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21-11-22 17:12
東雲閑 (横剑听雨风吹去,无上清凉花满席。)
因为正在学编剧,所以比较好奇。

在我看来许多童话故事的想象力要更加丰富,比许多现代故事要更有意思。只是故事编织上比较单纯,没有特别多的符号去支撑某种固定的体验,也不会有特别离奇转折。

从文字角度说,童话故事需要很大的脑洞支撑,因为描写干涸而抽象,甚至是让人觉得稀薄,都是很常见的情况。尤其是那些加入了作者个人思考的故事,例如《银河铁道之夜》甚至会显得晦涩难懂,所以不好看也是正常。

P.S.) 改编作品和原作是根本不同的两个东西,不过只有拥有相关知识的人才能区别对待。所以原作党和新作党之间有冲突也很正常,媒介类型之间无法互通实在是太正常了。
#2 - 2021-11-23 02:21
(家に帰るまでが遠足です)
戴着脚镣的舞者跳起来只会把观众抽的头破血流。
#2-1 - 2021-11-23 02:29
東雲閑
啥是镣铐呢?而且本来“给小孩看的”基本就是个偏见了……
#2-2 - 2021-11-23 02:45
夏日勘探者
東雲閑 说: 啥是镣铐呢?而且本来“给小孩看的”基本就是个偏见了……
不给小孩看无以为
至于为这个迷思而布下的限制不一而足,建议参考各地映伦。
#2-3 - 2021-11-23 03:29
根号二二二二二
東雲閑 说: 啥是镣铐呢?而且本来“给小孩看的”基本就是个偏见了……
话不要随便说,童话的第一受众就是孩子。
#2-4 - 2021-11-23 21:20
東雲閑
根号二二二二二 说: 话不要随便说,童话的第一受众就是孩子。
是角度不同。
#2-5 - 2021-11-25 16:13
心的神话
根号二二二二二 说: 话不要随便说,童话的第一受众就是孩子。
童话与儿童文学可以是两种概念,前者比如成人向的《红猪》,后者比如《龙猫》,也比如某一些面向孩童而无关梦幻的德育作品。
很多时候我们不喜价值观或矛盾设置偏“简单”的那类儿童文学,这只是在区分作品是否符合自己需求,而非想要站在评价的立场上指点什么。
当然更习惯于补番的我此时还不清楚《国王排名》该归入哪一类,甚至是否存在不能以童话解释的缺陷,只不过一直在观望着它,为判断它是否适合自己而点进这栋楼。
#3 - 2021-11-23 03:28
(你将遇到的不幸,是你所蹉跎时间的报应 ...)
想象力与脑洞本就不是童话的独有,绝大多数动画都可以套用这两个词,你这两点表述有点意义不明;表达清晰,主题爽朗,结构简单才是。
#3-1 - 2021-11-23 21:19
東雲閑
比较成功的作品都具备这种特征吧。
#4 - 2021-11-23 13:21
我们是在讨论包括文学在内的文艺作品,还是单纯讨论影视作品里的童话?
#4-1 - 2021-11-23 21:17
東雲閑
都算。
#4-2 - 2021-11-23 22:16
ママノサカナ
東雲閑 说: 都算。
那谈论起来就比较复杂了。童话故事中有具有“古昔故事集”属性的“旧”童话,比如说我们耳熟能详的《格林童话》,也有现代故事背景下的创作的童话(有时候是根据自身经历为背景),比如说你提到的《银河铁道之夜》(银河铁道之夜本身又因为是遗稿所以又具有另一种特殊性),或者是《小王子(Le Petit Prince)》等……
如果谈到这类儿童文艺作品让人容易感到“平庸”——虽然我并不这么认为,原因大概有两个,一个是出场人物少。人物少,故事的表层结构自然就会变的容易理解。另一个是对于说教式的赞美美德和现实生活中实践所遇到的问题间的鸿沟,让人会觉得、或者假装、潜意识地把它排除在“高级审美”之外。认为欣赏“虚假的美德”是一件比较幼稚的事情。
不过如果从成人的角度去解构、或者说还原童话故事,才会发现很多惊悚离奇的事情。比如说《白雪公主》中继母被迫穿铁靴在滚烫的地板中跳舞至死是否暗射了当时欧洲风靡一时的“Witch Hunting”……比如说《灰姑娘》里为了荣华富贵削骨穿鞋的恐怖景象。
我们甚至还可以来讨论过去的童话和现代童话之间,审丑审恶的角度和力度为何会变得如此不同。
#4-3 - 2021-11-24 01:06
東雲閑
ママノサカナ 说: 那谈论起来就比较复杂了。童话故事中有具有“古昔故事集”属性的“旧”童话,比如说我们耳熟能详的《格林童话》,也有现代故事背景下的创作的童话(有时候是根据自身经历为背景),比如说你提到的《银河铁道之夜》(...
解惑了!其实那些奇怪的评论就是找个借口说不喜欢!以及证明“我长大了”!
#4-4 - 2021-11-24 01:32
ママノサカナ
東雲閑 说: 解惑了!其实那些奇怪的评论就是找个借口说不喜欢!以及证明“我长大了”!
确实有一部分观众会有这种倾向或想法。具体的判断要交给你自己了。
我还是要多提醒一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啊。说教式的赞美本身确实是让人厌烦的。就像没人喜欢不断地听大道理一样,也像大家厌恶故事会式鸡汤一样。
所以要看作品本身和评论者本身的阅读能力。
#5 - 2021-11-23 22:23
(超神作是啥?)
没深度、浅显易懂等词是黑一部片的万能公式(bgm25)
#5-1 - 2021-11-24 01:06
東雲閑
确实是哦!
#6 - 2021-11-24 01:18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主要是因为童话的套路比较简单,很容易被人猜到后续发展。因此童话必须在寓意或者其他表现手法上做突破,比如以图纸呈现的绘本就要求画面张力和视觉冲击,以文字呈现的寓言故事就要求寓意深远富有可读性,以动画呈现的童话则往往在视听表现力上有所创新。
#7 - 2021-11-24 23:17
(都是演技,Fire Punch!)
现代的童话故事为教育服务,可不追求什么想象力和脑洞,更不追求什么思想性,时间离我们越近越明显。“旧”童话是另一种东西,现在作为童话出版几乎都要删改的。
符合眼下标准的,不会被投诉的童话故事,先扣个平庸的帽子其实也不是太过分。
#8 - 2021-11-25 20:10
人紅是非多
我希望這片之後的動畫改編能做的更好,改掉原作不好的東西
各種德不配位的言論有點噁心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