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21-8-8 18:27
随喜 (拒绝短平快,从我做起!)
这又是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视频(bgm38)
我如果要转载东西也基本上都是在微信公众号转,因为我几乎不上知乎等其他平台,也不会看论文,信息来源大多只有木棉浪潮、路标、结绳志、哲学社等少数几个团体(bgm39)

视频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M54y1Y7vS
讲稿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cJWpRhwAUO5obMX-suu8jQ
#2 - 2021-8-8 18:30
(拒绝短平快,从我做起!)
讲者:斯拉沃热·齐泽克
译者:徐奥梨,梁二
校对:小庞


我们应该非常小心,并且对#metoo也要保持批判。#Metoo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它没有涉及真正的社会问题。他们一直在谈论性别(sex),但其实并不在于性别。他们仅通过权力的棱镜来看待性别。

尽管我们原则上应该支持#metoo运动。这确实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事件。性别关系的基本模型,也许在阶级社会出现之前就已经建立了,在部落社会就已经出现了,这种男性为主体的结构,等等等等。

但是今天,这种情况正在逐渐消失。一些激进的新事物正在出现。但是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应对#metoo抱有谨慎且批判的态度”。

你知道什么事那么重要?一些黑人妇女,十年前就已经开始#metoo运动,就是他们提出了这个词,他们现在扬起了批评的声音,并宣称:#metoo已经不是原本该有的样子了。“相较于这一运动最初诞生的十年前,我们已经背离它最开始的目标”“一些人谈论的#metoo已经面目全非了”。

这个运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给罗斯·麦克高恩等好莱坞明星提供自述的机会。她们是因为事业进展不佳,所以展开了抗议。不,这其实是妇女的群众运动,甚至最开始是黑人妇女为她们自己而抗争。把她们的切实存在,以及日常所经历的苦难等等带到公众面前,等等等等。

当#metoo运动爆发时,它被上层中产阶级挪用了。那是在#metoo运动中最重要的夜晚之一:好莱坞的大明星们在金球奖上穿着“黑色”的礼服。而在运动中最重要的阶级维度中,对于被剥削的黑人,工人阶级妇女,和这一运动原本的群众性来说----这一切都消失了。

因此,当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这样的人将#metoo斥为他们所谓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时,我说“不”,恰恰相反,#metoo的问题并不是,如一些人认为的那样,太激进了。他们认为metoo支持者们会把一切推进到极点,到最后,一切都是禁忌,做任何别人不想要的事就是骚扰,任何人都不想要的事就是骚扰,但是发出邀请的人又能如何事先确定这种事情呢。

不,这种过于极端的特点,这样你说错了一个字,于是便立即被排除在外,诸如此类的特点,掩盖了当今#metoo舆论控制之下的真正问题,“#metoo并没有涉及到真正的社会问题”,贫穷,日常发生的剥削,等等等等。

对于我来说,那也是政治正确带来的最普遍的问题。政治正确包括形式上的礼貌的话语和行为等。但它没有挖掘这场危机的经济根源。另外,你知道在哪里可以看到这个问题,除了#metoo还有对于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一种对于政治正确方面的痴迷等等。坦率地说,尽管他们谈论的是容忍度,他们真正反映的是对邻人的恐惧

听着,当你有一个邻人,不单单指阿拉伯,犹太,或黑人等少数群体的“邻人”,也包括你所亲近的同胞们。在“过度亲近”中潜藏着一些暴力的成分。而且我认为政治正确对于男性有的隐含观点,就像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所说的。“他人即地狱”,这个想法的意义是各自之间如何保持距离。无论你做什么:抽烟,调情,无论何事-它总是被看作一种侵略。所以这一整个关于过度的#metoo和过度的政治正确的逻辑,是极其自恋和个人主义。我希望保持自身的平静,与别人保持距离。


这就是为什么我总这么说:关于#metoo,还有尤其是政治正确性,尽管他们不会承认,但他们的真正敌人是工人阶级。因为工人阶级的行为举止粗俗,你知道就像喜欢对女性说些含有爱意和色情但略显粗俗的话,等等等等。

这岂不是很让人感到遗憾,对我来说,这是对#metoo的最大谴责你知道奥斯卡·王尔德是怎么说的。他说,他写道,我记得是:“世界上一切都与性有关,除了性,性与权力有关”这就是在#metoo中能清楚看到的内容。他们一直在谈论性,但这些讨论并不是关于性的。对他们而言,性仅是通过权力的棱镜被表现出来的。它成为了权力的工具,也是权力最丑恶的样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即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有权去抱怨男性的统治、剥削,但他们的抱怨其实,再明显不过了,并不是要真正地帮助人们。他们的抱怨是关于出卖,或者利用自己的受害遭遇作为自己获取权力的资源。他们想要权力。



2018年竞选公职的妇女数量突破纪录,其中许多人就是受到#METOO运动的启发。尽管这个运动鼓舞了前所未有的女性参加竞选的潮流。许多人说,他们遭受过骚扰和虐待,包括一名指控特朗普总统性侵犯的妇女。

这是一件格外可悲的事情,以致在当今许多西方社会,尤其是在美国,在社会关系中获得权力的方法之一就是将自己表现为受害者。如果你是受害者,那你就无可非议。而且,无论你对声称自己是受害者的人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你都会被预先指控为苛待受害者等等,依此类推。

因此,我认为#metoo被残酷的美国学术界,新闻界,知识分子阶级圈子,影响了太多那些地方只在乎权力和职业发展,于是顺理成章地,重复抱怨和宣称自己是受害者成为了夺回权力的方法之一。我认为这里需要一种新的方法。#metoo的叙事遭受着持续挑战。关于这个话题,我已经挨了很多骂。因为我说我对很多我听到的东西并不确定,我想要看到更多的证据。

仅仅批评男人剥削妇女等等还是完全不够的。你知道的男人,普通男人,由于事业的压力等,也受了很多苦。我认为很明显,当男人对女人施暴时,如果仔细观察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基本上是在为感到自己的无能而发泄。男人会在工作中感到羞辱,被其他男人羞辱,等等,然后,唯一可以发泄愤怒的对象就是女人。

因此,必须在这里做出改变。但是除了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感到内疚,“#metoo并没有给男人提供一个明显的积极角色”。#metoo的信息也应该传达给那些男性:你们认为你们在统治我们,但最终是你们付出了代价,你们也同样不高兴。对我来说合适的#metoo应该给男人带来一个新的、积极的愿景:如果你向我们施加压力,父权制的压力 - 那么你也不会开心。但是我们离这还很远。

“你可以在#metoo中感受到 - 一种渴望复仇的巨大压力”。这是愤怒,愤怒和复仇的声音,而这总是错误的。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一点像猎巫。一种想要贬低所有男性的倾向。他们已授予女性权力去摧毁男性。

你知道谁知道这个。现在,我将举一个令人震惊的例子。即使是好的共产主义者也知道这一点。列宁一直都知道革命的重点不只是为了报复资本家们。不,列宁明确表示:如果我们有些资本家是好的组织者,等等,我们应该利用他们,我的天,你知道。跟他们达成另一种交易。

再次,我们在这里有#metoo的另一个例子,说明“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将真实的不满和抗议的声音挟持了”。这就是为什么这里没有出路。

我甚至怀疑那些坚持政治正确的人,他们并不想真的解决问题,因为如果问题消失,他们将不得不进行根本性的改变。我看到这些政治正确的抗议者,他们的全部的身份认知都基于将自己宣称为受害者并指责他人。如果你将这从他们身上夺走,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就什么也不是了。

这也是精神分析教给我们的。当有人抱怨时,始终要小心,并尝试找到和识别,抱怨这种行为本身会带给你什么样的额外的愉悦感和满足感。我们所有人,当我们抱怨时,几乎总是能从抱怨的行为自身中找到不正当的满足感。因此,#metoo一方面表明我们有严重的问题,我不是在嘲笑#metoo。#metoo是一个有巨大影响的社会运动,但是却在意识形态上被非常严重的晚期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的棱镜强烈地扭曲了”。
#3 - 2021-8-8 18:37
(拒绝短平快,从我做起!)
感觉挺多女权主义文章常提到的一个点就是,女性要联合(同为受父权制体系压迫的)年轻男性一同反抗父权制。

不过,诚如拉康所言的“性关系不存在”,和谐的两性关系不过是一种意识形态幻象。且受既有社会结构的影响,男性总先验地、或多或少地享受着父权制的既有利益。因此,尽管要联合年轻的男性,但或许仍然不可妄想跨越不可弥合的两性鸿沟,妄想男女平权的实现——而是要将女权进行到底!(存疑)

我是一个男性,也不是女权主义者,但有女权主义倾向。受立场原因,我或许也无法想出什么有见地的观点。
#4 - 2021-8-9 01:23
(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喵是心上喵)
这篇似乎并不适用于中国。
首先中国并没有成型的metoo运动,其次中国的上层女性并没有借用metoo运动抱怨自身的失权,第三中国仅有的少数几个参与了metoo的女性,无一例外全部为此付出了名誉上心理上金钱上的惨重代价,得到好处的一个都没有,从何谈起受害者身份政治。
中国目前还在鼓励更多受害者发声的阶段。

挺难过的,别国女权的现状,中国女权拍马都赶不上,还有人在喊停停吧你太快了。

另外就是文中提到的metoo应当给男人提供一个积极角色的观点令我其实,也,挺迷惑的。真不太明白这要怎么提供?鼓励男性也站出来指控权力者性骚扰吗(这个从一开始也没人反对吧)?
毕竟一次metoo事件,角色只有三个,加害者,受害者,和群众。想成为一个积极角色,主动声援受害者,和受害者站在一起就完事了…
#4-1 - 2021-8-9 10:10
随喜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5 - 2021-8-9 01:46
(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喵是心上喵)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5-1 - 2021-8-9 01:47
invisible
看起来是故意歪曲事实引导舆论
#5-2 - 2021-8-9 02:09
妄想是不治之症
invisible 说: 看起来是故意歪曲事实引导舆论
咱也不太了解美国metoo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就不过多推测了。反正文中描述的metoo,和中国metoo的现状简直可以说毫无关系。那他从这些现象分析出来的结论自然也是,没有参考性的了。
#5-3 - 2021-8-9 10:10
随喜
重新看了一遍。

我是这样想的:
并不存在纯粹的骚扰。如齐泽克在文中说的,对于中上阶级来说,这个问题是在“意识形态上被非常严重的晚期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的棱镜强烈地扭曲了””。齐泽克在此的言论或许就是一种激进性,强调回归到群众。
以及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在这里谈论的或许不是理念中的#metoo,不是#metoo的应然,而是其实然。考虑它在具体的社会场域中的展现,或许工薪阶层才是最大的敌人。(资本主义体系中“无权”,及对个人主义的威胁)
#5-4 - 2021-8-9 12:02
妄想是不治之症
随喜 说: 重新看了一遍。

我是这样想的:
并不存在纯粹的骚扰。如齐泽克在文中说的,对于中上阶级来说,这个问题是在“意识形态上被非常严重的晚期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的棱镜强烈地扭曲了””。齐泽克在此的言论或...
针对后一段:
我的意思是,他扭曲了metoo的实然。
而这种扭曲,暴露了他同样看不起工薪阶层的事实。
考虑它在具体的社会场域中的展现
具体是哪种展现,可以详细说明下吗。

针对前一段:
性关乎权力是性在男权社会下的表现,不是性自然的表现。
当我们谈论性和权力,是要批判这种性和权力挂钩的现象,而不是继续稳固性和权力的关系,并在性骚扰/性侵犯中直接撇开性单独谈权力,这种做法难道不是更加强化固有的男权体制吗。
我们都知道男权社会“没有纯粹的性骚扰”,所以一直以来性都被隐藏在权之下,现在性被单独摘出来讨论,却要指责她说“没有纯粹的性骚扰”,请性回归权力之下,让我们讨论权力……快把我绕进去了。
这种逻辑有没有哲学上的专业术语教我一个(bgm38)
#5-5 - 2021-8-9 12:23
红炉点雪
我想一个可能符合他的说法的例子……韩国明星张紫妍长期受财阀和高层玩弄,精神日趋失常还在直播和网友骂仗,自杀后韩国业内发起了明星联合签名抵制“网络暴力”的活动。
他大概在骂部分人把MeToo转向“忽略大问题,重拳语言等日常”的用心吧
#5-6 - 2021-8-9 12:43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针对后一段:
我的意思是,他扭曲了metoo的实然。
而这种扭曲,暴露了他同样看不起工薪阶层的事实。考虑它在具体的社会场域中的展现具体是哪种展现,可以详细说明下吗。

针对前一段:
性关乎权力是性在男...
当领导在酒席上逼年轻人喝酒的现象广泛存在,我们不能说”哪天茅台跌出A股市值前十,就好了“,因为逼酒只是服从性测试的表象,抨击停留在劝酒上,我们这代人当了领导可能不会逼你喝酒了,而是逼你唱歌跳舞,上B站关注嘉然今天吃什么,不改变服从性测试的根本,着眼于现象对本质的进步帮助有限。
当然不是说较浅层的抗争就没有意义,只是齐泽克作为黑格尔主义者、社会评论家、知名作者对MeToo理论做出的一点忧虑和意见而已
#5-7 - 2021-8-9 13:34
随喜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针对后一段:
我的意思是,他扭曲了metoo的实然。
而这种扭曲,暴露了他同样看不起工薪阶层的事实。考虑它在具体的社会场域中的展现具体是哪种展现,可以详细说明下吗。

针对前一段:
性关乎权力是性在男...
就是指其结构性背景(晚期资本主义体系),意识形态基础(个人主义,“他人即地狱”)及具体实行后产生的社会效应,如政治正确、受害者赋权。
另外他如何看不起工薪阶层了呢?我倒觉得没有。体面的社交距离、客套话这种东西在底层生活很少存在,因此会严重威胁个人主义,进而严重威胁了被晚期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的棱镜扭曲的#metoo。

确实不可以抛开性谈权力,男性可以较轻易骚扰/侵犯女性便是因其享受着父权制的固有利益:或许性总是与权力挂钩的。回到讲稿的语境中去,齐泽克想表达的意思是,在具体实行过后,虽说人们仍把它定性为女权主义运动,放在既有的父权制社会来丈量,但它本身却被更具有广泛性的晚期资本主义权力体系给扭曲了,如好莱坞女星对侵犯丑闻的利用、大量受害者赋权的出现就是最佳例证。
或许,性总是与权力相关的,但并非仅仅只有性与权力挂钩。女权运动的兴起不也就收到资本主义发展(或许,更准确些,生产力的发展)影响么?

什么逻辑?看不懂(bgm38)
#5-8 - 2021-8-9 14:16
妄想是不治之症
红炉点雪 说: 我想一个可能符合他的说法的例子……韩国明星张紫妍长期受财阀和高层玩弄,精神日趋失常还在直播和网友骂仗,自杀后韩国业内发起了明星联合签名抵制“网络暴力”的活动。
他大概在骂部分人把MeToo转向“忽略大...
春秋笔法就不用了吧。张紫研事件里网友是没有把矛头对准财阀吗?遗书曝光后,网友几十万人情愿彻查性交易事件,不算是对权贵的反扑吗。
#5-9 - 2021-8-9 14:37
妄想是不治之症
随喜 说: 就是指其结构性背景(晚期资本主义体系),意识形态基础(个人主义,“他人即地狱”)及具体实行后产生的社会效应,如政治正确、受害者赋权。
另外他如何看不起工薪阶层了呢?我倒觉得没有。体面的社交距离、客套话这种东西在底层生活很少存在
你要不再重新考虑下这句话?
……………………
如好莱坞女星对侵犯丑闻的利用、大量受害者赋权的出现就是最佳例证。
你可能没看我上文,我各个能回复的地方都已经说过了,我不知道美国metoo现状如何,所以不对这些做过多评判,我只知道在中国并不适用,参考性有限。
看不懂就算了,我也没看懂,只是试图总结其中的逻辑链条而已。
#5-10 - 2021-8-9 14:53
妄想是不治之症
红炉点雪 说: 当领导在酒席上逼年轻人喝酒的现象广泛存在,我们不能说”哪天茅台跌出A股市值前十,就好了“,因为逼酒只是服从性测试的表象,抨击停留在劝酒上,我们这代人当了领导可能不会逼你喝酒了,而是逼你唱歌跳舞,上B站...
同#5-9。刚从楼主昨天的贴学到一点新鲜的,今天就用上了,对于不同质的矛盾,要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马克思主义方法论说: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
放到这里再是恰当不过了。

另外,我不迷信权威哈。别说是黑格尔主义者写的了,就算是马克思主义者写的,看了那段我也要说:你背叛了无产阶级,cnm.jpg
#5-11 - 2021-8-9 15:14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春秋笔法就不用了吧。张紫研事件里网友是没有把矛头对准财阀吗?遗书曝光后,网友几十万人情愿彻查性交易事件,不算是对权贵的反扑吗。
阅读理解偏差很大,不再回复
#6 - 2021-8-9 10:09
(拒绝短平快,从我做起!)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7 - 2021-8-9 12:25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一个小建议,因为视频和公众号可读性比超展开更好,主楼放链接,帖中放摘抄、总结或者楼主自己的感想、疑问等等会好一些?因为即使你把原文放在帖里我也会去原链接阅读(bgm38)(bgm38)
#7-1 - 2021-8-9 15:40
随喜
嗯,确实是个好建议(bgm38)
#8 - 2021-9-25 05:20
我挺悲哀的,齐泽克这篇讲稿说的这么明白居然还有不少人没看懂,还说什么大青自有国情在?就这水平我建议不要在看任何带有批判思考的文章了,您的阅读理解能力实在不适合,毕竟您连提取重点进行逻辑整理都不会


都美竹事件就是一个中国性metoo例子,而推动都美竹事件的背后主使是谁呢,晚期资本主义:一个打算利用metoo行为获取更高级权利的男性投机者和各式集团。在报怨和出卖被解决后,都美竹从热点上消失,社会新闻版继续被其他花花新闻充斥。
而一切解决后,如果你将这从他们身上夺走,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就什么也不是了。

#metoo并没有给男人提供一个明显的积极角色”。#metoo的信息也应该传达给那些男性:你们认为你们在统治我们,但最终是你们付出了代价,你们也同样不高兴。
同样用都美竹时间来举例,男写手在尝试统治都美竹这个metoo运动的符号,他仅仅是一个投机者,没有一点共情被害者。而加害者吴亦凡在这个事件里是得到了毒打,他们都付出了代价,被曝光被骂。看似好像解决了恶人,可事件里的男性居然没有一个是被赋予积极意义的。

那么怎么样才能让男性在metoo运动中不再是一个加害者,投机者呢?他认为只有如果要让metoo回到原本该有的意义:她们最大的敌人的在于工薪阶级。那些男性与她们没有上下级关系,也没有压迫权利。但他们的行为举止却是很粗俗的,比如就像喜欢对女性说些含有爱意和色情但略显粗俗的话,等等等等。在那个事件中,围观者的工薪阶级男性为吴亦凡洗地,认为是男人都会犯的错,(这就是过权力的棱镜被表现出来的性”,(男人会在工作中感到羞辱,被其他男人羞辱,等等,然后,唯一可以发泄愤怒的对象就是女人。)而那些女粉丝造谣都美住仙人跳敲诈,一部分女性认为男人是强奸犯试图混淆概念造成性别对立等等。(极其自恋和个人主义意识形态。)

“#metoo并没有涉及到真正的社会问题”,贫穷,日常发生的剥削
“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将真实的不满和抗议的声音挟持了”。这就是为什么这里没有出路。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应对#metoo抱有谨慎且批判的态度”。

我只能用最白的话来说了,那文章也有翻译有问题的地方,但大体是这个意思。
#9 - 2021-12-16 23:21
(人们终将怀念卫宫士郎、高町奈叶、鹿目圆香这样的主角 ...)
这篇文章的翻译有点古怪,而且标点也加错,搞得人摸不着头脑(bgm38)
因此,我认为#metoo被残酷的美国学术界,新闻界,知识分子阶级圈子,影响了太多那些地方只在乎权力和职业发展,于是顺理成章地,重复抱怨和宣称自己是受害者成为了夺回权力的方法之一。
我看了半天,才明白漏了个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