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3-27 04:32 /
玩游戏一定要笑着玩。
你看,首先我是声豚,当看到男主对自己喜欢的声优喜欢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我是很有代入感的,虽然没有像男主那样是谁谁谁的gachi粉,但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和一些行动上的合理性。
其次,还是因为我是声豚,遥空和球野花的声音直接成了我接触这部作品的原动力之一。而且在两人的路线里当听到那故意之前配出某种缺陷而之后再完美的覆盖后的功力我甚至对着屏幕拍手称赞。(这里说下遥空线感官8分,秋野花线9分,石原舞7分,其实要不是除了人设和选择的声线以外其实那条线还是可以的)
但之后的TE线就笑不出来了。
确切的说是在矛盾爆发以后。
有一说一我是在推完火箭以后直接下一站言叶夏铃的,直观的能感觉整个结构基本跟评论区的某位说的一样就是个劣化版的火箭。但并不妨碍我继续推下去,毕竟我不像某些阴阳人一样整天对着一个在里界混口饭吃的人有什么怨念。但问题出在剧本,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
剧情里面是词叶因为三人的演绎而重新拾起了信心,这很正常。是吧。
然后我的思维是下一个矛盾要不然出在声优部全体对战下一个活动,要不然就是词叶自身如何调控职业与业余的身份。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把前者完全的割舍了,附带着的是那无比灿烂务必辉煌的有朋友有恋人有追求的目标的三年的美好的学生时光。
而理由,我并不认为是职业与业余的不可调控。一是因为在当她说想回去重来一次的时候没有对此的伏笔,二是回到现实,不少在高中时代变已经小有名气的声优(佐仓,木户吹衣等)并没有因为自己早早开始的职业生涯而抛弃了学业。
而是为了给她的经纪公司的赎罪。退出前让社长和经纪人到处点头哈腰是你对一个资本怀有罪恶感的理由也就罢了,当他们要求你不能以私人名义去参加声优部的活动我感觉甚至还是有些道理的,但为什么当说到会忙到你必须休学的地步的时候你却还是能接受我是真的不是很懂。
想玩职业单干不行?那您自己报了一个サクラ这个角色是什么意思?学校社团不重要?那您前面的约定和后面在那边抱团哭泣和哀叹时间之少又是几个意思?
这里的矛盾充斥着廉价感,为了在给故事策划冲突而完全无视了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包含二次元),範乃秋晴你要是真这么写倒是把角色塑造成那种我不爬上顶峰誓不罢休的性格也好啊。
总结一下,当TE线矛盾张开了后给了我这么个感觉:词叶为了回报资本家回到老东家,老东家告诉她回来就别上学了,词叶在没有那么对再次成为一名职业声优有那么大的执着(而且此时明显她还有个不回老东家而是单干或者约定单干到毕业或者交涉等选项)以及有了一个新的归属(声优部)和是自己gachi粉的男友的情况下答应了老东家二话不说舍弃了做回学生后得到的东西并且还在此之后故作留恋(剧本上是真的留恋)的度过了最后一个暑假。所有人抱团痛哭。FIN.
我认为这就是坨屎,是坨掺和着名为秋野花和遥空的蜂蜜的秘制小汉堡。
我本人的高中时代也是坨屎,所以成长后每次看到像升火箭那样的作品时总不免有些嫉妒。而我非常自私地,非常脑子不正常地(阿虚名言),认为这部作品就是将那些我不曾拥有过地东西炫耀给我看并且再在我的眼前砸的个粉碎。
这部作品是我目前玩过的galgame里最令我窝火的一部(TE线)。共通与个人线的代入感与因TE线自身行为习惯思维方式的上浮而产生的落差使我无法再在矛盾后享受这部作品。我在浏览多数的作品(无论是否为acg)的时候大都能潜意识地自我代入,而我偶尔会对自己这比较感性的一面想着说不定还是个长处来经常聊以自慰。但这部作品,却实实在在地告诉我,我是病态的,快去心理科别玩nm的游戏了,把虚拟代入现实的人脑子一定是有病的。
是这样的,我现在就应该把这坨送到回收站里去找个电影还是有秋野花出演的作品来调剂下。
果然,玩游戏应该笑着玩。

Tags: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