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2 15:36 /
馒馒来妖梦与看明白就很恐怖的克苏鲁神话(超神作)

住在秋千上的人@今天的大介君也在拯救世界,超神作,还差四话完结)

嵯峨崎怪奇事件簿(模组做得超细,堪比秋千人,作者还搭了一个开放世界小镇,鸽)

就让孩子来到我的身边(kp和pl现在开单人团撒狗粮去了,鸽)

卡森德拉的黑色嘉年华(be收场,模组完成度不高)

失落的黑莱尔(pl想草npc)

梦魇多莉丝

克拉拉的神秘来信

无尽食欲(正在看太太口译的流行之神1)

镜中小镇

游轮恋爱模拟团(肉声桌)

倾斜的倒影(rp超棒)

石茧疑云(rp超棒,剧本超弱)

天使的呢喃(秘密团,跑得很细,pl几乎把每一个行动的动机都说出来了,有点儿像古典小说。但另一个方面说,太上帝视角也有些无趣)

狂气山脉(全男性pl)

充满人心冷漠和资本主义恶臭的TRPG(全职高手般的gay气)

友尽客厅(只有片头帅气,当狼人杀玩了,只有互坑)

重复之梦(两小时be结团,我觉得还可以再看一个(bgm38)

谁是沼男

神赦yiyuan(be结团,有第二季,rp有个体育老师,道德说教的部分比较多)

北风之馆

节约用水(单人短团)

疯狂之馆(小品级模组,毒汤改)

献给百合花般的你(尬演百合团)

毒汤(小品级模组跑五话,比较墨迹)

人间乐土(中世纪团,比较麻烦的一点是,这些pl几乎都不会有后续了,还是不如现代团)

常暗之厢(小品级模组,有一个武力担当)

畜生美少女

奈亚(子)的花嫁(送经验的团)

充满懵逼和促销味道的雪山密室(pvp团)

拉夫海尔的终末(秘密团,但pl的经历没有交集,属于被kp钦点跑了这个团,相互间缺少守秘的动机,主线上整合比较差。个人支线很出彩,有致敬印斯茅斯的阴影)

真心掉SAN的克苏鲁TRPG(跳跃团,pl行动出乎意料,虽然没有解谜,但意外跑出了大欢喜结局)

行走在黑暗之中的人们的宴会(暗宴)(鸽,极难模组,开场魔法书都要选好几本,各种超模人物出场,pl中侦探扮演很棒)

转角的时间(双线接力跑团,制作精良,弹丸论破画风)

鸽苏鲁的呼唤(鸽子团,pl全是鸽子)

维多利亚时代斯卡雷特姐妹的克苏鲁!(维多利亚时代的名侦探出场客串!改编自《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所以说,福尔摩斯的人物数值到底是多少(bgm38)

维多利亚时代斯卡雷特姐妹+小恶魔的克苏鲁(维多利亚时代的名罪犯客串!改编自《爬行人》。所以说,教授到底掌握了什么魔法(bgm38)

维多利亚时代的克苏鲁美咲剧场(在更。维多利亚时代的名绅士出场!改编自《JOJO》。所以说,大乔的波纹疾走要怎么判定(bgm38)

星海漂流(在更)
Tags: 三次元
#1 - 2018-5-12 15:52
(Time is not your enemy, forever is.)
卡森德拉的黑色嘉年华
视频完成度挺高的,开头中间都很模板也没什么不好,就是结局太...
#1-1 - 2018-5-12 16:06
秘则为花
我把模组下下来看了,真东只做了视频的部分,黑幕、动机一句没提,酒厂、黑客、教堂、镇长几条支线也没有合线,可以说是半成品了。如果有别的团重跑卡森德拉,肯定是要魔改。
#1-2 - 2018-5-12 16:17
muon
秘则为花 说: 我把模组下下来看了,真东只做了视频的部分,黑幕、动机一句没提,酒厂、黑客、教堂、镇长几条支线也没有合线,可以说是半成品了。如果有别的团重跑卡森德拉,肯定是要魔改。
所以说只是视频完成度高,主要是取乐观众,而不是认真跑完一个团,当然也有可能是PC们不给力...
话说有没有人敢在视频里这样玩啊(bgm38) 震惊
#1-3 - 2018-5-12 16:34
秘则为花
muon 说: 所以说只是视频完成度高,主要是取乐观众,而不是认真跑完一个团,当然也有可能是PC们不给力...
话说有没有人敢在视频里这样玩啊 震惊
过不了审吧。石茧疑云那个团里有向小boss求婚投魅惑成功的。
话说,真要是强奸,这团八成要变监狱风云吧,真当coc里没有警察?(bgm38)
#1-4 - 2018-5-12 16:39
muon
秘则为花 说: 过不了审吧。石茧疑云那个团里有向小boss求婚投魅惑成功的。
话说,真要是强奸,这团八成要变监狱风云吧,真当coc里没有警察?
发生在罪恶都市的COC跑团
说不定是特殊的示爱方式呢(bgm38)
#2 - 2018-5-12 16:51
(数据库是得不出任何结论的)
码一个,看过克苏鲁,超神作
#3 - 2018-5-12 18:49
(黑藻并非藻类!)
推一个拉夫海尔的终末,在机(tou)缘(zi)的阴差阳错下跑出了很棒的剧本,可以说是跑团的醍醐味
#3-1 - 2018-5-13 23:01
秘则为花
很有趣,解谜篇的希曼抖头实在是太魔性了(bgm38)
#4 - 2018-5-14 04:17
推荐维多利亚时代斯卡雷特姐妹的克苏鲁
福尔摩斯模组,PL非常入戏,剧本完成度很高,系列续作的水平也在逐渐进步。
#4-1 - 2018-5-24 23:50
秘则为花
看了第一季,确实气氛好棒。
#5 - 2018-5-14 05:58
#5-1 - 2018-5-14 10:45
秘则为花
天,竟然连这个都有。
#5-2 - 2018-5-16 20:41
匿名人士50187
秘则为花 说: 天,竟然连这个都有。
还有http://bangumi.tv/subject/181267
#5-3 - 2018-5-16 20:59
秘则为花
匿名人士50187 说: 还有http://bangumi.tv/subject/181267
震惊,我去建几个条目b38
#6 - 2018-6-15 19:03
(愿意给我5分钟的编辑时间吗?)
嘿诶,原来还有整理过这个啊......连链接都整理好了,必须直接收藏了啊(bgm38)

说来本来只是研究了dnd后想要找些dnd跑团视频的,不过似乎最方便的b站基本都是COC所以也就出于好奇的看了三、四个,还都在里面了,其中看的人间乐土觉得特别有意思,后日谈这个做法对于想要完整故事的人很友好......
#6-1 - 2018-6-15 19:25
秘则为花
coc是现代都市剧,dnd是中世纪魔幻剧,就rp的角度来说,还是coc容易上手一些。毕竟现在的大陆,魔戒、星战远不如漫威人气高,银英也不如fate火。相比于魔幻剧、科幻剧,年轻人还是更喜欢都市异能力。热门国漫好像也在走这个路子,算是大家一起吃城市化的红利吧。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dnd缺少一部像馒馒来妖梦这样的有影响力的、适合传教的作品,虽然我更推荐港中大的秋千人模组。

用公开模组的一般都会有后日谈。自制模组要看kp准备,如果是边跑边写,可能根本就没准备完整流程图和多结局,谈不上解谜,人气比较高的卡森德拉就是这样。公开模组也可以去魔都trpg上搜
#6-2 - 2018-6-15 20:10
小T
秘则为花 说: coc是现代都市剧,dnd是中世纪魔幻剧,就rp的角度来说,还是coc容易上手一些。毕竟现在的大陆,魔戒、星战远不如漫威人气高,银英也不如fate火。相比于魔幻剧、科幻剧,年轻人还是更喜欢都市异能力。...
大概因为本来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领略跑团的乐趣,更多的是想要了解那套规则(bgm38)

DND里面注重战斗的表现、各种扩展的专长带来的判例、魔幻生物体系更符合我想了解各类游戏设计这样的需求些。COC的导入等等很多都是穿越,PL们的背景也确实不可能魔幻,而且偏好的OP能力(灵感、侦查、图书馆)在绝对上位(异神)存在的情况下,根本只会沦为KP玩物啊233要想像DND给开个狼人(werewolf)还是灵能者(psion)怕不是分分钟搞死你,重点完全不同。

边跑边写还想写个解谜剧本确实基本不可能的,那个卡森德拉我刚好前阵子看过,感觉就是推理到哪线索摆到哪,虽然有个大故事线,但是总的来说常常强行连上的感觉。如果放在dnd跑团还比较有机会......
#6-3 - 2018-6-15 20:47
秘则为花
小T 说: 大概因为本来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领略跑团的乐趣,更多的是想要了解那套规则

DND里面注重战斗的表现、各种扩展的专长带来的判例、魔幻生物体系更符合我想了解各类游戏设计这样的需求些。COC的导入等等很多都...
我个人不喜欢kp和pl之间玩零和的团,游戏外的勾心斗角很容易影响游戏内的体验。说实话,我反倒喜欢kp本人客串出场的团,像馒馒来妖梦和秋千人都是这样。因为coc本身就是讲述一个在旧日的绝对支配下pl与恐惧战斗的故事,如果kp再不对pl抱有一份爱的话(笑),那是几乎不可能有人生还的。

当然,现在很多团,不如说上面列举的除了馒馒来妖梦和秋千人之外的暂定所有团,都是当都市冒险剧玩的。kp恶意剧情杀,pl怒艹旧日比比皆是,神话生物更多只是客串出场的怪物,完全展现不出压倒性的恐怖。狂信徒也大多是一些傻瓜和疯子(心智全失的那种),而不是抱有某种偏执。也就是说,没有迷人的反派。当相声团看自然是不错的,但如果要体验纯正克苏鲁风味,还是推荐那两部经典,尤其是秋千人。这部作品受JOJO的影响很深,迪奥的名言就是“我不做人”了。那么,秋千人的反派又是为了什么不做人的。了解到这一点,反派也就变得邪恶而美丽了。
#7 - 2018-8-28 16:27
我要在這邊提出一些相反的看法

個人認為秋千人是個非常糟糕且差勁的模組

稍微掃了掃閣下的BLOG和發文
發現閣下看過的書和影片數量似乎極多
本人才疏學淺,自愧不如。

上列所有COC跑團影片中,我也只看過饅饅來妖夢和卡森德拉兩部,但都覺得非常好看。
卡森德拉看完後還覺得欲罷不能,於是想多找一些有趣的跑團影片。
然後就看到了閣下的這篇文章

沒想到,這竟然是一個悲劇的開始

我長達608分鐘41秒的觀影悲劇

閣下在此篇文中,極度推薦秋千人,並將其譽為與饅饅來妖夢同等的超神作。
讓我帶著滿懷期待的心,點了影片連結,一口氣看了第零話~第二話。

然後我就掉 san 了

這是哪門子的爛劇本?

短短三話,不論身為GM還是PL,這個叫齊湘的KP就已多次踩到了我身為TRPG玩家的地雷。
就算撇除TRPG玩家身分,以身為一個單純看影片享受娛樂的「觀眾」來看。

住在秋千的人仍是一個爛透了的影片作品

對,我要用糟糕、差勁、爛透這三個詞來形容這部影片作品。
因為它讓我覺得浪費生命,整整16集,總共608分鐘41秒。

為什麼覺得難看,我還要耐著性子把16集全部看完?

有三點原因

其中兩點是因為閣下文章下面的回覆
1.卡森德拉是個邊跑邊寫,沒有準備完整流程和多結局,談不上解謎的劇本。
2.閣下將「秋千人」與漫畫作品「JOJO」放在一起討論。

然後第三點
3.秋千人從前三話開始就一直強調給的線索「可以用來推理」,
但是過程和謎底根本狗屁不通。

這三點加起來,讓我非常不爽,不爽到想寫一篇長文來用力罵秋千人。
但後來想了想,不對,其實以大學生等級的影視作品來看,秋千人並沒有這麼的糟。

一群來自不同班級的大學生,可以像這樣背著課業壓力,燃燒熱血,
配音,弄音效,繪畫,跑團,聚在一起玩TRPG,最後作成影片。

成品雖然不能讓我昧著良心說很好看,但是對於這份青春的熱情,
無論如何我都不該給予不好的評價。

奇怪,我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仔細想想,讓我這麼憤怒的原因是因為我抱著錯誤的期待,
期待這部影片能「和饅饅來妖夢同等」,「與JOJO同論」,
但最後卻看了一部很長又不太好看的「自稱推理劇本」TRPG跑團紀錄。

「沒看完作品就罵這是爛東西」這種事我幹不出來

所以,我只好忍耐著看完整整16集,恩,再說一次,608分鐘41秒。
所以,我不去秋千人底下留評論,我跑來這篇文章的底下打字。
所以,我在這邊想問閣下-秘則為花,一個問題。


你、真的有、親自、與同伴和KP、面對面的、玩過、 TRPG 嗎?


會有這個疑問,是因為你對上述一些跑團影片的評價,諸如
「當都市冒險劇玩」,「kp惡意劇情殺」,「pl怒艹舊日」,
「展現不出壓倒性的恐怖」,「狂信徒也大多是一些傻瓜和瘋子,不迷人」
好,基本上我可以同意以上這些論點。

但撇除上述論點,單單只因為「秋千人的反派有人性」,就將秋千人評為超神作,
然後忽略秋千人跑團過程中,那些極為嚴重的缺點和不舒服的KP惡意,本人無論如何沒辦法接受。

好,只罵差勁難看爛東西,然後哪裡難看都講不出來,這不符本人性格。

以下談談本人認為這個劇本差勁的原因,

先回去講前面提到的「踩到我身為TRPG玩家地雷」有那些事。

第一、遊戲前期劇透

「安心安心,那可是恢復記憶前的齊湘呢,無害版本啊(笑)。」

「NPC都有自我意志喔。我們會把每個NPC知道的事情
都原原本本告訴本人讓NPC自己選擇陣營唷。
順帶一提,目前選擇站在主角方的還一個人都沒有呢(笑)。」

一個 KP 在場外講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是想讓玩家開場就對所有NPC抱持警戒懷疑的態度嗎?
恢復記憶前的齊湘無害,意思就是恢復記憶以後有害囉?
我要是這個劇本的玩家,聽到這句話,我一定會想盡辦法先把這個齊湘做掉。

第二、KP本人跳下來當 NPC

「KP本人」跳下來當NPC的這個設計很爛,因為 KP 和玩家的資訊並不對等。
如果跟玩家一起行動,任何行為都會引發玩家的懷疑和猜測。
這中間的尺度如果沒有拿捏好,會嚴重影響玩家遊玩的體驗。

KP 的最高準則是「讓參與者盡興」,推進劇本和維持遊戲進行是重要的工作沒錯,
但「 一起跳下來玩」這種可能會影響玩家享受遊戲的動作,當避則避。

饅饅來妖夢的KP,魔理沙雖然也跳下來當NPC黃龍,但是她的尺度拿捏得還行。
開場表明就不是玩家友方,黃龍有自己的行動準則。

也許有可以合作的地方,但不會一直站在你們那邊。
身為一個 NPC ,她的動作和行為不會影響玩家太深。

當然,齊湘這個角色在秋千人劇本中有存在的其必要性,
但就劇情演出,我的感覺是處理得不好,這點後面再說。

這邊只談這事:「KP本人跳下來玩,是 TRPG 的大忌,是很危險的雙面刃。」

跳下來玩就算了,還說出前面那種劇透台詞,很討人厭,非常不舒服。

第三、骰子使用過多,初期還不讓玩家骰。

前面提到,在確認玩家開心遊戲的前提下,KP必須保持遊戲順暢進行。
但是這個劇本很多處理方式是:

「你們走上了天橋,等我一下,我骰骰看獵犬有沒有發現你們。」
「你們走進一條小路,等我一下,因為你們聆聽是隱藏數值,我幫你們骰看看有沒有聽到危險。」
「你們進入了建築裡面,等我一下,我骰骰看你們偵查有沒有過。」

真的太多次判定了,而且都是暗骰,這嚴重影響故事流暢性。
而且會讓玩家有一種“KP一直用骰子玩我們”的感覺,感覺很差。

然後,另一件事,「兩次判定」有點多。

比如說有一幕玩家要爬上車頂觀看四周情況。
影片顯示:骰「攀爬」...成功、骰「潛行」...成功。
然後發現,天上跟周遭很多敵人。
這是怎樣?攀爬或是潛行任何一個沒過,就會被敵人發現是吧?

CoC 規則書裡面有特別提到這點,任何要求玩家做兩次判定的動作,必須慎之又慎。
如果攀爬是30%,潛行是30%,兩個只要過一個就可以成功,那就還好,成功機率是 51%。
但是上面這個例子,兩次都要成功才可以安然無恙爬上去偵查,機率降低成 9%。
51% 和 9% 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搞這種「兩次判定」,是存心不想讓玩家擲骰成功嗎?

第四、劇本推進處理方式差勁

比如說,那本「全部成為F」小說。當玩家決定不拿小說的時候,兩個KP的反應是什麼?
KP問了一句你不拿小說嗎?玩家說不拿。接著兩個KP就開始嘆氣。
你丫的嘆啥氣,如果這個道具真的很重要,你就不該讓玩家決定拿不拿,應該用其他方式塞給玩家。
就算你們想不出別的方式處理這本書,KP身為該「幫忙推進劇本」的人,
也可以場外告訴玩家「這本小說有點重要喔,你最好帶著。」

前面場外一直劇透「我恢復記憶前無害」「有叛徒喔」「NPC大部分都是敵人喔」
然後對這個重要道具卻不講明白說清楚,這是怎樣的雙重標準。

看到這邊我只覺得齊湘是個很討厭的KP,所有的行為都以自我滿足為中心。
高興就亂講,不高興就亂搞。

像是在玩家還失憶的情況下,提供「上天橋就會遇到獵犬」的事件。
然後說,劇本設計就是這樣的,這不是我的錯,誰叫你們要走這條路。
我不介意遊戲中營造恐怖絕望的氣氛,但是在玩家根本不知道自己屬性的情況下。
你直接放這隻怪物會不會太過分了?
要不是玩家矇到,選擇跳躍成功,獵犬直接宰掉24號的機率非常的大。
這哪是一個正常 TRPG 該有的劇本設計?

在閣下的回覆中還提到「KP若不對PL抱有愛,PL是不可能生還的」。
拜託,KP怎麼可以對玩家不抱有愛?
說的好像KP不是人似的,真當所有KP都只當過KP沒有當過PL嗎?

一個正常的KP,本來就該視幫助PL體驗劇本為最重要的工作,而不該是以虐殺PL為樂趣。
TRPG是一個社交遊戲,不是互殺遊戲,一個只會殺PL的KP,最後的結果就是沒人要跟他玩。
我真心不懂為什麼這種「常識」要被你特地提出來講,然後當作秋千人的推薦點。

好,雖然還有一堆想抱怨的,不過「TRPG地雷」先打字打到這邊。

你別看我提到的缺點都集中在前期,就想說這些都是前期的問題,後面就沒事了,
那只是因為如果把六百分鐘的類似缺點用這種精細度都數完的話,太浪費篇幅而已。

我來談談這個「劇本」本身

車卡,是玩 TRPG 很重要的一個要素。
KP仔細介紹故事背景,並提供技能選擇的建議。
玩家好好思考想扮演怎樣的角色,依自己的喜好設定人物。
KP和玩家之間相互取得一個平衡,然後開始遊戲。

然後秋千人直接把這一段砍掉了。

好,我知道,我有看完影片,我知道這是為了「扮演失憶的自己」的折衷方案。

但是,你把這個東西拔掉,剝奪了玩家創造角色的樂趣,就該有相對應的優秀劇本,讓玩家享受更多的樂趣。

秋千人的劇本設計很明顯地沒有這麼優秀。

不能創角的原因牽扯到謎底,但是秋千人講故事的手法真心不好,沒辦法引人入勝。

我就不拿來跟JOJO比,這大師的作品,高度無庸置疑。

我拿這個你所謂「邊跑邊寫談不上解謎的卡森德拉」來做比較。






劇透警告:以下文章內容涉及卡森德拉和秋千人的劇情內容






秋千人故事開頭
你在公園醒來,你旁邊有一個同伴。公園附近有邊緣出不去,你要做什麼呢?

卡森德拉故事開頭
你和同伴到了酒吧,店內有五個嫌疑人,被害者死狀離奇,你要如何詢問嫌疑人呢?

秋千人開頭接續
你和同伴聊了一下,試著恢復記憶,決定一起行動,走上天橋,遇到了獵犬。

卡森德拉開頭接續
你們問完了嫌疑人,案情複雜,需要更多的證據和思考,時間很晚,你們住進了酒店,夜中遇襲。

秋千人轉折
獵犬好可怕,差點死掉,還好KP出來救人。KP也失憶了(雖然很可疑),怎麼辦呢?我們要去哪裡?

卡森德拉轉折
擊退酒店敵人,發現敵人好像不是人類,好可怕。接到警察電話,什麼?好友在木屋前死了?

秋千人情況統整
好,我們手上的卡可以開宿舍的門,我們好像是大學的學生,環境很危險,先四處尋找同伴吧。

卡森德拉情況統整
警察好友死了,怎麼辦?我們該怎麼繼續調查?
接到嫌疑人的電話,嫌疑人告訴我們小鎮有大陰謀,有兩個駭客,請你們保護我,然後找出壞人。
花店的小蘿莉在講電話,看起來憂鬱重重的呢,要不要去跟她說說話呢?
小蘿莉給我們好多資訊,有碼頭,有賭場,要不要幫幫她呢?
她的手也受傷了呢,是在酒廠受傷的,要不要過去看看呢?


秋千人開始行動
嗯,大致上找齊同伴了,雖然KP玩家的行為很奇怪惹人懷疑,但暫時還是一起行動吧。
我們要推理真相,找出我們失去的記憶。


卡森德拉開始行動
去碼頭,去賭場,去酒廠,去醫院,遇到各種事件,談話,應對,處理,
絞盡腦汁解決事件,保護NPC的安全。
去世警察好友的女朋友出現了,問我好友在哪裡,要不要告訴她好友的死訊呢?


秋千人伏筆
有人開始恢復記憶了,可是為什麼不全部說出來?
我們之中有叛徒嗎?誰是叛徒?這邊全部的人都可以相信嗎?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我們可以逃出去嗎?
(這邊我特別要罵那個電波女,經過樓梯和門有機會罹患「時空病」。
這種重要的資訊你不跟全部的同伴講,原因是因為寫信的人說想跟你交往。
神他ma的這什麼爛理由!那種病中了可能會死,你有解決的辦法你不說。
你不會隱瞞寫信人的身分,然後只告訴大家那種病的資訊還有解病的方法嗎?
要是我遇到這種玩家,我一定懟死他,隱藏會害大家滅團的資訊。
如果第一個得病的人是電波女怎麼辦?滅團嗎?)


卡森德拉伏筆
殺死同伴的怪物是什麼東西?死者紙條的各種代號分別是誰?
小蘿莉手上的傷口跟怪物有關係嗎?哪個NPC說的是實話?哪個NPC欺騙我?
小鎮的陰謀又是什麼?


好,大概寫到這邊。整理出來應該不難理解這兩個劇本的差異之處。

秋千人從頭到尾都是以「人心」做為劇本重點,明明大家都失憶,什麼都還不知道。
齊湘這個垃圾KP還硬在場外提出「有叛徒」這個資訊,
然後再說「先不論叛徒,你們之中就有一個很難說是同伴的人呢」
這種操作是想造成怎樣的效果?

我要是這個 TRPG 的玩家,我會這樣想。

「這個地方好可怕,我想活下來,你跟我說有叛徒,而這個叛徒連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自己是叛徒。
但是等到叛徒恢復記憶一定會害死我們,我該先下手為強嗎?那個"不是同伴"的人又是誰?
KP好可疑,我應該先殺掉他嗎?電波女這豬隊友直到有人得到時空病才把咒文講出來,她為什麼要藏私?
恢復了一點記憶,但是疑點更多了。我是叛徒嗎?我是不是應該先離開大家,才比較好下手?」

......這感覺真是有夠差的
我玩的是 TRPG 冒險遊戲,不是三國殺和風聲啊。
KP講故事的手法很無聊,整個劇本前半段重點都放在這邊,
玩家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根本沒辦法好好享受 TRPG 該有的「社交樂趣」和「冒險樂趣」。

卡森德拉的故事看起來的確很粗淺直白一直線。
但請注意,這是 TRPG 遊戲,不是爾虞我詐的猜間諜遊戲。

TRPG 的重點是什麼?

要好玩  要有趣

玩家要覺得自己很厲害,可以靠自己的行動來解決事件。
KP要適當的給玩家一些難題,不能太簡單,也不能太難,
然後好好的說故事,引發玩家好奇心。

對,表面上看來,卡森德拉的確膚淺,但是這個劇本的「目的性」非常的強烈。
PL 可以在非常短的時間內抓住重點,會很想知道後續的劇情和發展。
幫死者報仇,保護線人,幫助蘿莉,調查醫院,查出兇手。
PL 完全知道自己當下的目的是什麼,可以很順利地推進故事。

秋千人呢?

喔,我失憶了。手上叫我去HFK,HFK是什麼?我不知道。喔前面有學校我們過去吧。
喔原來有同伴,我們找同伴吧。喔有叛徒,叛徒是誰啊?什麼?18號會魔法,好吧,就用吧。
喔,魔法可以回到過去,很好很好,我們來看看壞人的過去,了解一下壞人為什麼要毀滅世界。
喔,原來齊湘跳進來是為了接上輪迴,幫BOSS製作迷宮。

奇怪,怎麼沒有人懷疑18號為什麼會魔法?我要是玩家我就當場拿槍轟了他。
奇怪,我幹嘛了解壞人的過去,現在重要的事情是這個世界好可怕我要逃出去啊。
奇怪,這個KP角色竟然這麼重要,那他為什麼要一直講出各種令人懷疑的發言,找死嗎?

玩家的行為是完全不可預測的,如果真的有角色硬要殺死齊湘,那怎麼辦?
你要用KP的權限來阻止嗎?玩家只會覺得不舒服,覺得KP作弊吧?
看到Hiroshi跟齊湘的最後對話,我完全沒有「什麼?竟然是因為這樣!」的感覺,
我只覺得「喔對啦,你就是想自己演這一段覺得很帥對吧?演吧演吧反正你是KP你最大,演完了快滾!」

還有那個腦殘到爆炸的「快轉一小時」時空設定,可以說是強暴了以前到現在所有「時間倒流」作品。
腦袋是有多大的洞才可以寫出這種「時空分A、B」這種漏洞百出的時空模型架構?
正確的「時間倒流」作法大致上可分三種,詳情可參考 https://pansci.asia/archives/65482
我要是齊湘的物理學老師我一定給他0分

最後竟然還扯到打越鋼太郎的無限系列?然後以「Infinity齊湘」名字自居?
別鬧了!齊湘說故事的能力和打越完全不在同一個等級。

「不知所云」「故事冗長無聊」「KP胡鬧」「玩家對話不好笑」「說是推理,但其實雜亂無章」

這是我觀看秋千人影片的感想

我還寧願看那些所謂的「相聲團」呢
最少我看了會發笑

這個劇本的長度極長,光看影片就超過10個小時了。
裡面的玩家到底玩了多久? 50? 60? 70?
我根本無法想像,也無法忍受這種跑團。

所以,閣下到底為什麼可以忍受這些缺點,然後將這部作品以「超神作」之名推薦?

閣下真的,有玩過,面對面的 TRPG 嗎?
#7-1 - 2018-8-30 15:55
秘则为花
1.因为是记录个人看过的trpg模组,所以只是个人爱好,这一点标题说得很清楚。

2.所谓“看过”,是指一种影像上的确认,而不是从故事大纲、设定集上确认。事实上,除了卡森德拉,我也没有翻过其他文字模组,这一点没说清楚,抱歉。

3.综合1、2,这里只说一种对trpg视频的影像感受,而不是对游戏流程、趣味度、可玩性的评价。以你的视角,我其实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把馒馒来称为神作,因为馒馒来至少满足:(1)kp亲自下场;(2)L无法扮演;(3)L的推理毫无控制性,不可避免地影响其他玩家的游戏体验。

4.但毫无疑问,馒馒来是可以得到辩护的,因为它终究不只是一场游戏,而是一种叙事尝试,kp的亲自下场也可以用叙事上的结构嵌套来加以解释:魔理沙的模组只是里灵梦模组的一部分,魔理沙的超游性在里灵梦这里受到了控制。魔理沙说,整个模组不是由她编写的,就是这样。

5.这样的叙事尝试在古典文本、现代文本还有游戏文本中都很常见。我能想到的古典文本有《一千零一夜》,山鲁佐德给国王讲故事的故事构成了最外层的叙事。较近的是龙骑士07的《海猫鸣泣之时》,利用后设性很精细地切割出了上位个体和下位个体,六轩岛故事也是一个多层嵌套结构。

6.这里拒绝一切口舌之争,比如黄龙魔理沙是npc,而13是pc——在由kp扮演这一点上,两者并无区别。事实上,kp特意用“齐湘”、“13”、“q”之类的称呼,表明这是完全不同的个体,类似于海猫中的角色分割技术,比如“熊泽千代”与“鲭之魔女”。

7.所谓“kp”的引导性在于除了“13”之外,“齐湘”本身也是三周目故事中的pc,“齐湘”的功能在于复现二周目故事,并在三周目中行动,这个角色并不超游,因为她无法知悉三周目内容。在二周目故事注定公开的情况下,hfk中甚至可以出现trpg剧本以补齐未探索到的线索,用来帮助复现二周目的情境,而三周目(第三章)的故事尚未展开。

8.如果你还无法理解到秋千人的“场外”和馒馒来的“场外”一样是表演的一部分,那么你开头说的确实不是谦辞。。。

9.说到海猫,海猫在开篇也提到了,这是一部严格按照诺克斯十戒编写的、可以用来推理的故事,这与秋千人的推理类似。这里的“推理”不是指一种能够导向唯一确定凶手的案情推理,而是一种文本的发散性,是作者与读者之间没有终点的符号游戏。至于读者要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些作品,我希望是“观剧的魔女”。

10.为了交流的经济性,很多时候我也会用俗言,比如“迷人的反派”。但我真正喜欢秋千人的地方是,它把“疯狂”当作了一种可资利用的技术,这一点参见我的另一篇日志克苏鲁神话、洛氏恐怖、鲁迅与狂人的知识。我对馒馒来的喜爱是不如秋千人的,因为张之类角色的塑造最终还是走向了“人性,太人性”的俗套桥段。秋千人的好,好在它最终将苦痛、无奈、悲伤这些情感化解在技术的无机物般的冰冷之下。ikea男从他用ikea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高度自律、对情感抱有极大克制的人,这个人即使在他对亡友最深沉的思念中,也只是遵照着“手段-目的”的残酷理性行动着,将不可计算的邪神融入他的计算之下,而港城大的一切灾难都与他无关,他漠视一切就像是漠视目的以外的副产品。所以说,这是何等发达的现代性,这是何等现代的一个人啊!也就是说,我喜欢ikea男,恰恰不是喜欢他的人性,而是对人性的克制。封闭本身会积蓄力量,但力量冲破阻挠后,这种破坏感是美的。

11.jojo的渗透来自于那句“我不做人了”。我曾经评价过jojo,不巧日志删了。“勇气”这个概念在霍布斯那里被理解为“对荣耀的渴望”,与之相对的是“对暴死的恐惧”,后者构成了绝对主义国家利维坦的心理合法性的来源。dio爷的“我不做人了”,恰恰不是指他成为了吸血鬼的更高个体,而是指他堕落为了吸血鬼般畏死的渣滓,大乔说得很清楚。秋千人中与它同构的地方是,“活下去”和“变成狗”。恩,这不是一个“恐惧”,而是“克服恐惧”的故事。我还是在说ikea男。

12.文本结构我就不分析了,花时间比较多。像卡森德拉这种主打快节奏、动作感的冒险模组与秋千人本来就不属于一种类型,不知道怎么拿来比较。这和你说美末不如cod的僵尸模式爽快、可玩性高是一样的。然后,你也知道秋千人的复杂度和卡森德拉是不一样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象的身体结构和蚂蚁是一样的吗。规模扩大本身意味着更复杂的结构和功能分化,在设计上的技术难度也呈指数级增长。

13.时穿部分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因为时穿本来就是一种功能性很强的设定,重点是它实现了什么功能,而不是它合不合理,这就是靠“咒文”设定的某种游戏规则罢了。如果他们在判定上出了什么错误,你还是在他们的评论区指出吧,我看他们也很欢迎。我不知道正确的时穿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剧本为什么要遵循别人的设定,这种总结性的文章怎么样都好,反正作者又不是约翰·提托。你还能穿一个说明你最正确?

14.制作方面我不知道有什么好质疑的,即使秋千人被评价为最精良也不为过吧。制作手段的高超本身意味着表现形式的多样性,秋千人使用的很多表现手法,是其他trpg视频中根本无法见到的。从文本角度看,馒馒来当然是trpg视频的一次扩展,从制作角度看,秋千人则是馒馒来在文本上的精致化和制作手段上的扩展。两者毫无疑问是超神作。目前来看,秋千人团队是已经各奔东西了,但我本人其实是希望齐湘能够往同人社团方向发展。

15.我当然跑过trpg面团,只是我只跑过toc的侦探规则,所以骰子方面我不了解。但就像2所说,我只评价一种剪辑后的影像,而不是实况。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这个回复,姑且回复这么多。
#7-2 - 2018-9-4 01:21
gingle
秘则为花 说: 1.因为是记录个人看过的trpg模组,所以只是个人爱好,这一点标题说得很清楚。

2.所谓“看过”,是指一种影像上的确认,而不是从故事大纲、设定集上确认。事实上,除了卡森德拉,我也没有翻过其他文字模组...
1.我才不管你是不是个人爱好,我的情况很简单。拿电影来举例,我看了某个人写的影评
,说电影很好看。我相信了,然后跑去看,结果看了一齣我觉得非常难看的电影。写篇文
章在某人影评底下说这电影好难看,问某人为什麽会觉得好看。

2.我同样不管你有没有看过故事大纲、设定集。我只觉得你推荐了一部难看的电影,就这样
。不懂为何要为了没看过文字模组这点觉得抱歉,这道歉根本莫名其妙。

3.综合1、2,我文章写得很清楚,我有写「故事冗长无聊」,当然这是众多结论的其中之一
。「不知所云」「故事冗长无聊」「KP胡闹」「玩家对话不好笑」「说是推理,但其实杂乱
无章」都是我对这影片总结。请注意,我说是「故事」。这代表我不只把它当成「跑团纪录
」,也不只把它当成「TRPG模组」,我把它当成「一个用影片叙述的故事」。问我为什麽把
馒馒来称为神作?你可以查询一下这个影片在日本niconico是何时发佈的,答案是2012年。
这系列影片是「TRPG COC 跑团影片」的始祖!!是现在一堆遍地开花跑团影片的开山祖师。
我不把馒馒来当神作,还能把哪部当神作?

4.什麽得到辩护?正常TRPG玩家只要能看完馒馒来的最后几集,应该就能理解到一件事:「
这根本就不是什麽TRPG克苏鲁跑团,而是以 COC TRPG 作为载体,作者自导自演编出的一齣
热血日本风群像剧。」COC TRPG 是皮,模组的故事剧情为骨,馒馒来灵梦妖梦魔理沙,还
有L以及五郎则是连结骨和皮的连结物。你知道这个故事最后被商业版权方买走,画成漫画
了吗?漫画名叫做水濑阳梦与真的很恐怖的克苏鲁神话。完全没有提到 TRPG 这件事。这
代表什麽意思?代表这套馒馒来有趣的是「故事剧情」,而不是什麽 TRPG 剧中剧设定。

5.我知道你看过很多书。一千零一夜,海猫鸣泣时。还好还好,还好我都看过,所以听得懂
你在说什麽。所以你举这两个作品的意思是什麽?你想表示你看过很多作品好厉害好棒棒?
那我也来一下好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李奥纳多·狄卡皮欧演的电影「全面启动」?这个
电影谈的是梦中梦中梦,也是多层结构。喔我忘了我们两地翻译不同,为了表示我博学多闻
,我再问一次。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演的电影「盗梦空间」?这个电
影谈的是梦中梦中梦,也是多层结构,跟上面两个作品还有秋千人真的很像呢!!

6.谁跟你口舌之争,我的文字带有情绪字眼我老实承认,因为我花长时间看了烂片真的很
生气。我在这边跟你讲清楚了!我才不管什麽KP当PC当NPC。我要讲的重点就是「秋千人
这个故事,不论场内场外,都很难看,很无聊,不好笑。」「馒馒来的故事剧情,不论场
内场外,都很好看,有趣,我看了会笑。」就这麽简单。然后你又卖弄知识了,我要是没
看过海猫怎麽办?你讲什麽熊泽千代和魔女什麽的,谁看得懂?

7.是是是,所以你的重点就是齐湘当KP并不超游,因为第三周目还没演完。但是谁管你什麽
三周目。我不爽齐湘的部分一直都是「他是个不称职的COC TRPG KP」,谁管什麽二周目三
周目?喔,不爽他还有一个原因,他是秋千人的作者。而我觉得秋千人很难看。

8.如果你还认为我无法理解秋千人的场外和馒馒来的场外一样是「故事」的一部份,那麽
我就要合理怀疑你的智商了。

9.说到海猫,我看过海猫。但是我发现一件事情,你八成没有玩过齐湘和何东盛说的
Infinity 系列游戏,所以你对我提打越钢太郎这个名字完全跳过,没有回应。你知道所谓
沟通是建立在双方都能听懂对方所述这个前提之下的吗?我说秋千人这个故事难看,然后你
怀疑我没看懂秋千人的故事是场内场外的多层次架构。接着拿海猫和一千零一夜举例,说
这两个故事和秋千人的故事是一样的,希望透过这个举例能让我看懂你在说什麽。然后我发现
我很白痴的跟你犯了一样的错,他喵的。我现在跟你说,跟你补充:我骂齐湘的时空设定乱
来,是因为相较他的设定,同为多周目层次架构的游戏「Infinity 中的 Ever17」,剧情架
构比秋千人完整很多,而且符合逻辑,而且故事很好看,人物很有趣,对话很好笑。

10.这边不回应。我无法理解看个故事要管什么破坏美感高度自律疯狂为可利用资源。我看
故事想获得的东西很简单。要好笑、要有趣、要让人飢渴的想知道后续发展,要有同步率。
而秋千人这部我完全无法获得上述任一要素。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个密室脱逃故事,玩
家的目的就是要活着离开这裡。说什么成为狗或着死亡,为什么有人会在那种情况下对BOSS
言计听从?我要是知道他是造成这种状况的人,我就打死他。不能对恐怖份子妥协,这是常识
。其他世界的自己关我什么事?我才不管其他世界的自己能不能避免悲剧,我只要现在可以活
着。最后BOSS的疯狂和人性感觉作者想认真刻,我可以感受到作者的用心,不过为了回到过
去復活国小的朋友,生了女儿然后把自己的女儿丢弃,生了儿子然后让儿子跟自己一起住在
公园内,用自己的肉喂儿子喂五年?这人脑袋还好吗?人渣父母我看过,我还真无法理解为
了復活国小朋友就把自己的人生赔上了的人,把自己的人生赔掉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的女儿
儿子人生也一起赔掉,这真的是「人」会做的事吗?1号~24号的人性描写也非常诡异,不太
像正常人类在遇到那种情况该有的反应,比如说4号什么死前要报復,所以说谎说1号是叛徒
。我要是快死了,我的最后一句话一定是救救我我不想死。这才符合人性,才是人会做的事
。再比如说第三周目,我要是知道两天后坏人要把学校整个空间当作时空B来施展五年的大魔
法,我要是裡面的学生我一定第一时间离开学校那个鬼地方,才不会去拯救世界。世界毁灭
只有在异空间,也就是B空间才会发生,我躲在AB空间以外地方,随便找个地方出国旅游都还
比较安全咧。这也是我骂时空设定脑包的理由之一,各种莫名其妙嘛!不过,人各有所好也
没办法,你觉得可以接受就好,这些玩家的低能智障行为,我无法接受。另外我推荐你去看
看一个作家写的故事作品,齐湘也提到过的,西尾维新。作品名:戏言、物语系列、刀语、
少女不十分。这个作家的东西八成很对你胃口。

11.一样不回应,没啥好说的。同样无法理解,我跟你不同人种。你可以因为一个 ikea 男
的设定就把秋千人评为神作,然后可以忍受秋千人这个故事的无趣冗长不好笑及对于人性描
述的不合理,佩服佩服。一般论的故事都是在讲述爱情亲情友情的美好,你对于这种坏人发
疯的过程和思路大概有种特别的爱好,我大概算是理解了。

12.卡森德拉和秋千人可以放在一起比的原因是:一,这两个都是影片作品,用来说故事。
二,这两个影片故事作品都以 TRPG 为故事主体之一。複杂程度?蚂蚁大象?老实说我觉得
卡森德拉秋千人同样複杂耶。我大致叙述一下:ikea男因为想要復活自己小时候的好朋友
然后又收到了包裹知道时空倒回是有可能的接着找了伊斯人生了儿子施展了魔法让时空倒流
结果牵扯到1号~24号为了满足自己收到包裹的时空条件搞了二周目的事(道标)弄了超大魔法
最后搞成这副德性。1号~24号醒来以后被疯子ikea男搞得失去记忆还被关在无法出去的空间
中想要逃出去却发现自己死定了逃不出去了13号就写了TRPG剧本传出去给三周目希望三周目
的自己和朋友们可以阻止惨剧发生然后不要犯罪。然后卡森德拉是:镇长想要搞事復活克苏
鲁然后找了牧师一起合作,可是牧师不想要復活克苏鲁他想要召唤蜘蛛之神阿特拉克纳查镇
长发现有一个骇客可能查到自己要復活克苏鲁于是叫自己的手下去找骇客然后把他杀死了结
果杀错人黑人女性也是骇客没错但是不是真正的偷资料的骇客负责黑人女性死亡案子的警察
觉得这个案子疑点重重好可怕啊于是叫了调查员来帮忙找出真相。嗯......好吧秋千人比较
多字,我就承认秋千人比卡森德拉複杂好了。

13.你把时穿当成一个设定,用来解释故事背景。但是我看故事无法忍受逻辑的不合理。要时
穿可以,没问题。但是秋千人用「这是魔法」轻鬆带过逻辑合理性。明明可以处理得很好的
东西,无限系列的 ever17 和老游戏 YUNO在这世界尽头咏唱爱的少女 ,这两个作品对于时
穿的合理性给了一个非常棒的解释,齐湘明明有看过前者,却处理得很糟,这就是我想表达
的。

14.製作方面我不会质疑,我可以老实承认秋千人是「製作最用心」的影片没有问题。但是
製作最用心、大学热血青春、多人合作的回忆,都无法去除秋千人对我来说是个烂故事的事
实。馒馒来的影片是 TRPG 推广的第一人,这个系列虽然不是以真实跑团为主体,但是他对
TRPG影片的贡献无疑是非常巨大的,虽然作者很不争气的向金钱低头下架了nico原影片,但
这不影响他身为开山鼻组的地位。我在这边非常不希望齐湘往同人社团发展,因为会残害到
和我同类型的观众或故事读者。

15.只跑过 toc ,对不起,我笑了,笑得非常大声。不过我不打算解释我为什麽笑了。

帽子随便你扣吧

「新注册的人」「不知道会不会看到回復」「没看懂场内场外」都好

我不在乎  我只是看了烂影片想打字骂人而已

就这样
#8 - 2018-8-31 06:24
楼上两位……我觉得有根本上的冲突存在,而这个冲突造成的矛盾看起来无法协调,所以其实也没什么好讨论的;且就旁观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误会。

秘则为花并不是一位有经验的 COC PL 或是 KP,甚至不是一位 TPRG 推广者,而只是把各个跑团记录当成「另一份独立的艺术作品」来看待,并给予评价。

而 gingle 明显是一位有经验的 COC PL,看来应该也做过 KP,把跑团记录就视为跑团记录来看待,而给予评价,视频只是被视为单纯的载体。

我觉得这里面并没有对错。首先,虽然这边并没有额外加密,但说穿了算秘则为花的私人空间,想要做什么样的整理清单,和用什么角度来看待它,都是个人的自由;其次嘛,就因为这里并没有额外加密,所以谁都看得到,所以里面的内容虽然没有接受公评的必要,但同时也没有拒绝公评的资格。

然而,虽然没有对错,但矛盾是客观存在的。我觉得一个关键点会是:「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我相信会找到这里来的人,「对 COC 跑团有兴趣」的可能性,应该大於「对视频的艺术评价有兴趣」。所以就立场和观点上,我是比较偏向 gingle 的。但是!gingle 的问题在於,「虽然看完了现有进度,但住在秋千上的人并没有完结」。由於馒馒来妖梦已经完结了,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它其实只是一个创作,并不是真正的跑团记录」,所以我可以很自然的「不以跑团记录的角度」来看待它;而住在秋千上的人,至少在 15 话之前都「只能视为真实的跑团记录」,而 16 话则是「原来它不是」的转折,而这个转折会让它变好或是变坏,说实话仍然得等它完结之后才能下定论,所以评论的时间仍然是过早了。

不过也就如我开头所说,我觉得这个矛盾无法协调,而事实上也没有协调的必要,所以,就这样?两位的观点对我来说都很有参考价值就是了,谢谢。
#8-1 - 2018-8-31 10:47
秘则为花
额,我也不知道这个回复会不会被看到,都是刚注册的账号,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在bgm活跃。

既然是看完秋千人16集的,那么应该也注意到他们从第一集就反复强调视频“改编”自真实跑团经历,并且在各种角度上“参考”了馒馒来。

嘛,反正我是很难理解为什么能欣赏馒馒来,却对秋千人持另一套标准。我不把这个剧本拿来和卡森德拉比较,也不觉得两者之间能有什么比较。我楼上的回复都只是针对层主对我的曲解(当然,主要责任在我,我也不是处处长篇大论)以及剧本方面的暴论。

16话之前都只能视为真实的跑团记录?其实16话之前线索提示非常多,馒馒来也是最后3p才揭开最外层的叙事的。
#8-2 - 2018-8-31 15:35
Aurate
秘则为花 说: 额,我也不知道这个回复会不会被看到,都是刚注册的账号,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在bgm活跃。

既然是看完秋千人16集的,那么应该也注意到他们从第一集就反复强调视频“改编”自真实跑团经历,并且在各种角度上“参...
就只是预设角度的问题而已,你说的所谓暗示或线索我当然都有看到,不过,分两个面向谈吧。

首先,对跑团记录视频而言,「改编」二字乃是虚字,因为现实中基本上不会有「跑团逐字稿」这种成品,更何况是做成视频;也就是说不管写不写改编二字,改编都一定存在。事实上若是论「改编自真实跑团经历」这几个字,就如同其它影视作品中的「base on true story」一样,重点必然且必须是在「真实经历/true story」上。若否,那其实也有常见的写法,就是「本故事纯属虚构,与真实的人物及团体无关」。

至於「参考」,也是差不多,不论是「借镜」「致敬」或间接一点的「受……启发」,都一样,除非确认是「抄袭」,否则逻辑上而言,这些词都只表示「两者之间存在某种连结」,而这个连结究竞是以什么型式存在,则无法下定论。

简单地说,若纯靠这种程度的字词,就要让我下「这视频并非真实跑团经历,而是披著跑团经历之名的创作」的结论,那是差得太远了。当然会是这个情况的根源,如同我上一篇所说,乃是因为我的预设立场是「这是真实的跑团记录」。

以另一方面说,所谓的线索提示,前 15 话当然存在不少,但我有两个理由阻止我提早做出「这视频并非真实跑团经历,而是披著跑团经历之名的创作」的结论,而其实两个理由差不多也是同一件事:其一是读者对作者的尊重,其二是作者对读者的尊重。

这两个也算是我的习惯吧,其一,是说,不管我在作品中有看出任何东西,在作者并没有明确如此表示的时候(不论是作品中或是作品外),那么我永远会将「作者并没有这个意思」的可能性保留足够强度,这强度必須强到……「假设有一天作者明确表示他没有这个意思的时候,我可以直接接受」的程度。而基於这一点,同时会发生另一件事,就是当作者明确揭示了我「有」看出来的东西的时候,我会同时做「要是我没有看出来,这样的解答呈现手法是否有办法直接说服我」的反思;假设这时候得到的答案是「否」,那么我会对该作品的评价进行相当程度的下修。这就会扯到其二了。

其二,是说,我觉得任何人用任何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或理念的时候,必須要考慮受眾的感受。白话一点的说法就是,如果希望某人听懂一件事,请用某人能听懂的方式告诉他。当然这难免会扯到不同人之间的智力经历感受力不同,而无法有确定的标准。但既然我说的是「尊重」,它基本上会变成一种更重视心态的判断标准。也就是说,只要「作者有表现出足够的『试图使之发生』的企图心」,对我来说就足够。

而基於上述两点理由的结论,就是我上一段说的「前 15 话只能视为真实的跑团记录」。至於我说两者其实是同一件事,是我觉得,不管在什么形式的交流过程中,互相尊重都是基本要满足的条件,跑团,其实也是一样吧,KP 和 PL 之前,PL 和 PL 之间,这层条件都要存在,良性的互动才有办法成立。

果然,说别人的事很容易,要解释自己想什么则相对困难。还好我十分习惯长篇大论,所以不要紧。至於我会不会在这活跃,看心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