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9-12 12:09 /
推完《Kira☆Kira 煌煌舞台》这个作品也是过了一年多了,怎么说呢,这部作品算是多多少少影响了我,有让我改变了些什么,所以对我来说呢它也是仅次于素晴的存在(素学家耀武扬威)。而就在前几天在听《Deardrops》的OST时,自己内心不知为何涌起写一篇类似感想文章的冲动……
“那么就着手去写吧!”
怀抱着这样纯粹的心情,我打开了word文档,于是乎也就诞生了你现在看到的这篇杂谈。由于本人语死早的缘故,也只能随便写点自己内心的感想之类,也没有经过什么事先的整理或思考,大概读起来会有不知所云的感觉吧23333

剧透预警!剧透预警!剧透预警!
全文包含有《Kira☆Kira 煌煌舞台》的大量剧透!(以及少量其他作品的轻微剧透)
未全通的游戏的请速速退散!(╯‵□′)╯︵┻━┻

PS:在这里我只谈论关于走“绮良里END1”路线的游戏内容,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只有在这条线中出现了其他路线都没有的Chapter.4,而且整个故事以男主的独白首尾呼应,大多数的坑也都填完……我想,这大概才是烂户口真正想写的故事吧。

PSS: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且文中夹杂大量私货、不知所云的台词以及毫不负责的言论,请谨慎阅读。


Chapter.1  Anarchy In The School

“Anarchy”——混乱,无政府。
学校的无政府主义。

第一章捏他的是英国朋克摇滚乐队性枪手(Sex Pistols)的第一首单曲《Anarchy In The U.K》(英国的无政府主义),只能说这个标题取得的确是很精妙,一方面第一章的主要内容就是刚刚与前女友分手的男主鹿之助与绮良里、千绘、纱理奈三位女同学组建乐队并且大闹校园的故事,着实在最后给他们就读的学校带来了不少的混乱;而另一方面,嘴里念叨着的“无未来主义”、随口骂出的“F***U”的污言秽语、还有学园祭舞台上第一曲所演奏的性枪手的最著名单曲《God Save Queen》,与性枪手相同标配的乐队四人组,第一章的故事里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对这支伟大朋克乐队的致敬。

由于很久之前看的轻小说《离别的钢琴奏鸣曲》中有对摇滚乐队作介绍,于是便顺藤摸瓜接触了性枪手这支乐队,所以在推第一章的时候感觉还是非常愉悦的,有很多有趣的梗可以发现:“哇这个地方我知道neta的是……”、“哇这个曲子不是什么那个GOD……”——总而言之这样的感觉从不停地我心底冒出,配合上相当逗比的剧情、烂户口一贯牛逼的心理描写,还有OVERDRIVE那色调鲜明的画面,不禁让人感叹:这真的是烂户口负责脚本的游戏吗?
在这之前我也接触了烂户口《swan song》,里面狂气的氛围至今让人难以忘怀,而当我的一位友人将这个游戏推荐给我的时候,就第一章来说给我的感觉真的是很奇妙。一开始的剧情非常简单,一群男女快快乐乐组个乐队,训练训练几个月流流汗熬熬夜就登上舞台一鸣惊人,真是只会出现在ACG作品的里的故事……不过喜爱这个美丽世界的人们即便将这样美好的故事看一千遍、一万遍也不会觉得厌烦,这种饱含着青春与梦想的故事将永远是拥有ACG内核的主旋律。

哦对了,说到《离别》,当中有一段话我印象很深刻:“如果把乐团比作一个人,主唱就是头部,吉他手是手,鼓手是一个人的脚,那么贝斯手是什么呢?”
“心脏——如果没有了贝斯手,乐团就无法动弹了。”
鹿之助则在第二文艺部乐队里扮演者贝斯手的职务,而今后所有的故事都是以他(她)(←嗯哼)为核心展开,真是很好的印证了这段话呢。

Chapter.2  Road To Ruin ?

故事进入第二阶段,这是通向堕落的道路吗?
本章标题捏他为美国老牌摇滚乐队Foo Fighter的单曲《Long Road To Ruin》。

主人公们朝着日本的其他地区前进,这趟漫长的音乐旅程为的就是燃烧自己青春的摇滚梦想。是的,好端端的暑假啊,没有学习,没有在家好好吃西瓜吹空调,反而是出去搞什么狗屁朋克摇滚乐队……
我……这要是和三个妹子一起我他妈也想这样啊55555555
朋克摇滚意味着反抗、这四位主人公在这趟旅途中也在用自己的行动反抗着制约着他们的枷锁。我想,或许在个人线中,千绘姐与纱理奈酱都从黑暗中完全走了出来,而绮良里也能在福冈的演唱会上说出:“好期待啊,能够参加乐队,真是太幸福了。”这种非常符合她风格的话,最后确定了自己与鹿之助的关系,勇敢地将贫苦出身的她的那份来之不易的幸福牢牢把握在手中。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青春吧,忍受着日晒雨淋,在交织着微笑与泪水的道路上奔跑前行。阴雨天气所产生的薄雾不再具有悲剧色彩,夜幕悄然降临在极其美丽弯曲的道路上,所谓的青春之感便在黑暗中显现。
无论如何,即便有有着不可避免的摩擦、有着颤抖而无法发声的冷峻时刻、有着鼠灰色天空下的阴雨般的阴郁,这也绝对不会是堕落的道路。
反抗并不意味着堕落,在大众眼里朋克摇滚所谓的堕落其实是对现有理性主义所支配的思想道德观的一种挑战。现代的伦理观点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怜悯”、“谦让”、“博爱”、“自我牺牲”等基督教教义,但正如尼采所言:“基督教是对生命的犯罪,它使人堕落,”而说到基督教……等等,主人公们的学校不就是基督教的教会学校吗?将这两点联系起来看,我不禁发现烂户口设置这样一个背景的确是有自己独特的意义在里面的,而学校里的女主任也应该是传统道德观的一种化身。
在故事的前两章中,我们看到了始终贯彻爱与梦想的青春日常,也看到了传统与异类思想的碰撞,烂户口凭借其扎实的写作基本功,向我们呈现了这个光芒满溢的青春物语。其实老实说,故事即使在鹿之助与绮良里确认关系后直接结束,我也觉得完全没什么问题,至于下一章嘛就按照正常黄油发展两个人做爱做的事情就可以了,最后两个人手牵着手共同面向标题画面碧蓝如洗的晴空,简直完美!破费!
是的,仅仅只是这样的故事就够了……

——然而,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烂户口就不再是烂户口。

Chapter.3  Your Pretty Face Is Going To...

本章标题出自The Stooges乐队单曲《Your Pretty Face Is Going To Hell》。
朝着地狱前进——
不再会展露的,你的微笑。

有时,在寒冬接近的明朗夜空中,在一片细腻的阴冷雨水中,我以为我明白了。我以为在此刻,即便只有两个人,我也能够理解这个世界。
鹿之助或许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残酷的是,冰冷的火焰燃烧着,宛若再现了这个冰冷而燃烧的这个世界。然后,它轻轻地、温柔地、没有任何理由地埋葬了所有的感情与爱,只留下永恒的寂静。
无知的他什么都没能挽回,直至最后一刻才得知了残酷的真相。
病床上的她的目光失去了焦点。在这即将走向尽头的一刻,所面对的只有永恒的黑暗。再多听一下吧,再多说点话吧……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了了。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继续组建乐队、和那些人一起。将已经支离破碎的世界重新整合,试图抓住那片夏日美丽天空的遥远回忆。

“……我、真的、非常幸福……”

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呢?
为什么都到这种时候了还要微笑呢?
为什么非要这样不可呢?
人们总是喜欢形容他人“温柔”,正是因为温柔才酿成了这样的结果。
温柔真是令人讨厌的东西。
如果……我是说如果哦……
如果是椎野绮良里的话,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呢。
但是——也许这个世界,本身就没有奇迹。
有些问题不是随便说说、或者虔诚地祈祷就能解决的。就算是跑起来、跳起来,也有绝对触碰不到的东西。所以,他与她,一直追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刺耳的电子音响起,只显示有一条直线的仪器,近乎独立于主体存在的死亡真相,还有仿佛要将世界淹没般倾泻而下的雨水。他在一种无尽的、散发着雨腥味的忧郁与虚无中走着;天空阴沉而大雾弥漫,背影在骤雨中逝去,泛白的街道洗刷了所有的实感。他曾固执相信的某样重要的东西,随着冰冷的雨水消逝在迷茫与空虚的尽头。
不知不觉间,在他的眼前出现了黑色的废墟。
这就是烂户口笔下名为“家”的存在——如今只剩下不成原形的黑色焦炭。巴什拉在《空间的诗学》中曾经说过,“家宅是我们最初的宇宙,它包含了宇宙这个词与的全部意义。”通过提起家宅的回忆,我们增添了幻想的价值——然而那无法再使用的录音机,预示里面所记载的全部回忆,不管是闪耀的、亦或是黑暗的,也通通化为了灰烬。
不过那样也好吧,只有烂户口笔下名为“家”的某种结构彻底瓦解了,主人公才能前往更远的世界。简直是从《狂欢节》开始的一如既往的设定。
但是可惜的是,——没有了她,他甚至无法透过自己的眼睛感受到这个世界任何的美。
那个曾经拯救了他的女孩,现在却不能被他拯救。原本手牵着手,擅自定义将幸福握在手中、企图以这个世界为敌的两人,最终被这个世界无情地、狠狠地打倒在地上,以至于他永远失去了她的微笑。
好累……
甚至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
填满胸口的只有无限的空虚,甚至连悲伤、难过、后悔这种偏激的负面情绪都无法在无限的空虚中找到突破口。
窗外拥有着的广大的世界。即便发生了这种事,这个世界依然会照常运转。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觉得仅仅只是活着都是件非常痛苦的事。
这个永恒而失去时间性的场景,不禁让我联想到加缪所谓的“面向世界的小屋”。在这个小屋中,想要竭力忘却自己曾在这个世界中徜徉,想要对着黑夜勇敢地微笑。
遗憾的是,在鼓足这样的勇气之前,新的一天就毫不留情地到来了——在这个阴郁的冬日,他失去了曾经埋藏在心底的微笑,还有那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在本章结束之时,我难过地笑了。
也许在那个时候,我还是不像今天这般爱着烂户口,所以说我其实根本对这部作品后面的展开没有任何的希冀。实际上,他在本章的标题处就藏了一手,那令人窒息的省略号所真正隐藏的却是“HELL”这个恐怖而极具浪漫的地点。
而是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我所曾经引以为豪的某样东西,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是试图让我的呼吸与世界骚动的叹息在相配合之中流逝而去,以此来面对这个故事的最后一曲。
崩坏的世界仍将继续,他的故事也还未结束。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我们将见证这位不曾迷恋蔚蓝天空的少年如何下定决心,在这个冰冷而又燃烧着的有限世界中生存。
这的世界不像存在主义者所说,一切都是可能的。
在这样的世界生活,就意味着对未来无动于衷,并穷尽既定的一切……


Chapter.4  Even In [their] Youth

时过境迁,五年过去了。
当年迷茫的少年也已经长大,然而他或许仍然没有从过去走出来。
他知道自己正在变成五年前经历那一切之前的自己,变成了在网球方面遭遇挫折后的自己——然而却只能臣服于这种改变,过着看似活着实际却与死亡没有什么两样的乐队生活。
通向堕落的道路?
关于第二章标题的疑问,现在的鹿之助明确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这本身就是通向堕落的道路。周刊杂志和漫画已经不看,电子游戏和电脑也基本不玩了。有时听听音乐,也完全找不到过去的感觉。失去了意义而存活,或许本身就是一种死亡。
——如果可以好好告别这样的生活就好了。
他心中不是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就是拿不出觉悟。
在天夜里,与那天一样是个下雨的日子,他再度与她相接触。她展露着和过往如出一辙的阳光笑容,但在意识到这一切都是虚假之时,他只是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并不是不想走出来,而是根本不能走出来。他知道自己已经不正常了,不仅仅是视觉、听觉,就连嗅觉、触觉都在大脑中跑来跑去的电信号的刺激中而扭曲。
因为自己讨厌的麻烦的别扭性格,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在沉重的压力下,他终于病倒了。
如果坏掉的只是身体就好了,而坏掉的精神可是没有那么简单就修复的。虽然身体并无大碍,但或许是这次短暂宁静的休息时光,能够让他在五年之间首次冷静下来思考关于自己的事。究竟是否要继续堕落下去呢?自己是否能靠自己的力量走出来呢?摇滚与家族是不可兼得的吧?
思考着新加入乐队的那个女孩,他或许在亚纪身上看到了某个人过去的身影。那么自己也应该有所成长了吧……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的思绪回到了她的葬礼,无法化解的悲伤的日子。
也许第二文艺部彼此的羁绊,从葬礼结束的那一刻起,从分离的月台上开始,便被世界敲得支离破碎。第二文艺部已经不复存在,仅仅留下了朝着各自未来前进的孤独身影。
而如今,在她的坟墓前,自己再一次见到了她。明明知道自己看到的是幻觉,意识极力去否定其存在,但她好像本质就根深蒂固于自己的脑海中——这种超现实主义的场景极具浪漫,但也使他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脆弱。
不想被黑暗吞噬、想要看到光亮、想要再度回到那闪闪发光的日子……
是的无论嘴里如何否认,无论时光流逝多久,这样的情愫才是真正的属于自己感情。
她轻轻地询问着他一些没有意义的问题。
而后,厚重迟钝的门扉被打开,迎接他的却是永恒的白色黑暗。
天空仿佛在嘲笑自己般,纯白色的刺眼阳光在视界中满溢。
不会再拿起的网球拍、从废物堆里找来的贝斯、还有那曾经无法使用的录音机……这些曾经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如今却一文不值。
忽然,眼眶有东西想要向外涌,他赶紧阖上双眼,死命地压抑住那阵冲动。可惜已经太迟了,呜咽声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而发出,无机质的空气吸收了所有的感情而表现为永恒的寂静——在这一刻,他通过在与自己的反抗中,意识到了真相想要的生活,找到了那个比失去的天堂还要遥远、还要重要的东西——名为“活下去”的荒谬的激情与爱。
不知为何在我看来,在这一幕之后游戏中所有的文字、所有的对白都充满着难以描述的神圣感。本来只是普普通通的描写、简简单单的对话,毫无粉饰的自白,却美丽得近乎让人流泪。
“我大概已经没事了吧。真是残酷。”
“Live中,我的内心充满着许许多多的感情。要怎么形容才好?总之就是无数的感情。如同喜怒哀乐的原液,全部汇聚在一起,成为了这散发出璀璨光芒的黄金色感情。”
在失去挚爱之人的宿命论的终点,他重拾了摇滚的激情,将自己的青春、激情、爱与梦想以及全部、全部都投入到了音乐之中。架子鼓的鼓点响起,电吉他与贝斯弹跳出悦耳的音符,在这个煌煌闪耀的舞台上,他、她、他们的故事将走向尾声,而这一切又将是新的明天的开始。
我仿佛在这个结局中,看到了遥远的彼岸加缪的回音:“反抗、自由、激情”——这难道不正是朋克摇滚的内核之所在吗?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幸能看到能将这两种毫不相关的艺术精妙结合在一起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讲,它确实激励了我那时破碎而迷茫的灵魂。
我们活在这样一个没有意义的世界上、所做的一切终归是悲剧,但这绝对不是清醒与冷峻的尼采所谓的“虚无主义”。为了反抗这样的虚无,唯有满怀着诗人爱与激情,在人性的呼唤与世界不合理的沉默之间对抗,对生活回答“是”,对未来回答“不”——这种荒谬主观意识说明了欲求统一的精神与令这一欲求统一的意念世界失望之间的分离。
如同性枪手所呐喊的“NO FUTURE!!!”,加缪绝不同意将希望寄托于未来,不希求什么永恒与舒适,不惧怕飞跃产生的危险。穷尽现在——不去其所无,穷尽其所有,重要的不是生活的最好,而是生活的最多,鹿之助终于在最后领悟了此等破裂的生活准则,对生活说“是”,将全部的一切投入到爱与激情的熊熊火焰中,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反抗,就是在赋予这个荒谬世界以意义。
所以,让我们——
“向这狗娘养的世界,献上我全部的爱。”

我非常喜欢本章中男主模糊了现实与虚无的幻想部分。应该说这种表现手法并不是烂户口的第一次尝试,早在《狂欢节》的后传小说中,主人公木村学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的病态幻觉;而这一设定的运用在烂户口其后的小说《Psyche》中达到的顶峰,以至于无法不让人怀疑这段神乎其神的描写是为其后的创作进行的实验性的练笔。
烂户口通过他的人生哲理像我们描绘了了一幅人生的图画:与这个世界抗争的人的个体对所有疑问的无限求索,在与内心深处真实自我的对话中意识到了自己荒谬的命运——在《狂欢节》中的最后,木村学选择了自杀这个颇具严肃性与哲学性的结局;而在本作中,前岛鹿之助终于超越了生活本身,对世界有了清醒的认识——“给他带来了痛苦,同时也造就了他的胜利。”
烂户口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写手,他观测这个世界的眼光是那样犀利、冷峻,近于残酷;但对人生的刻画,却充满着无比的激情与爱。无论这个结局最后究竟是否算作BE,无论他们的未来究竟会遭遇何种苦难,希望永远是存在的。我们应该认为,他终究是幸福的。

那么最后再来聊聊本章的标题吧。烂户口在原版游戏中所使用的第四章标题为“Even In There Youth”,这是个语法存在问题的短语,即使是问了华侨朋友他们也不能给出什么很好的翻译,所以凭借我们中文字面理解也只能将其译为“即便是在那的青春”,个人觉得算是个比较契合主题的翻译。
而经过多番考证,我最后发现在各大英文网站上,第四章的标题被修正为“Even In [Their] Youth”(中括号常用作修正符号),原来只是一个谐音梗,而出处则是美国涅槃(Nirvana)乐队的单曲《Even In His Youth》,而经过查证their在特定情况下可以指代第三人称男女的单数。也就是说,这是关于他、关于她、关于他们所有人的青春故事。这个故事中有着鹿之助一个人的迷茫,有着三位女主角各自的无法走出的困境,也有他们在聚光灯照耀、摇滚乐萦绕的辉煌舞台,共同一起面对明日阳光的爱与激情。
乐队的选取方面,涅槃乐队这一名字也预示着前岛鹿之助的浴火重生。综合考虑,这章标题的选取真的是碉堡,细思极恐……


Epilogue   A Song For The World

这整部作品,便是烂户口献给世界的一首——饱含微笑的悲歌。
当最后的歌曲《A Song for...》响起之时,我的思维中首先出现的便是这样一个偏正短语。直到如今,这首歌也能在我最爱的galgame主题曲排行榜上位居第一,并且很有可能再也不会被其他的歌曲所取代了。
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被这样的作品所打动。
也许可以仅仅可以吧《kira☆kira》当做少年少女的青春物语。我们一直说烂户口的剧本真实的可怕,而实际上大多数我们的生活中,必不可能出现如此富有青春感的东西。音乐?旅行?妹子?醒醒吧,梦里什么都有,除非是少数人能够做到,其余的人都只能承认自己臣服于生活。所谓青春?我们的青春是怎么样的,难道自己心里没有点B数吗?但我明白这种象征意味是什么,所谓的摇滚只是我们反抗自己生活的代名词罢了;而在现实中,抛开摇滚音乐,我们或许也有自己反抗的方式——对于我来说,或许码字便是一个类似的方式吧。现象学家或精神分析学家对此可能有不同的解释,而我对这些解构的行为并不感兴趣。我只是感性地明白,我和前岛鹿之助这个少年在这方面有几分相似:他在live house中和乐队演奏一些半吊子的乐曲,而我则在网络上写一些半吊子的文章。这些东西终归只是属于小众,终究背离了多数人的价值观,所以当最后烂户口提到观看live house表演的注意事项时,某种程度上、有些中二过头地,我也觉得他在描述每一个人的每一个不被理解的反抗行为——当然也包括那个半吊子的我在内。所以,即使是不属于我的青春,我也能自作多情地从中代入自己的感情,擅自解读与揣测烂户口的所隐含的寓意,并擅自有所感悟。这么说来可真是糟糕透了呢……但也请原谅处于青春时代的这个自以为是而莫名其妙的我吧——毕竟,谁没有过这样的一个露出无敌微笑的时光呢?
而这个故事不仅仅停留在青春的层面上,而是在最后上升到了对世界充满爱恋的精神启示层面。令我悲伤的是,我看到了少女消逝在了一个眼泪流溢着金色世界的黑夜;令我感动的是,我看到了少年在极端孤独的绝境中觉醒与重生——少女在光的乐章中安详地沉睡着,她的声音永远落入了人群的嘈杂声中,却永远守护着少年迈向远方。这种独特的自由美学深深地吸引了我,悲哀而充满力量的歌声指引着我前进,在我某段迷茫的时期成功确立了自己的生存战略,让自己心中满溢了对幸福与理性的希望。这么说可能太抽象了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被这部作品怎样影响了。于是乎我尝试着模仿河野裕的小说《消失吧,群青》里男主在最后的一段独白,那么就是:
“我稍微有点喜欢这个世界了。”
无论如何,就算是谎言,那也是我未曾有过的想法。或许我真的在《Kira☆Kira》的影响下改变了什么。就算依旧消极,也还是有一点点、微乎其微的改变。救赎也好、非救赎的事物也好,一切都能在这部作品里找到。
是的,一切都能在这找到,那些我拥有的、以及我没有的东西。
感谢烂户口带给我的难以言喻的感动与启示。
这篇杂谈的标题选自加缪的《荒谬与反抗论》中的一段话:“在光亮中,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与最后的爱。”无论是“光亮”亦或者是“对世界的爱”,在我看来这些词汇都与本作的主题相当契合。所以我希望,正如现在热爱着这个世界的我一般,在逝去时间的尽头,在我意识尚存的最后一刻,那个饱含着激情的自己也能对这个世界诉说自己全部的爱意。虽然可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拥有着这样的激情有什么不好呢?

好了到这里,这篇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杂谈感想就要结束了,感觉不知不觉讲述了一大堆内容,回想起来却发现自己只是一股脑地将自己的主观思想与价值观强加给各位读者,以此获得至高无上的自我满足罢了,所以我真是个糟糕透顶的家伙啊233
不过呢,“如果有幸能让各位读者体会到相似的感觉,那便是我无上的光荣。如果各位能够喜欢,那便再好不过了。”(如果没有请不要喷我5555555)
那么,到最后了总归要像前岛鹿之助最后一样说点什么吧?
好的,那就请各位敬请期待烂户口即将在2018年到来的新作吧!\( ̄▽ ̄)/还有非常感谢各位大佬带来的烂户口作品的汉化,如果不是你们我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如此震撼人心的作品。
什么,你说你在期待什么牛逼发言?是
不好意思,我充分发挥自己的朋克摇滚精神,就是要对你这种自以为是的行为说“不”!(←并导致被喷)
OK……那么有机会的话,我们下次再见吧。


BY  并不在千叶县,没有MAX咖啡可以轻抿的AikeKo
2017.8.28  依旧孤独的七夕节


愿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无敌の第二文艺部。
Tags: 游戏
#1 - 2017-9-12 12:11
总之不久前写的,在这也丢一份吧DA☆ZE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