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5 17:24 /
https://bgm.tv/group/topic/354114

23楼

大致来说是这样两个问题
1.根本来说,艺术到底有没有标准,标准的合法性从何而来
2.标准的强度和边界如何建立,或者说违背标准意味着什么

根本意义上肯定是有标准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你全神贯注去看两个小时的黑屏,和看两小时你的十分片,至少从观感和构建的角度来说,后者都远远大于前者。那么首先合法性就是来自人的本性,可以说生理心理本性,也可以说人的审美活动是有客观规律的,有客观规律当然也就意味着贴合规律的批评合法。或者更严格的表述就是统计结果有数学上的相关性。以数学为立足点比以物理为立足点更有说服力,因为数学是纯形式学科,不需要任何诠释,不需要除形式推导之外的一切辩护,它本身就具有绝对意义上的合法性。

至于违背标准意味着什么,比如真的拍个黑屏或者拍个帝国大厦放进电影节,是不是真的就无可辩驳的是烂片了呢?那也不是,当然人们可以有很充分的理由认为这是个烂片,但同时也可以解释,适合黑屏或帝国大厦的是另一种观看方式,比如摆在广场中央,走过路过随意看看,比如不从观感上,而从影像本体论的层面来体会它的意蕴。同样,这样的极端例子可以推广到《kon》,《物语》等为一些人所不理解,但为另一些找到了打开方式的人所热爱的具体作品。也即是说,艺术的标准当然不是绝对化的。

但若是拿着这些例子来主张,艺术没有标准,所谓艺术标准在时间或文化的坐标上都会无序地演化,那又会滑向另一种谬误。比如我们把《Kon》音轨抽掉,全面换上《罪恶王冠》的音轨,那么从任何意义上这都无法认为和原来的Kon具有等同的审美价值,这是因为片子不同的元素在各自组织,但彼此之间又相互打架。若是同意观众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去欣赏它,那自然也会同意此例无法符合“艺术没有标准”的主张。

所谓艺术的标准,是局域的,中等层次的,类型分集的。它并不是绝对标准,也不是没有标准,而是会根据不同的欣赏方式,预设一些前提,从而建立出不同的标准。比如大多数传统格式叙事作品,都预设一条假定真实性的标准,即观众认为叙述时空具有某种意义上的真实性,因此不能直接暴露叙述者的存在。这也不是什么靠权威订制的教条,而是但凡暴露了,就等于向观众强调了故事的虚假性,破坏了观众对故事某种意义上是真实的这一理解,从而进一步对依托于此的观看机制造成破坏,因为不愿付出这样的代价,所以才遵守这一条标准。但是在伟大动漫革命导师押井守的《祖先大人万万岁》里,创作者的存在是一再被提醒的,观众自然也一再被告知,鸭叙述的是一个虚假的,人工编造的故事。但是在本片中,鸭的目的在于对人物与事件直接展开论述,观众以正面接收鸭的论述为前提,必然会发觉故事的人造性和创作者的存在。这时候相比于恪守传统的客观拟真叙事,其实用舞台剧的形式和meta元素来提示虚假,更能让论述段落的到来显得自然。相比于开着罪恶王冠音轨的Kon,这种适合于不同观看方式的打破标准,才是艺术标准多样化的一个正确例子。

究其本质而言,艺术史的演化其实是在探索人类审美方式的边界。其探索的方式并不是一开始就从理论推导建立一个作品本身与艺术价值之间的恒定解析函数,而是随着人类欣赏方式的不断开发,不断创造与之匹配的新作品来拓展函数的定义域,然后在统计上得出函数的代数解,并根据对人们欣赏时心理活动的观察来拟合函数局部的解析式,即艺术理论。而函数的一个个高峰,就是不同观看方式下一个个自洽的美学范式。所谓艺术有标准,意思是函数并不是完全平整的,所谓标准多样化,意思是欣赏方式不止一种,函数也并不只有一个峰。除非人类生理和心理行为发生颠覆性改变,否则我不认为已然建立的函数范围会发生根本性改变,实际至今为止也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没有说人们看多了现代派作品就觉得古典作品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