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11:20 /
如果要评选业界脚本实力的话,奈须蘑菇绝对是在最顶尖的那一层。尽管从2000年出场至今他在业界所留下的作品仅有三部(FD不单独计算),但这三部作品都登上了批评空间的85点台,其中的《Fate/stay night》更是一跃杀入了90点台。哪怕是业界的其他知名选手,也都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高质量水准。毫无疑问,蘑菇的作品虽少,但质量和影响都是一时无两。不管是“同人三大奇迹”之一的《月姬》,狂卖到脱销的《Fate/stay night》,还是在沉寂数年后拿出来的半部刷新了观众对于ADV演出理解的《魔法使之夜》,都是对得起评分和观众期待的水准之作。
那么,为什么奈须蘑菇的作品都能得到如此一致的高评价?
是因为他编织故事的水准很强吗?当然不是。平心而论,蘑菇对故事的编织技巧其实是每况愈下的,他最为构思精巧的故事,恰恰是他最早所发表的《月姬》。
一定要解读蘑菇创作成功的诀窍的话,独一无二的人设应该才是他作品之所以脱颖而出的法宝。
事实上,蘑菇作品里的大多数角色,本质意义上都只是标签化集合后的产物。远坂凛的性格就是非常经典的黑长直傲娇大小姐人设,阿尔托莉雅则是恪守骑士道的剑姬外加大食等萌点的复合体,至于之后的久远寺有珠,无外是冷娇的三无面瘫大小姐。
但是这些标签化下的角色在蘑菇的笔下就能产生出奇妙的化学变化,她们从模板化与平面化的诅咒中逃脱出来,成了非常具有典型形象的、性格特征鲜明夺目的、能让人过目不忘乃至久久回味的经典人物。
蘑菇并不太擅长于描绘“正常”或者看起来“普通”的人物,他曾在访谈里陈述的“慎二或许是玩家所最能深感认同的普通人立场上的角色”就足以表明他在对待“普通人”这个概念上好像有着些什么误会(笑)。而三部作品里所能拎出来的角色,也的确很难有着能够称之为“普普通通”的角色,《月姬》里的男主是直面死亡的杀人鬼,《FSN》里的士郎性格之强势根本无法代入,而《魔法使之夜》里的草十郎也是不世出的assassin,他的钝感与愚驽简直是在一本正经板着脸说冷笑话。至于女角色,——当她们与“神秘”挂钩联系在一起时,就已经注定了她们的不平常与不平凡了。毕竟在世界观下都曾经反复强调过,所谓魔术师,从来都不是遵守着正常思维定式的正常人。
全员“不正常”下的角色固然很容易塑造出性格鲜明而有特点的人物,但也极易让人物脱轨成为扭曲的剧情符号象征,缺少着立体感与真实感的人物形象是一把双刃剑,他们对于讲述故事而言是极佳的推进剂和工具人,但更大的可能是让玩家在无法理解和无法接受之间选择怒斥“这是什么神经病的神经病故事”——譬如说另外某部90点台的大作在人物塑造上就栽于此处。
幸好蘑菇在这场复杂而微妙的化学方程式里,有着他的独门催化剂。凭借着这味催化剂的神奇功效,酿就了蘑菇作品里独一无二的角色特质,并将这种特质从特点发扬成了优点,从而让自己的人设形象脱颖而出,最终在玩家心底留下熠熠生辉不可磨灭的深刻映像。在蘑菇的笔下,角色的性格缺陷从缺点变成了特点,最终蛊惑到玩家甚至以为是优点。从世界观下所散发的扭曲最终对人物与故事完成了改造,于是我们对着哈哈镜里的角色评头论足,并以为这才是值得赞赏与惊叹的魅力。
这味催化剂的名字,叫做“神秘”。
蘑菇笔下的世界是如《荷马史诗》般神人共存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神性与人性一起在角色身上显现,他们仿若古希腊神话时代的半神之躯,既拥有着人的感情与喜怒,又身怀神的力量与傲慢。这种古怪的融合造就了别致的魅力与诱惑,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其当做理所当然般的英雄来崇拜憧憬;却又给了玩家一丝能与其感同身受的凡人气息。他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话,举手投足皆有仙气;他们却又被囹于这肉体凡躯,与普通人一样体验悲欢离合。他们在恰到距离的远处,让玩家能看清所有过程细节,却又缥缈不可触摸;他们在恰到距离的近处,让玩家察觉与角色之间的疏离感,却又轻而易举体察到角色的呼吸与命运。蘑菇式的故事里,角色的性格大多不能以现实套入,有着本质上的高冷与奇特,但在“神秘”这一个性世界观的修饰下,这些棱角分明的顽石并不再会刺痛与挑拨读者的神经,相反成了恰如其分的特色符号,与月世界本身的神秘相得益彰,构筑出的妖异与幻惑之感让角色有了自己的灵魂。于是玩家明明清楚知晓“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存在”,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相信“这样的人物在这个故事里是理所当然般的存在”,然后角色从故事里走进玩家的心里,让玩家为之心悦诚服觉得“这样的人物如果存在一定会是这个样子”。于是人物的塑造就在玩家的自我脑补与感动下得到了凸显与强化,她们不再只是标签化下的平板人物,而成了横看成岭侧成峰的仅此唯一。正是因为这份神秘让角色云山雾罩,让玩家与角色之间产生了距离感与陌生感,在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阅读过程里,角色的特质才能被一次次凸显,才能被玩家承认和接受,才能让角色本身因此发光。
如果没有杀人鬼的身份困惑,志贵的人格魅力必然直线下降;如果没有亚瑟王这样的故事沉淀,saber的光辉必定逊色三分;如果没有魔法使的矜持与孤立,久远寺有珠的可爱,大抵要少至少一半。而沉溺于自我愉悦的麻婆,或是弑亲屠人的苍崎橙子,如果没有这份因为“神秘”所支撑的怪诞世界观的话,放至其他的故事里,只怕都是会被钉成彻底反派的邪角,更勿论讨论其邪魅妖异的人格魅力。
这便是蘑菇得以致胜的法宝。他所描绘的是人却又不是人,他所刻画的是神却又不是神。正是这种不确定的存在的可能性在作品里得以存在,才愈发显得性格的个性张扬而又合情合理,才愈加让人物的魅力捉摸不定而又有迹可循。
因为神秘,所以神秘。
Tags: 游戏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