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14 01:49 /
含剧透

   首先我说下《比宇宙更远的地方》这片,我从头追到现在基本就是第一时间看,可能很多人都是冲CV表而我直接看剧情介绍就看了,很喜欢这种青春感十足的作品。
   这部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去南极】这种听上去比起架空世界来说很难做出一波三折的情节竟然每一话都能把流水账拍出戏剧感,每一话插科打诨埋下伏笔→伏笔引发矛盾冲突→解决问题高潮引爆这一结构循环播放,尽管连着看有点被套路进去有些不适但每一话保持着“我tm想看下一集的冲动”状态。
   最新话我个人是比较满意,首先交代了日向为什么退学这一事情,其次没有崩坏人设还是那个不麻烦别人闷在心底的独立女孩。
   校园欺凌的解决它没有选择以德报怨的“正确三观”而是考虑到被害者的人情状况,引发屏幕前多数观众的共鸣。友情羁绊到位了,角色上也有所突破,连对朋友是什么概念都不清楚的早见也开始逐渐明白朋友的意义,这一段的解决回归到青春的主题,要什么理性,你欺负我还要蹭我热度我凭什么原谅你。


  但如果说校园欺凌那个事情解决完成度最高,我认为是《三月的狮子》。

   南极非常靠拢青春,倾泻自身情感,但倾泻情感的后果还是在问题丢给观众站哪个队不是在解决问题,所以这点上我还是更加钦佩三月的狮子的解决,缓慢,有基本的流程工序,是循序渐进的。

  首先从找寻欺凌源头→通过数据查询寻找方法→被害者拒不承认的心理→用比老师更高级的职位人员插手解决事情→事情完结,日向不原谅她们,而主任结尾的那句“这些人言不由衷”,“前途漫漫”反映校园欺凌难以解决的状况。

    总之,感谢这两部作品吧。
Tags: 动画
#1 - 2018-3-14 11:07
主要还是篇幅问题以及本身想探讨的主题有别。

南极偏单集单元剧,一集必须解决一事,这集是日向的回合,那三个人是这集才忽然冒出来的,为日向过去的故事添加背景,更多体现的是功能性。限于篇幅三人本身的形象不可能立体,当初为什么非要两面三刀?这样做图什么?都没说明白(仅故事而言也没必要说明白)。

同样限于篇幅,看过前5分钟就知道很多人担心的“以德报怨”是不可能出现的。很简单,一个“以德报怨”的故事按正常叙事节奏至少要有两集以上的篇幅才能完成。除了要交代“怨”的背景,还得交代朋友过去有什么好,“怨”的这事存在什么误会或者苦衷,如果以上都没有,那就得花大力气专门设计故事桥段让角色心理上真正愿意原谅。无论哪种从交代背景到和解,动画两集40分钟是最低配了。南极拿不出这最低配,那重心只可能放在日向摆脱过去,至于怼回去还是不怼回去都可以(能),唯独和解是不可能实现的。

所以也不认为南极11集是个关于讲校园欺凌以及如何回应校园欺凌的故事,如果非要往这方面套,会发现只有受害者视角而没有任何施害者视角。三狮的校园欺凌前前后后用了4集以上篇幅,施害者高城惠是有足够的描写的,也试图从她的视角解读欺凌事件。这种事情要弄明白是必须要有足够篇幅的。

不过有一点无法否认。即便一个故事里欺凌相关不是重点,但只要打了擦边球,人们的关注和讨论就很容易集中到这点上。这么看,“校园欺凌”算是番剧话题里的“霸权话题”了(bgm38)
#2 - 2018-3-14 18:16
(この痛みを力に変えて)
南极的11集其实我看着有点微妙,因为南极11集里的回应是建立在加害者感到愧疚的基础之上的,但现实中加害者直到最后都是加害者,轮不到受害者去原谅或者不原谅谁。
#2-1 - 2018-3-14 20:24
牵着古河看汐阳
嘛,那段就是对朋友受伤害的一时嘴炮而已,所以我 才说这段只是抛给观众站队而不是解决问题。。。
#2-2 - 2018-3-28 00:40
緣之空Aksara
其實我覺得這段是回應日向對報瀨說的那句 "我是不是很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