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7-6 02:32 /
恋如雨止。
所以我们才会厌恶不完满的事物,就如厌恶我们自身一样。航迹云的终结,意味着遮蔽天空的乌云和不动声色下起来的雨。
世上的人大多有怀有类似瑛莉的残缺,类似美奈的迟钝,类似男主的纠结。
无力的我们面对这个难以接受的周遭,只能选择凭着感性胡乱冲撞。
最后满身是伤,却发现无人能诉。
大概十年前的我也发生了和男主类似的事情,于是我的时间也停止了。
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早已淡忘。
然后波及到人格的其他部分,失去了生而为人的兴趣,漫无目的的走到了现在-——这个航迹云终结的地方,还未成熟,几乎失去一切。
所以我一直钟情于残缺的人们互相吸引的故事,想从其中获得救赎的方式。
然而每次与现实中有联系的人的争吵,让我对这种故事或者说物语失去了信心。
残缺的人们会抱持着缺憾活几十年,有了这种抑郁的想法。
在读完瑛莉的故事后,也只是羡慕并且空虚。我难以接受那种戏剧性,因为人生并不只由戏剧性组成。物语过后,人生还要回归到唠唠叨叨的柴米油盐上,逐渐失去色彩。
我放置了这个故事很久。就像放弃曾经那微妙的恋情。
直到后来玩到了附加内容,也就是大家所淡漠的里沙线。我大概找到了这个故事作者真正想说的,平淡无奇的内容。
所有抱持缺憾的人,都在这里拥有了自己幸福的结局。男主认清了恋爱的本质,接受了兄妹关系。瑛莉放下了多年的怨念,宽恕了自己不育的缺憾,放弃了恶性质的恋爱观测,转而想要“学习”恋爱。妹妹也因为与哥哥打完网球,完成了入部的目标而欣慰,与网球部告别。
故事的开始,在里沙的告白处拉开序幕,而后在接受告白拉下帷幕。每个人的变化仅仅在于,受到了里沙的影响,不再纠结于过去,而是改变了自己的视角和想法,重新活在了“现在”这个故事里。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活着,只要坚持了自我,那一定会是难能可贵的经历。
我想我等了十年也没等到属于我的佐藤里沙,大概再等下去也不会有。
但是似乎回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对雨欣喜,畅游其中,然后浑身湿透被家人责难也不上心的自己。而后面对无法实现的恋情,仍想用自己无力的双手紧握。
因为,航迹云的彼方,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湛蓝天空。
GAL可能仅仅是二流小说,但能成为其读者真是太好了。恋爱这种无形的事物,描绘的过程也一定是美妙而苦涩的吧。



Tags: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