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6-27 01:30 /
其实这篇文章是关于民国时代女校生活的一点初步材料。起因是某天在班固米里谈及,与日本相比,中国近代文学上对女校生活的描绘极为少见,完全没有发展出类似日本“少女小说”一样的文学体裁。首先这种现象的原因现在看来已经比较清楚了:之前我们谈到日本的少女小说时很少注意的一点是,所谓的“少女小说”实际上属于儿童文学范畴,主要是发表在面向女学生的杂志上供在校生阅读的。以这类作品中最著名的川端康成《少女的港湾》为例,这部小说实际上就是发表在少女杂志《少女之友(少女の友)》上的,性质接近当代中国的所谓“青春文学”。而民国时期实际上中国也颇有几本类似性质的少女向杂志(尽管受战乱和经济影响,大多数杂志出刊时间并不长),但目前来说国内仍然缺乏对这部分杂志的深入研究。

不过如果对民国时代的中学生活感兴趣的话,最近有一个非常大的利好:上海图书馆办了一个“中国报刊索引”数据库,可以看到极大数量的晚清和民国杂志全文。只是很可惜,每个账号只有五次免费下载的机会,此后每篇文章要收费廿元,价格颇高;而且更要命的是即便是国内高校图书馆大多也没有订阅这一数据库(我目前知道厦门大学有),因此只能考虑个人花钱购买。好在目前数据库还不检查IP地址,这也就是说每弄到一个可以接收验证码的手机号就有额外的五次免费下载的机会,所以这方面也是一个白嫖一些资源的可行途径。不过现在的问题是相关关键词的搜索返回结果浩如烟海,根本无从判断哪篇文章可能有价值,所以恐怕最终还是要找一个高校的订阅账号才好办。

这里贴出两篇在该数据库里找到的对于拟制中国式少女小说非常有价值的两篇文章:
1. 女校中“崇拜同学”的风气,周瑞珍,《妇女(上海1945)》,1947 年第2卷第4期,23页
2.  女学生谈片——座谈会记录,茜,《妇女生活(上海1935)》,1935 年第1卷第4期,68-79页
尤其是第二篇文章算是难得的长文。大家读完之后不难明白标题是从何而来。不过《妇女生活(上海1935)》是一本进步杂志,所以文章的基调不难理解。因为懒得做文字识别,所以就直接贴图了。如果图片链接失效,请留言补档。

1. 女校中“崇拜同学”的风气


2. 女学生谈片——座谈会记录
(按:关于校园管理严格这点,日本当年也是一样的。见女子師範学校・師範学校女子部・高等女学校寄宿舎管理注意要項。但很少有艺术作品能反映出这一点来。)


















#1 - 2020-6-27 07:20
珍贵史料。要是有人能 OCR 一下重新排个版就好了(bgm38)
#1-1 - 2020-6-27 17:22
ξ゚⊿゚)ξ「いけずやわー。」
估计竖排OCR起来不太容易,而且也不算太清晰……
#1-2 - 2020-6-28 08:46
laike9m
Ƹ̵̡Ӝ̵̨̄Ʒ 说: 估计竖排 OCR 起来不太容易,而且也不算太清晰……
试了 ABBYY Finereader 和 汉王文本王 - 文豪 7600,效果都不行。。
#2 - 2020-6-27 15:48
看完了,感谢分享。各个方面都很有意思,不仅是“托朋友”的部分。
#3 - 2020-8-22 17:50
啊...这
#4 - 2021-4-5 23:56
(沉迷拼胶不能自拔)
啊,竟然还有硬拖同睡的(bgm38)
手抄了一下:
#4-1 - 2021-4-5 23:56
Killy

女校中「崇拜同学」的风气
周瑞珍


    ——这不是笑话趣闻,而是一个值得教育家及心理学家研究的问题

    微风吻着这都市里温暖的一角,吻着一群群的天之骄子,吻着这如茵的草场,更吻着一对对在水门汀路上散步的学生。每一对散步的朋友中间,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他们难得交谈,只是带着笑容,默默地沿着草场,一圈一圈地走着,这就是所谓跑路了。
    女校中时常盛行着「吵朋友」的风气,我们学校也不能例外。这里初中同学对高中同学发生了爱慕和敬仰,是常有的事,同班生互相钟情的,也不在少数。
    假使你拥有好几个崇拜者,你一定会给那些孩子们缠绕得无可奈何。他们会在你功课繁忙的时候,硬拖你去玩;他们会哭丧着脸要求你星期日到她家去,而不管你那天是否已另有约会,她们更会坚决地送给你许多相当贵重的礼物——像玻璃丝袜、手帕等,弄得你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不知怎么办才好。最严重的,那些崇拜者之间,还隐藏着强烈的嫉妒,假使你允应了某一位「朋友」的要求,而拒绝了另一位「朋友」,那么,这位失望者将会气得什么似的。
    孩子们崇拜的原因是不一的。有的说是喜欢对方那「水汪汪的眼睛」,有的说是喜欢那「高高的鼻子」,有些是爱对方为人的温柔和蔼,有些是羡慕她办事的才干。更有一个初中一定孩子说:「我喜欢高三的××,因为她是全校脸孔最红,而且红得最可爱的一个」。
    那些多情的孩子,还常常会做出可笑而不可思议的事,一位高中同学在无意中对他的「朋友」说:「你的头发很不错。」第二天她就在铅笔盒子里,发现了二三寸长的一束头发,另外还有一张纸条写着:「给喜欢我头发的人:秀」。还有一次,一位初一到同学说:「我明年不再想念书了,我在这儿念书完全是为了敏的缘故,明年敏要毕业了,我还念什么呢?」
    可是先别去笑他们,那些痴情的孩子是怪可怜的,他们常常为了盲目的崇拜,而产生许多无谓的烦恼。一天晚上,我在宿舍里,初中部的玲推门进来问我秋在不在,我告诉她秋晚饭后就没有进过房间,她失望地走进房间,焦急地说:「她答应我晚上一起玩的,怎么又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呢?」明知道秋不等「就寝钟」敲过,是不会回来的,可是玲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耐心地等着。不到五分钟初一的娟也来找秋来,她看见秋不在,绝望地说:「我找她找了一天了。」我尽力地劝告他们:「你们要想开一点,把生活的圈子扩大起来,多结交朋友,多参加课外活动,多用功念书。不要尽拖着秋,她也有她自己的工作。你们现在如果有功课没预备好的话,还是赶快去念书吧!」娟抬起头来,张大了眼睛对我说:「你不会懂得我的!」在灯光下,我看见她那大眼睛里,充满了晶莹的泪水,玲对着窗口,也在哭了。就寝钟响了,我除了安慰她们几句以外,也只得让她们寂寞地离开了我的卧室。
    那些多情的孩子,常常会被对方所厌恶,所不欢迎,可是这些并不会冲淡他们「崇拜」的心里,相反的,你越是躲避他们,拒绝他们,他们却越是要来拖你、找你。最好的方法,只有用对普通朋友的态度去对待他们,使他们觉得你并不是超人,并没有值得「崇拜」的地方,让他们对你的态度,渐渐地从「敬慕」和「崇拜」进而为「互助」和更深的「友谊」,这样,你的崇拜者,就可能都成为你很好的朋友。
    那些多情的孩子,以初一、初二为最多,每年在这两班一百多个学生中,总可以找出二、三十个特别痴情的孩子。他们的年龄大概从十三、四岁到十五、六岁正在从儿童跨进成年的一个阶段。说他们懂事吧,他们还都是天真无知的孩子,说他们不懂事吧,他们又好像什么都懂得似的,这种年龄是心理上最不可捉摸的一个时期。到初三「崇拜者」的比例,就大大地减少了,很多学生在高中时还保持着他们的痴心。
    略为打听一下同学们的家境,就可以发现那些多情的孩子,有许多生长在不愉快的家庭中,虽然也有在美满的家庭生活中生长的。那些不幸的孩子,有些是家庭不和的,有些是失去父母的,他们虽然有物质上的享受,可是却缺乏精神上的满足,她们为了在家庭中找不到了解他,爱护她的人,就不得不将所有的感情,寄托在一个不熟识的同学身上,这种情形,也不能不说是中国不合理的婚姻制度及家庭制度下的产物。
    女中里「崇拜同学」的风气,绝不是单纯的一件淘气的事,而是和生理、心理、教育、社会制度,都有连带关系的现象。来吧!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我在这里公开地征求解答。希望后来的孩子们,不再受无谓烦恼的侵扰。
#4-2 - 2021-4-6 00:01
Killy

女学生谈片
——座谈会记录——


    在某校的一间大教室里围坐了二十来个年轻女子,由她们的白衣黑裙以及蓝布旗袍等的服装,即可辨识她们都是一些富于朝气的学生。虽然中间的一列长桌上摆满了饼干糖果之类的食品,这些女学生们却只各自埋首在各自面前的一部第三期《妇女生活》里,谁的眼睛也不旁视一下,煞像在上什么阎王课似的。但这只是未打开话匣子以前数分种的情形,等到主席替大家互相介绍了姓名与学校,全场的空气顿时一变,再至大家轮流报告学校生活时,众人好像电流一样,完全随和着报告者报告时的喜怒哀乐的情绪而大家打成一片了。

    一  内地的女师范生
    ▲不准越界门一步,制造大批贤妻良母。
    ▲才出坟墓似的校门,又走入古老的家庭。
    ▲会考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刀。

    A:我的学校不再上海,但离上海也不远,几个钟头火车就到了。我这个学校是公立的,有师范部和初中部,我是这期师范毕业的,现在我就报告师范部的情形罢。
    一,教育方面:我们学校里男教员占三分之二,女教员占三分之一。男教员老头子居多,女教员几乎全是小姐派。上课时,除了课本上的东西外,旁的什么也不能发问,问了就要受先生责骂或恶意的注意,下课后,男教员与我们尚有点接近的机会,譬如我们向他们问问功课,或者谈谈天;但女教员虽然听说她们都是上海著名大学毕业的,可是她们全是抱的闭门独善其身的政策,下课后,与我们好像不相识的人一样,话都不讲一句,只忙她们自己的交际与打扮。她们这种态度的籍口是,「维持女教师的尊严」,但这种尊严,我们学生没有一个懂得是什么一种尊严。在功课方面,我个人顶欢喜文学,艺术,音乐,社会科学一类的东西,而顶讨厌家政和手工。我课外读小说的时候多,像鲁迅,张天翼,易卜生等人的作品常读。对于课外读物,教员们不大指导。学校图书馆里,新书很少,但《文学》,《太白》,《读书生活》种种杂志我们自己常看。报纸等等,我们同学都只看看副刊而已。校内,我们自己还出壁报,那是属于学生自治会的指导之下,每周由各级轮流出刊。因里面的文字,有非难教员与学校的行政等以及开罪地方当局的处所,校长知道了,就此废刊了。
    会考吗,那不必说,非加入不可的。但我们同学对于会考却没有什么好感情,虽然学校当局将它奉为神圣一样。我们无论反对会考到若何程度,到了会考前一两月,却非死读死书不可。因为一想到要是会考不及格,我们的将来就毫无希望。弄不着那一张混人眼目的纸,要升学既不能,要做事更不能,所以有些同学夜里带了电筒在被窝里读,早晨在鱼白光下硬睁着眼睛读,不惜将整条性命拼在会考上面。唉!会考对于我们学生,实在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二,训育方面:我们学校离校门七八尺远的地方另有一道栏栅称为界门。平日我们岂但不能出校门,竟至不能越界门一步。每两星期,方可出外一次,时间是星期日上午八时至下午六时。平常会客是下午四点到六点,星期日则由午前八时到午后六时。出入的信笺都要往检查,男朋友的信如被检查出来,就要喊去训话,或记过。寄出去的信,必须写明详细的校名和本人的姓名,不然就不给你寄。星期日出外,如遇哥哥来领,就不许出门。A女士讲到这里,有人插嘴问:「为什么哥哥来领,就不许出门?」
「哥哥就有另种亲哥哥的嫌疑啊!」A女士悄皮地回答引得满座大笑。关于装饰和服装等等,校长都要干涉的。总之,我们都只有极少极少限度的自由。
    三,对于整个学校的意见:我们学校情形的大略已如上述,但这一切的半数的责任,不得不归在至今已有十年历史的校长头上。我们的校长是堂堂的英国女留学生,她平日无论什么都是崇拜英国的,譬如严寒的冬日,我们穷学生们,只有花几件洋,织一条绒围巾来御风,校长却看不来这样子,她说英国的卖菜婆才是这样批一条围巾的,她要我们穿大衣,可怜我们那有闲钱来卖大衣呀?!
我们的校长已有四十多的年纪,而且是有儿有女有丈夫的。平日在纪念周上,她就时常爱讲她个人的私事,譬如她的儿子怎样好,她的女儿怎样好,要不然,她就讲进来顶时髦的题目,她说:「我的学校是要造成贤妻良母的,不愿做贤妻良母的,不要进我这个学校来,既进了这个学校就非学做贤妻良母不可。」
    在课程方面,家事科近年来比以往每周增多了一小时。以往是马马虎虎的,现在却要读家事学以及治家之道等等的东西。家事科的教员是北平某大学家事科毕业的,她教我们做早餐,必须要牛奶几两,牛油几两,蛋白多少,蛋黄几个,但这些费钱的东西,我们那能天天吃的起呢?我觉得,像这种学校教育除了把我们造成十足的奴隶的奴隶以为,对我们女子一分好处都没有。
    四,个人问题:我的家是一个小地主,而且是大家庭。经济方面,我本可以进大学,但家里的条件要我在家做一些日子的小姐,才许我升学。那种日子我不要过,所以我跑到上海来了,想在实生活中学习,同时更想多认识一些有真知识的人们,学着读点活书。
    我现在是在一个公馆里做家庭教师,学生是两男两女。我的生活问题虽有了解决,同时却发生了一件困难的事。那就是,我的东家是老古董,他要我教的课本是三字经和千字文,而在孩子们不听话以及背不出书时,定要我打他们的手心。我第一天去上任时,他就交给了我一条大戒尺。我觉这种生活与我的学校生活以及家庭生活同是坟墓中的生活,我奇怪,难道我永踏不出死人堆吗?(A女士讲至此,一个勇敢而活泼的少女,突然变得阴郁而绝望了,幸得本刊的编者以及在座的同人热切地劝慰她说:「你可用自己的好而新鲜的教授方法,多讲故事给儿童听,诱导他们乐于听先生的话,而没有挨打的机会发生。至于课本方面,像三字经和千字文在非教不可的情形下,只好暂时作为教识字的工具,能够讲故事的地方,仍用故事来诱导儿童,在可能范围,教他们唱唱歌,做做游戏,往后再极力找更换的机会。」至此,A女士脸上才又有了笑容。

    二  内地的初中
    ▲痛谈古怪腐化的先生。
    ▲不愿做管家婆,愿学做明星。

    B:我与A女士同校,不过我住的是初中部。学校的大略情形,A女士刚才已经说了,我现在只讲讲我自己在初中部所受的事,并补充一点A女士所遗漏的。
    她天真活泼地笑着说:诸位,我可告诉你们我们校内两位最好的先生。一是史地教员,这位先生的眼睛是见细不见大的,他教起书来,譬如书上有一句,「金华火腿」,他就要捧着讲上半点或三刻钟。他说金华火腿那样好吃,那一家的火腿好,那一家的火腿丑,而且金华还有什么东西是好吃的,足有名的,讲得滔滔不绝,活像煞有介事的。又如书上提到了「古物」,他就又要来一篇,他家里藏有那些那些古物,是某年某某人送的,或在某某地方买的,价值多少等的洪论。书上若有当今某大人物的姓名时,他的精神便更加百倍了,他说某某大人物是他的亲戚,某某大人物是他的同学,某某大人物又是他的娘舅,说时不胜荣幸的样子。可是一遇着书上有了「一二八」,「九一八」,或「半殖民地」「帝国主义」等字出现时,他除了照书念以外,一句旁的话也没有。(B女士讲至此,因金华火腿而发笑的在座诸人,顿时起了苦笑皆非之感。)
    一是国文教员,我们蒙校长的错爱,将曾经教过她的国文的教员,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聘来教我们的国文。可怜这位老老师连白话文的句段都弄不清,所以他与白话文的不共载天的仇恨,就完全发泄在我们学生头上。我们平日作起文来,自然要用文言,但有的人用白话写了,不但要被圈改得不文不白,而且还要被他大骂一顿。他出的作文题,最通俗的说是:「说秋日之校园」「说春日之风景」。有时出的文言题目,我们真是懂也不懂。
    我们学校还有一种陋俗,那就是「拖朋友」。拖朋友要具三个条件:(一)非同级,(二)非同乡,(三)非同室。具备这三种条件的两个同学,如若互相道了一句倾慕或赞扬的话而被旁的同学听着了,她们就要把这两人拖在一道,晚上把她们拖在一铺床上,务使她俩成为最好的朋友而后已。这种被拖成的朋友,她俩之间往往会发展到同性恋爱平日接吻搂抱并做出各种亲热的表情。这种情形,女生与女教员间也常发生。现在我们校中,每个女教员照例有两个最要好的学生,一般人称她们为「爱徒」。「爱徒」为她们的爱师做许多的事,当然爱师在功课的分数上,又特别优待爱徒。有的爱师与爱徒有时也进展到了同性恋爱的程度。学校当局无论怎样严,对于这些,它却不管。
    现在再来讲一点我个人的事罢。我父亲早已去世,现在我母亲和我都是依靠一位已婚的姐姐。我的姐夫是一个大商人,每月有上千的收入,但我姐姐却不愿帮助我求学,她要我在她家做家政妇,替她理家看孩子,让她自己好一天到晚看戏跳舞打牌;这种饭,我宁可不吃,所以我跑到上海来了,很想有方法做一个演员,因我自己非常欢喜表演,什么脚色我都干。至此A女士插嘴说,B确有做演员的资格的,因为她的说话时狠会表情,而且说得一口流丽的国语。B女士脸上,才现出了天真的愉快的微笑。

    三  内地的初中男女同校
    ▲女同学受了不平等教育仍沾沾自喜。

    C:我的学校离上海也不狠远,是一间私立的男女同校的学堂。我不会讲话,现在就按着次序单乱讲几句罢,请各位不要见笑。
    1,教育方面:我们学校没有女教员,全是男先生,校长也是男的。教员上课,有的教法很好,有的却很坏,但不知怎的,他们对待我们女生凡事比男生较松。譬如图画一科,男生画水彩画时,我们铅笔画就行,男生画木炭画时,我们钢笔画就行。对于这种差别待遇,有些女同学看为是她们的特权,很是沾沾自喜,但我觉得这种样子完全是把女子看为低能,看为劣于男子的东西的劣等待遇,不然,何须要有这种差别呢?
    功课方面,我最欢喜数理科。我们学校藏书不多,课外读物,只是自己就家有的几种书报看看,教师不曾加以指导。我们学校每周也出壁报。全校的人都可投稿的。我们私立的学校不是完全参加会考,只是行的抽考制。那就是说,并非每年或每科都有会考,那一年那一科被抽着要会考就会考,旁的没被抽着的科目,只由学校举行考试,而教育局派人来监考,也是很严的。因为抽考没有一定,所以我们死读教科书,所费的精神与时间,比年年参加会考的还多,且更浪费而无用。
    2,训育方面:我们的校长对男女界线分得很严的。如问他的学校问什么要收女生,谁都看得出,那完全为的是钱。不知怎的,我们女生在学校除开排球外,什么球都没有份,有时我们跑去与男生一道打打篮球,校长看见了就要叫去讲话。他的政策,是我们男女完全不通来往。但同样因为钱,学校设备不周,我们女生宿舍里还没有女舍监,因此我们每日课后,出入倒还自由,而且家事家政等等,一点也没有。
    3,个人问题:我的一切,全由我哥哥指导并负担。因我哥哥是一个真正很好的近代的人,所以我的前途可说是很光明的;我将来的希望,是想学一种专门的技能,或者在学问上作一种专门的研究。

    四  内地的高中男女同校

    D,我的学校离上海很远,可说有上千里的路,但路途尽管隔得远,听了几位刚才的报告,使我好像又回到了我那座牢狱似的学校一样。
    1,教育方面:我们除了一个女指导员,那那舍监以外,一切教员都是男的。教员们上课有的还好,有的简直要不得。就如地理教员,他每次上课总要迟到五分钟,早退十分钟,到得教室,还未讲上五分钟,又藉口地图没有带,或粉笔没有带,跑出去一溜又是十分钟一刻钟。学校当局以及一般人,都以为史地是学科中最不要紧的部门,怎样教怎样读都行,甚至不教不读也行。其实地理不通的人,怎样也不易明白近代的国际情势。还有英文教员,他本是教堂里的教师,思想还是一塌糊涂,可是人却滑头非常。自从他钻进我们学校里做英文教员以来,由兼任而专任,已有五六年的历史,并且在最近的校长手里,他竟升任为高中一的级任。他时常在教室里宣传基督教,教书的态度非常狂傲,教授法只是照着书本念。像我们这些英文根底不好的人,有不懂的地方,好意问问他,他老是板起一副脸答道:「你这还不懂,再去读初中好了,你没有资格进高中。」接着就是叽哩咕噜一大串洋人似的洋话,把你威压下去。平日,例有的课文念完了,他不是早退,就是教学生唱个把教堂里的英文歌。可怜在我们那种偏僻地方头脑简单的学生,那里懂得他那种骗人的麻醉工夫,所以他们一面习歌,一面中心铭感之至,以为唱英文歌是最摩登的事。
    我们学校因为是公立的,每年都规定有一定的购书费,图书馆里书也还多,但都是没用场的乱七八糟的书,像我们一个普通的高中,关于医学的书却堆了两柜子。
    我们学校也是参加会考的,但不是外面的这种会考。自从有了会考以来因有些学校每期的毕业生只有两三个,因此我们自从进学校的那天起,一颗心便挂在会考上了,一年到头,校长教员以及学生所忙的事,就只会考,所以会考对于我们,简直是一个最大的吸血鬼。
    2,训育方面:我们虽是男女同校,但在男女界线上受的限制,比专门女校还严。前任的校长曾出过明文的布告,禁止男女学生交谈。现在虽已没有这种告示,但旧风仍存,而且校中的教员,老古董,当地的老绅士很有几位,想来他们对于校风和校规方面,不无一些供献。我们的女舍监是新校长的太太,她只等于白领薪水,事情不太干的,也不常来学校,她不但不管我们,而且与我们还没谈过话。我们平常在宿舍里很自由,但出了宿舍,则一言一动都要小心,学校生活是枯燥极了。我们的信件,不受公开的检查,却有时被舍务员或校长偷着检看。
    3,对于整个学校的意见:公立的学校,没有不受政治影响的。我们前任的校长因为后台发生了问题,几年的事业,只得随便抛弃。新校长虽听说是留过好几国的,这一年以来,我们不见他有一点什么学问,只觉得他是卑鄙滑头,长于拍上威下。上学期的算学教员发生问题走了,这一学期我们就完全无人教,弄得会考时大家算学不及格。我们的新校长本非学界中人,所以聘不着一个好教员。
    因为地方偏僻?受的教育又不良,男同学封建思想很甚,对我们女子很轻视压迫。平时男女同学既不能光明地交际,他们暗地里就写许多不成样的信给女生,有时教师的黑板上又写满了希奇古怪的话语。我觉得这样的男女同校,决不是教育的正轨。

    五  上海的初中男女同校
    ▲只教我们死读书,不让我们问个明白。
    ▲男女有别,男的刻竹,女的绣花。

    E:我住的学校是教会办的,本以女生为主,男生是附读,那就是说,男生年龄过了十七岁的不能入学,年龄小的则不成问题。
    1,教育方面:教员男女都有,他们的教授法都是死读教科书,分数顶重要。在教室里,先生说不合理的问题不能问,但什么是合理的,我们不明白。
    我个人顶欢喜英文,不爱数理科。课外读物没有,先生也不指导,因为我们功课太忙,分数很要紧,男女学生之间,连五厘的分数也争得要命。我们学校也有壁报,两周一次,各级轮流出,不经先生批阅,但文章只有旅行记,诗,以及课内的作文等。我们没有会考。功课方面,只有手工科,男女生是有差别的,例如男生刻竹,女生就只有刺绣编物。一件绣品,有时半年才得成功,完全白花费我们的光阴,而男生却学了许多有用的小手艺。这一点,我们觉得很气愤。
    2,训育方面:因是教会学校,校内每周有两次宣教,时间是上午八时半至九点十分。名义上,学生可以自由参加,但一经加入,即永远不能远出。因为男生年龄小,又处在分数万能奖励读死书的学校政策之下,男生和女生时常吵嘴。除了有时共同设法对付教员以外,男女生从没有一点来往。对于女生的服装等等,学校时常要干涉的,对男生却并不。
    3,对于整个学校的意见:我们的校长已连任到十年了,她是一个老处女,思想古板老朽。她是基督教徒,到现在同学中大多数的人已成她的信徒,校长如此,我们的教员也是老古董居多,国文教员当然是老头子,作文亦非古文不行,文题总是古书上挖下来的一句话,如「不耻下问说」,「业精于勤说」,「名誉为第二生命」等等,把我们学生弄得一点生气也没有。
    4,个人问题:我的姊妹兄弟共有九人,经济负担全在我父亲一人肩上,所以我想把英文读好点,投考海关,以谋个人生活独立。

    六  上海的高中男女同校
    ▲教员虽好,设备不周。
    ▲一二不良份子,半夜偷上跳舞场。

    F,我这个学校是一私立的纪念学校,情形或者与旁的学习有点不同。
    1,教育方面:校长是女的,但我们没有见过她,女教员只有两个,任的课也不多。全体的教员对学生都很好,课内课外无论问什么,他们都肯答覆解释,对我们学生像朋友一样。我们没有参加会考。
    2,训育方面:一切功课,一切管理,男女生都很平等,男女生也可自由作朋友,但太接近了,学校也要干涉,信札会客等,学校全不过问。家政课等等全没有。
    3,对于整个学校的意见:学校是私立的,经济很拮据,设备方面,不完全得很,学费也收得较大。而且也因经济的关系,学校时常在怕迫于停办的危险中,我们不能好好安静读书。
    人是受环境支配的,在上海这种不良环境中,我们也有一两个不自重的女同学,晚间舍监点过名后,爱跑到外面去跳舞。她们出入的方法,尤是用钱来买通门房。这种情形听说旁的女中或大学也有的,都是有钱的学生干的多。

    七  在上海的女中
    ▲身在「女儿国」,少知外间事。
    ▲婚姻不自由,现在只顾埋头苦干,预备将来脱离家庭。

    G,我这个学校也是公立的,但与中国政府无关,它是特殊的,只有上海才有。
    1,教育方面:我们学校的校长和全体教员全是女的。教员们上课很严,下课后与我们好像朋友一样,她们的教授法是不大教,上课时和学生随便谈谈,要下课了才指明下次由第几面读到第几面,这使我们笨学生很叫苦。校长是留美多次的,教员也都是个个讲得一口刮刮叫英语,所以对于欧美的一切,都崇拜非常。
    课外读物也不大多,读的人也少。一学堂全是女的,拖朋友的风气特别甚。我们学校出的刊物有年刊和壁报两种;我们也是参加会考的,但没有一个喜欢会考,我们觉得全考全是碰运气的事,一点不公平,有的同学平日成绩好的,倒会落第,有的同学平日书本也不拿的,倒会被取,真使我们气愤。
    2,训育方面:我们的校长,每天上午十点三十三分到十点十分对我们全体训话。我们穿高跟鞋是许可的,烫头发擦脂抹粉等,校长只从侧面来骂我们。家政烹调等课,我们都有,校长也是一个主张贤妻良母主义的人,她自己就终姓丈夫的姓,很少人知道她娘家姓什么,她平时管我们管得很严。
    3,对于整个学校的意见:我觉在这种时代而被关在一个「女人国」似的学校里受教育是很不合理的,因为校内与校外的一切,相差太远,在那种温室内培养出来的鲜花,一遇外面的凄厉空气就要立时萎谢,没有一点用。听了各位姊妹刚才所报告的情形,使我今日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学校尽管特殊,而有一点是与各位一样的——那是国文教员。大概旁的高中的国文,都是老头子的男教员教,我们学校确实一位四十多的老太婆教。这位老太婆虽不是什么老秀才之流,她却同男人一样,非要我们做文言文不可,她还定要我们摇头晃脑地读,她说不那么摇头摇尾,就做不出好文章来。(G女士带说带表演,因此在场诸人又笑得前伏后仰,有几位竟滴下了热泪,我知道这是悲苦之泪哦!)
    4,个人问题:我的婚姻问题很大。我家里让我读书有条件的,就是婚姻让他们做主,我就有书读,不然只好终日呆在家里「待嫁」,而且他们的计划,是要把我嫁给商人。我的意见是,现在埋头苦读乘机好好努力求学,将来他们与我订婚时,我完全脱离家庭。

    八  在上海的女中
    ▲校长是女性,学校一切相当开明。
    ▲家境困难,希望将来做个好教员。

    我这个学校是私立的,校长也是女的,不过她是一个比较进步的女性,所以我们学校比较也有点特殊的地方。
    1,教育方面:我们的教员,男女都有,他们对我们都很亲切,而勤于指导;我们每级有一份报纸,每级有两人专门剪报;每日她们把重要的时事剪下来贴出大家看,所以我们同学对于时事倒不隔膜。我们自己还出壁报,每一周或两周一次。课外读物,学校有的书不多,关于妇女方面的稍有点。我们也是参加会考的,教科书有时非死读不可。
    2,训育方面:我们店出入信札,只有新生方检查一二,老生不检查。关于接男朋友,初中部年龄小是禁止的,高中部就比较自由。会客是每日下午下午四点到六点,每次只许可十五分钟的接见,星期六和星期,由上午八时到下午六时都可除外。家政科和贤妻良母等的专门训导,现在都没有。
    3,对于整个学校的意见:学习经济不太充裕,设备不十分完善,这是唯一的缺点。此外作文方面,虽是文言白话都可,但文言的分数多,想这是囿于会考的关系罢。
    4,个人问题:我家里很穷,婚姻倒可自主,我希望将来做一个好好的教员。

    记后:本期的座谈,开过两次,参加校数有十二,发言人,有十四位,因限于篇幅,只摘录了特殊点的八位,其余的只得暂时割爱了。
#4-3 - 2021-4-6 04:43
ξ゚⊿゚)ξ「いけずやわー。」
Killy 说: 女校中「崇拜同学」的风气
周瑞珍
    ——这不是笑话趣闻,而是一个值得教育家及心理学家研究的问题

    微风吻着这都市里温暖的一角,吻着一群群的天之骄子...
辛苦了(bgm39)
#5 - 2021-4-6 19:43
(沉迷拼胶不能自拔)
发现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也买了这个库,找个广东朋友在线办卡就能白嫖。(bgm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