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0 21:20 /
因为是漫谈,写得会比较随意。
先说结论,《地狱》这部剧,从原作读者角度来看整体相当中规中矩,不同于《D.P. 逃兵追缉令》在原作者参与编剧的情况下大段改动,作为原作者的延尚昊直接担任《地狱》的导演,竟然会如此保守地对漫画情节、台词、分镜进行复刻。视听语言也相对匮乏,偶有一两处亮点(第五集律师打戏贴身长镜头),但整体还是寡淡。所以完全可以通过漫画去解读这部剧的内容。

漫画版《地狱》是延尚昊(编剧)与崔圭硕(作画)于2019年8月至2020年9月期间在韩国漫画平台Naver Webtoon改编的同名漫画,起源可以追溯到延尚昊作为独立动画人的早期生涯。

两位主创——漫画家崔圭硕和电影导演、独立动画导演延尚昊同为祥明大学毕业,二人虽然是同期生,但一个是漫画专业,一个是西洋画专业,实际并不在同一校区。崔圭硕称真正让他俩走近的正是《地狱:两个人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地狱:两个人生》诞生于延尚昊的动画公司Studio DaDaShow正式成立之前,原本是2003年和2004年分别制作的两部短片,2010年合为一部上线流媒体平台,全长34分钟。
过去延尚昊做独立动画时期,崔圭硕也曾多次负责Studio DaDaShow作品的人设原案甚至原画。近几年因为工作繁忙(延导恰饭)俩人很少能见面。延尚昊想起了当年的那部短片,决定将其重新演绎成漫画故事,于是找到了老搭档。

漫画的剧情虽然与动画全然不同,但依然延续了当年动画的设定,可被视为世界观的延续。来自地狱的天使(一张巨大的面孔)会突然出现在当事人面前,呼唤其名字,告知其几时几分将会下地狱,在指定的时刻当事人会被来自地狱的使者残忍处刑。

“地狱”这一标题含义其实很丰富,既可以指死后所到之处,也可以指在等待死亡之前令人绝望的现实。在漫画中,由新真理教创造的新世界,于某些人也可以视为一种地狱。英文标题hellbound是hell(地狱)和bound(必定的;被限制的)的合成词,“地狱公使”实际是一个相当不准确、带有一定程度偏题的译名,强调了带走人的“地狱使者”制造的恐怖奇观,而弱化了“地狱”本身丰富的象征意味。包括整部剧前期宣发、营销,都在贩卖奇观的部分,对观众难免会有误导。

在漫画中,下地狱的这套流程被新真理会解读为地狱的“试演”——是本作的核心。但实际上,本作意图不在探究使者们从何而来又去往何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以及如何回避这种现象,试演就只是一个设定,重点在于——在无法解释的灾难面前人们的应对机制。所以这部漫画,包括剧在内,定位是奇幻恐怖设定下的伪宗教题材。

在2020年7月第一卷单行本发行时的采访中,漫画编剧延尚昊说,《地狱》涉及到了伪宗教,他认为由于韩国人容易受到“无法承受不确定性”这一人性弱点的影响,所以很多事情都具有宗教氛围,因为“无法承受不确定性”而试图找到一些得以依靠的可确定的事物。很适合做成悬疑惊悚剧。《地狱》如同末日预言般设定在近未来的韩国,这个近未来在剧版被精准地设定为2022年的韩国,四年后第二季结尾准确出现了时间点:2026年12月31日。

采访中,负责作画的崔圭硕将“随机发出下地狱通知的神”描述为宇宙恐怖主义性质的存在,为了让现代人感受到早期人类世界中对未知事物的敬畏感,需要某种无法解释但深深作用于人类意志的现象。宇宙恐怖主义表现出人类最根本的恐惧。所以在观众视角中“下地狱”的流程真相是不能被破解的,这种“无法解释的恐怖感”是整部漫画的大前提和绝对基础。

虽然整体而言是照本宣科的改编,只是通过演员表演强化了个体情感,还是有一些令人在意的改动。
一是把前半部主人公陈京勋(梁益准 饰)的儿子改成了女儿,这段改动对情节发展几乎没任何影响,个人推断就是为了拍第三集陈京勋回到家和女儿拥抱的那个画面。从议长(刘亚仁 饰)设局将世界的未来托付给陈京勋的自律开始,就有一种强烈既视感——很像对朴赞郁名作《Old Boy》结局反派揭露真相的致敬。因为血脉相连的“爱”,所以吴大秀最终割掉了自己的舌头,陈京勋选择替议长殓尸。最后父女抱在一起,《Old Boy》这个镜头也是韩国电影史上的名场面。


二是弱化了试演的残酷性,虽然作为19禁剧集出血量足够大,但相对漫画来说差很远……漫画中接受试演的人内脏会被挖出来(郑真诛死得还不够惨),第六集结尾父母身体被撕烂也死死护住孩子,也许是为了回避残酷性流程被大大简化了。
三是天使的形象有较大改动。动画和漫画都是女性形象,剧版变成了性别不明的面孔和合成音,不得不说更有特效合成的质感了……

整体来看,“下地狱”这个设定是整部作品中最不合理的,但《地狱》的故事情节始终建立在现实条件下,发展是合乎理性的。《地狱》的主旨早在第二集郑真诛(郑晋守的简中译名,非常有象征性的译名)和闵慧珍在朴贞子(朴静子的简中译名)家门口的对话就已经体现了。

郑真诛讲到了日食的故事,将陈京勋比作追逐天狗的猎人。
闵慧珍适时出场,说:“总比宣称日食是天神发怒迫害无辜百姓的祭司来得好。”暗示了苏涂的立场。
最后郑真诛说:“祭司是为人们的生活赋予意义,毕竟生活如果缺乏意义,人类就会自取灭亡。”虽然郑真诛的本意是散播恐惧,却也通过新真理教以一种迫害少数人的方式维持了多数人正常生活的秩序,正因为他用了十几年精心准备为“试演”现象赋予了意义,并成功利用传媒的影响力(网络直播,以及剧中相当有影响力的NTBC电视台),使人们高效地接受了使者存在的事实,得以安心度过“试演”这一超自然灾害频发的四年。

说到这里,作为剧版联名编剧、原作漫画画师的崔圭硕想必功不可没。
他以往的作品都是现实主义题材,比如代表作《100摄氏度》(八月抗争)、《锥子》(劳工维权)。长期的工作方法就是从个体经验来构筑整个社会环境,和《锥子》相比《地狱》的节奏比较快,没有太多塑造角色的闲笔,更加偏延尚昊主导。不过虽然是他首次挑战奇幻题材,《地狱》本质上还是一部社会类作品,现实意味浓郁。
如果漫画真的要出第三季(剧版第二季),如果崔圭硕不参加应该会失色很多。
Tags: 三次元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