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y Boy -サニーボーイ-

ep.7 ロード・ブック

时长:00:24:30 / 首播:2021-08-26
この世界の真実を知ってしまった長良たち。あき先生に率いられた朝風たちや、方舟に運命を託した明星たちのグループは、それぞれ旅立ちの準備を進める。そんな中、キャンプに残っていた長良は丘の上で鉄棒を発見。好奇心に駆られて逆上がりに挑戦した長良は、次の瞬間、見知らぬ世界へとジャンプしてしまう。二つ星という名の少年と知り合い、流されるままに、無限に続く塔「バベル」の建築現場で働き始める長良だが……。

脚本:夏目真悟
絵コンテ:川尻善昭
演出:松井健人
作画監督:八重樫洋平、喜友名陽
総作画監督:長坂慶太
#1 - 2021-8-26 23:55
(怠け者)
大事なのは探したっていう事実
明星已经听不见那个声音了啊
疯狂回收长 pv 台词,希在长 pv 里的 さよなら 也回收了
大家都启程,各奔东西了
--------------------------------------------------
有时间听了 7&8 集回顾的第 7 集部分,记了些个人觉得有意思的信息:
巴别塔搬石块的工资只比一日三餐的费用多点;
二星随身带水瓶的形象有点「オアシス小僧(过去对随身带矿泉水的年轻人的一种称呼)」的感觉;
长良带给姬的蚯蚓,姬吃了却说不好吃,是一种「梦想与现实是不同的」的感觉(她之前说想找到流星并许愿);
瑞穗找长良那里有点像在找猫,因为在瑞穗看来长良有点像第四只猫的感觉;
拉杰塔尼的那艘船「小猎犬号 / ビーグル号」的配色是参考史卢比(小猎犬)的颜色;
长良有查理·布朗的影子(第 3 集上海身旁的「NO CATS ALLOWED」是 neta 史努比,电影「Snoopy Come Home」里有首歌叫「No Dogs Allowed」);
二星被吃掉后是自己复活的,就那种回过神来就复活了的感觉。
#2 - 2021-8-27 00:50
(Knowledge is power, Franc is Bacon.)
这集好压抑阿
虽然是新的启程,但是莫名的惆怅呢
#3 - 2021-8-27 01:05
(打破世界之壳吧)
不知所云
#4 - 2021-8-27 01:13
每集都处在:原来是这样,原来你要说这个,所以呢?的状态中
#4-1 - 2021-8-27 11:22
#4-2 - 2021-8-27 22:11
原野
+1
#4-3 - 2021-8-30 14:51
hugo373
+1
#4-4 - 2021-9-8 21:53
#4-5 - 2021-9-11 13:51
#5 - 2021-8-27 01:43
(毒性非常之大,小孩看了会犯错误,会犯很大的错误 ...)
又进入看不懂状态,反正是各奔东西了
#6 - 2021-8-27 01:45
上集以为开始看懂了 原来我一无所知(bgm38)
#7 - 2021-8-27 01:51
“重要的是我們試過,僅此而已”。
“我要翻轉這個世界”。
畢業後的學生們分道揚鑣、各奔東西。
說不定結尾前會來個同學會,大家團聚之類的(bgm38)
#7-1 - 2021-8-27 02:30
蛇莓茶
同学会好啊,到时候来个超能力show,想象力拉满【
#8 - 2021-8-27 02:10
(水平很低)
蝙蝠和拉吉塔尼的一些完全没懂。
其他倒是挺直白的。
很极端。
蹲解析了。
#9 - 2021-8-27 02:14
(人类怎么可能在六点钟起床啊!)
这集挺好懂的啊,都快把“存在主义”四个字贴到长良脸上了。当然对希来说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期待后续对存在主义的展开。
其实我只想说,Rnm这一集太短了啊,我要看第八集啊啊啊啊啊啊啊
#10 - 2021-8-27 02:16
(疏影尚风流)
个人×世界,仍然在讨论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有人屈服于秩序,有人离开,有人反抗……其他学生被客观裹挟离开,长良通过使自己翻转进入并逃离巴别塔,巴别塔里面的情况就是个隐喻,说到底还是那一套存在主义,后面就看主角几个人的抉择是什么了,每个人情况都有点不同,核心点还是长良。
就,基本一直在围绕这个讲,貌似每一集都是独立的寓言体,推进较为平缓,前面几集关于一些背景设定也暗中补全了很多
#11 - 2021-8-27 02:22
(春日雨,夏蝉鸣,明天是个好天气)
再见了相互嫌弃的老同学~再见了来不及说出的谢谢~
#12 - 2021-8-27 02:23
这集不谜,比喻文体用得恰到好处。最主要是气氛很不错,来到这样一个人工异界让我多少有些想到了一些秘境行纪故事。
#12-1 - 2021-8-27 02:25
神様の箱根
最主要是作为主人公的长良,也终于有了明确让你知道为何如此的可观成长
#12-2 - 2021-8-27 02:28
神様の箱根
蝙蝠的孤独恰到好处传递了出来,实际上幼时长良那句“不过是翻单杠而已有什么用处”恰好与巴比伦巨塔的建造工作形成对照
#12-3 - 2021-8-27 02:35
神様の箱根
因为长良的改变,蝙蝠也理解了长良他不会再带来危险的事情。并且相信他如果同样回到当时面对一样的问题,他不会再像那时那般轻视“不过是翻单杠做得好而已”的才能。
#12-4 - 2021-8-27 02:36
神様の箱根
另外不吉波普与奇诺之旅的影响感觉对夏目不小?
#13 - 2021-8-27 02:47
真的很难懂吗?只是在未知中穿行而已。脱离了那个注定的目标之后,我们与他们一样无所适从了,戏里戏外都是漂流者。
#13-1 - 2021-8-27 02:49
OreoOlymLee
坚定地把那些同学抛了也行,这脚本水平不适合做群像戏,主角团四人演绎下去就可以了。
#14 - 2021-8-27 03:35
(B站难民)
毕业了,大家各散东西。
#15 - 2021-8-27 03:37
(越看越二,越二越看)
毕业了就得赶紧找工作别当neet是吧,看个动画片儿都能被卷到,夏目你咖位没多大说教心不小啊
#16 - 2021-8-27 04:25
气味的意义:“第四人称”的叙述者(漂流少年第7话观后感)

比较有余韵的一话。

巴别塔寓言的三重体现:蝙蝠世界的学生们,观察箱里的蚂蚁,以及一开始往方舟上搬东西的学生们。这都呼应了拉吉塔尼那句“我们和蚂蚁并无区别”。寓言太简单就不多说了,重点聊一下长良在寓言中的表现。最亮眼的一幕是长良看着蜘蛛不自觉流口水的镜头。这片一贯不写时间,其实长良很可能已经在翻转世界待了几个月几年了,于是才逐渐被世界同化。

前辈:重要的是曾经找过的事实,这就足够了。
长良:你的意思是叫我陪你做这种没有用的事情吗?
前辈:愿意相信没有用的事到什么程度是很重要的。

对此刻的长良来说,什么是有用的,造巴别塔上天堂,什么是没用的,都市传说找流星。但是造巴别塔有何尝不是都市传说呢?我们以为这有两件事,一真一假,一有用一没用,但事实上只是一体两面,真的也是假的,有用的也是没用的。可以发现这种双生的矛盾概念一直如影随形。流口水告诉长良蜘蛛是好吃的,吃了两口的长良知道其实一点也不好吃,哪怕对于翻转世界的“公主”,流星一样的虫子也不好吃。尔后长良决定从下往上搬砖,这其实就是在“翻转”世界。能力用不了,那就用老方法,搬砖,活脱脱又一个西西弗。直到长良到了塔顶(底),发动能力,世界再次翻转过来。

单杠的意象也挺有意思,在我的眼里天旋地转,在别人的眼里我像蝙蝠一样乱转,这是物我两分。从这个角度看,其实蝙蝠“翻转”的也不只是上下,还有真假。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不同阶段的长良:将信将疑的搬砖、认为自己在做有用之事的搬砖、流口水又说不好吃的吃蜘蛛、西西弗一样向上搬砖、迈步翻转世界。看似这里是很多揉杂在一起的相矛盾的长良,但我总觉得背后有一股一以贯之的气质:他一直在向着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不断前进。本话唯一淡淡的音乐飘来时长良说“即使是这样我也决定不再逃避了”。用真嗣的话说,长良已经是个大人了。

从这点上讲大人长良其实比大人真嗣更加直面问题。大人真嗣只要巡礼一圈所有角色就可以挥挥手说我毕业了,因为二十五年的故事足够长,但长良需要切实地回答门卫的第三个问题:你到哪里去?尽管他必然答不上来。长良你说你还有要做的事,那究竟是什么呢?他其实我觉得长良也不知道,因为这个问题太过于本质,但是这种不知道并不影响他坚定地向前迈进。

拉吉塔尼在告别时也是这样和长良说的:味道绝对不会消失,也不会改变,即使烧掉或者放进咖喱煮都一样。不管在哪里,不管处于什么情况都不会改变,是与现在的你完全相符的能力。

你说气味有什么用?从功利主义的角度看没什么用,但是存在先于本质。

托卡尔丘克说:我一直在想,如今是否有可能找到一个新型故事的基础,这个新型故事是普遍的、全面的、包容的,根植于自然,充满情境,同时又是可理解的。有没有一个故事可以超越一个人沉默寡言的自我监狱,去揭示更广阔的现实世界,展示彼此之间的联系?有没有这样的故事能够远离那些被广泛接受的、显而易见的、毫无创见的观点的中心,并设法从远离中心以外的角度看待问题?

文学如是,被太阳晒过的气味也如是,她温柔地穿过所有的空间,把一切联系起来,这就是意义。

说回第七话,坦白讲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单元剧,但是也算塞了不少通用设定吧。披头族,更广阔的漂流者们,包括亚希老师其实坑也算填完了。

如果说上一话是毕业,那这一话才是漫长的告别的结束,大家终于从尽头岛各自出发:
- 愿意追随亚希老师的学生,继续当学生,去夏令营了。
- 被神抛弃的明星决定乘上方舟,带着信徒们继续漂流。
- 拉吉塔尼也终于独自出海远航。
- 朝风为了希留下了,救世主的游戏结束了。
- 长良看着笔记上的“开天辟地”,决定继续前进。

大家不再需要罗盘,希变得犹豫而畏缩,这方面因为动画一直回避心理描写所以看得有些微妙,希望之后的独白话是希的独白,好好补一下希这个角色。

依旧不猜剧情。门卫三问,长良可以用存在主义回答前两个,但是第三个问题是没法被回答的。所以也不必期待终极答案,有些余韵和气味,便足以慰藉这漫长的漂流之旅。
#16-1 - 2021-8-27 10:05
002953
你的影评 每集必追
#16-2 - 2021-8-27 12:22
イマジン・ブレーカー
002953 说: 你的影评 每集必追
+1
#16-3 - 2021-8-27 20:36
owl
大哥牛逼
#16-4 - 2021-8-28 20:06
GlazyGalaxy
002953 说: 你的影评 每集必追
+1(bgm38)
一边追这部动画,一边追这位大佬的影评
#16-5 - 2021-8-29 16:20
冰水混合体
002953 说: 你的影评 每集必追
+1
#16-6 - 2021-8-29 23:31
秘则为花
第四人称是啥意思?

第一人称是我,第二人称是你,第三人称是你我谈话时不在场的第三者,第四人称你是指啥
#16-7 - 2021-8-30 01:00
第四吟游
秘则为花 说: 第四人称是啥意思?

第一人称是我,第二人称是你,第三人称是你我谈话时不在场的第三者,第四人称你是指啥
有的地方也会把上帝视角当成第四人称。
这里指托卡尔丘克演讲里的提到的“第四人称”,直接的含义就是引用的那段,内涵外延全弄清楚要看她那篇演讲,题目是温柔的叙述者,国内转的时候用的标题是有没有第四人称。
#16-8 - 2021-8-30 11:52
秘则为花
第四吟游 说: 有的地方也会把上帝视角当成第四人称。
这里指托卡尔丘克演讲里的提到的“第四人称”,直接的含义就是引用的那段,内涵外延全弄清楚要看她那篇演讲,题目是温柔的叙述者,国内转的时候用的标题是有没有第四人称。
如果上帝视角是第四人称,那第三人称又是啥。。。

托尔卡丘克这个演讲我实在看不懂,你能用自己的话解释下,什么是第四人称,它和第一二三人称是什么关系,它是怎么推理得到的,提出这个概念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你的那段引用,压根没有出现“第四人称”这个词,与其说全弄清楚了,不如说是全弄不清楚。。。

我个人的感觉是,第四人称就是带有伦理色彩的第三人称,是亚撒西的第三人称,至于为什么这种带有明显伦理倾向的视角被托尔卡丘克认为更接近真实,我就傻傻弄不清楚了。。。
#16-9 - 2021-8-31 04:30
第四吟游
秘则为花 说: 如果上帝视角是第四人称,那第三人称又是啥。。。

托尔卡丘克这个演讲我实在看不懂,你能用自己的话解释下,什么是第四人称,它和第一二三人称是什么关系,它是怎么推理得到的,提出这个概念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
正好我写的详细一点,楼下见
#16-10 - 2021-8-31 06:01
第四吟游
秘则为花 说: 如果上帝视角是第四人称,那第三人称又是啥。。。

托尔卡丘克这个演讲我实在看不懂,你能用自己的话解释下,什么是第四人称,它和第一二三人称是什么关系,它是怎么推理得到的,提出这个概念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
第三人称是写你我以外的他者视角,不是开上帝视角,比如开了上帝视角就可以写各种角色的心理活动,他者视角里显然是拿不到这些的。当然这只是一种我听过的分类方法。有把第一二人称以外全部称为第三人称的。也有细分为第三人称、限制性第三人称、上帝视角的。再往下说,其实人称和视角也是没法一一对应的,也有其他分类法用全知视角、内视角、外视角来划分叙述视角,各个叙述学学者也有自己的划分方式。所以总之分类法上名词之争意义不大,我也不是文学专业的。

说回托卡尔丘克,下面谈谈我对她“第四人称”的叙述者的理解。

## Part 0:叙述世界

人都有看待世界的方式,进一步讲,人也都有叙述世界的方式。在这里,“世界”是一个唯心概念,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音乐家和物理学家所处的物理意义上的宇宙则是同一个,但他们眼里的世界不同。叙述的手段,包括语言、视角、隐喻、神话、寓言等。极端一点,我们可以说一个人所有的信息输出都是对他所处的世界的一种叙述。

## Part 1:第一人称

托卡尔丘克这里的第一人称,指狭隘地围绕着讲述者自我的故事,讲述者或多或少直接地写她自己,或通过她自己而写。个体在其中扮演着世界主观中心的角色,通过故事,“我”可以意识到我自己以及我的命运。这是一种个体意识的觉醒,近百年以来的各种社会发展都建立在这之上。

## Part 2:第三人称

托卡尔丘克这里没有提第三人称,只是举例了三种叙述世界的危机,在我看来这三者可以统合在第三人称“他者”这个词下面。

第一个危机是类型文学。商业运作导致了文娱产品的类型化,每个类型都要有高度的可预见性,作者的自由被限制,平庸反而被视为美德,因为读者知道会发生什么,并确切地得到了他想要的。类似奶头乐,这种叙事的隐藏任务便是引导我们进入一种忘我之境。同时就像要不断更新版本的网游或者不断出新一季的电视剧,故事本身让位于系列的延续,每个观众都像一千零一夜中的国王,期盼着下一季、下一个版本,而不是故事本身。而这种系列的不断延续中又充满了太多矛盾和事实的相互排斥。

第二个危机是对虚构的过度反应。当代虚假消息的泛滥使读者获得了对虚构的过敏反应,永远有读者在问“你写的这句话是真的吗?”,托卡尔丘克认为这个问题预示着文学的终结。当我们说“国王死了,不久王后也死了”时,这是一个真实事件。但是当我们说“国王死了,不久王后因伤心而死”时,那就是故事情节。每种虚构都涉及这样的过渡: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的疑问到尝试根据我们的人类经验来理解它:“为什么会这样发生?”文学以“为什么”开始。

第三个危机是世界的破碎和分裂。从某刻起,膨胀的信息使我们开始片段地看待世界:税务与为我们开车去上班的那条路铲雪也并不相干,我们的午餐和大型牧场丝毫无涉,我的新上衣和亚洲某座破旧的工厂又有什么牵扯呢。我们用数字用标签用卡片用无数种手段来把各种事物分开。所有事与其他所有事分割开来,都单独存在,互相没有任何联系。

托卡尔丘克说,世界快死了,世界正在变成事物和事件的集合,这是无生命的广阔空间,我们只是成为简单力量——物理,社会和经济——的追随者,像僵尸一样走动。其实这才是真正本质的危机,类型文学可以理解成文学的破碎分裂,虚构过敏也可以理解成真实与虚构的破碎分裂,而这些本该都是完整的、相互联系的世界的一部分。

这种对于其他事物以及事物之间联系的漠不关心,也许可以称为第三人称的故事,这些都是发生在星系间遥远般的“他”的故事,与我无关。

## Part 3:“第四人称”

> 我一直在想,如今是否有可能找到一个新型故事的基础,这个新型故事是普遍的、全面的、包容的,根植于自然,充满情境,同时又是可理解的。有没有一个故事可以超越一个人沉默寡言的自我监狱,去揭示更广阔的现实世界,展示彼此之间的联系?有没有这样的故事能够远离那些被广泛接受的、显而易见的、毫无创见的观点的中心,并设法从远离中心以外的角度看待问题?我也梦想着有一种新的叙述者——一个“第四人称”的叙述者,他自然不会只是语法结构的搭建者,而是能够成功囊括每个角色的视角,并且有能力跨越每个角色的视野,看得更多,视野更广,忘却时间概念。我认为这样的叙述者是可能存在的。

上面是托卡尔丘克的原文,其实讲得非常清楚了,所谓的“第四人称”的叙述者,不只是语法结构的搭建者,而是一种超越了上面第一人称(个体意识)叙述和第三人称(破碎分裂)叙述的全新的叙述模式,从而让世界重生,让所有存在的事物都将相互连接为一个整体。

这当然只是托卡尔丘克的一种想象,但“被想象是存在的第一阶段”,因此她坚信,一个天才即将出现,他将能构建起一个完全不同,迄今为止难以想象的故事,这个故事将会适应一切基本事物。

这也是为何托卡尔丘克说,从本质上讲,作家的头脑应顽强地把所有微小的碎片收集起来,试图把它们再次粘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完整的宇宙。

在演讲的最后一节,托卡尔丘克说:我写小说,但我的小说从来不是纯粹的虚构。每当我写作的时候,我必须感受自己内心的一切,我得让书中所有出现的生物和物体穿透我,包括所有属于人类和超越人类的一切,以及所有鲜活着但并未赋予生命的一切。我必须以最严肃的态度细细审视每一件事、每一个人,在内心将他们人格化、个性化。

如果我们要再次试图描述“第四人称”的叙述者,或许可以参考诺奖的颁奖词:在叙事想像上充满百科全书般的热情,代表着一种跨越边界的生活方式。什么是“第四人称”的叙述者?一种跨越边界的百科全书般的热情。
#16-11 - 2021-8-31 06:09
第四吟游
秘则为花 说: 如果上帝视角是第四人称,那第三人称又是啥。。。

托尔卡丘克这个演讲我实在看不懂,你能用自己的话解释下,什么是第四人称,它和第一二三人称是什么关系,它是怎么推理得到的,提出这个概念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
我的那段引用就是托卡尔丘克在描述第四人称的叙述者,至于第四人称这个词,出现在那段结束之后的第一句话。怎么“推理得到”的,这显然不是推理,而是她作为文学家的想象、描述和相信。这也是我在前面的观后感里没有写“第四人称”的定义包括上面直接指路全文的原因,当然我也可以粗暴地下一个看似“精准”的定义,然后论点标准结论去论证某个主张,但是这种,先切割定义再切割标准最后切割主张的“切割”的看问题的视角,不就和托卡尔丘克的温柔的主张背道而驰了么?
#16-12 - 2021-9-5 00:03
秘则为花
第四吟游 说: 我的那段引用就是托卡尔丘克在描述第四人称的叙述者,至于第四人称这个词,出现在那段结束之后的第一句话。怎么“推理得到”的,这显然不是推理,而是她作为文学家的想象、描述和相信。这也是我在前面的观后感里没有...
阐释得非常清楚!但总体读下来的感觉还是,“第四人称”只是一种带有独断论色彩(或者用你的话说,是“第一人称”或“自我视角”)的伦理姿态。因为对“第四人称”的论述徒有目标而无实现手段,所以最后由作者一手捏合出来的作品,究竟是具有超越性的文学实践,还是狭隘的自我中心,可能只能靠托尔卡丘克或者瑞典的一小撮文学共同体说了算。这也是我一直问这个概念如何拆解的原因:毕竟一个概念越是由一些具有更广泛共识的基础概念组成的、具备更详细的推理步骤,它就越容易被一般人理解和掌握;而当它只能被总体性地被判断为“是”或“否”时,就更多是为权威者所厘定了。暧昧、含混、模糊、神秘、魅化,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权力的一层面纱,而非如它们自称的那样激进和革命,如果这之后埋藏着什么宝藏,那也不是凡人所能触及的财宝。不过,从你这里,我至少知道了,当一部作品被冠以“第四人称”之名时,是被戴上了一顶怎样的大帽子
#16-13 - 2021-9-5 03:22
第四吟游
秘则为花 说: 阐释得非常清楚!但总体读下来的感觉还是,“第四人称”只是一种带有独断论色彩(或者用你的话说,是“第一人称”或“自我视角”)的伦理姿态。因为对“第四人称”的论述徒有目标而无实现手段,所以最后由作者一手捏...
我个人感觉这个“问题”主要还是语境的差异,如果是一个社会学家提出的理论概念,那自然需要严谨、可推导、可理解,但如果是文学家提出的一种想象,那或许可以不那么严格。毕竟理解和感受确实是两条路径,有人说诗被翻译之后剩下的部分才是诗,诗意存在于未被拆解的整体性里,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像托卡尔丘克前面开出的资本主义世界危机云云,其实从社会学人类学角度一定有更清楚完备的诠释,但我还是顺着她的视角去梳理了,因为这是她的一个完整的想象和表达。

并非奉托卡尔丘克的为圭臬,我们当然也可以从权力关系的建构角度说这是故弄玄虚、权威试图垄断话语权。但是我们回看一下演讲,原本的标题“温柔的叙述者”坦白讲不算什么大词,哪怕是“第四人称”这个词也只出现了一次,而且从她自己的文学实践来看,她自己确实就是这么追求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演讲里的托卡尔丘克还算是挺真诚的,用权力关系来解构有一点点过了。至于诺奖评审团有没有什么取向或者霸权是另一个问题,不过就不是我能聊的了哈哈哈哈
#16-14 - 2021-9-5 23:29
秘则为花
第四吟游 说: 我个人感觉这个“问题”主要还是语境的差异,如果是一个社会学家提出的理论概念,那自然需要严谨、可推导、可理解,但如果是文学家提出的一种想象,那或许可以不那么严格。毕竟理解和感受确实是两条路径,有人说诗被...
我明白你的意思,托尔卡丘克这里只说了世界是什么样的,balabala一大堆,但没有说明为什么这种描述是可信的。所以我才说这种视角是独断论的,我信这种描述其实是相信托尔卡丘克的判断,因为除了这个判断之外,我没有其他的依据,我信就是信他的判断。如果我重复这段描述,实际上是以我的经验替托尔卡丘克做这个保证,因为对听者而言,也是除了我和托尔卡丘克的判断,没有其他可依靠的。这里主要是个人趣味不同,这种判断自然有其力量,只是我最近不是很在意这种保证。这都是随口一吐槽,不用当真,也没想着要上升到什么什么问题攻击谁谁谁之类的。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17 - 2021-8-27 07:00
“我们只不过是一群蝼蚁,即使是假的希望,还是相信它会成真比较幸福”
#18 - 2021-8-27 08:51
和第四话一样 絵コンテ:川尻善昭......不意外了这个趣味,纯粹是想画点怪东西
那个丝袜头像是从久米田作品里跑出来的
是在阴阳这个循环往复的某等级社会啊
既然改变不了方向,那就赋予意义。。。
#19 - 2021-8-27 09:50
草,怎麽還死人了
#20 - 2021-8-27 12:32
死亡这种非常基本的创伤直接把希击碎了,期待下一步展开。
#20-1 - 2021-8-31 07:41
第四吟游
目测会有被抛、沉沦,最后向死而生hhh
#21 - 2021-8-27 13:04
(一条大学里的咸鱼)
我超,这便当发的我没回过神来(bgm38)
明显感觉到角色性格的转变了
瑞穗还是好可爱2333
靠谱小哥也离开主角团了(bgm38),但隐隐感觉后面他肯定还会发挥重大作用
希该怎么办呢.....
#22 - 2021-8-27 13:41
(bgm38)别骂了别骂了

喜欢单杠和蝙蝠的意象。
#23 - 2021-8-27 14:05
(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开始看不懂了
#24 - 2021-8-27 14:30
希犹豫了

接下来要拍公路片吗?(bgm38)
#25 - 2021-8-27 15:11
(贴贴拯救世界)
纯粹意识形态饮食
#26 - 2021-8-27 17:39
虫子略重口  还好作画比较简略
#27 - 2021-8-27 21:24
(宅臭要有自知之明)
Apart真无聊,不论是想表达的东西还是表现手法
#28 - 2021-8-27 22:30
(希望治安官大教育家屠魔勇者阴阳师拱火孤儿消停点 ... ...)
就算没有长良这个人,你们的人生也不会变得美好起来,就像这部片子一样,就算没有这集,也不会变得有趣起来。
#29 - 2021-8-27 23:10
希这集有点迷茫了,我比较喜欢那种被牵着走的感觉(bgm38)
#30 - 2021-8-28 00:03
(语言是一把利刃,如果不当使用,是可以成为杀人的可怕凶器 ...)
哎 好深奥啊
#31 - 2021-8-28 00:05
(不小心点到星星于是变成レイにゃん★ ...)
真·搬砖
存在主义.jpg
明星那条线怎么回事没看懂,突然明星和学生会的单马尾都变成好人了(一直也不是坏人其实,不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和主角组也一直保持事务性的关系,总之之前的塑造就……很谜
毕业后接着就各奔东西,承接第六集的情绪流,后劲足啊。这集贯穿始终的散伙饭气氛很好
知道自己死亡后开始畏缩的希,比之前整天往观众脸上糊存在主义说教的希真实多了也可爱多了,怜爱了(bgm86)
最后,虽然比较简单直白,这个巴别塔、找流星和单杠的寓言我喜欢
#32 - 2021-8-28 00:12
感觉这话好起来了,但是从分别来看也是剧情的分界线,保留契丹式结局的可能
#33 - 2021-8-28 01:05
(気まぐれの旅人)
跟羅老師講哲學一樣好看
#34 - 2021-8-28 05:57
浅显、清晰、好看的西西弗斯神话。
不知道会不会是一个持续性的主题。
#35 - 2021-8-28 06:05
(星。。星爆气流斩!)
期待神展开
#36 - 2021-8-28 11:39
(一切源自波动)
还可以的一集,主要是男主终于前进了,反倒大西开始迷茫了???(bgm38)凹酱对分别苦手简直太可爱了(bgm67)
#37 - 2021-8-28 11:52
每集单个拿出来的,个个都是不错的作品,但是都播出这么久了,也该给出信息流汇集的一个方向了吧?
#37-1 - 2021-8-30 00:39
Pokr
+1
#38 - 2021-8-28 13:38
不好意思,看不懂(bgm38)
#39 - 2021-8-28 14:05
确实是“第二季”开始了,到现在只能算是勉强懂一点,后面再看吧
#40 - 2021-8-28 14:51
目前最无聊的一集
#41 - 2021-8-28 17:25
(信じる心があなたの魔法)
蝙蝠为了不让他们知道回不去原来世界的真相 把这个深不见顶的洞穴颠倒 联合其他的披头族欺骗他们洞底那个黄色的光是塔顶 “天堂” 然后让他们往塔底 也就是没有尽头的地方搬砖 沉入名为“天堂”和“宝藏”的无底洞
知道真相 可以穿越世界的披头族之一蝙蝠去开会并被派去解决被判为罪人 把他们剥离出原来世界的观测者长良 他和长良有过一面之缘 内心里觉得他无罪 因为没有他 他们就只是原本世界的可能性 不会剥离出来也不会诞生 现在他们有了自己独立寻找意义的机会(这就是存在主义?)不用依附于原来世界 最后他颠倒了世界(可能也有把舆论颠倒为沉默的能力) 阻止这群人继续指责他
学霸找到了意义 就是远航去破解宇宙的真理 很符合他求知的形象
希失去了追逐光的勇气 没有了回到原来世界的意义 现在需要寻找新的意义
唇膏哥 你还是喜欢希 大莱莱不香吗(bgm38)
看得好累 只想埋胸 你不埋我来(bgm38)
#41-1 - 2021-8-28 19:58
xtellaris
还是期待后面要怎么进行下去,感觉这两集已经像是要完结了,就算后面有长良的追寻,但前头塑造的角色都散伙了,要怎么讲呢,还是说后面讲的就是他们怎么重聚?

不管怎么说,看得挺爽的,就喜欢这种弯弯绕绕的风格
#41-2 - 2021-8-29 04:37
#42 - 2021-8-28 19:55
(逃避虽然可耻,但是很有用)
妈的,想起刚毕业的时候几个互相嫌弃的老同学依依不舍了,互相嫌弃是诚实的,依依不舍也是真心的,就很复杂
#43 - 2021-8-28 20:11
(世界很大很奇妙,但是很小很无聊)
构思是很好的,但是为什么感觉演出效果总是差点什么呢(bgm38)
整体上就处于一种“这发生了。是的。哦,原来是这样。”的氛围
#43-1 - 2021-8-28 20:17
GlazyGalaxy
想了一想,是太客观了,夏目一点也没想再现剧中人物的情感,他只是用摄像机见证这漂流的一切,正如漂流也只不过是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的可能的世界而已
或者说这其实就是主角的感受,迟钝、麻木、逃避
#43-2 - 2021-8-28 20:18
GlazyGalaxy
GlazyGalaxy 说: 想了一想,是太客观了,夏目一点也没想再现剧中人物的情感,他只是用摄像机见证这漂流的一切,正如漂流也只不过是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的可能的世界而已
或者说这其实就是主角的感受,迟钝、麻木、逃避
读书太少,理论的东西说不出来,滚去学习了
#44 - 2021-8-28 23:07
好喜歡這種預言性質強的故事
#45 - 2021-8-28 23:32
什么颠倒的帕特玛之风裤袜传说(bu
主角和前辈在山洞中的对话一段挺好看的,尤其是前辈看到星空时所展现的感动,再想到这整个世界的基调,不禁让人唏嘘。
这个世界的结构本身也非常有趣,颠倒所产生的意义变化相当之多,不禁让人想到IO(?)。一端是不见底的黑洞,另一端是虚伪的天堂,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对于这两个问题答案的反转也是这个故事的有趣之处。
以上一集为分界点,浩浩荡荡的返乡计划已经宣告破产,接下来的故事,可能将会是一场鲁滨逊式的孤岛改造吧。
#46 - 2021-8-29 00:11
(奇跡も、魔法も、あるんだよ/人◕‿‿◕人\ ... ...)
巴别塔还行
特意跑去确认帕特玛不是夏目x
袜头伞人确实有久米田那味了(
龅牙和蝙蝠说的话很好理解,倒转的比喻还需要慢慢再品一下
#47 - 2021-8-29 00:34
女主因为上一集追光的结果,变得不自信,变得迷茫了。一方面人物更加立体,另一方面也失去了萌点之一(bgm41)

开头讨伐男主那段,幕布上播放的小动画应该是捏他《维度:数学漫步》,一个巨有意思的科普片


#48 - 2021-8-29 23:32
主旨基本锁定。评价主要取决于能否整合起过于割裂的主线。
#49 - 2021-8-30 00:17
“远看石塔黑乎乎,上面细来下面粗。有朝一日翻过来,下面细来上面粗。”
#50 - 2021-8-30 00:41
(不知道写什么所以不写了)
立刻想起特德•姜的巴比伦之塔
#51 - 2021-8-30 23:25
(『一言以蔽之,就是「爱」!』)


鹤见中尉(bgm38)
#52 - 2021-8-31 16:24
(42)
这样啊。
#53 - 2021-9-2 14:16
(华语嶋村さん首席粉。夜阑挑灯看片。 ... ... ...)
夏目は助太刀を探すほうが良い。此の季では見入られる一部も無いか…
#54 - 2021-9-2 19:31
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 对于工作了几百上千年的这群人 早就失去了寻求意义的动力吧 不想机械的活着的话该如何说服自己呢
#55 - 2021-9-3 01:20
(男人是抵抗不了性欲的可悲生物)
搬砖1000年的老鸟,脑子都搬麻了啊?

希 该怎么办呢?
#56 - 2021-9-3 13:45
这集长良放生拉吉塔尼的实验蚂蚁时,遭遇翻转,又到了另一个世界,与同一学校的不知多久前就已漂流来的学生们一起搬砖,从巴别塔顶往下搬砖,一些学生已经搬了上千年砖了,两颗星作为老员工一直指引着长良。长良在这个世界里是被批斗的对象,被认定有罪。长良搬了一段时间砖后,在想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去见了这个世界的主人,是小时候遇到的同学,擅长翻单杠,当时长良对他的技能评价“大家都叫他蝙蝠,我才不想变成这样,会做这种事情根本没有意义”。蝙蝠与长良对话,表示自己的技能就是翻转,把整个巨大的洞穴世界翻转过来,建通向天堂的巴别塔实际是在往地下挖洞,为了保护大家,把希望封在了洞底。男主表示自己不会让漂流变成一场错误的,决定不再逃避。之后长良被来寻找的瑞穗和狗接走。蝙蝠在批斗会上饶恕了长良,表示他也是漂流的受害者,没有观测者,大家就只是一些可能性,无论身处何处,都只能不断抗争。长良的同学们认识到无法回到原来世界,也都释然了,一部分跟着明星坐方舟走了,去找容身之所,明星表示自己已经听不到指示了。王牌一群人自行决定如何走下一步。拉吉塔尼也一个人去探索各个世界了,想发现宇宙的真理。老师一群人也走了,朝风还准备带走希和男主等人,被男主拒绝,男主表示自己不会放弃,还有事要做,要走自己的道路,希有些犹豫。
1 条评论已被折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