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9-7 22:17 /
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世界是荒谬的。吴淼说,虚无之中,有三个意识同时想到了世界,是自由、秩序与均衡。这个世界本性自由,但外面包裹了秩序的壳,两者互角的结果便是均衡。

我很喜欢这个描述,因为它会让人想起韦伯。我们身处在一个自相矛盾的社会之中:人类的任何物质进步,都必须以摧残个体创造性和自主性的官僚制度的发展为代价。反之,任何个人独断的行为,也都在不停地消耗整个社会的秩序资源。

因此,超英从不代表正义,他们只是擅长描绘一个癔乱狂迷的世界,让私刑得以合法化。个人英雄主义想要伸张,就必须先打破包裹在外面的秩序的壳。谁口口声声说要拯救世界,就必须先毁了这个世界。

但这种代价是值得的。

长久以来,我们之中始终存在着这样的观点,即把人类历史看作是一个有总的发展方向、受某种动力原则支配的过程。根据这种社会进化论的观点,我们可以用一条“故事主线”来描述历史,把杂乱无章的事件规划在一幅井然有序的图画之中:历史以弱小而孤立的狩猎与采集文化为开端,经历了作物种植与畜牧社区的发展,从那里产生了农业国家,最后以现代社会在西方的出现为顶点…

借助贯穿始终的“故事主线”,我们得以置身在具有确定过去和可预期未来的时空之中。然而,社会终究不是理性设计的产物,任何制度都无法从某个独一精神处得到绝对正确的背书。在自由与秩序的永恒血战之中,我们要么反抗,要么被规训,英雄本质上是反英雄。

这便是我喜欢人马少女萌大奶的理由。在反抗日益消逝的年代,有时我们需要被提醒,日常之中充斥着非日常。
#1 - 2017-9-7 22:48
(一个想学英语的动画爱好者)
但这种代价是值得的---画笔一转得猝不及防。看不懂这句“英雄本质上是反英雄”的拓展究竟该是什么
#1-1 - 2017-9-7 23:43
直死之喵眼
反英雄——后现代主义小说的重要角色
文章很老了,凑合看吧。

这里的“英雄”是有语境的,大概是指dc的超英吧。dc的超英们大多是反英雄,其存在本身便破坏了先前社会的行为准则,向我大美利坚端丽的官僚政府发起背叛。
这与漫威家的妖艳贱货差别很大,神盾局就是一个官僚机构,美队们已经被收编了,变成了政府打手。
因此,dc一直强调,人类不配拥有超英。因为超英本身便是反叛与世界变革的一面赤帜,看漫威家的人类不配拥有这面赤帜。

所以说——
个人英雄主义想要伸张,就必须先打破包裹在外面的秩序的壳。谁口口声声说要拯救世界,就必须先毁了这个世界。
这种代价是值得的,只看人类选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