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3 20:11 /
近日一口气补完了《玉子市场》与《玉子爱情故事》。京阿尼以日常、青春、真实闻名,他们刻画的常常是古都京都中的少男少女们最真实的一面(超出这个范围质量就通常不能保证了233)。《玉子》的TV和剧场版关系特殊而微妙,他们缺一不可,互为对方的补充,展现出了一种忙碌而又轻松,残酷但又温馨的真实青春。

大多数人都希望沉浸在自己的舒适区,在稀松平常的日常中裹足不前,而善于人际交往、可爱能干的玉子则更是难以摆脱。TV版为我们创造出了一个热情好客、古朴纯真的商业街:在京都这样一个闲适的城市中,即使有着传统年糕和新式年糕的争论,这条商业街被最传统、最和式的生活方式占领,新年吃荞麦面、参拜神社,热闹传统的庙会,甚至新旧的争论也被纳入了这个体系……时间会在人身上留下痕迹,但似乎对这种一年年往复循环的习俗无能为力。正如TV版12话所展现出的一样,玉子是商店街的女儿,习惯了做年糕,习惯了每天的打招呼,习惯了与饼藏的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而TV版为我们展现的就是德拉稍稍冲击日常带来的有趣日常,但德拉及后来摩奇玛兹家族的到来是在这个日常规范的容忍度内的,他们仅仅是装饰了这个结构,而没有打破这个结构。所以说TV版对应了我们日常生活中舒适温馨的一面,对应了框架下的日常。
剧场版的时间决定了它的改变。“高三”这个时间点,总会让中国的家长、学生们心头一紧,当然在《玉子爱情故事》中也不例外:升学是社会大结构对玉子所处的小结构的猛烈冲击。剧场版以饼藏告白——玉子逃避——玉子接受这样一条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主线展开,故事简单但值得一提的是山田尚子监督包揽了所有分镜,气球、飞鸟、平衡、磁铁等隐喻细腻而贴切,让人不禁叫绝。饼藏因为要去东京求学的缘故而主动和玉子表白,升学的冲击从饼藏间接转移到了玉子身上,史织将出国,绿留在京都却不继承爷爷的玩具店,一环一环将每个人的日常渐渐撕碎,揭开了世界残酷的本来面貌。
“难道你打算在揉年糕中结束自己的青春吗?”在舞棒部支线中,神奈提出为了留下美好回忆而参加marching festival,已经预先宣誓了日常的破碎,这升学导致的活动替代了玉子一贯的参加庙会、揉年糕。接下来便是青梅竹马的表白带来的冲击,因为事先了解了“玉子是商店街的女儿”这一事实,我们便不难理解玉子对饼藏告白的反应。十几年如一日的日常被从出生便一起生活的青梅竹马打破,玉子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通常这种时候需要朋友、长辈的支持与鼓励,动画巧妙之处就在于通过亡母的录音安慰了玉子无处安放的内心,上一辈额爱情化作温情滋润了下一辈的爱情,而绿则将日常的漏洞进一步夸张扩大,好让玉子不得不踏出新的一步,即接受告白。
剧场版《玉子爱情故事》不仅是一个爱情故事,也是一个成长的故事。玉子接受告白是对过去日常的再见,是接受新生活的勇气,迈入下一个日常。TV版是日常故事,剧场版是打破日常的故事,日常的打破与重建是我们每个人生活中都经历的事情,TV与剧场版的珠联璧合使真实系的京都更显真实。

TV动画的种种限制让创作者们很难讲好一个有头有尾、波澜起伏的传统故事,这就催生了《玉子市场》这样的单元剧或称日常系作品。即使这类作品不总能做到扣人心弦,深度通常也欠缺,但比起被“喂屎”,观众还是偏爱这类作品。反过来说剧场版的限制就相对很少,时间弹性大,年龄限制少,创作者发挥的空间大了很多。有一点例外,就是剧场版不能是日常。观众们到电影院看电影就是在日常的生活中追求一种非日常的刺激,所以《玉子爱情故事》没有延续TV版的传统,讲述了一个日常破裂的精彩故事。在这一点上来说,山田尚子算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商业监督,对载体的驾驭功力十分了的。
Tags: 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