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7-14 18:22 /
     “爸爸也画像《进击的巨人》这样有趣的漫画就好了”
      正值巨人大热的时候,弐瓶勉的女儿对画过将近十年硬派科幻漫画的父亲这么说道,泪流满面的二饼脸在推特上发了这句话,像是在求安慰,又像是在自嘲。那个时候二饼的希骑大概画到突入正篇之处。
      初看希骑时我其实是相当不满的,这部漫画宣传上号称“正道SF”,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从noise,blame!,biomega,abara,再到blame!2和各种短篇,弐瓶勉都没有让我失望过。然而希骑不一样,除去一些似曾相识的设定名称,场景风格,描绘变形的技法,我很难再找到二饼当年的影子。画风依然恢宏,但过去的粗线条不再有了,二饼黑白漫画的水准好像从abara的巅峰忽然跳到了不同于当初金刚狼同人的另一个谷底。剧情方面,龙傲天还是那个龙傲天,但他开后宫了;我以为,正统的战舰系SF早已因着机战而消亡,可二饼这次的正统战舰设定与不正统的机战设定,好像两方都讨好;blame,biomega那样的公路式而对白寥寥的剧情发展方式,变成了日常,后宫,打怪兽的循环。哦,原来正道是大众化的意思。
        说二饼是硬派科幻漫画家,看过他的早期作品的读者大多都会同意,当然这用的不是科幻小说中硬科幻与软科幻的”二分法”(虽然硬要说的话,二饼一直是属于软科幻的)。贰瓶勉的漫画题材有反乌托邦,外星生物入侵,宇宙漂流,外星殖民,地外病毒,星球重构,网络移民,网络崩坏和复原等等。硬汉,废土,斗争,孤独,灰暗,只用主角的三言两语和毫无冗余的情节诠释。我印象最深的一段当属blame!中雾亥落入时空错乱的东亚重工动力炉,Cibo找到他时只说了一句话,“我已经等了你十年了”,用烂了的台词,放对地方,简单的一句就足够让人动容。最值得一提的是二饼的世界观,二饼从不在这方面多费口舌,可是读者看完整部漫画后会发现他在这一方面简直是做绝了,就如blame!和biomega的世界观,真要细讲起来怕是两三千字也不够用。相比起来,我最反感的就是那些无能的漫画家,简单地捏一个末日式的世界观,先留下一点空白方便后期大改或者直接扭转剧情,然后告诉读者“我们来探讨人性”。类比任何书评,影评,漫评,只要在开头结尾或段首段末出现“探讨人性”四个字,我就会严重地怀疑文章作者的水平(如果再出“哈姆雷特”四个字,我就不会再读下去,当然,通常这个时候文章也就结束了)在blame!,biomega,abara二饼冷不防地向读者丢出一个末日后重构的世界观,而这当中的许多角色竟不知有末日。二饼借一个仿佛杂乱地拼凑起来的世界给人以历史的厚重感,在发展主线的时候同时描绘真正的“众生相”让读者自行思考。这就是二饼的硬派风格,也是过去的二饼能够被称为大师的原因。
        顺带说一个题外话,二饼本身也是个很硬派的人,他在blame and so on中提到一件事,他创作blame!的时候不知为何指骨骨折,起初竟不自觉,后来知道了,认为没什么,大概也会不自觉地好起来吧,于是继续创作,数星期后真的自行痊愈了,方才觉得惊讶。只不过最后得了腱鞘炎xsk
        回到希骑。有人认为这部漫画的剧情是对过去所做设定的补全。这种说法其实十分荒唐,因为整个时间线根本对不上,何况直到完结也没有一样设定被“补全”。最近新作人形之国出来了,又有人认为希骑是前传。不管怎样,希骑和以前的作品没有太大的联系,最多算风格上的转折点吧。
        在希骑当中二饼的文字失去了那点古龙风,所以在继卫改二初阵时解说竟然几乎占了一整页。希骑的对白越来越多,为什么会这样?首先机战的解说是必须的,其次希骑不同于以前的作品,故事不再单线发展。特别是到后半部,有对多线路故事的叙述和整和能力的要求。而这一方面,二饼还不够成熟,希骑高潮部分的中途主线人物根本不足,于是他不知从何处搬出一个名为稻汰郎的角色填补谷风掉线的空缺。另外希骑结尾的boss战相当随意,远不及红天蛾的最后一战振奋人心。以及童话故事般的Happy End略显俗套,牵强。
        对比以往作品,希骑最明显的不同体现在画风上。严格来说,希骑没有用到新的画法,只不过是二饼发现了自己独特的打稿技巧的新用法。由于伤病二饼不得不放弃了以前涂色的方法,加之他本人不喜欢也不擅长贴网点,最终导致画风走向了这个风格。并不是这种画法不好,它至少可以方便二饼笔下的角色向萌系发展,但是画出来的场景的恢宏感远不及blame!,更别提biomega了。希骑里面没有硅基生物,复物主这样另人眼前一亮的角色造型,紬的形象相比于abara的黑奇居子并没有大改。红天蛾也颇似blame!里的高级安警。横向对比所有作品中的人物设定,可以发现希骑的风格确实软了不少。
        关于后宫,这也是很多读者吐槽的一点。开后宫其实是处理人物关系最简单粗暴的办法之一。还有一种便是直接设定硬汉形象。二饼有一部叫做dead heads的短篇可以很好的说明后者,硬汉不是帅到没朋友,而是人物关系很松散,这就让作者有了直接省略那些厘清人物脉络和铺垫感情的桥段的特权。同样地,雾亥算是安全警卫,但又不全是,算是属于统治局,但又是编制外,这是另一个硬汉的例子。我不知道二饼为何会先后走硬汉和后宫这两种极端。也许这意味着小众向漫画家终于向大众屈服。不过换一种角度,如果希骑不开后宫会怎样?抛开过去的作品和结局不谈,希骑的故事背景还是相当严肃的,这种条件下让二饼来处理,想必希骑不会如此大众化。也就是说后宫最终成为了一种调味剂。虽是如此,二饼的调味剂也不太甜,某种角度看确实体现了二饼的“重口味”。双性人伊札那与变性人绿川缬,复制人,人工生命体,人形奇居子,我从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后宫阵营。简单地说,如果读者是后宫题材的爱好者,希骑应该足够让人眼前一亮。
        最近看到二饼透露说自己患上了不能看过去的作品的病。不知道这是对旧作的赞扬还是批评,应该后者的可能性会大点吧。我个人还是更喜欢旧作的,不过我想人形之国告诉我的唯一一点就是这个叫弐瓶勉的漫画家已经彻底转型了。
        其实这个转型也算一件好事,希骑连载后,千值练开始推出东亚重工合成人间系列,并且件件售罄。希骑让很多对老漫画不感兴趣的人开始关注贰瓶勉的旧作,如今blame!和abara漫画已再版,并且传来了blame!电影化的好消息,还真是“我已经等了你十年以上了”啊。
       希德尼娅这部作品没有一个明确的中心思想,也不存在可以深挖的东西,所以没打算往这两方面去写。希德尼娅我给九星,是因为它确实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作品以至于让我重温了两遍。而弐瓶勉的任何旧作如果我要打,那都会是十分,因为我显然已经失去了公正地评价这些作品的能力。
       总之,十分期待人形之国的后续,以及未来那个不太硬的二饼脸。
Tags: 书籍 动画
#1 - 2016-9-18 13:01
确实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作品+1,早亡的星白太令人魂牵梦绕了
#2 - 2016-10-20 06:16
神TM后宫开的最奇葩的男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