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8-16 04:19 /
吃苦耐劳,艰苦奋斗,我们总是被教导如何忍受痛苦,但是忍耐无法使痛苦消失,也无法带来幸福。

抚子就是这样一个擅长忍受痛苦的女孩,无论是面对蛇的时候,还是面对自己的恋爱的时候。

在蛇的故事里抚子的忍耐是起了积极的作用的,帮助她面对身体的痛苦和死亡的恐惧,去尝试解决的方法。但是忍耐也让她无法告诉周围的人(哪怕是父母和历哥哥)自己的痛苦,也没有请教别人(哪怕是贝木)如何解咒呢?胡乱采用治疗方法让病情加重,抚子也是有些许的责任的。

回归日常生活后抚子的忍耐和压抑起到的则是相对消极的作用:接受本不属于自己也无力完成的任务,在恋爱中被动,深藏自己的梦想。而且因为习惯压抑自己,无法对无理的要求说“不”,也丧失了追逐梦想和幸福的勇气,于是积累了更多的痛苦,变得既麻木又脆弱。

这就导致了一种痛苦的螺旋,越是感到痛苦就越不得不忍耐,越忍耐就越一无所获越空虚,空虚又带来了新的痛苦。在痛苦中循环,永无止境。

如何摆脱这种循环?西尾在恋物语中借贝木之口给抚子带来的是漫画家的梦想。当然漫画家属于每个小孩子都想过的,也是最不切实际的那种梦想,抚子表示“开玩笑,老娘怎么可能因为这种愚蠢的理由而放弃当神啊”,作为读者看到这里也一头雾水。但是贝木又进一步告诉她维持现状只会更空虚,开导她历哥哥并没有重要到无法替代,她还可以去追求新的梦想。只用短短几页,快速精准的解决了问题。

———————————————分割线————————————————

想来姬宫安希和高岛柘榴也面临过类似的问题,得到过类似的解答。不同之处在于抚子面对的完全是内源性的问题,而安希和柘榴的问题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外来的压迫。面对外在压迫的时候,坚持自我、反抗压迫、寻求自己的道路的想法是自然而然的,但是面对内源性的,对自我的压抑,这种抗争则没有那么显然。我觉得这也是千石抚子这个角色出彩的地方。

另一个类似的角色是《挪威的森林》的永泽,物语系列的世界观比较接近童话,而永泽则是现实版的,加以夸张的抚子。永泽能生吞两条蛞蝓,能考进外务省,能熟练掌握多门外语,能让几十上百个女孩和他睡,其背后是远超常人的毅力和日复一日的努力。但是永泽进外务省是想测试自己的能力,和不同的女孩睡则像是打发时间,面对爱自己的初美也既不回报爱,也不拒绝。想来永泽这个角色也是格外空虚的,空有能力但是没有真正的目标,算是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吧。

现实中的痛苦很多是难以避免的,枯燥而无意义的工作,周围买房结婚生子的压力等等,忍受痛苦是必要的,梦想之类的也是遥不可及的。但是如有可能的话,不要将推给自己的全盘接受,顺从自己的内心,做一些真的想做的事情,然后尽量做好一点,总好过纯粹的打发时间。压抑自己虽然轻松,但是真的让人格外空虚。


(pixiv 91953835, by A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