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8 23:39 /
  2016年2月发在翼梦集中讨论楼的感想
  那会儿沉迷得厉害,在微博发感想和猜想都有点刷屏了,之后一不小心码了几千字的小论文。可惜入坑太晚,都没人讨论了。一时心血来潮把这篇复制过来。隔了那么多个月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现在再被提问很可能答不出来orz。
  这里剪掉一些主观喜好方面的感想(例如抱怨某些线路没什么有用信息或者戳我雷点,嫌弃女主 Alice 人设变得流于俗套,看见Jericho就心酸、想给他送终等等)。
  虽然两个游戏我都标了“玩过”,但实际上的进度是:上部 Jericho 线全部,Blood 线一半,所有 Lost End;下部 Ace、Julius、Nightmare 线全部,所有 Lost End,所有 Caucus Game 和怼 Joker 的剧情。其他纯恋爱、没啥信息量的线路就不想碰了……(其实我的心态在心国中期就已经变成「口説きはいい、情報よこせ」了233。)

  关于有用情报的分布:上部主要在于主线共通剧情、Jericho 线、众多 Lost End 中,帽子屋一家和黑兔那里好像没什么情报(有漏网之鱼的话恳请告知);下部集中于 Ace 线,Nightmare 线只有一条“梦魔曾经是外来者→很可能所有役持ち都曾经是外来者”,Julius 线的东西全是 Ace 线里讲过的。


  一、Ace线感想

  子安在 cv comment 里直言:“我本来很讨厌 Ace,配完这部之后,觉得他可能比 Julius 还招我喜欢。”简单来说就是黑转粉。
  
  Ace 线真的不愧是镜国的精华。

  非最初那个人不要、恋旧的玩家,应该会对 Ace 线纠结的议题很有共鸣。
  最初那个引路人 Julius 还没死的时候,少年 Ace 虽然知道他是“死人”,还是天真地宣称自己会保护 Julius 到底,当然还是没能成功阻挡必然的命运。看着 Julius 的尸体,深受打击,绝望之中脑袋空空的,抓住 Joker 那根明显有坑的救命稻草。他没深想,只是想不择手段地让 Julius 留下来,没有考虑到“轴”的问题。
  结果最特别的 Julius 依然救不回来,面前只有一堆“复制品”(这说法不准确,但就是这个心态,外形性格一模一样,但就不是拥有共同回忆的那个特别的人)。最初的救赎目的没达到,反倒连累了其他轴的 Julius,让他们失去了死的权利。
  Julius 那性格,估计对生死没什么特别偏好倾向,既来之则安之。就算直接去问他想不想离开时计屋这个位置、重获可死之身,估计也没个准信儿。

  “当你以为某个人可以由另一个轴的同一个人替代时,从此就要开始陷入迷惘了。”(跟原话可能有出入,大概就这意思。)
  Ace 知道是自己无视了 Julius 的意愿,一厢情愿地把他强行留下来,让他变成 Joker 那样的老不死,结果不伦不类的——自己可能做了无可挽回的错误选择。
  看见替代品时会糟心,但完全没了自己又承受不了,于是又不能觉得自己100%做错了。他不能达观地承认、接受那个特别的 Julius 已经死了、完全离自己而去的事实;又做不了100%的笨蛋,将所有轴的 Julius 看成完全一样的存在。
  于是过程中我总是忍不住去琢磨,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俩在所有轴上消失、获得解脱,这样半吊子地拖下去没完没了,挺作孽的。(心情上是想帮他们,实质上是杀掉他们。这么想的我也是自以为是、一厢情愿吧。)

  有时忍不住想骂 Ace 是个笨蛋:去征求 Julius 的意见啊?!(尽管不见得能得到答案)而且为什么不想想,为什么上一代处刑人和时计屋能卸任?
  少年 Ace 爆气斩杀上一代处刑人之后,Joker 跳出来说:托你的福我手上没人用了(上一代处刑人跟Joker不一样,还没有成为完全体,被杀就会死),你得负起责任去接任处刑人。
  然后我猜想:很多轴上的 Ace 还没有成为处刑人,把已经成为处刑人的 Ace 全部杀掉,是不是 Ace 就能卸任,恢复能死之身呢?
  不过就算这个猜想行得通,对 Julius 也有可能为时已晚——Julius 不像 Ace 那样去屏蔽其他轴上自己的“共感”,拖了那么久,剩余数量不多的 Julius 可能已经全部成为时计屋了,杀光就成 Joker 那样了。
  后来再想,这么做只会加速变成 Joker 那样的“僵尸”。Joker 说“没人用了”,并不是说上一代处刑人死光了,而是他执行公务居然会反杀,弱爆了,不合格,不能再用,即手上没有够格的处刑人能用。
  于是,若想摆脱不死结局,重点是能找到继任人——业务能力过关,而且对 Joker 来说继任人要比现任更有看头。
  怎么找继任人呢?一是从无颜者里挑,无颜者没啥特征,大海捞针,好难挑;二是拉外来者进来,性格能力匹不匹配是个问题,拉人难度也是个问题,但辨别出来的希望比前者高,进来之后也能有针对性地进行培训。(忍不住想起某个阴谋论:这些役持ち百般照顾 Alice 是为了让她入坑,然后自己就有机会出坑了。)
  总之我觉得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感情方面……Ace 和 Alice,就是两个想不开的人抱在一起沉沦。


  二、方片国的其他琐碎感想

  1、一口气补完上下两作的所有 Lost Ticket 结局,上部的意境和内涵引人深思,完胜下部,而下部只有“三人滑冰”结局是跟上部一个水准的,Ace 和 Julius 相关的还行,Joker 那些就有为BE而BE的感觉。

  2、大 Ace 斩杀上一代处刑人的时候是不是役持?
  方片国的中小 Ace 没上任也被算作持役,是因为所有轴的 Ace 被认定为持役(即使已经上任的可能只有我们熟知的那一位),他们成为“注定成为持役的人”。
  第一个成为处刑人的 Ace 是我们熟知的那一位大 Ace,但第一个成为红心骑士的是不是他?(心国那时的印象是,他当骑士当得不爽,想靠兼职处刑人好被女王撤职;草国女王说骑士这位子是梦魔给的;但小丑国开始好像处刑人占主要地位,听说是为了摆脱处刑人职位才去当的红心骑士,但这个说法我没看到原文←这几点是我记不清的,求解答。)
  如果在我们认识的大Ace 成为处刑人之前,已经有另一个轴的 Ace 成为红心骑士,那大Ace 对战上一代处刑人的时候也是役持ち,那就不是无颜者爆气反杀处刑人了——堂堂处刑人被无颜者反杀简直奇耻大辱。

  3、黑色王座END,Alice 被 黑Joker 弄得失去意识那时响起的玻璃碎裂音效,跟命名音效一模一样,阴谋论一下——从心国开始,每新跑一条线就是被 黑Joker 重启了一次!
  各续作的初期设定是“Alice 跟所有役持ち都是朋友关系”,一般来说这是为了方便写恋爱剧情(婚后生活好难写啦),但从作品内设定来说,也许是她从心国开始就跑过所有线了,彼此没有留下恋爱剧情的记忆,但都留有亲近感(后期作品也常常出现 Alice 纳闷“奇怪了,我明明没见过,却微妙地记得有这么个设定”,但一尝试去考虑就脑袋模糊的剧情)。
  OMG,那 Alice 至少 loop 过上百次啊!(BE要算,重复跑一条线也得算。)
  看来肉心脏演化成时钟心脏相当费时间啊→_→。


  三、对于【所有役持ち都曾经是外来者】的看法和推测
  (Vivaldi 那种人为捏造出来的存在不算在内)

  一开始听说这个设定时,我是拒绝的。
  反感得不得了:怎么跟黑篮似的,一开始觉得 ZONE 是青峰和火神这种类型的专用技能,后来全世界都会开 ZONE 了啊?!!
  明明心国那时所有人都表示:“哇,我活这么久第一次看见外来者耶!”他们曾经是外来者的话,怎么可能不记得自己有过享受主角光环的时期?也没有哪个役持ち记得另一个役持ち曾经是外来者。
  (现实角度上讲,大概是QR做心国时没想到爱丽丝能成为招牌系列作,当时没想把世界观搞这么大,后来想用这个IP多出几作才新增那么多层设定。)

  后来玩到镜国序章的时候,我成功说服自己了。

  因为有不同轴的存在,记忆不共通,又老是分散搬迁,加上大家都活太久记忆模糊了(在危险的意义上生活太丰富多彩了,也因为时间无限而变得无聊,可能就这样活了几千几万年),他们真的没见过其他役持ち作为外来者的时期。

  如果外来者没有回家(心国真相END),也没有中途死亡(各种死亡END),必然被强制转换多次世界线,逐渐同化成住人,肉心脏演变成时钟心脏。

  把“轮”想象成一个星系吧,有公转和自转,通常“搬迁”是顺时针公转,但 Alice 飞去“过去”的方片国是罕见的逆时针方向(我觉得这是外来者特殊待遇,调教外来者的战术步骤)。
  心国轴上的10位熟人役持ち跟着 Alice 一起飞去了草国轴。不留下那么多熟人的话,Alice 可能因为适应不了哭着要回原来的世界,毕竟这时 Alice 只经历过一个轴。
  到方片国那时,已经经历过3~6个轴,适应力强很多,关键是 Alice 已经完全不打算回去原来的世界了,于是可以开始加速了——把她弹去没人认识的方片国。
  要是以后还能出黑桃国,估计也是这样,把她再次弹去没人认识的轴上——可以是更加久远的“过去”,也可以是很久之后的“未来”。
  总之只要还有当地人认出、记住 Alice 是外来者,Alice 必然会被继续弹去没人认识的地方,直到同化到连领主级的役持ち都看不出她是外来者的程度(基本同化完成)。估计到黑桃国前期,Alice 已经具备相当战斗力、没多少外来者气息了。

  换言之,无论 Alice 跟谁好上了,都要被强行拆散【x
  认识的外来者必然被强行弹走、永不再见,被留下的役持ち痛不痛苦根本无关紧要。跟恋人分离后会想自杀的役持ち很多(例如那群耳朵长头顶上的),但从管理方的角度想真的无所谓,死了大不了换人呗。

  由于外来者极其稀有,等他们遇到下一个外来者时,已经活太久完全忘记了之前的外来者。至少 Alice 接触的那群人中,没有谁对过去的某个外来者念念不忘。
  外来者为什么稀有?因为那个世界的人基本对其他世界的人没兴趣(Alice 对午后3点执念太强才引起白兔注意),而且拉人难度很高(Gowland 线说两个世界相交的一瞬间很不好捕捉)。

  总之就这样造成了“基本不会有人见过1名以上外来者”的局面。

  这个设想出来之后,看那些恋爱剧情都会产生一种空虚的感觉——唉,反正过没多久都是要被拆的。感情越好,伤得越深,算了吧。
  只有2个特例:有能力穿梭不同世界线来见 Alice 的 Nightmare 和处刑人 Ace。(什么?你说Joker?淦,一见到他我就想用加特林机枪把他轰成马蜂窝!)
  前面说过 Nightmare 这人看得太开、执念不深,总感觉就算选了他也持续不了太久,淡化得太快。
  之前我是 Ace 黑:这人太危险,又不听人话,一被说中就要砍人,无法劝说,更无法掌控。但想到这里,反而觉得 Ace 成了最令人放心的一位——只有他会永远追着 Alice,陪她走下去,不会彻底离开。(尽管是一起堕落。)把自己代入 Alice 的话,我大概会这么想:我的命是你的了,我等着你在遥远将来的某一天来取。

  走童话原作路线的话,Alice 最后会成为女王(黑Joker希望她成为众役持ち的王;FD双子国的双蛋也千方百计软磨硬泡地逼她坐上“王位”,真坐上去的话不知会不会变成缺乏清醒意识的时钟轴心,人柱爱丽丝啥的ry),达成所谓 True End,那应该没跟任何人结成类似恋人的关系。

  由于QR倒闭,我们没办法在黑桃国里看到 Alice 的最终结局,只能靠自己脑补了(bgm38)


  四、自个儿瞎脑补的黑桃国设定
  这个环节纯粹自娱自乐。反正猜得再离谱也没本家出来打脸了(bgm38)

  主线肯定是说Alice彻底同化成那个世界的人了,3个方向:
  1、成为无颜者(方片国Joker BE里都玩过几次了,没劲);
  2、成为役持ち(童话原著里成了女王,身边有红后白后;也可以顶替其他役持,例如红女王就希望她接手这个位置);
  3、两边都不是,纯属活祭品,成了“系统”的食粮(这么搞的话不好解释)。应该也有作死被打死的死亡BE。

  肯定会飞到别的轴去。不确定白女王和渡渡鸟会不会陪着一起飞,可能性不高(其他人更不可能),毕竟Alice去到黑桃国还有老熟人始终罩着的话不好逼她面对残酷事实。
  情节上必须出场的人物:熟识的大Ace,大青虫,双Joker,都是能跨轴的管理方人物;2个新役持(凑够24人);红女王,白兔,白女王,黑兔(领土问题,必须跟着白女王出现),这4位可能并不认识 Alice。
  剩下3个空位的备选人物:时计屋(哪个轴都可以),黑桃轴的Ace(红心骑士,但有可能被处刑人Ace杀了),大蛋小蛋,渡渡鸟(有的话他死定了)。
  (白兔、大青虫、双Joker这几个带Alice入坑的必须见证到最后,Julius虽然没有从中作梗但可能留下来见证比较好?突然想到一个很爆炸的展开:所有轴的Julius死绝了,然后Ace必然暴走,但这个很难处理。)
  再说下出来对剧情无益的人:帽子屋一家的价值早被榨干了,最多给 Blood 的姐弟孽缘做个了断,但人数已爆;游乐园组没什么料,风格也跟终章走向不合;Gray和心国草国以外的青虫,能写的情节在草国和方片国应该用完了,主线有大青虫,留这两个更是多余。

  惯例每作明面上4个阵营,除了红白两城还剩2个。第3个领地名字包含黑桃,有1~2名新役持。不确定的是第4个,新地标的话就是新役持或双蛋,旧地标就是时钟塔/美术馆(美术馆的话不确定方片国Julius会不会跟着过来)。
  关于黑桃轴的时间背景:为了给 Alice 带来足够的精神冲击力,要么比方片国早很多,要么比草国晚很多。第一次猜想觉得大家老气横秋的更好、倾向于后者,现在又突然觉得也许前者比较有搞头:过去的白兔、不太认命的渡渡鸟(人性呢)、不负黑桃之名充满死亡气息和王霸之气却很破罐子破摔的死人界老前辈……

  不过讲真……主线都这情况了,恋爱挺不好谈的,非要谈的话分分钟变爱憎剧(分线BE大量发生?),按以前每人1~N个恋爱结局的模式应该不合适了吧,应该TE为主其他为辅了。
  结果按我的口味去想故事,完全不能当乙女恋爱游戏来卖了,甜蜜情话基本没有,完全就是找虐的爱憎剧+悲剧。要被刷差评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