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21-7-22 17:32
狼.辛 (事不关己一身轻)
所有的内容,比如可以杀人的国度、能知晓他人想法的国度,都只是一个假设。仅仅通过假设虚假内容的走向来证明现实的道理,没有半点的说服力。其实这些只能看做是作者的思想输出,把它当做哲学小故事来看可能并不妥当。
可是后来想了想,大多数的故事类的作品,不都是虚构站大部分吗,为什么到了这部片就有了这种感觉?我在想是否是因为该作品的部分观点和剧情走向与我所想的不同。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其他的作品之所以给人以醍醐灌顶之感,是否是因为它们的主旨与我们的想法相吻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所谓的看片就是在让其他人把我们的想法印证一遍呢?
所以现在想问各位的一点是,看作品到底是在看什么呢,从中的获得到底又是源于什么呢?这并不仅仅局限于动画,任何表现形式都行,不管是电影还是音乐,亦或是画作。
#2 - 2021-7-22 22:03
(xsb弃坑,善恶相杀。)
1.是不是假设并不重要,现代科学和许多书本上的东西都是建立在假设上的。重要的是是逻辑上能说通,能用来解析一些实际问题。
2.大多数的故事类的作品是情节制上的,并没有内涵。例如鬼灭之刃。突出的是情感而非逻辑。
3.许多理论,没有明确说出来,和处于模糊状态还是不同的
4.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人无法跨越世界的界限去获得世界之外的东西。但可以架个梯子爬的稍微高一点,看到些微不同的风景。
5.推荐一部叫《螺丝钉人》的动画吧。可以回答许多问题。
#2-1 - 2021-7-23 18:25
狼.辛
恩,同意你说的“解析一些实际问题”中的“解析”一词
#3 - 2021-7-22 23:16
(当你长大,会成为绝望者、失败者与被诅咒者的拯救者吗? . ...)
和考完试对答案没啥区别:
有些人发现自己的答案和多数结果一致后就觉得自己做对了;
有些人认为自己写的是正确答案,对答案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嘲笑做错的人;
有些人在意的是解题思路,就算自己做对了下一次是不是会掉进类似陷阱里;
等等。

“仅仅通过假设虚假内容的走向来证明现实的道理,没有半点的说服力”——
一句话,杀死了所有的“寓言”。
#4 - 2021-7-23 18:24
(事不关己一身轻)
总是避免不了这么想(bgm43),总是会感觉,如果故事走向换成另外一个,那么原剧情所揭示的道理是否就不成立了。就像上面有位提到的寓言也是,总是感觉龟兔赛跑是把一个道理更生动地表达出来,但如果拿其作为论据,往往缺乏说服力。
可是,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往往会拿一个寓言当做说服他人的论据。
就比如,某人人会教育某某人说,你看看龟兔赛跑,自大往往就是没有好下场。自大往往无好下场这个道理是被大多数人所接受的,但是拿这个作为理由来说服他人却显得有些无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问“是否所谓的看片就是在让其他人把我们的想法印证一遍?”
#4-1 - 2021-7-23 18:33
非実在自闭哥
根据获得的线索,有时确实会获得完全不同的答案。
所以经常讲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即使是正确的想说服别人也是很困难的事。很多时候这些东西都是用来说服自己。也没必要太过追求正确,但这也不是停止思考的理由。
#4-2 - 2021-7-23 19:45
狼.辛
非実在自闭哥 说: 根据获得的线索,有时确实会获得完全不同的答案。
所以经常讲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即使是正确的想说服别人也是很困难的事。很多时候这些东西都是用来说服自己。也没必要太过追求正确,但这也不是停止思考的理由。
恩,确实。很多时候这些带来的是个人的思考。
#5 - 2021-7-23 19:12
与其说是虚构,我倒是更倾向于“可能性”。故事提供的只是一种可能存在的世界里作者自身的解答,作为读者的我们完全可以提出另一种解决的方式,但这并不影响作者给予了我们启发这一事实。说到底,故事提供的是一种思路,而非结果。与读者完全一致的思路是不存在的,反之亦然。读者在故事中要扮演的角色不是观众,而是主角。至于龟兔赛跑之类家喻户晓的寓言,已经不能视作单纯的故事,而是应以一种人类群体的共同记忆的角度来看待。
#5-1 - 2021-7-23 19:48
狼.辛
恩,我想我可能是有点先入为主了,就像你说的,“作者自身的解答”。
#6 - 2021-7-23 19:57
看了十几卷小说,感觉作者真的没想那么多,写的很随意的(故弄玄虚(bgm38)
#7 - 2021-7-24 07:40
(斯尔兰荣光不朽!)
故事是目的,不是手段。故事仅仅只是故事,任何感悟都是读者在对作品的“再诠释”中诞生的。也就是说,作品的感悟来自读者。
你觉得看片只是让“其它人”把你的想法验证一遍,但其实你从看片中获得的感悟是受你已有想法的影响的。你把因果弄错了。
#7-1 - 2021-7-24 10:49
狼.辛
好像是这么回事,我理理(bgm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