顾,NHK算是部慢热的作品了,但真的能渐入佳境,越来越精彩。首个很触动我的剧情发生在ep9,山崎的过去。前一秒还在“痛斥”女人,后一秒接到喜欢女孩的邀请又瞬间答应,实在是真实到可笑。

山崎算是本作里唯一有勇气肯做敢决断的角色,但他也在逃避。一切的源头都是儿时和女生不快的回忆,这让他逃到了二次元,而且体会到了二次元的乐趣。父辈给自己的规划过于夸张只是个引子,因为我认为他潜意识是不排斥父母安排的(在地方大学畜牧专业读到大一,没考虑过其他出路)。这样看来,只要他源头的不快解除了,很有可能不会发生这些事情。这也是他爽快应邀的原因。如果现实能顺遂人意,傻子才会选择逃避。

第二个触动我的剧情在ep12和13,学姐的网聚。这也是全篇第一个高潮。明明大家都说好了,临门一脚前竟能一句拉回来。虽然佐藤之前说的话有些许铺垫作用吧,但能看出来,这些人只是被一时的不顺心遮住了视线,看不到未来。只要眼前的问题解决了或者有解决的希望,他们绝不会选择寻短见。

这段还有个点重塑了我对学姐这个人设的印象。之前我觉得她心里或多或少是有佐藤的,或者说之前的剧情有意无意在这样暗示。因为这毕竟,被男朋友鸽了都跑去找佐藤喝闷酒了。但在悬崖上立刻答应男友求婚,而且用的是“我就等你这句话了”,这个就比较有意思了。我觉得这说明城崎的优秀条件不能完全弥补学姐在工作上的不顺和巨大压力,但是没了也绝对不行。学姐怀念或者喜欢的,绝不是佐藤,而是以前的打牌时光,轻松没有压力。可惜时光不会重来,学姐想逃避是现在的人生状态。虽然在悬崖上的求婚让她安心或者蜜月了一段时间,但总会回归常态的,新年夜偶遇冒出一夜情要求我想正是因为如此。

说到这,也想提提学姐男友&丈夫城崎。制作组在新年夜也暗示他同样在逃避婚姻(前提是学姐说的没信号是真的),算是小小呼应主题。

在这之后剧情明显提速了。而且制作组没藏着掖着,也不含蓄了,很多想直观表达的东西都完全通过对话表达了出来。

人们为什么会选择逃避?因为现实的不顺心超过了自己的控制范围。为什么有的人会变成家里蹲?除了满足逃避这个条件,还得有一个稳定的能支持TA家里蹲的条件,比如持续的资金或食物支持。如何解决家里蹲?把那个稳定的条件彻底拿掉。那如何不再逃避呢?我想这是个制作组留给观众的问题,或是找到彼此的救赎(佐藤和Misaki酱),或是等待接受事实(学姐和城崎),或是争取过其他可能性后接受事实(山崎),抑或是单纯地提高控制自己人生的能力。

这就是我喜欢NHK的原因。它传达的不是正能量,也不能说是负能量。它只是单纯地把现实和解决选项掰开了揉碎了放在你面前,你自己说,你该怎么办吧。

除了佐藤外的角色,就像我们大多数人,过着正常的生活,有着超过自己解决能力的矛盾。而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选择临阵逃避。这非常的正常。逃避,虽然听上去有些可耻和难堪,但有时也是重新启程前,积攒勇气和下定决心必要的一步。换句俗话说,路总是要走下去的,选择了逃避就要有逃避的价值。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是佐藤,能遇到自己的Misaki。
Tags: 动画
#1 - 2020-6-10 10:54
(大胡子牌西伯利亚土豆)
说的很好!!强推nhk,现实里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我应该是算山崎型的吧,一路上全都是顺水推舟,从来没有反抗过什么。能像佐藤和岬找到彼此的救赎或许太过美好,美好的就像二次元一样。另外两个更像是现实,让你不得不脱离幻想。
#1-1 - 2020-6-10 19:33
blake
谢谢!现实虽不太可能有和岬完全一样的人,但还是能有愿意拉自己一把的朋友的。遇到了就好好珍惜...这动画也可能想用岬这个角色告诉观众这个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