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7-22 01:32 /
2019年7月18日上午10点半过,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遭到人为纵火,发生了截止发稿现在已有34人死亡,另有34受伤的严重事件。

在事故刚发生的时候由于各大新闻只是阐述了发生了火灾的事实,我所想到的只不过是“京阿尼发生火灾了啊……希望能赶快灭掉吧”而已,然后就和往常一样上班去了。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确认有死亡者”的新闻也开始逐渐出现,到后来甚至每当我查看一次新闻,死亡人数就上升一次。

我渐渐开始懵了。脑子里什么都装不下了。由于这起事件的打击,我仅工作了不到4个小时就提前下班回家了。然后次日也仅仅是面试完一个准备跳槽的人然后做了一点点最基本的工作而已。

在一开始我心里充满了对被害者的沉痛与对纵火者的愤怒。我甚至多么希望早已被废除的凌迟刑能卷土重来。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伤亡信息印入眼帘,我逐渐连这些感情都没有了。到19日我几乎是像机器人一般只是不断地刷新着网页度过的。

对于我来说京阿尼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2004年刚走进高中的我受到同班同学的影响开始入宅,新番旧作毫不挑食。在那时我遇到了京阿尼独立制作后的第二部TV动画作品AIR,瞬间就成了京密(当时甚至都还没有京密这个单词)和键子。那部作品打动我的不只是感人的故事,我至今仍然记得,当时周围一片“这么大颗眼睛简直没法看好吧!”的呼声中,我却反而被那仿佛宝石一般的瞳孔作画迷倒。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当时的我就断定能为了眼睛如此卖力的作品必然是神作。然后随着剧情的完结,我很庆幸当时我能有这样的评价。如果说主角在最后会死去的故事就是悲剧的话,那AIR毫无疑问是一出悲剧。然而和一般的悲剧不一样的是,在看完作品之后心里面留下的却是明天也要努力生活的正能量。

在那之后,我观看了包括女性向的Free!在内的几乎所有作品。这里面既包括有沉迷之后就出不来的,也有看完之后并无什么大感的。但是没有一部作品是“反正给点福利敷衍了事就行了”的轻薄作品,每一部都能从中体会到工作人员大量的热情与心血。在这个拜金主义至上,给点软色情就能死宅人傻钱多速来的现代社会还能静下心来,慢工出细活一步一个脚印地精心培育自己的每一部作品的公司已经不多了。因此苹果的现任CEO Tim Cook才会对京阿尼给出“home to some of the world’s most talented animators and dreamers(一些全世界最有才华的动画人与追梦者的归宿)”如此之高的评价吧。

不仅是Tim Cook以及像我一样的京阿尼粉,即使是被京阿尼以还不够格唯有撤销监督职务之后自己出走的山本宽,在事件之初虽因“ちょっと黙っといて(你先给我闭嘴)”而炎上,但紧接着次日就被新华社的直播偶然拍到其献花的过程。虽然说老实话我并不怎么喜欢山本宽,但比起我这样的第三者,他对京阿尼的思绪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恐怕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揣测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献花的,但我相信那是他留下的眼泪一定是真心的。不过还是要感慨一下命运的无常。在中日两国都不怎么受待见,甚至因为一些战争言论导致其被禁止入境中国的山本宽,却反而被中国的媒体拍到了他悼念老东家的一面并公开于世。

京阿尼早在成立之初,就以贡献当地为其理念之一运营至现在。甚至这一次事故之后,八田社长还说要将第一工作室拆掉建个有纪念碑的公园。尽管受到如此大的灾难,京阿尼仍然以员工和家属为最高优先级,并且为当地民众的考虑多余为自己重建的考虑。如此能受人尊敬的公司真的很难见到。不过也正是因为京阿尼如此受人尊敬,所以才能受到当地民众乃至全世界人民的支持吧。自从事件发生以来,既有努力尝试救助员工的当地居民与消防队,也有从全日本赶来为其献花的民众,更有来自全世界的各种资助捐款……曾经被京阿尼所感动的每一个人,都在尽力为京阿尼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援助。

已经逝去的人无法重生,但是活下来的我们更应该履行自己的使命,将世界建设得更加美好,并为更多的人描绘梦想。我相信誓要努力活出更好的明天,才是我能对牺牲者所能奉上的最大的敬意。

========================分界线========================

※本文标题取自同样被京阿尼动画化的作品“CLANNAD”的原作游戏BGM曲目之一。
#1 - 2019-7-22 13:45
(ofo)
b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