シャア・アズナブル 夏亚·阿兹纳布尔

  • 简体中文名: 夏亚·阿兹纳布尔
  • 英文名: Char Aznable
  • 本名: キャスバル・レム・ダイクン
  • 卡斯巴尔·雷姆·戴肯
  • Casval Rem Deikun
  • 奥古时期化名: クワトロ・バジーナ
  • 科瓦特罗·巴吉纳
  • Quattro Bajeena
  • 少年时代化名: エドワゥ・マス
  • 爱德华·玛斯
  • Edward Mass
  • 称号: 赤い彗星
  • 赤色彗星
  • The Red Comet
  • 别名: 红有三
  • 鸭子
  • 马沙
  • 性别:
  • 生日: 11月17日
  • 血型: AB
  • 身高: 175 cm 0079/180 cm 0087
  • 体重: 74 kg 0079/65kg 0087
  • 引用来源: anidb.net
  • 种族: New Type

谁收藏了シャア・アズナブル?

全部收藏会员 »
宇宙世纪(U.C.)一世纪末期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演说家及王牌驾驶员。
U.C.0059年出生在宇宙殖民卫星,原名卡斯巴尔·雷姆·戴肯。父亲为吉恩共和国创始人吉恩·奥姆·戴肯。
U.C.0069年吉恩·戴肯遭到政敌德金·索德·扎比的暗杀(一说因病猝死),卡斯瓦尔和妹妹奥尔黛西亚在戴肯同党金巴·拉尔的帮助下逃亡地球,在西班牙被富商玛斯家收养,兄妹分别改名为爱德华和塞拉。
U.C.0074年冒名“夏亚·阿兹纳布尔”潜入殖民卫星Side 3,进入吉恩军官学校,在此结交了德金·扎比的儿子卡尔玛。
U.C.0078年以优秀的成绩毕业从军官学校后加入了基西莉亚·扎比麾下的教导机动大队。随后又转属多兹鲁·扎比所统辖的宇宙攻击军,军籍号码为PM0571977243S。
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而戴着面具,借口是“脸上有被火烧伤的痕迹”,实际上则是美男子。
U.C.0079年,吉恩公国独立战争(一年战争)爆发,夏亚驾驶当时最先进的机动战士初期量产型扎古II(MS-06C)在鲁姆战役中击破5艘地球联邦军的宇宙战舰,由于使用的机动战士涂着特别的红色涂装,而获得了“赤色彗星”这一绰号,对于联邦前线士兵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因此功绩而获得从中尉到少佐连升两级的奖赏。随后,多兹鲁将自己在鲁姆战役中使用的旗舰法梅尔号(姆赛级改)交给夏亚,组成了独立的机动战士中队。作为中队长夏亚还驾驶过量产型扎古II(MS-06F)和指挥官用扎古II(MS-06S),都是当时最先进的机种。同年9月,在侦查Side7联邦军基地时初次遇到后来成为毕生宿敌的阿姆罗,并与其驾驶的机动战士高达(RX-78-2)交手。其后在追击联邦战舰白色基地号途中设计害死卡尔玛·扎比,遭到多兹鲁的处分,转属基西莉亚的突击机动军。之后搭乘专用红魔蟹、专用红勇士、吉恩号等机体多次与阿姆罗交手,均告失败。阿·巴瓦·库决战中吉恩号被阿姆罗击坠后,夏亚找到刚刚刺杀了公国元首基连·扎比,搭乘桑给巴尔级机动巡洋舰准备逃走的基西莉亚,使用单兵火箭炮将其击杀。至此德金·戴肯及四个子女全部死亡,夏亚完成了为父亲报仇雪恨的愿望后逃离战场,随残余部队前往宇宙深处吉恩军最后的据点——小行星阿克西斯。
U.C.0083年,阿克西斯领导人马哈拉嘉·坎恩死后,其女儿哈曼被推选为摄政,试图恢复扎比家的政策。夏亚对此不满,以侦查地球情况为由离开了阿克西斯。
U.C.0084年,夏亚带着阿克西斯开发的“高达尼姆合金γ”来到地球,使用伪造的身份“库瓦特罗·巴吉纳”取得了地球联邦军军籍,并加入奥古(AEUG,反地球联邦政府组织,联邦军亲宇宙派)。
U.C.0087年,为取得提坦斯(Titans,联邦军激进反宇宙派)开发的高达Mk-II资料,库瓦特罗率部潜入Side7,在卡缪·比丹的帮助下夺取了一台高达Mk-II,交由加入奥古的卡缪驾驶。其后参加了贾布罗战役、和阻止提坦斯阿波罗作战的战斗,均以失败告终,其间得到了阿姆罗的帮助。同年8月奥古领导人布列克斯遭暗杀后成为奥古实际的领导者,同年10月准备与回归地球轨道的阿克西斯军结盟,但是看到米涅芭·扎比被哈曼当作傀儡后与其决裂。同年11月在达喀尔的联邦议会上以卡斯巴尔·雷姆·戴肯的名义发表演讲,揭露提坦斯的罪行,使联邦军倒向奥古。
U.C.0088年,奥古、提坦斯、阿克西斯三方混战,最终奥古军击败提坦斯夺取殖民卫星炮格利普斯2号,而库瓦特罗驾驶的百式与哈曼、西洛克交手后被卷入战舰的爆炸下落不明。
U.C.0092年,作为新生新吉恩的总帅再次出现。由于之前几次战争中对地球居民彻底失望,企图肃清地球的人类。打着“赤色彗星”的旗号纠集了一批原新吉恩的军人,占领了殖民卫星“甘泉”。
U.C.0093年,向地球联邦宣战。将月神5号小行星推向地球,坠落在联邦议会所处的拉萨。之后在企图将阿克西斯推向地球的战斗中败给阿姆罗,阿克西斯改变轨道后与阿姆罗一起消失,下落不明。

出演

吐槽箱

#1 - 2011-9-16 22:28
(一只线虫)
鸭子!
#2 - 2011-12-19 21:40
(Live for speed)
虾!
#3 - 2012-10-12 14:52
通常の3倍!
#4 - 2012-10-21 13:46
鸭子赛高
#5 - 2013-8-11 11:34
(乾坤一擲。)
你算计我!
#6 - 2013-8-30 08:42
シャアは否定しろ!
#7 - 2013-11-17 09:38
(理想时薪114514)
鸭子生快啊(bgm47)
#8 - 2014-6-21 18:52
(苦恼的时候就进攻右下段)
裤袜脱落大尉
#9 - 2014-11-16 23:11
(地球在情歌中死去…)
生快!
#10 - 2015-3-4 14:05
(无糖更健康)
(bgm38)最后那发型太成熟了把葵斯吸引过来了。
#11 - 2015-8-18 14:58
(Today is a gift.That's why it's called the present ...)
妹控loli控母控把loli当母来控基佬卖队友复仇的疯子逆袭的疯子喜欢逃避的脓包脱出帝演说帝老中二主席的曾祖父小美的好爸爸
#12 - 2015-8-23 11:51
he is a CHAR!
#13 - 2015-10-14 19:30
(←超高校級の鬼畜絨球)
紅色有角三倍速咻咻咻咻咻
#14 - 2015-11-19 23:37
(Anime is trash and so am I.)
(bgm38)很帅吗?好吧确实很帅
#15 - 2016-5-2 02:22
(无法触及因而耀眼,贪得无厌而又毫不眷恋 ... ... ... . ...)
错的不是我  是世界
#16 - 2016-5-24 00:03
(prototype)
写程序经常“char Aznable”(bgm38)
明明是个严肃的人,可是他一出场我就想笑(bgm38)
#17 - 2016-11-17 12:07
总帅生日快乐(bgm56)(bgm56)
#18 - 2017-7-3 21:44
(Une maison de poupée)
鸭酱、
#19 - 2018-4-25 22:12
骚话王
#20 - 2018-5-13 16:23
(千盏灯,盏盏皆非为我等)
遅かれ早かれ、こんな悲しみだけが広がって、地球をおしつぶすのだ…. ならば人类は、自分の手で自分を裁いて、自然に対し、地球に対して、赎罪しなければならん….アムロ…なんでこれが分からん!
#21 - 2018-8-10 16:25
脱出型NT
#22 - 2018-12-28 08:54
(极度厚古薄今,请慎重看待打分和评价 ...)
0079总击坠数1
#22-1 - 2019-11-30 19:58
#22-2 - 2021-5-5 22:48
眼鏡霓娜
都在gto里了)
#23 - 2019-9-8 10:27
(杂食)
居然最后有人投资了(bgm38)
#23-1 - 2019-11-30 21:07
#24 - 2019-10-14 00:44
(想画漫画)
总帅今天又被黑驾驶技术了!
#25 - 2019-11-17 15:41
(译者兼诗人)
夏亚生日快乐!!
#26 - 2020-11-17 11:25
(摸了)
窝鸭生快
#27 - 2020-12-2 03:25
常常装逼失败也导致其成为UC的搞笑担当之一。欸~
#28 - 2021-2-25 01:23
为啥搜隔壁某爱马仕也会跳出这位来……
#29 - 2021-3-19 10:26
少女杀手
#30 - 2021-6-16 01:42
(毒性非常之大,小孩看了会犯错误,会犯很大的错误 ...)
Origin里这角色好别扭,人生每个转变都很突兀,
突然从保护妹妹的小少年变成张献忠,连妹妹死活都不管了,
同样是屠杀,和伤害到亲人,不如鲁路修逻辑清晰
#30-1 - 2021-6-21 20:43
RC3
建议看小说,动画里其实很清晰。
#31 - 2021-7-8 21:13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
鸭子的人格魅力真大,感觉天生领袖气质
#32 - 2021-11-17 00:57
Happy Birthday,Char Aznable
#33 - 2021-11-17 09:03
(光是纽带,它会被继承,再度发光的)
生快
#34 - 2021-11-17 16:18
(では、あなたは何故、ココにいるの? ... ... ... ... . ...)
总帅生日快乐,啥时候再来肃清地球(bgm38)
#35 - 2021-12-30 15:46
UC纪元中当之无愧的最伟大的革命者。高达中的阿克西斯降下作战就宛如现实中的culture revolution一样,是一面政治照妖镜。只有害怕革命恐怖的人才会指责它们是多么的不人道主义,并把其与NAZI/吉翁/极权政治行为相提并论。
另一方面真羡慕高达中有着能相互理解的新人类这种设定,人类不能说是全上了宇宙就直接实现了共产主义了,但也至少半脚踏进共产主义了,而不像现实中的culture revolution只是历史中螳臂当车似的一场短暂的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而已
#35-1 - 2022-2-23 00:50
白石清寧
对于阿克西斯的奇迹和nt的设定,富野以一种唯心的设定讲述了一个相当唯物主义的论断:现实人类相互理解的不可能性。所以当电影和现实翻转过来,与其说推石头是人类未来的可能性,不如说地球寒冷化计划和现实中culture revolution一样才是在拓展人类未来的可能性。
#36 - 2021-12-30 16:17
(当你长大,会成为绝望者、失败者与被诅咒者的拯救者吗? . ...)
把核按钮交给一个实际天天想着回妈妈怀抱里吃奶的小孩当玩具会发生什么?
可惜扔陨石的都提前躲到天上去了,只希望那一面面“政治照妖镜”能多砸死点地上支持鼓吹它们的人,毕竟他们当初是那么盼星星盼月亮。
#37 - 2021-12-31 19:25
我承认在CCA中夏亚掺杂了一些私心,但用经过富野放大化的恋母情结来指责夏亚不成熟则大可不必,将夏亚理解为恋母癖是一种浅薄的解读。对于夏亚、阿姆罗乃至所有新人类来说,宇宙女鬼到底在隐喻什么,我也不想大扯什么对象a那一套晦涩的拉康术语。对于这个只需要一句反问就够了,难道不是不愿离开地球母亲的旧人类权贵才是最大最不成熟的恋母癖?
#38 - 2022-2-11 16:33
(家に帰るまでが遠足です)
气量狭小又无能,但那又如何呢?阿克西斯仍然是最接近于人类滚出地球的一天。沦落到要靠戴肯来拯救是人类的悲哀,不是卡斯巴尔的失败。人类们大可以以希望之名弹冠相庆,但结局却终将沦落为靠发光海藻和同类为食。新人类就是革新吗?哈曼与西洛克自黑暗冰冷的宇宙归来,西布克与胡索成了地球的蛀虫,就连伟大如朱总也不过是在数十年的逃亡中选择了终点。他们又究竟比腐败的官僚们好到哪里去呢?黄金之秋就比白银之冬更有未来吗?地球圣地主义与原始欲望的怪胎所塑造的悲剧最终连神明也要吞噬殆尽,而这虚伪的结局也不过是神所留下的最后慈悲罢了。
#39 - 2022-3-1 22:25
(好故事的捷径是悲剧)
因为父亲的影响和极高的个人能力,的确可以拯救不少人,但归根结底是用各种大义来掩盖自己的欲望发泄
#40 - 2022-3-12 18:18
极端的gm者,可惜童年的阴影始终影响着他,最终与阿姆罗同归于尽,可谓是解脱。
#41 - 2022-6-26 10:56
(エル・プサイ・コングルゥ)
能使人强烈共情的总帅,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