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6 09:54 /
我從來不看那些網上的新番推薦,新番掃雷之類的文章。準確說,我曾經看過,但很快就不看了。

我開始發現原來上網可以同步看到日本動畫的,是大概2005年左右。我最記得當時追的第一部片是《日式麵包王》的TV動畫版,而且與此同時《高達SEED-Destiny》首播,我還看了幾集。但由於我沒看過SEED,不懂前文后理,所以最後還是沒看了。那時候的大陸網絡ACG文化處於一個剛萌芽沒多久的時期,當時連新番這個詞還只是少數人使用,原不及今天那麼流行。而且這個字眼還是港台那邊說起的,這邊還只是稱為動畫。所以我很少用新番這詞,更習慣用動畫,正是來源於此。

由於大陸對日本動畫的認知還相對貧乏,除了極少數從更早前就發展起來的圈子(比如某屎黃色論壇),你要找這方面的資訊就只能從港台那邊獲取了。當時港台也處於萌芽期不久,但畢竟比大陸這邊有基礎,所以不少資訊和濫觴都是直接學日本那邊的。我最記得當時非常多港台BLOG會撰寫每一集動畫的觀影感受,而且還會截圖,更細的甚至會對某幾句臺詞吐槽(吐槽:吐槽這個詞在當時還不流行呢)。除此之外,就是大量的所謂新番介紹,新番推介,新番掃雷了。

一開始,這些文章的確對我有些幫助。以上面所寫的按圖索驥,發現了不少好的作品,一下子感覺世界都不一樣了。這種情況大概持續了一年左右吧,具體時間不可考據了,總之就是到了一段時間後,我再看這些文章,就發現這類文章其實沒什麽乾貨。寫來寫去都是那種調調,而且除了複製粘貼片子的介紹外,就加一兩句無聊的評語。什麽喜歡這個女角色啊,戰鬥畫面很好看啊,情節很有趣啊——對,說得沒錯,但誰不知道?

或者說,這些看故事簡介就能理解的東西,我還需要你再跟我說一遍嗎?從此以後我就不再看那種東西了。

最近在看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的一門公開課錄像,題目叫《科幻概論》(在線:http://www.bilibili.tv/video/av836618/)。這個講師對我來說還頗有淵源,許多年前GFW還不像現在這麼猖狂,許多台灣網站也還能上去的時候,我就發現了一個台灣人寫BLOG非常有趣,裏面用嚴謹認真的科學態度,但以幽默輕鬆的語言深入淺出剖析歐美和日本的科幻作品和科幻歷史,其名曰“難攻博士的搧胡椒秘密基地 ”(drng.pixnet.net/blog)。當時我就非常喜歡看,不過後來因為這個BLOG的服務商被大陸這邊“和諧”了,導致連BLOG都上不去,我有好幾年都沒機會上去看。而這門《科幻概論》的講師正是這個BLOG的作者之一。這個錄像的第一講有一段話非常深得我心,他說:“當我們想像未來的時候,首先想到的都是美國式的,日本式的,卻唯獨沒有我們華人式的……這樣很悲哀。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我們竟然沒人覺得這樣有什麽不妥……爲什麽?因為我們(台灣)的義務教育會教你怎麼解答問題,卻從來不會教你提出問題……而領導這個世界的人,永遠都是那些能夠提出問題的人。”(原話不同,我這裡做了歸納總結)

請問,多少人會帶著問題看新番?

肯定很多人會吐槽我,看新番而已,有那麼嚴重嗎?下班放學回家,我想的是輕鬆娛樂誒,我看新番就是圖個爽快,這難道有錯嗎?

基於人權嘛,這沒有錯,這是你的自由。但正如上面那位講師所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你囫圇吞棗地看完人家做的動畫,接受了人家的意識形態,一點不動腦子地去看,最終會變成什麼樣的社會,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我唯一知道的是,一個國家即便如何對裏對外嚷嚷大國崛起,但其國民愚昧無知,只會像機械人一樣解答別國給出來的問題,那所謂的崛起也不過是一廂情願的癡心妄想罷了。

還有人會說,你這樣說話太公知了,把什麽問題都扯上意識形態,為免太政治化。這話呢,如果是中國人說出來的,我不怪他,畢竟他們在這方面的見識太小了,太無知了。夏蟲不可與語冰,對於一個無時無刻腦洞大開只懂得接受命令不懂思考命令的人來說,的確這樣做對他們太過火了。我只想借講師在公開課里談到的一個例子。

大家都看過DVD吧?都知道DVD是有區域碼的嗎?區域碼大概就是當時DVD的既得利益者們爲了保護地區性的DVD收益,刻意限制了DVD不能在別的區域播放。當然最後某些非常聰明的人破解了這種限制,讓其變成一個笑話。但大家可以上維基百科查一下“DVD區域碼”,裏面把世界分成6個地區。

——而你最熟悉的那個國家,她排在最後。甚至比她聲稱擁有主權的地區還要後。

這地區的分類難道不是有意識形態的成份嗎?對不起,有的。就在這麼細微,無關痛癢的地方上,都充滿了意識形態。如果你說一部新番沒有意識形態,只是娛樂而已,那真是童真得緊。當然這不是要你上綱上線,把每一部動畫都當成“毒草”一樣以批判性的眼光去看,而是你有沒思考過那些似乎理所當然的情節其實都是有著創作者本身的價值投射,以及他們面向群體的意識形態投射。你要介紹一部新番,你光告訴我裏面情節有趣,女角乳量客觀,蘿莉萌道不行有什麽意義?我幹嘛還要看你?如果你能把片子背後的價值觀分析出來,把隱藏在片子中的意識形態提出來,把這些看上去理所當然的細節分析出來,有理有據,令人信服,那你的文章對我來說才是值得一看的。

不然,那只是搬字過紙的重複勞動而已。我沒必要浪費時間。

說到底,這是這個圈子本身沒這個眼界和寫作技巧。再者讀者本身也都是一些關在國門內夜郎自大的傢伙。我到現在還看見有人覺得亞洲的某個國家已經是世界大國了,有底氣了,可以跟那些傳統的大國平起平坐了。把那窗紙捅穿吧,人家根本就瞧你不起。但他們很損的,他們嘴上不會說你的不是,相反他們還會找人來不斷稱讚你,不斷說你如何如何厲害我如何如何之不行,將來啊這個星球肯定就是上國來領導的。你笑哈哈地打賞他們錢財,他們可以笑著讓你用鈔票打臉。

沒關係的,反正摔得最疼的,永遠是你自己。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三體》

※※※※※※※※※※※※※※※※※※※※※※※※※※※※※※※※※※※※※※※※※※※※※※※※※※※※※※※※※※※※※※※※※※※※※※※※※※※※※※※※※※※※※※※※※※※※※※※※※※※※※※※※※※※※※※※※※※※※※※※※※※※※※※

總結《從新番推薦說起的無聊事情》

原帖:http://tieba.baidu.com/p/2721628667

我回个总结吧,当然大家还想继续说的我不阻止。

这个吧裏面不是有很多人推荐《三体》嘛,关於这本科幻小说的赞誉我就不复述了,重点也不在这里。裏面有一段情节,相信大家都很熟悉,就是说一个教授拿一行用天文望远镜拍的星图,背景黑色上面白色点点的那种,跟清明上河图对比,问哪一个信息量更大。大刘在书裏面给出的答案是,前者更大,甚至比清明上河图还要大无数倍。

为什麽?这张看上去很简单,只是有无数个白色像素点构成的图片裏面包含了成千上亿的星系讯息,这裏面可能包含了不知道多少个外星生命发展历史。而清明上河图就算再复杂,也不过是重现人类历史中的其中一段罢了。这段情节大刘除了想告诉我们宇宙之广阔无垠外,还表达了什麽?

细节处见魔鬼。你理所当然地觉得这是一个简单的东西,往往裏面就蕴含著大量你从来没想到过的信息。

我写顶楼那篇文章的时候就预计到有人会反驳我说看一部片不需要动脑子,那只不过消遣娱乐,干嘛要那麼认真,我还刻意写在上面。果不其然,好几楼都是以这种逻辑反驳我的。我在其楼已经有过回覆了,这里就不重复吧。我想我真是料事如神,你们想学我这麼料事如神麼,是有办法学的。

不过事先声明,我认为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你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这样就足够了的话请不要往下看。真的。如果你看完之后心裏面有些想法,又说不出是什麽想法的时候,你就完了。就像传说中混沌被人凿开七孔一样,很多人是受不了就流血而死。这个传说典故可不是传说而已,有很深的寓意在裏面的。当然也有人看完也嗤之以鼻,那没关系,这是你的厉害,巨巨请受我一拜。

要学会这个,首先你要质疑身边每一样东西。是每一样。上面有楼问,“难道你也要质疑桌子是木头做的吗”(大意,原文不同)。对头,你也要质疑。《黑客帝国》裏面就有句名台词:“你怎麼知道你面前的都是真实的。”很有可能,桌子就不一定是木头做的。而且越是理所当然的东西,你就越是要质疑,要去发问。

然后有人就问,这样做就太累了,看看动画看看电影也要想一大堆有的没的,你难道不累吗?那好,我就举一个例子,有人看过《钢琴师》吗(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296736/)。一部讲二战的时候,一个犹太人钢琴家怎麼死里逃生的故事。请问在看的时候,你有没有为主角担心过,有没有在心裏面不断在问:他能逃出那个绝境吗?他能顺利活下来吗?那些纳粹会抓到他吗?

你看,你这不就是在一边看一边在想问题吗。

有些人把这个“想问题”想像得很严重,好像一旦这麼说就非得你看完一部动画一部电影就要写出一长篇论文才叫“想问题”。大家都有这种想法,我是觉得非常恐怖的。是什麽时候,是谁会让那麼多人拒绝去思考,拒绝去想问题,拒绝去审视这个世界?

有人说“纯粹因为懒”,好,那我又要提问题了:从小到大,懒都被视为一种缺点,我相信你们身边的人没一个会支持你懒吧,看见你在犯懒谁都会说不要这麼懒嘛,要勤奋努力啊云云。那为什麽到了节骨眼上,你们犯懒是被允许的,是默许的,是可以忽略的呢?

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吗?原来一直有人,不知道是谁,在告诉你不去思考才是正确的,在动脑子上面犯懒是可以允许的,是可以接受的。这真的很恐怖,比拿把刀子捅死你更加恐怖。

不去想问题还有一个理由,这让我觉得最好玩。因为我觉得提出这个理由的人都非常有童心,我真希望他们一辈子都别长大,这样多美好。这个理由就是“想那麼多干嘛,无非就是利益,赚钱就好了”。

好啊,咱们又来谈谈人家是怎麼赚钱的。就说暴利很深的快餐。一说到这个词的时候,你想到的是什麽名字?告诉我,最直观的,第一个念头想到的是什麽。

是不是是麦当劳,肯德基?当然可能会有人说真功夫啊什麽的。可真功夫本身也是抄麦当劳的 ,不是吗。

为什麽一说到快餐,你更容易想到的是麦当劳。为什麽不会是你楼下的那间小吃店?为什麽麦当劳的广告铺天盖地十几年,到最后你会自然而然地接受麦当劳的东西,即便你细想下来麦当劳很多东西都是坑钱的,都是又贵又不饱的。可你还是会接受麦当劳,你还是会觉得他比你家楼下的那间小吃店要来得高档。为什麽?这裏面有没有意识形态操作?

意识形态是可以赚钱的呀。反过来说,赚钱本身,就是充满意识形态操作的方式。他要让你想都不用想就觉得他们的东西好,这样当你生出“其实他们的东西根本不好”的时候,你甚至会反过来推翻自己说“不是,他们的东西挺高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方寸之间就是学问,想起最开头提起的那张星图吗。说埋头赚钱就好了的,不用去想那麼多的人,你们有没想过这种想法本身就很有问题呀。会不会是有人为了避免你去碰到他们的问题,让你埋头去发展经济,不问其他事情呀?

还有一种论调呢,也不算说没思考,但是很有趣地把问题转移到别的地方去。有人说民智未开呀,有人说什麽土壤的问题呀,等等等等。归纳总结起来,可以变成这麼一句话:“因为有著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我们暂时解决不了,只能把问题交给未来,让更好的人去解答。”

很好。这个说法看上去非常合理不是吗。以前有一个老人也是这麼说过的,十几二十年来人人都相信他说的话。好的,其实思考裏面的问题有一个手段,就是把其中一些要素置换一下,看是否合理。

假如我是一个学生,有一道功课我就是做不了。然后我这样跟老师说:对不起呀老师,我因为没有解答这条问题的能力,所以我决定暂时不去做这道题。不过你放心哦,在未来,还会有更多更好的人懂得回答这条问题,我会把这条问题留到那个时候再去解决。老师你可别说我没交作业哦。

你猜那个老师会有什麽反应。

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越是值得思考为什麽。细节之处才是魔鬼,方寸之间就是学问。

刚才上面那个例子,最吊诡的地方在於它把自己的责任转嫁到另外一个暧昧模糊的东西上。未来是多未来?以后是多以后?子孙后代是哪一代的子孙后代?十年后算不算未来?二十年呢?五十年呢?一百年呢?一万年呢?不知道,因为说这种话的人,可以轻轻松松地把自己的责任丢给了别人,广东话里这叫“卸膊”。而根本就没完成责任的那个人,却还可以坐在那里享受他并不应得的资源和地位。这叫什麽,老祖宗有一个成语,叫“尸位素餐”。

其实这也没什麽啦,这世界大部份人都是这麼干的。你情我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真正恐怖的事情正在於我们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对啊,现在解决不了的问题,未来就能解决哦。好哦,把事情推到以后再去解决好了。看,犯懒了不是。而从那位老人开始,所有人都觉得这种犯懒是理所当然的。多恐怖啊。

写到这里我还是不得不佩服一下我自己,我能从看新番扯到那麼多出来。你能吗?如果你能做到十分之一,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已经比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要高出不知道多少个LEVEL了。有人在上面几楼说,“难道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是无知的吗?”,说这句话的人还真是一针见血。真的,这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无知的,众生愚昧。但我一直强调,无知是一种幸福,又套用《三体》裏面的台词,在多少多少光年内,在多少个亿年的时间跨度内,宇宙发生什麽跟我们人类毫无关系。你觉得你甘愿做一个无知的人,这是你的选择,没所谓对错。生活就是这样,很恐怖又很好玩,你只不过是选择直面这种恐怖,还是继续卷缩起来看萌妹子卖萌,玩玩游戏王,打打LOL,每天去追新卡表什麽的(话说起来,游戏王这种商业模式也非常值得探讨)。

最后我想统一回覆一个少部份人的观点。他们的观点只有一句话:“你写这些有什麽意义,你说这些谁懂啊”。哈哈,说得真好。其实没什麽意义,真的,我这帖子的标题不是写明“无聊事情”吗,所以是没什麽意义的。

这令我想起一个话剧的故事,具体内容可能有些出入,但大概是说突然某一天一个小镇上突然出现一头犀牛,人们都不知道犀牛怎麼来的,只发现犀牛出现以后小镇上就少了一个人。第二天,又多了一头犀牛,同时小镇又失踪了一个人。如是者一个星期后,一个月后,一年后,犀牛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少。人们没有陷入恐慌,因为大家渐渐习惯了犀牛的出现会伴随著一个人的消失。到了很久以后,小镇上铺满了犀牛,而几乎所有人都不见了,只剩下最后一个人。那个人看著满地的犀牛,他开始怀疑:难道人变成犀牛的世界才是正常的吗?在这个满是犀牛的世界里,我才是异类吗?最后,这最后一人在痛苦挣扎中,慢慢变成了犀牛。最后,所有人都觉得,变成犀牛是理所当然的。

意义,就在这里。
#1 - 2013-11-26 18:52
(苦恼的时候就进攻右下段)
说到底,有空暇、有能力、有兴趣去思考的人永远都是少数,而在看动画的人群中这个比例更低,对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太苛刻了
#1-1 - 2013-11-26 20:12
地球防卫军大佐
我從來不這麼認為。能夠看動畫的人,我敢相信他們的物質條件都非常不錯,至少基本都不愁溫飽。再者我也相信能夠看動畫的人絕大部份都不太可能是智力有缺陷的人。可以說,這類人是這個世界上非常幸運的人,如果去讓他們去思考也算苛刻的話,那我真的覺得他們應該跟某些有這種意志卻沒有物質條件的人交換身份。

這些人太幸運了,如果還不因此反省的話,這個世界會越變越糟的。到了最後,動畫就會變成一種毒藥。
#2 - 2013-11-26 23:10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還給你吧
#2-1 - 2013-11-26 23:44
默不作声的结城照美(仮)
这句话其实没什么意思,只是看上去很霸气有道理而已。甚至不放在特定语境就是错的
我就只对这话吱个声,其它的啥也没说
#2-2 - 2013-11-27 09:44
#2-3 - 2013-11-27 09:54
地球防卫军大佐
大学探险者结城照美 说: 这句话其实没什么意思,只是看上去很霸气有道理而已。甚至不放在特定语境就是错的
我就只对这话吱个声,其它的啥也没说
謝謝指出。看來我把這句話放在特定語境里是對的。
#2-4 - 2013-11-27 13:15
默不作声的结城照美(仮)
大佐 说: 謝謝指出。看來我把這句話放在特定語境里是對的。
其实你想表达的应当是发展、崛起之类的而不是生存
#3 - 2013-11-27 01:10
(卒業は終わりじゃない これからも御宅だから♪ ... .. ...)
从三体点进来看到这篇东西而且我还读完了是要闹那样w
话说,当年三体读完瞬间最大的感受竟然是,好想看到它被拍成高质量的剧场版动画!

那天晚上睡前,我还在床上翻来覆去YY了好久我会告诉你们吗?等大学毕业后我就留学去日本学习动画制作,有充分的工作经验后回国募集资金与赞助,带领团队制作三体动画,首先获得大刘授权,然后招募动画产业新锐精英,历时N年呕心沥血制作,为保留文♂革那部分还得去公关广电,最终上映后取得了空前的反响,若干年后被誉为中国动画史新世纪的里程碑。。。

然后我睡着了,第二天起床去课上签到、早退、回寝室打DOTA

你看,我也挺能扯的。。愿意思考的人是少,但思考之后会付出行动,为心中所想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才是真正的凤毛麟角吧

说来惭愧,本人倒是越变越懒,最近连思考都很少了呢。。。
#3-1 - 2013-11-27 09:52
地球防卫军大佐
能夠思考並且持之以恆地實現的人,在這個世界上畢竟是少數的。因為他們要付出的東西會很多很多。而相對的,能夠思考就輕鬆多了。這裡的意思是並非說只要思考了就OK,而是在大家都不思考的環境下,你能思考你就比別人厲害不少。當然文章里也反復提到,不思考也沒什麽,大部份人也還是這樣活著。而一旦思考起來,人生就會大不同。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接受這種變化。

舉個例子。我們可能一輩子都當不上金牌運動員,但我們可以做適量的運動。思考是大腦的運動,是大腦的保健操。時常運作起來,對我們來說益處很大。像你能夠想到那麼多,就已經比很多人高出一個LEVEL了。加之如果能從慣有思維中想到更多,那就更好。至少比你樓上的那兩位要好吧,我覺得。
#3-2 - 2013-11-27 13:19
林卯
《三体》我读的时候就在同时构想电影/电视剧化画面,将无画面的描述动画化(世界形势、原理及构造),及为了改编该如何取舍。在看完后的几年中构思了数个版本的预告片、预告海报及logo设计…
和你略不同的是,我只考虑画面的实现步骤,试图压缩制作成本…最后断绝了真正弄出来的想法。
我特别希望有种能直接导出脑中画面的工具。
▁▁▁▁▁▁▁▁▁▁▁▁▁▁▁▁▁▁▁▁▁▁▁▁▁▁▁▁▁▁▁▁▁▁▁▁▁▁
说来玄天大佐目前有没有构思并成文的青年向故事?
#3-3 - 2013-11-27 13:22
地球防卫军大佐
林卯 说: 《三体》我读的时候就在同时构想电影/电视剧化画面,将无画面的描述动画化(世界形势、原理及构造),及为了改编该如何取舍。在看完后的几年中构思了数个版本的预告片、预告海报及logo设计…
和你略不同的是,...
有是有,不過青年向的作品構思起來需要花費不少準備功夫,目前來說還沒有短期內能拿出手的作品。
#4 - 2013-12-18 06:25
(He's dead, Jim.)
Insanity in individuals is something rare - but in groups, parties, nations, and epochs it is the rule.
——Nietzsche (1886) Beyond Good and Evil trans. Helen Zimmern “CHAPTER IV. APOPHTHEGMS AND INTERLUDES” 156
现在差不多所有的事我都用这句话总结了。
不过知道大佐也常常为了别人司空见惯的事情自我折磨顿时觉得不是我一个人这样真好(btw我是索菲
#5 - 2014-1-2 23:30
(越是不张扬不激进越能长久)
能不能推荐几篇能讲出意识形态的评论?
#6 - 2014-1-13 11:33
(分道扬镳)
我觉得对大部分人来说,我们的社会既没有在教育中启发独立思考、训练批判性思维,又遍布着反智的思潮,在根本上缺乏思考的动机,不管他是功利还是享乐主义。
所以楼主这种循循善诱的文章还是很有必要的><
#7 - 2014-12-9 19:44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
说道新番扫雷,我近几年也是完全不看了。说起来理由和楼主不同,我是自己的口味比较叼而且比较偏小众冷门。之前做心理测试的时候有句话我至今记得:XX人格和CC人格(具体名称忘记了)差别很大,不如说他们双方只有共同生活在地球上这一点相同。啊原来如此,当时我想。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现在XX向的作品越来越多,简而言之就是为了讨好特定人群而创作出来的有针对性的作品。我看片子本来没什么标准,只要有趣就可以了,可问题是能提起我兴趣的片子很少,我兴趣点很奇怪,大部分时候格外宽容,但同时很多时候极其严苛,就这样我渐渐发现了“自己是不可能被刻意讨好的”这一个事实。所以现在大部分以一般论书写的新番扫雷,我纯粹是因为没有感觉所以无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大部分新番也是如此感觉。每次都会想要去好好理解自己真正喜欢的作品,然后将那份深刻的理解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基地,因为即使说出来也不会被理解,渐渐地就不再做无用功了,楼主所厌弃的不就是国人的这点傲慢么?在这里,如果不作出什么成绩来,你的话语是不会有谁用心聆听的,更别说理解了。所以,将自己的幻想和理解积攒起来,用来作为自己作品的原料,等到自己的作品出生,就……嘛,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传达心声的办法了。
#7-1 - 2015-1-27 00:45
TARUMI
【意义和社会】
      “一旦找到你的主控思想(核心价值观),你就必须尊重它。绝不可心存奢望地自慰:‘这只不过是娱乐而已’。究竟何为‘娱乐’?娱乐是一种仪式:端坐在黑暗之中,凝视着屏幕,全神贯注地投入一种人们希望将会是令人满足的意味深长的情感体验。任何影片如果能够召集,控制并成功完成这种故事仪式,即是娱乐。无论它是《绿野仙踪》或《四百下》还是《甜蜜的生活》或《白雪公主和三个小丑》,没有一个故事是单纯的。所有言之有物的故事都表达了一个思想,只是这一思想掩饰在情感魅力的面纱之下而已”
      “公元前388年,柏拉图敦促雅典城的长老们放逐所有的诗人和讲故事的人。他们对社会是一种威胁,他指出。作家摆弄的是思想,但并不是以哲学家那种公开而理性的方式,而是将思想掩藏在艺术那诱惑人心的情感之内。可是,正如柏拉图所言,能感觉得的思想毕竟也是思想。每一个有效的故事都会向我们传送一个负荷着价值的思想,实际上是将这一思想楔入我们的心灵,使我们不得不相信。事实上,一个故事的说服力是那样地强大,即使我们发现它在道德上令人反感,我们也可能会相信它的意义。柏拉图断言,讲故事的人都是危险人物,他并没有说错。”

摘自罗伯特.麦基的《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
#8 - 2015-1-27 01:09
(- ( ゜- ゜)つロ ლ(╹ω╹ლ) (〇<ゝω·)~☆ ... ...)
我认为楼主阐述的道理很实际也很正确,包括看起来自高的语句也是。

争辩着只想要娱乐不想思考的观众从根本上搞错了一个问题:思考本身就是一种娱乐,越是复杂深度的思考越能带来娱乐的满足感。FateZero里金闪闪对麻婆说的即是如此,优秀的故事作家们也深谙此理。前后唯一不同的是后者的思考是被故事情感体验掩饰的。最常见的思考引发手法就是埋伏笔: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借着思考这个话题说点题外话:

思考着欣赏故事是一件本能的事情,剧情优秀且具有辩证性的故事都会让观众不自觉的使用这种本能,这种本能来自人们对生活的体验并反映在故事里。但是现在的绝大部分日本电视动画都在为了保住市场不招惹观众而回避这点(电影界也有这种倾向,但是由于比日本动画更加故事多样性要好的多)。就连角色的缺点设定也可以成为变相的萌点塑造。

要知道,抛开虚拟角色偶像商品化的成分,以故事本身而言,具有强烈思想价值的故事带来的娱乐满足感其实比服务性质的陈词滥调浓厚太多了

现代生活压力越来越大,这使得很多观众更不喜欢忙碌一天之后还要被认真讲故事的搞的睡觉前情感和头脑憔悴。这点楼主还真没说错,提出,思考问题还要传教的都是吃饱了没事干闲着撑的精神贵族

但是恐怖的事情在于,一旦没有这种精神贵族,人类故事文化将变得除了谄媚观众以外,空洞,俗套和低价值。好比只有LoveLive和iDOLM@STER,而没有WakeUpGirls。而人们却对此毫不抱有疑问

总之,当代动画正有麻痹观众思考能力的倾向。稳定和可被预测的故事走向能相对容易的控制观影体验并保证市场,而陈词滥调导致不足的娱乐成分可借由观众喜欢的角色塑造来弥补。而根据需求决定市场这点来看,这些又是不愿动脑子的观众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