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24 00:10 /
我,废柴,被退婚。
在交通事故中差点死去时被一位自称一直在我身边的“幻觉”少女空气所救,鼓励我夺回初恋对象,走上健全人生。

是的,我们在看的是《我的空气》大纲的一小部分,并非起点网文中风行一时的逆袭小说开头。男主并没有完成什么逆袭,

处在社会边缘的人只会被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挤压进悬崖的小小落脚点得以一视深渊地狱的一角,抬头仰望只有一道缝隙的天空吧,日月轮回,星辰斗转,多璀璨多黯淡的光芒都无法抚摸到你的脸庞,可在这崖壁求索的岂止你一人呢?其实他们离你很近,你能闻到他们呼吸吞吐出的异味,能听到他们象征活着的心脏跳动,为什么不和他们抱团呢,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逃离呢?啊原来是这样吗,你害怕这落脚点承受不住多人的重量会塌陷堕入更深的黑暗啊,你害怕发现无法逃脱的真相啊,你甚至害怕真实的外面的世界呢。

对男主来说,真实的世界很糟糕啊,所有的朋友都比你优秀,没有社会地位没有固定女友,就连钟爱了十四年的初恋也背叛了自己,地球就算是只有一百人的村子也被遗弃在底层的你,至今将这一切当做幻觉的你很糟糕;被两个不善的兄贵痛揍到丧失了意志和尊严的你,被车撞的翻滚起来体验到濒死的你,不在乎身体疼痛的你,对死亡没有实感的你,想把这一切也归于错觉和幻想的你也很糟糕啊。

所以空气现身了。她戴着初恋十三岁的模样将你从死神的一刎中救了出来,照料了身受重伤的你,为你受上司冷漠对待的遭遇鸣不平,为你用空气笔在空气笔记本上记录着既能夺回初恋又能成为成功社会人的方法。空气确确实实存在,但“空气”才是真正的幻觉啊,空气的少女模样是不存在的,空气被你看到、听到、触摸到都是假的。

《大般若经》有言:“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
乍一看,说的好像是男主田中翔参悟妙明真心,一切的一切皆是幻象。
实则不然。
在佛教中,“法”指的是现象、事物,并非法则、道义,“无”也并非是不存在,是指“法”的本质是空。就好比一张空纸,无法解读其中的含义,但不能否定它的存在。一张空纸尚且如此,那些确切令我们痛苦、悲伤、忧愁的如何能是不存在的呢。田中想将周围的一切都否定,将自身体会到的一切也否定,将自己作为人的特质也否决。

但空气是男主的求生欲,不仅仅是活着的欲望,更是男主的五欲六尘,是男主作为人对情感对尊严的诉求。
所以空气与田中的初次见面就说她一直躲在暗处袖手旁观,与他告别时也是说该隐居幕后了,她不是凭空出现凭空消失的存在。
所以空气长的像初恋,说话和田中一样结巴。她既是田中情感的寄托,也是田中对欲望的不确定渴求,她不自信,也很世俗。
所以和小梢去了高级饭店见面接着醉意触碰了她的手,她并不讨厌,于是在桌子底下藏着的空气的浓度也几乎和实体差不多了。
所以空气不见后,和小梢同居的日子里,听着小梢痛苦的往事本想将此又归于幻觉和妄想的田中却承认自己弄错了,承认被小梢握住的触感不是幻觉和妄想。

对空气的认知与解说海猫沢めろん有不同,他认为空气是田中把“一切事物都当做幻觉的这一认识”的象征。他的这一看法最开始我是被他说服了的,但空气还有着“羞于在田中面前触碰东西”这一设定,既然空气决定反击田中,为什么要羞于触碰东西呢,东西绝不是幻觉啊。
是的,就算正如上文所说,但是这一设定能证明我的看法更加靠近真实吗?为此我苦恼了很久,又重读了一遍原著,得到了能证实“空气是田中的求生欲”这一观点的结论——
田中是一位更希望凭借自己的精神力变得更加强大的人。

田中小时候用蜗牛向曾经欺负自己的人复仇,这一方式被初恋否定了。从此他开始更倾向于自己。
田中在高中过于激动脱光了上半身弹起了空气吉他。这把空气吉他是另一个“空气”,他开始表达自己的感情,尽管结果很糟糕。
田中与伊藤一起播种的“西红柿”快要收获盈利时,田中说不要了。
田中和小梢同居时曾想利用她来回归社会,可面对小梢全身赤裸的诱惑时忍耐着身体被玩弄。
田中很认真地翻阅了峰岸先生所著的《恋爱禅道指南》和《恋爱禅道指南改订版》。

那么然后呢?作为田中欲望的空气在现身之后又退居幕后又是为什么呢?
在空气现身之前,田中与初恋十四年间未有音信往来,田中擅自将这理解为未婚夫妇之间都是距离产生美的。而在空气隐去后,田中独自踏上了归乡的旅程,与家人过了一晚年夜,在巴士站偶遇了初恋,巴士到来后选择了走上巴士去往机场的田中与自己的天使和恋情做了迟来的告别。

其实现实还是一样糟糕啊,没有迎来稳定安逸的生活,没有夺回自己的初恋,可在某一处,真的发生了改变,田中再也不把一切事物当做幻觉了,他正视了这段早就结束的恋爱,并且与恋情告别。
软弱又爱逞强的田中先生,今后一步一步,活在残酷悲戚的现实中。
Tags: 书籍
#1 - 2017-9-10 04:34
(在里物中追寻剧情,在表物中构思本子展开的家伙 ...)
这个世界上有看不见的怪物存在——
望着悲伤的深渊的时候
被逼到绝望的悬崖尽头的时候
怪物就把嘴大大地张开了
把那张吞食人类的嘴张开了

「我一直...在等着...某个人...的」
「等着那个可以温柔地...抱紧受伤的我的那个人...」
「等着那个对我说 我可以活下去的那个人...」
「你难道不也是这样的吗!?」

故事还没有结束
布满伤痕的吉他就是狂舞着的刀
被抽掉棉絮的毛绒玩具就是强力的召唤兽
在怪物横行的这片大地上
只属于两人的冒险开始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 雨がっぱ少女群 《あったかく、して。》这本其中名为《太古の森》的短篇里的桥段,虽然扮演了“求生欲”角色的并非空气,而是受伤的两人彼此就是了。不过表现的状态也算是异曲同工吧,被逼到悬崖边总是会不顾一切想要抓住根救命稻草的,而像这种不同于空气那样会消失、可以一直互相扶持着走下去的同伴,只要有他/她在就还能继续坚持下去的桥段,私心还是要偏爱些的,毕竟更理想化啊...
#1-1 - 2017-9-12 22:00
菓菓子
有机会拜读一下。因为田中先生至始至终没有可以扶持的同伴,所以也只能看清现实努力活着了。不过以田中的性格会有同伴也是件很奇怪的事,达成了理想桥段反倒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1-2 - 2017-9-12 22:04
工口卿
菓菓子 说: 有机会拜读一下。因为田中先生至始至终没有可以扶持的同伴,所以也只能看清现实努力活着了。不过以田中的性格会有同伴也是件很奇怪的事,达成了理想桥段反倒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自己解开心结本身也算是理想的结局了,不也挺好吗(bgm81)
#1-3 - 2017-9-12 22:05
菓菓子
工口猎人 说: 解开心结本身也算是理想的结局了,不也挺好吗
是的呐~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