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10 20:30 /
以下感想非常碎片,按剧集内的时间顺序来,我懒得整理成正式文章了

--------------------------------------------------------------------------------------------------------

一、前半部分:杀无生被坑记

第一遍看不怎么带脑袋看,前半部分的无生被坑篇就是——
啊啊啊啊杀杀啊啊啊啊啊啊(暴风哭泣)~~~~~
凛雪鸦这个人渣啊啊啊啊——————

凛雪鸦显露真面目之前,两个人gay里gay气的,尤其是杀无生把凛雪鸦当成点亮自己黑暗人生的光,完全卸下心防,像纯情少年一样求表扬的样子,超可爱(闷绝)——————
简直像是刀片型BL文。

前半部分不是老虚写的,是另一个人写的外传。
挺仔细的了,例如杀无生出生时一堆鬼鸟在叫,是对应杀无生的诗号。
凛雪鸦在本篇给自己临时起的假名也是鬼鸟,是想显示这人性格恶劣吧,杀无生听到他马甲叫鬼鸟的时候,心情应该挺WTF的。

但是第二遍带脑子看的时候发现很多跟本篇接不上的地方:

1、竟然认不出狩云霄
用弓的强者寥寥无几,即使狩云霄戴着面具,射箭的实力、套路还是能留下强烈印象的,第一次放地图技时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姿势,但知道结果,且师徒俩都被精确射穿脚踝,箭又是同个款式,在本篇里遇到狩云霄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还组队?

2、凛雪鸦要偷的,杀无生的宝物究竟是什么?
凛雪鸦作为盗贼的目标是“偷走别人精神上最在乎的东西”,例如蔑总对自己剑技的自负。
那这里杀无生的宝物是什么?
不是自尊,这篇里的无生挺自卑的;不是对剑技的自负,无生不确定能否战胜师傅。
“提高剑技”吗?不在乎心境的话,让杀无生狂化反而让他剑技更强了。
杀无生起初没有从良的意愿,即使对自己的坏名声感到自卑,洗刷名声原本也不是他最在乎的事,是凛雪鸦给他灌输了这个愿望。
这就不是【偷走对方本来就有的东西】,而是【给予了对方、让对方珍视它、再夺走】——性质微妙地不一样了。
但如果是泛化成【玩弄恶人,使其崩溃】,那还说得通

3、本篇杀无生对凛雪鸦的执着程度没那么高
按这篇的剧情走向,砍死凛雪鸦就是杀无生的人生唯一目标。
深仇大恨至此,不可能像本篇那样有余裕去想“反正你逃不掉,跟你组下队无妨”。
本篇在砍凛雪鸦之前,先死在蔑总剑下,那时杀无生挺开心的:“终于遇到真正的强者,我心服口服”,临死时对凛雪鸦说“我在黄泉路上等你”,而不是不甘心地想“没报成仇就死了”。
不过也有可能问题存在于本篇——刚出场时对凛雪鸦很执着,为了让凛雪鸦无处可逃而同意一起上七罪塔,但见到蔑总之后,把蔑总的优先级提到最高了,也就是探讨剑道>报仇了。

--------------------------------------------------------------------------------------------------------------------------

二、后半部分:李逵遇李鬼

时间介于第一季和第二季之间,主角是殇不患。
算是一个恶搞型的第一部剧情回顾,给第二季做铺垫。

鹤冈聪真的很拼啊……(就是FZ蓝胡子、FGO阿拉什、生死一剑的冒牌货的CV)

酒馆老板动作贼骚。

李鬼版殇不患武勇传,简直就是烂大街龙傲天轻小说套路,这是在婊吗wwwwwww

大叔:“说好一起打boss的3个队友呢?”
李鬼:“他们吃完便当就回去了。”
真·便当233

另外凛雪鸦宣传的版本里,除了删掉了自己,小队成员删掉了丹翡(只有开头,没说她入队)和小卷——是不想让人找那两夫妇麻烦吧,不然出事了魔神又出来一次,他搞不定的,殇叔的封印型的剑可能就只有那一把。

卧槽,弃天帝这个彩蛋是以这种方式出现的wwwwwww小子很狂啊
弃天帝的偶真美啊
那声“喔啊”也///////

大叔好心提醒冒牌货:你这样会被玄鬼宗残党追杀的。
我:不也挺好的,帮忙吸引点仇恨,外面传“殇不患死了”的话能安静个一两天——挺阴暗的想法。
当然大叔是纯粹的好心。

刑亥没便当啊?!

大叔随便抓了根绳子当鞭子耍!你啥都会啊!
弹幕:人家是冠位saber,高配版兰斯洛特

同样面对一个自我定位不清的迷途青年,大叔和凛雪鸦真是形成鲜明对比:
凛雪鸦灌输“快洗刷名声”的观念,展示天国的阶梯,当杀无生觉得自己在这上面走了几步,未来一片光明的时候,以最残忍的方式把他打进地狱深渊;
大叔表示名字名声都是身外物,随便吧,“我就是我”,活出自己就行。
按这篇里杀无生这种人设,当年遇到的是大叔的话真得从良了。
但本篇里的杀无生就是个剑痴啊……?

老谣棍凛雪鸦被大叔抓到了,流下大滴冷汗233333——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大叔比凛雪鸦还强很多?233

接下来是大叔得罪的西幽黑白两道角色出来露脸。
时臣、Ein、雁夜……果然老虚还是喜欢用自己熟的那批人。
可以期待下运升叔、光叔(郁纪和刷哥)、静御前(N+一堆女主)。
让治叔可能有戏,虽然不像是老虚内定团的。
应该不会有入野、沢城,感觉跟布袋戏相性不太好。

最后出场的是西川贵教和扎鲁巴(误),琵琶能弹出电吉他的声音,很rock了。
小西应该是N+ gal 时期熟起来的?
这个吟游诗人角色可能是殇叔的迷弟。
#1 - 2018-2-11 03:54
(押井守大洪水学研究者)
上篇最大的bug在于根本没有解释杀无生为什么要金盆洗手,然后就变成瞎jb打打打了。
故事只讲了杀无生给零血压当保镖→杀无生有一次没杀人→零血压认为杀无生想要当正派剑客→零血压怂恿杀无生参加剑英会→零血压找狩云霄暗算杀无生→零血压偷走了杀无生成为“正派剑客”,也就是取得“剑圣”名号的可能。
没头没尾。。。

下篇就完全是莫名其妙了。
强插一段玄鬼宗用自爆术寻仇的故事,也不知道背后是谁指示的,这大概和杀无生为什么想当正派剑客一样,永远不会得到解释。

整个东离剑游纪给人的感觉其实就是大杂烩,很多没头没尾的故事被强行捏合在一个世界观下,很多地方都是作者认为这么写很武侠,就copy了一个类似的桥段放进去,也不想想怎么与主线故事更好地融合在一起,可以说是超级偷懒了。
#1-1 - 2018-2-11 04:14
常夜
当保镖的原因:能跟不少高手过招
没杀人的原因:本来杀无生觉得过招必须有一方死亡,凛雪鸦说一流剑客可以从容地点到为止,杀无生照做了,以证明自己级别够了。
凛雪鸦认为杀无生想从良的原因:杀无生两三次嘴上否定凛雪鸦提出的设想,但随着“想洗刷名声”的意愿越来越强烈,实际是变得想从良了。
所以问题就是文中我提到的,这个愿望是凛雪鸦植入的,给予了再偷走有点怪怪的。

玄鬼宗寻仇这个不难解释啊。
本篇殇叔假装凛雪鸦跟蔑天骸一起下山,同时凛雪鸦留在山上开锁,这个时候山上还有不少玄鬼宗小兵留着,之后蔑天骸到死都没再上山——有一定数量残党。
魔神觉醒的时候山炸了,没交代刑亥的下落。玄鬼宗说有妖魔帮他们设了“死了血液会变硫酸”的妖法,正是本篇里就是刑亥提出过要施加在卷残云身上的妖法——刑亥没死,估计给他们当了复仇顾问,因为殇不患封印了她尊敬的魔神,第二季可能还要出来。
#1-2 - 2018-2-11 04:49
秘则为花
常夜 说: 当保镖的原因:能跟不少高手过招
没杀人的原因:本来杀无生觉得过招必须有一方死亡,凛雪鸦说一流剑客可以从容地点到为止,杀无生照做了,以证明自己级别够了。
凛雪鸦认为杀无生想从良的原因:杀无生两三次嘴上否...
你也发现这么说有些怪怪了吧。
零血压给予了杀无生一个愿望再偷走是不可能的,杀无生又不是提线木偶。按照零血压自己的比喻,这相当于是撬开了别人家的保险柜往里面放了一样东西,过了几天都自己给偷出来,不是神经病吗。。。
因此,只能是杀无生自己有了金盆洗手的愿望,零血压只是推了一把,又把实现这个愿望的可能给彻底偷走了。至于这个愿望从何而来,没有交待,成为了动画中未曾发生的史前史,反正他就是突然想当好人了。对于在意的人,很影响观感。

下篇根本没给提及过刑亥,我猜作者是忘了这茬儿。从最后的预告来看,只出现了西离的两支菜刀队,也完全没有刑亥的镜头,也不知道会不会出场。这种可以交待主谋,没必要玩手段的地方非要玩手段,就会有强插的感觉(作者自己没想清楚)。
#1-3 - 2018-2-12 18:38
jstcsjx
直死之喵眼 说: 你也发现这么说有些怪怪了吧。
零血压给予了杀无生一个愿望再偷走是不可能的,杀无生又不是提线木偶。按照零血压自己的比喻,这相当于是撬开了别人家的保险柜往里面放了一样东西,过了几天都自己给偷出来,不是神经...
可以再去看一下东离第一季里面众人商量如何对付杀无生那里刑亥有对卷残云说过这个妖术。剧场版就是和这里照应起来的。至于刑亥为何没出现,东离是打算做成长篇系列的,前面留的坑不必一定要在那一部里面填
#1-4 - 2018-2-12 20:08
jstcsjx
直死之喵眼 说: 你也发现这么说有些怪怪了吧。
零血压给予了杀无生一个愿望再偷走是不可能的,杀无生又不是提线木偶。按照零血压自己的比喻,这相当于是撬开了别人家的保险柜往里面放了一样东西,过了几天都自己给偷出来,不是神经...
会感觉大杂烩是因为外传小说的作者与第一季TV本篇的作者是不同的人。写手多了风格也参差不齐了,还恰好其他作者写的内容与第一季TV本篇内容之间有联系。这就非常尴尬了
#2 - 2018-2-14 16:28
(ルンタッタ♪ ルンタッタ♪ ラッタッタ♪ ラッタッ ...)
那个,魔神出来的时候刑亥上天偶炸了,仔细看有镜头的,凛雪鸦就只是恶趣味了吧,本篇他也说过,玩弄恶党更有趣
#2-1 - 2018-2-14 18:23
常夜
如果刑亥死了,那那个硫酸法是谁教的?得弄一个刑亥的同族出来了
【偷走最重视的东西】是狭义的目标,【玩弄恶党】是广义的目标。凛雪鸦这点就算勉强说得过去,杀无生在本篇【比起向凛雪鸦寻仇,更优先找蔑天骸探讨剑道】这点真的说不通
#2-2 - 2018-2-14 18:55
千酱的硬币
常夜 说: 如果刑亥死了,那那个硫酸法是谁教的?得弄一个刑亥的同族出来了
【偷走最重视的东西】是狭义的目标,【玩弄恶党】是广义的目标。凛雪鸦这点就算勉强说得过去,杀无生在本篇【比起向凛雪鸦寻仇,更优先找蔑天骸探讨...
后半段我总感觉玩梗玩太欢…可能没注意BUG吧?本篇魔神复活的时候不知道炸了个什么烟花,能想到的只有在洞口的刑亥,至于杀无生,我也理解不了为什么(bgm38)只能说他的一生只有剑,剑才是他活着的理由?
#2-3 - 2018-2-16 21:54
jstcsjx
千酱的硬币 说: 后半段我总感觉玩梗玩太欢…可能没注意BUG吧?本篇魔神复活的时候不知道炸了个什么烟花,能想到的只有在洞口的刑亥,至于杀无生,我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只能说他的一生只有剑,剑才是他活着的理由?
剧场版出之前有人在访谈里问老虚刑亥最后怎么样了,老虚说暂时保密,明显刑亥的生死另有玄机,不会是简单地死了
#3 - 2018-6-20 17:28
(最近脑子混乱,见谅)
认不出来狩云霄的原因可能是旧偶重新利用吧。
或者当时无生已经气炸了2333
#3-1 - 2018-6-20 22:07
常夜
不可能是前者,当时放箭的确实是狩云霄
后者的话,无生得多神经大条?
#4 - 2018-7-27 00:01
要偷走杀无生的是他吃惊的表情吧。感觉前半段没有后半好看,就像主楼写的,和本篇衔接不好,对话也有点强行解说的感觉(bgm39)
#5 - 2018-9-30 23:45
好像杀无生本来就没看到狩云霄,狩云霄在武斗场射箭暗伤其他人时,无生在室内。而无生后来被武斗场的人卷入战斗时,狩云霄才在凛雪鸦身后出现并对话,后来又闪人了...从头到尾没让杀无生见到狩云霄本人,哪怕是戴着面具...
#6 - 2018-10-5 03:39
(嘛╮(╯▽╰)╭)
更了第二季回来再看看补个评论,凛雪鸦偷走的是“杀无生回归正道的可能”。正如楼主所说,如果当年杀无生碰上的是殇不患而不是凛雪鸦大概他就从良了,但正因为他遇上了凛雪鸦,无论是更换名号从头再来的机会,还是改写归正的想法都已经没有了,再次遇上大叔的时候,他也早已不是那个会为自己名声而苦恼的孩子了,凛雪鸦大概偷走的就是这个吧,确实对于杀无生来说,(至少曾经)是他最宝贵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