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21-3-7 21:12
PusonPP
本来想等pv2出了再开奶的,但是live上公布完情报后仅仅是在原有PV的基础上更新了staff表和添加了放送日期。不知道pv2还能不能等来,所以只能暂时先在pv1的基础上进行推测,后续会不断更改

第一季留了不少的坑,虽然记得村越繁说过第二季会继续挖坑,但是从pv里看应该还是会填一些的(继续挖也说不准)。首先pv前中段很正常,涉及到了第一季的记者坑,似乎是iron frill与franchouchou之间的竞争(可以看出第二季的时间线位于2019年),佐贺县遇到的某个灾难等等,这里暂时先不讨论。到了后段简直信息量爆炸,有一些非常重要的画面闪过。按先后顺序依次为一个在落日中航行的大船,躺在椅子上的多惠以及罗梅罗,酒保擦酒杯,酒杯被捏碎,一个人站在溅起的浪花之中

我感觉上述的几个画面应该都与幸太郎提到的【佐贺偶像是传奇企划】核心相关,酒保应该是企划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从第一季来看他应该是和多惠处于同一时期的人物。虽然多惠出现的画面背景很像僵尸屋,但是既然她在这段画面中出现,那么她也很可能是那个时代的人物。关于酒保的身份,之前尸学家推测的徐福说和副岛种臣说都有很高的说服力,pv中出现的大船可能真的对应上了徐福说。幸太郎曾在第一季表示山本常朝的《叶隐》不是那么高尚的东西,《叶隐》与日本武士道有着非常大的关系,它提倡无所保留的赴死,而幸太郎对其持反对态度可能也解释了他一直没有从樱的死亡中缓解过来,因此十年来一直寻找将她复活的方法。从幸太郎的观念中也可以看出整部作品的观念,对应上了第一季标题中的【我们,想要活下去】。夕雾既然与酒保有联系,那么她应该也是企划的核心人物。动画里幸太郎与夕雾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但是从他们的对话里我感觉夕雾可能也了解一些企划内容

上面是一些得出推论的依据,简单梳理一下流程
因为某些事情,幸太郎很感激樱,在她出事之后一直无法走出阴影。得知她生前准备成为偶像的时候幸太郎决定帮她满足这个梦想。于是在十年间不断寻找方法,最终找到了酒保(或酒保等人),以拯救佐贺的名义向他介绍了企划内容,酒保虽然觉得听起来很胡扯但是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说服了于是决定试试看。幸太郎因此找到了传说中的传奇人物(其中就有同时代的夕雾)并将其组成了偶像团队,故事由此展开
#2 - 2021-3-7 21:15
已经躺平等打脸了(bgm38)
#3 - 2021-4-9 20:43
第一集观赏完了,时间有限只看了两遍,简单分析一下。先压抑后爆发,作用有点类似于引出主线的单集。而且感觉叙事方式很像总集篇,尤其是介绍团队落魄那里,几乎单纯用几个画面一笔带过了。按照一贯的挖坑套路,可能是先把设定抛出,后面再倒叙或插叙回收。或者是篇幅限制,毕竟续作主题是复仇,失败这部分就尽量不占用过多集数。第一集没有填前作的坑,倒是继续开挖了,果然印证了村越繁那句话【续作要继续挖坑】
PV画面回收了不少,站在浪花中间的是幸太郎,捏爆酒杯的也是幸太郎。台词也有回收,复仇的意思基本清晰了。幸太郎站在浪花中间,航行的大船还不清楚具体寓意。结合幸太郎第一集说的企划有时限,可能与系列核心都有联系。之前看见有人说ab式结尾,感觉不太可能,从动画整体基调来看个人认为续作应该还是开放性结局。酒保依然是最大的疑点,他知道企划核心的全部内容,而且从第一集看出他也是希望幸太郎能让企划发展成功的,不过暂时看不出目的性。如果是他让franchouchou全员复活的,实在想不到让幸太郎带领一个偶像团体振兴佐贺对他有什么好处
pv2前些天也出了,不过没有看出太多的重要信息,唯一一个看起来比较可疑的全员拉着旅行箱的画面第一集也回收了,多惠的谜语人旁白第一集也差不多讲清楚了,感觉没疑点了(bgm38)
#4 - 2021-4-11 06:33
(フランシュシュ箱推し~~~~~~~! ... ...)
尸学家你好(bgm24)
不知道你怎么看第一季结尾记者的那个伏笔啊? 好像和复仇联系起来比较困难...
#4-1 - 2021-4-11 11:18
PusonPP
记者坑到目前确实没有找到与企划核心的关系,所以我上面没提,感觉可能是另一条线。大古场应该是和franchouchou其中一个成员在生前认识,根据动画中一些微妙的细节推测可能是纯子,后面一直在跟踪报道franchouchou的活动,估计最后也有点认出其他人了,毕竟生前都是传说中的人物
#5 - 2021-4-11 19:29
搬个重要线索,帮助太大了。幸好在贴吧上看见了有人搬,看来PV1中的大船是佐用姬的神话传说,跟徐福没有直接联系
==以下为原文==
  公元536年,新罗国对任那国肆意掠夺,宣化天皇的得力大臣大伴金村响应天皇昭示,派遣其子大伴狭手彦前往任那国镇守,救济当地的老百姓。松浦佐用姫是当时的唐津市严木町地区一个颇具势力的家族的女儿,537年,出征新罗的大伴狭手彦途经此地,佐用姬与其坠入爱河,难舍难分。但大伴狭手彦必须完成出征的任务,离别的日子悄然到来。
  大伴狭手彦领兵乘船离去的那一天,于松浦之地辞别佐用姬。佐用姬异常悲伤,登上高山,挥动领巾,目送战舰。战舰渐远,海波森茫,佐用姬泪如雨下,见者莫不流涕,锥心悲鸣,听者莫不感伤。最后,她的悲伤使她立化为石像,永远望着爱人离去的方向。
  还有一种说法是,难耐离别之苦的佐用姬一路追着战舰到达了呼子,可前方的大海阻断了她的道路,她在加部岛整整哭了七天七夜,最后化为石像。
  而今唐津市的镜山是人们怀念为爱献身的佐用姬的著名场所。传说松浦佐用姬在这里送别大伴狭手彦的船时,用尽全身力气挥动领巾,所以亦有“领巾振山”的别名。镜山的山顶设立有佐用姬的纪念铜像。
  此外唐津的严木站还有高十几米的佐用姬白色雕像,置于一个顺时针旋转的台座上,似乎在寻找自己的爱人一般。
=============
佐用姬的传说正好对应上了PV1中的大船,又对应上了第一季的镜山。而两个PV以及第一集中都有出现的海浪之地是现实中的波戸岬,这两个地方同为恋人圣地。幸太郎在第一集里也说了计划是有时限的,不太清楚续作剧情会不会按照这个故事来做,估计应该是以神话作为背景做出具有动画特色的内容。这样看来续作很可能会有大展开,那么第一集压缩了这么多剧情的原因估计也可以说清楚了

目前PV中出现的可能涉及到企划核心的画面基本都搞清楚了,已经出现徐福和佐用姬两个神话故事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已有线索联系起来(bgm38)
无根据乱奶:徐福和夕雾是幸太郎和樱的前世,幸太郎和樱即将面临的事情与徐福和夕雾经历的故事一样